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植树史话 (23人评价)



(小品)                      植树史话

 

主要演员:西兰花(饭店女老板)、小西施(西兰花独生女)、老甲鱼(男-饰日本人)、老带鱼(男-饰以色列人)、山山(男-饰缅甸人)、西红柿(女-饰冰岛人)、号子(男-饰印度人)、大勇(男-饰法国人)、余三皮(男-饰加拿大人)。

剧情简介:3月12日是中国法定的植树节,这天,小西施突发奇想,来了个恶作剧,身穿婀婀娜娜的纤纤花裙,手拿树苗,肩扛小锄,早早来到西兰花饭店门前,悲悲切切,哭哭啼啼,不仅招惹得前来就餐的一群外国食客的好奇和猜疑,而且还让当老板的母亲西兰花产生了一系列误会……

 

幕启。

西兰花饭店门前。

小西施头插鲜花、佩带嗦嗦抖动闪亮的大小彩珠,身穿一袭花花绿绿的拖地长裙,束腰紧带,左手拿树苗,右肩扛小锄,柳眉红唇,粉白脸蛋,摇晃晃,颤悠悠,埋头慢步走上。

俯身放下树苗、小锄,仰脸、挺胸,长袖一挥,亮相,旋即作蒙脸哭泣状。

小西施:唉唉唉,我的心里好不悲伤呀!

老甲鱼、老带鱼、山山、西红柿、号子、大勇、余三皮走上。

老甲鱼:花姑娘的,在哭,过去的,看看。

老带鱼(斜眼一扫):“花兰西”饭店?什么的意思?

号子:饭店,你不懂呀?

老带鱼:“饭店”,我懂,“花兰西”不懂呀?

号子:我们印度国和中国是友好邻邦,我对中国还是颇有研究,花是姓,中国古代就有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兰西是人名,花和兰西合起来,就是一个女人的姓名,花兰西饭店也就是这个花兰西的女人开的饭店,懂吗?

西红柿(轻声念叨):花兰西,法兰西,花兰西,法兰西……(突然,对大勇)哇噻,你们法国人真能干,把法兰西大饭店,都开到中国来了!

大勇(赞同地):耶斯!耶斯!这就是我们法兰西大饭店,中国人把我们的法语“法兰西”,误读成了“花兰西”。

山山(摇头晃脑地):NO!NO!我们缅甸国也和中国是友好邻邦,我曾来过中国几次,对中国的文化多少也了解一些,竖排的文字,应当从右向左读,横排的文字,应当从左向右读,“花兰西”,按理应当读“西兰花”。(蓦地摸头)哎?不对呀?中国好像没有“西”姓嘛,这个“西兰花”究竟是什么东西?

余三皮(对山山):傻瓜!什么东西?不明白吗?想想!

山山(两眼一翻,作思考状,继而摇头):……

余三皮:饭店里能有什么东西?好吃的呗!

老甲鱼:不管什么东西,进去咪西咪西的干活!

老带鱼、西红柿、大勇、山山、余三皮、号子(学着老甲鱼的口气):咪西!咪西!

小西施(气恼地哭喊):唉哟哟,我的老天爷呀,我怎么就碰上了一群二百五呐!

老甲鱼(对号子):印度人,你的“二百五”的明白?

号子(摇头):我的“二百五”的不明白!

老甲鱼(对山山):缅甸人,你的“二百五”的明白?

山山(摇头):我的“二百五”的不明白!

老甲鱼(先指号子):你的印度人,(后指山山)你的缅甸人,都算中国通,对“二百五”不明白,如此看来,这个花姑娘不是中国人,也是外国人嘛!

小西施(又气又恼,哭喊得更凶了):唉哟哟,我的天爷爷,您看我倒霉不?一转眼的工夫,我被开除了中国籍,就变成了外国人!

老甲鱼、老带鱼、西红柿、山山、号子、大勇、余三皮围着小西施左瞧右看。

老甲鱼:花姑娘,你是大大的中国人?我见过许多大大的中国人,你不像我现在见过的大大的中国人。请你老实地告诉我,你究竟是哪国人?

西兰花手举一把扫帚,气冲冲地跑上。

西兰花:哪来的缺德鬼?!在我家西兰花饭店门前大哭大闹,还让我搞不搞生意了?!(一见小西施,一惊,,伸手摸小西施的额头)女儿哎,你这是怎么啦?谁逼你这样疯疯颠颠的?(转脸缓慢看向老甲鱼等人,两眼圆睁,气势汹汹地)是你们这群外国佬,在欺负我心肝女儿的?!

老甲鱼等人(慌恐地连连后退,边摆手,边摇头):NO!NO!非也!非也!

西兰花(扫帚向上一举,声色俱厉地):快说!

小西施(对观众):我妈咪是东新园区赫赫有名的河东母狮,吼一声,整个园区的楼群,都要抖三抖!今天,这群不知好歹的外来鬼,撞到了我妈咪,活该倒霉!(长袖两甩,边舞边哭诉)我,林黛玉,自幼父母双亡,寄人篱下,身世可怜呀!

西兰花(急忙转身,对小西施):什么?!你是林黛玉?!那我是林黛玉的妈啦!(一拍脑袋)不对呀!我是西兰花嘛!宝贝女儿哎,(伸手摸小西施额头)你莫不是得了神经病吧?

小西施:虽然我有羞花闭月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可还是让狠心的贾宝玉抛我而去了!

西兰花(惊奇地):女儿哎,你什么时候谈了男朋友,我当妈的怎么不知道?贾宝玉是哪个?怎么刚刚谈上,就变成了负心汉,把你像踢皮球一样踢开啦?

小西施(对观众窃笑):我再把妈咪忽悠一下子,看她如何着急嘛?(拿腔拿调地)我的妈咪呀,你听我说(唱)——

别提我男朋友,

我心里已烦透。

长得一双红毛手,

蓝眼瞅人直勾勾,

脸上吊个大鼻头,

张口就说三Q……

西兰花(吃惊):啊哟哟,我的姑奶奶呀,你还真是飞机上看风景,高眼光哩。我听你说过,中国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住着十几亿的人呐,我就不信寻不上个中意的男朋友,非要寻死觅活地找个外国货!(西兰花手举扫帚,对老甲鱼等人)外国货!快快地老实交代,哪个是负心汉贾宝玉?!

老甲鱼(退避):我是高贵的大和民族日本人,不是货!也不是背弃你家千金小姐的贾宝玉先生。

老带鱼:我是以色列人……

西红柿;我是冰岛人……

西兰花(对西红柿):你是母的,不用交代,我找的贾宝玉是个公的。

号子:我是印度人……

大勇:我是法国人……

余三皮:我是加拿大人……

西兰花(高声):停!什么大活人大死人的,都说什么呀?乱七八糟的。不管怎么说,你们就是外国货,洋货,我说错了吗?!

老甲鱼、老带鱼、西红柿、号子、大勇、余三皮(目瞪口呆):……

山山(对西兰花):这位女士……

西兰花(惊叫):唉哟,你这个洋鬼子,叫我“女尸”,想咒我死呀?!

山山(急打手势):NO!NO!我叫你女同志行吗?

西兰花(瞪山山一眼):叫我“女同志”,还能接受。

山山:女同志啊,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缅甸人……

西兰花(打断山山话头):瞅瞅你的头发,看看你的肤色,能是面店里出来的人吗?别装啦!

山山:我就是货真价实的缅甸人,没骗你,女同志。你不相信,没关系的。不过,我想告诉你,我不光知道林黛玉,还知道贾宝玉。

西兰花(瞪大眼):快说出来,好让老娘用扫帚把把捶那个臭小子几下,给我女儿出气。

山山:你想揍他,是吗?我想你是揍不了他的。

西兰花(对观众):我不会武功,只能是赶鸭子上架,唬唬洋人啦。可怜天下父母心,谁让我是当娘的?(手舞足蹈地对山山)我身怀绝技,一身中国功夫,你看好啦——坐如钟,站如松,行如风,还有少林棍、武当剑、杨家刀、岳家枪、霍家拳……

山山(无奈抱拳):女侠,在下甘拜下风,五体投地。我问你,你看过你们中国的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红楼梦》吗?

西兰花:看你这个洋人说的,我看好西兰花饭店的门就行啦,哪有闲工夫看什么“红楼门”呀?

山山:《红楼梦》中有一对长得非常漂亮的男女青年,小伙子叫贾宝玉,姑娘就叫林黛玉……

西兰花(一把拉住山山的衣服,急不可耐地):走走走,今天我不做生意了,你就领我逛逛“红楼门”,让我瞅瞅贾宝玉这个臭小子是红的,还是黑的?

山山(难为情地):女大侠,《红楼梦》不是“红楼门”,而是一大部很厚很厚的古书……虽然,我读过这部古书,可我现在还没搞明白,这部古书中只有林黛玉荷锄葬花的情景,没有荷锄葬树的情景。请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嘛?

西兰花(静立沉思,猛然醒悟,对小西施挥扫帚打下,小西施躲过):你这个鬼丫头,我辛辛苦苦开饭店供你上大学,你倒长本事了,学会了捉弄你妈啦!快给老娘老实坦白交代,你到底发的什么神经病?!

小西施(对观众做一鬼脸):俗话说得好,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山外有山,人中有人。由此看出,这群洋人里,也有头等货呀!(对西兰花)妈咪,先别生气,我问您,今天是几月几号呀?

西兰花(漫不经心):3月12号,怎么的?是你的生日?是你老娘的生日?还是你负心汉贾宝玉的生日?

小西施(撒娇地):妈咪,别再挖苦女儿啦!你的女儿,就想来个新奇、超酷、刺激的创意,来追求时尚、清新的生活嘛!(严肃地)妈咪,请您庄重些,今天是植树节呀!

西兰花(苦笑):哎哟哟,我的古怪精哎,不就栽个树吗?何必要搞得神神密密的,还费这么大的劲儿呢?

小西施(郑重地):妈咪,您不知道啊,3月12日,不光是植树节,还是孙中山先生与世长辞的日子!

西兰花(责怪地):你个鬼丫头,又来忽悠老娘,栽树就说栽树,又扯上孙先生干什么?

小西施:妈咪,孙中山先生跟栽树太有关系啦!孙中山先生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中国二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政府,首任临时大总统不久,不光在新设立的农林部中,下设了专门主管全国植树的山林司,还颁布了我国近代史上第一部《森林法》……

西兰花:女儿哎,照你这么说,孙中山大总统,就是皇帝,就是国王呀,他当了这么大的官,对栽树够重视的,那他栽过树吗?

小西施:栽过,早在风华正茂的青年时期就栽过。

西兰花(摇头):鬼丫头,又来忽悠你老娘吧?

小西施(拉西兰花):走走走,快跟我走!

西兰花(惊疑):干什么?干什么?跟你个鬼丫头做什么去?

小西施:跟我去广东省中山市杏花村呀,那里是孙大总统的家乡,在他的故居中,至今还生长着一棵百年以上树龄的檀香山酸豆树,这就是年仅17岁的孙中山从美国檀香山带回,并亲自种下的古树。

西兰花(对老甲鱼等人):今天是植树节,你们这群洋人,不去你们国家栽树,跑到我西兰花饭店,遛达什么呀?

老甲鱼:老板同志,今天是你们中国的植树节,我们“七国联军”相约到你饭店用点膳,就参加你们中国人的植树活动……

西兰花(急切地):哎,等等,你个洋人,刚才说“七国联军”,究竟是哪七国嘛?

老甲鱼等人:我们便是!

西兰花:就你们几个,还联军呐?

老甲鱼等人:我们是联军代表嘛!

西兰花(疑惑地):我听人说,外国的月亮格外圆,你们外国没有植树节吗?

老甲鱼:有,大大的有,在世界上50多个国家中,美国的植树节最早,至今已有130多年的历史了。

西兰花(推老甲鱼):那就快去栽树吧,别担搁着啦!

老甲鱼:我们西方国家,不仅植树节的日期与中国不同,就连对“植树节”的叫法,也与你们中国不同。

西兰花:怎么的不同呀?

老甲鱼:我们日本国,把植树节称为“树木节”和“绿化周”,植树节日期为每年的4月3日。

老带鱼:我们以色列国,把植树节称为“树木的新年月”,植树日期是——保密!

西兰花:你这个一色捏,耍什么滑头嘛?

山山:我们缅甸国,把植树节称为“植树月”,时间为每年的6月。

西红柿:我们冰岛国,把植树节称为“学生的植树日”,具体时间我不告诉你哦(做一鬼脸)。

西兰花:喂,我问你,你是冰岛人吗?

西红柿(对观众莞尔一笑):我是青岛的!

号子:我们印度国,把植树节称为“全国植树节”,日期为每年7月的第一周。

大勇:我们法兰西国,把植树节称为“全国树木日”,日期为每年的3月31日。

余三皮:我们加拿大国,把植树节称为“森林周”,时间为每年的5月。

老甲鱼:我们西方国家,植树节是大大的有意思,比如说,全年12个月,每月都有一些国家在欢度植树节。

西兰花:你就吹吧,反正在中国吹牛皮不上税!

老甲鱼:你若不信,让我们说来你听听。

老带鱼:每年的1月15日,是约旦国的植树节。

西红柿:每年的2月1日,是西班牙国的植树节。

余三皮:每年的3月6日,是伊拉克国的植树节。

大勇:每年的3月为我们法兰西国的“植树月”,月末那天为植树日。

老带鱼:每年的4月6日,是朝鲜国的植树节,4月和10月为“植树月”。

西红柿:每年5月的第一个星期五,是澳大利亚的植树节。

余三皮:每年的5月23日,是委内瑞拉国的植树节。

老甲鱼;每年的6月24日,是芬兰国的植树节。

山山:每年6月至9月的雨季,是墨西哥国的植树节。

号子:我们印度国,每年7月的第一周,是全国的植树节。

大勇:每年的8月9日,是巴基斯坦国的植树节。

老甲鱼:每年9月的第二个星期六,是菲律宾国的植树节,至今已有70多年的历史了。

山山:每年的9月24日,是泰国的国庆日,这一天就作为全国的植树节。

号子:每年的10月10日,是古巴国的植树节。

西红柿:每年的11月6日至12日,是英国的植树节。

余三皮:每年的11月21日,是意大利国的植树节。

大勇:每年12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是叙利亚国的植树节。

西兰花(赞叹地):哎哟,西方洋人的植树节,还真有特色哎!

老甲鱼(得意地):你的大大的吃惊,是吧?还有让你更吃惊的事呢!

西兰花:不会吧?什么事?

老甲鱼:我们西方有一个国家,叫塞内加尔……

西兰花(对观众):听听,多古怪的名字,叫赛你假儿。

老甲鱼:塞内加尔国,每年雨季一到,全国性的植树活动随即开始,时间持续长达半年之久,是世界上植树节最长的国家。

西兰花(对观众):这些洋人还真不含糊,肚里的洋墨水装得多着呢!我给他们出一道大难题,难难他们,让他们在我们中国同胞面前出个大洋相。(对老甲鱼等人)说栽树,就问你们一个栽树的问题。请听题——栽一棵树,能产生多少钱的价值?谁回答呀!

号子:我是印度人,就让我来回答你的问题。

西兰花(对观众):哎哟,看样子,我还难不倒这伙洋人呐!

号子:请听好喽。我们印度加尔各答大学教授德斯,对一棵树的生态价值进行了计算,得出结果如下——

一棵50年树龄的树,以累计计算,产生氧气的价值约为31200美元;

吸收有毒气体、防止大气污染产生的价值约为62500美元;

增加土壤肥力产生的价值约为31200美元;

涵养水源产生的价值约为37500美元;

为鸟类及其他动物提供繁衍场所产生的价值约为31250美元;

产生蛋白质的价值约为2500美元;

除去花、果实和木材的价值,总计价值约为196000美元。

西兰花(对观众):同胞们,我西兰花这回可把中国人的脸丢大啦!

老甲鱼(更加得意地):这回,你的又吃惊了吧?有西,有西。再让你吃惊一回!我们日本国,买一辆新汽车,就要必须栽一棵树。

号子: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上,第一次结婚要栽树2棵,离婚的要栽树5棵,第二次结婚要必须栽树3棵,否则不予登记。

西红柿:在非洲的坦桑尼亚,生了孩子要种树,这就叫“添丁树”。

老带鱼:在德国的波恩市,每年的植树季节里,小伙子要送心爱的姑娘一棵精心挑选的白桦树苗,以表达爱慕之情,人们称之为“求爱树”。

西兰花(高举扫帚,欲打小西施):你个没用的,现在西风压倒了东风,你哑巴啦?你四年大学白上啦?

小西施(闪躲):妈咪耶,人家洋人是人多势众,我们是寡不敌众呀!

西兰花:少给我找借口。快吹风!

小西施:妈咪,吹什么风呀?

西兰花:傻丫头,你怎么就不明白哎?我让你快吹东风,“呼呼呼”地压住那盛气凌人的西风呗。

小西施:妈咪,我明白啦!(朝老甲鱼等人跨前一步,长袖一甩,昂首挺胸,抱拳打拱)我那大名鼎鼎的小西施来也。洋人们听着,你们有《植树歌》吗?

老甲鱼等人(一楞):……

西兰花(得意地):哟哟,瞧瞧,小将出马,马到成功哎!

大勇(小心翼翼地):《植树歌》好像没有,《国际歌》有,算不算呀?我唱给你们听听——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斗争……

西兰花(对大勇):不算,不算,你的歌里有讲种树的吗?(对小西施)乖女儿哎,趁热打铁,趁热打铁呀!不要给洋人们喘气的机会!

小西施(载歌载舞):三月里春风吹,河岸上蝴蝶飞。小朋友排好队,老师来指挥。你浇水,我施肥,谁也不说累。一棵一棵又一棵,小树也排队!

西兰花(一把拉过小西施):女儿哎,你上了四年大学,就没学到一首像样的歌儿?怎么就拿一首儿歌来忽悠洋人们呀?

小西施:妈咪,这你就不懂啦,不管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

西兰花(对老甲鱼等人):洋人们,你们不是来帮我们中国人植树吗?那就快去种树吧,别在我西兰花饭店门前磨嘴皮子!

老甲鱼等人:现在不能去种树啦!

西兰花、小西施(疑惑地):为什么呀?

老甲鱼等人(不约而同一指头顶):天已黑啦!

 

 

 

 

 

编剧:苏前辉

电话:13519640306

邮箱:sulushen1997@yeah.net

微信:s2019127



编剧:苏前辉

手机号:13519640306

邮箱:sulushen1997@yeah.net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