(小品)小两口 (16人评价)


小两口   (小品)

 

剧中人物:丈夫、妻子、假老道、男乞丐、女乞丐、男小偷。

剧情简介:一对新婚不久,在某城市租房居住的打工小夫妻,好逸恶劳,虚荣粗俗,自私自利,各自为大,为家庭生活小事,争强斗胜,爱占上风头,互不相让,上演了一幕令人啼笑皆非的滑稽闹剧,最后竟落得反目成仇,分道扬镳。

 

幕启。

舞台正中,摆放着一张条形长桌,可视作家用茶几,桌上放有一碟瓜子,一碟苹果,一个电视遥控板,茶几后,摆有两把椅子。

妻子肩挎一只坤包,急步走上,掏钥匙做开门状,走进,没关门,径直到茶几前,一面放包于茶几上,一面坐在右边的一把椅子上。

妻子(旁白):我和我老公,两月前结婚。蜜月刚度完,加入打工族,进城租房住。我爱韩国剧,老公足球迷,趁他没回家,抢占电视机。

妻子拿起遥控板,朝前摁一下(虚拟前面有台电视机),放回茶几上。从碟子里抓起一把瓜子,两脚搁在茶几边上,一面嗑瓜子,一面看电视。瓜子皮没有放在茶几上,随口吐在地上。

丈夫左胳肘弯里搭着外套,跑上。

丈夫(旁白):今天下班早,赶紧往家跑。抢占电视机,专看足球赛。

丈夫径直进门,一见妻子捷足先登,已稳坐在电视机前,就失望地走过去,把外套扔在茶几上,一屁股跌坐在左边的一把椅子上,两脚搁在茶几边上,闭目养神起来。

妻子:达令,去把门关啦!

丈夫:达令,你进门也不是没关门嘛!

妻子:达令,你不是在后边嘛!

丈夫:达令,这关门的事儿应当你去做呀!

妻子(眨眼沉思):老公,你说,为啥?

丈夫:老婆,我是一家之主,你应当听我的,这就叫“夫唱妇随”嘛!

妻子:老公,你刚才说了“妇唱夫随”,是吧?

丈夫:老婆,对呀,没错!

妻子: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你说了“妇唱夫随”,那就快去关门吧!(伸手推搡丈夫)

丈夫(猛然睁眼):好你个刁妇!让你的“妇唱夫随”去见鬼吧!

妻子(瞪眼):你这个长尾巴的狗东西!真是蛮横不讲理!

丈夫(恼怒地挥舞着拳头):你说我长尾巴?你才长尾巴呢!母夜叉!

妻子(冷笑):耍啥威风呀?收起你的拳头吧!君子动口不动手!

丈夫:好男不跟女斗,我不跟你武斗,就来个文的——石头打砂锅,谁输谁去关门。

妻子:行呀!出招吧!

丈夫(出拳):石头!

妻子(伸手):水!水冲石头跑!我赢啦!

丈夫:你赢个屁!还早着呢!三盘两胜!(猛然伸手)水来了!

妻子(拳头猛然撑开为勺状):砂锅舀水,你输啦!

丈夫:还有一盘。(突然伸出拳头)石头!(见妻子没出招,又赶紧将拳头撑开为勺状):砂锅!

妻子(拳头骤出):石头打砂锅,你又输啦!快去关门!

丈夫放下脚,站起身,从茶几上拿起外套,掏出一盒香烟和一只打火机来,取一根烟,叼在嘴里,拿火点着,又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还把双脚又搭在了茶几边沿上。

妻子:你是一个不要脸的大赖皮!

丈夫:你是一个阴险狡诈的狐狸精!

妻子:臭烟鬼,要当烟筒离老娘远点!

丈夫:妖婆子,怕烟呛,就给老子滚开!

妻子恶狠狠地剜了丈夫一眼,抓起瓜子,旁若无人地嗑起来。

丈夫怒眉瞪眼朝妻子喷了一口浓烟,摇头晃脑,独自吞云吐雾。

一个青衣青帽,肩挎一只黑布包,脚穿黑布鞋和白布长腰袜的老道,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衣帽走上。

老道(旁白):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你们可要保密呀!我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光棍汉,听说装扮成老道,一句“阿弥陀佛”,就能化来大把的钞票哩。瞧瞧,我花一百来元弄的这身行头,嘿嘿,还真不错,穿在身上,感觉就是不同凡响啊!阿弥陀佛,贫道不跟你们说啦,这家的门敞开着,看来有主人在家。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贫道不便登门入室,就此立住,化点香火灯油钱,打道回府。

老道(往房里一探头,然后缩回门前躬身而立,两手并拢,举至胸前,俯首高诵):吉星高照富贵门,祥云护佑幸福家。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贫道恭候门外,诚请两位施主慷慨解囊,给贫道化点香火灯油钱!我佛慈悲,将保佑两位施主逢凶化吉,万事如意!

丈夫、妻子闻所未闻,无动于衷。

老道(门外等候多时,许久不见房里有人出来招呼一声,于是,念念有词,愤愤地):一毛不拔铁公鸡,为富不仁吝啬鬼。凶神恶煞常上门,家无宁日灾祸生。(跺脚摔袖,悻悻走下。)

又走上一男一女两个乞丐,女乞丐端一只小铝盆,盆里装几张零钱,男乞丐手提一把二胡,东张西望地双双走到门前站住。

女乞丐(旁白):咱有腿有胳膊,有一个亭亭玉立、杨柳闪闪的好身段,还会唱几句小曲子。

男乞丐(旁白):咱也不缺胳膊不少腿,长得五大三粗,不光会拉两下二胡,还会哼几句山歌儿。

男、女乞丐(齐声对观众):咱俩强强联合,独闯江湖,整天穿街走巷,东家进,西家出,献上小曲一段,就能换来钞票一大把呀!看,这家财门大开,正迎客哩。咱们赶紧上前,搞它几张大票子花花嘛!(两人同时往房里一探头,然后缩回,并排在门口站定。)

女乞丐(故意咳嗽一声,以示清了一下嗓子,然后高唱):你家的门儿亮堂堂,里面的主人好心肠!

男乞丐(把二胡顶在肚子上,摇头晃脑,吱吱勾勾地拉将起来,同时也接唱):男人帅气杨宗保,女人漂亮穆桂英,生得儿子赛文广,能文能武美名扬。

女乞丐(接唱):咱们家乡遭水灾,房倒田淹人饿坏。夫妻一路卖唱来,恳求你们发善心,多少给上些钱财,咱们回家把房盖。

男乞丐(接唱):盖了房再种粮,你们的大恩永不忘!

丈夫和妻子充耳不闻,一动不动。

男、女乞丐(两人往门里一探头,缩回,相互对视一会儿,齐声愤然唱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屋里的男女心太坏,咱们唱拉真精彩,对牛弹琴牛发呆,赶紧离开牛圈门,快到别处去求财。(走下)

一个男小偷东张西望,瞻前顾后,蹑手蹑脚走上。

小偷(旁白):唉呀,人倒霉了鬼吹灯,放个屁也砸脚后跟(做撅臀放屁及躲避蹦跳状)!今天忙乎了大半天,拜访了几十户人家,可是,老天爷跟我作对,家家户户门窗紧闭,铁将军把门,可怜我这半路出家的“小钳工”,费尽心机,却是大老虎咬天爷,无处下口呀!(猛然抬头,惊喜地)噢哟,这家门大开着,我进去撞撞运气呗!

小偷欲进又止,先侧耳倾听,后又探头向里张望。

小两口怒容满面,后背相向,互不理睬,女人只顾嗑瓜子,男人只管埋头抽烟。

小偷两眼紧盯着小两口,鬼鬼祟祟,贼头贼脑,试探性地迈脚进门。

妻子首先瞅见,一脸惊恐,转脸看着坐在旁边一把椅子上,吹胡子瞪眼,若无其事,吞云吐雾的丈夫,欲言又止。

妻子(旁白):贼娃子钻进家了,我看你这个大男人还管不管?

小偷见女人不吭声,就大胆地走过来,抓起茶几上放的坤包,从里面翻出一部手机,装进自己的衣兜里,又翻出一叠钞票,塞进自己的衣兜里。

丈夫听见响动,慢慢转过头来,一见小偷,猛地从茶几上放下脚,正要起身赶走小偷,却见妻子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怒视着自己时,又把双脚搁上了茶几,狠吸一口香烟,摇头晃脑地吹起了烟圈。

丈夫(旁白):你这个臭婆娘,对老子凶眉瞪眼啥呢?有本事,就让小偷乖乖放下你的手机和钱,灰溜溜地滚出家门去呀!

小偷察颜观色地走向丈夫。

妻子(冷笑):你牛皮得很呐!有本事,就干脆把这个家,也全送给这个贼娃子好啦!

丈夫(咬牙):小妖精,你以为我不敢啊!就连你,我都想送给这个粱上君子呐!

妻子(气极):你这个千刀万剐的大混蛋!

丈夫(鼻子哼了一声):你这个母老虎,凶啥呢?有本事,凶给他(指小偷)看看嘛!

小偷一把抓起茶几上放的丈夫的外套,从一只衣袋里摸出一叠钱,装入自己的衣兜中,又从另一只衣袋里,摸出一部手机,装进自己的衣兜中,还在其它衣袋里摸摸,见没啥好东西了,仍不甘心,提起来用力抖抖,最后才随手扔在地上。

丈夫干脆闭起两眼,佯装打起盹来。

小偷见茶几上放着半盒香烟和一只打火机,就顺手牵羊抓起塞入自己的衣兜中。正要转身,又看见了茶几上摆放的一碟红艳鲜嫩的苹果,抓起一个,在自己胸前衣服上两蹭,然后狠狠咬了一大口,大嚼起来。

小偷(赞叹地):啧啧,我的妈妈哟,这苹果真香哇!

小偷喜滋滋地把大半个苹果叼在嘴里,两手抓起碟子里还剩余的几个苹果,塞入自己的衣兜里,转身就走,路过妻子时,还伸手在妻子红润细嫩的脸蛋上摸了一把。

小偷(一把拿下口中叼的苹果,嘻皮笑脸地盯了妻子一眼):我的老天爷呀,这个小娘儿,长得真鲜嫩哇!

小偷(走到门跟前,突然转身,得意洋洋地向小两口挥挥手):打扰啦!谢谢两位的友好合作,拜拜!(匆匆走下)

妻子(骤然跳起,一把抓住了丈夫):你这个挨刀刀儿的死人呀!

丈夫(倏然睁眼,横眉冷对):你这个母夜叉,不是早说过吗?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想干啥嘛?有本事,自己去要呀!

妻子(气极败坏地):我不想跟你过啦!离婚!

丈夫(倔强地):离就离呀!我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不是你吓大的,怕你我就不是我爹娘养的!

小两口相互扯拉推搡着走下。

 

 

 

 

 

 

编剧:苏前辉

电话:13519640306

邮箱:sulushen1997@yeah.net

微信:s2019127



编剧:苏前辉

手机号:13519640306

邮箱:sulushen1997@yeah.net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