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法人生 (26人评价)


概念海报.jpg

【故事简介】

一场意外的车祸,让选择困难青年欧阳数拥有惊人的演算能力,眼前世界如同视频窗口,跳出的弹幕提醒他做出准确无误的选择。他的人生迎来逆袭和高光时刻,除了修复与前任女友夏沫的关系,欧阳数还帮助和自己同一个病房的女主播黄依依走出失去双脚的阴霾。

深夜,一个探访的神秘人让黄依依恐惧不已,那个人只有一个ID名——撒旦的玩偶。面对来自更高维的撒旦的玩偶,欧阳数难以招架,眼看着黄依依被挟持,他却听到一段轻柔舒缓的旋律被唤醒。原来欧阳数在大脑遭受重创后并没有苏醒,成为了植物人,上述的一切都是他的梦。

唤醒欧阳数的是现实中的黄依依,她是欧阳数的昔日恋人。大学时代的黄依依罹患下肢功能障碍,无法行走,为了不拖累欧阳数,提出了分手。当黄依依恢复行走,欧阳数已经与夏沫结婚。

夏沫在医院里替欧阳数庆生,突然被一道白光带走。欧阳数意识到他们所处的世界是一个由游戏人控制的虚拟世界。为了前往“真实世界”救回夏沫,欧阳数决定孤注一掷,黄依依拒绝帮助他。两人在争执之中,欧阳数终于说出真相。

原来夏沫患有妄想型精神分裂,为了治愈夏沫,欧阳数和主治医师设计了一套新疗法,这套疗法涵盖了四种人生,分别是真实人生、虚拟人生、算法人生和超感人生……


【人物小传】

欧阳数:30岁,建筑设计师,车祸后苏醒拥有惊人的演算能力,从此告别选择困难症,开启算法人生。思维缜密,不乏幽默感,为爱不顾一切,在保护黄依依的过程中,被从梦中唤醒,发现置身在一个由游戏人控制的虚拟世界。为了前往“真实世界”救回心爱的人,他必须孤注一掷。

 

黄依依:24岁,女主播,声线动人,舞姿曼妙,因为被粉丝病态地追求,遭遇车祸,双脚截肢。在欧阳数的开导下走出阴霾,并且意识到自己的任性让父母的爱变得卑微。有一个和欧阳数长得一模一样的高中初恋,一部《龙猫》,或者《千与千寻》就能引出两个人青涩的故事。

 

夏沫:27岁,欧阳数的前任女友,白领丽人,双鱼座的浪漫性格,和欧阳数通过社交软件的算法匹配到一起的,最后发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导致分手。欧阳数不再是纠结帝之后,对他改观,并产生期许。

 

郝君帅:30岁,欧阳数的同事,个性张扬,爱出风头,在酒吧里撩妹会准备小抄,卖弄文采,锁定目标之后义无反顾地生扑。

 

周晴:28岁,医院护士,身材高挑,责任心强,对屌丝欧阳数态度冷淡,直到黄依依住进病房,才展现出同情心的一面。

 

撒旦的玩偶:30岁,黄依依的狂热粉丝,行踪诡秘、心理病态,因为是从高维穿越而来,欧阳数的能力难以招架。

 

【作品亮点】

电影《盗梦空间》的套层结构令人惊艳,“梦中梦”成为后来很多类型片编剧创作的热点。《算法人生》采用反套层的解谜形式,四种人生既是层次分明的世界观结构,也是治疗精神分裂的创新疗法。四种人生之一的算法人生承上启下,通过主人公在梦中的奇幻经历和被唤醒后的悬疑反转,实现多个类型元素的融合。不仅环环相扣,而且带有心理学的寓意,例如超感人生表现的是超我,虚拟人生表现的是本我。

故事在结构上与《盗梦空间》相似,但在情感表达上接近《暖暖内含光》。主人公对逝去情感的追忆与挽回是他一切行为的动机,在《算法人生》里采用的是一种梳理后重建的形式,并植入了宫崎骏的动画作为回忆杀,产生共鸣的同时,又让故事以开放式结尾。

人物塑造上,既有理想化的一面,例如主人公将能力合理利用,帮助他人、惩恶扬善,也有复杂现实的一面,例如结尾主人公将所有人都“算计”了一遍,包括他的初恋。席慕容说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每个人的青春总有缺憾,如果补上缺憾人生又会怎样。

主人公的超能力最有创意的是他的弹幕提示能力,在网络视频节目中,弹幕无处不在,这是新生代网民表达自己观点与情感的方式。《算法人生》的创作潜移默化地受互联网文化的影响,并探讨了未来虚拟世界可能对人类产生的影响,除了脑机接口、可穿戴电子设备、VR,还有内心世界的瞬息万变。

 

【对标作品】

盗梦空间、黑客帝国、催眠大师、暖暖内含光


【正文】

1、房间  日  内(人物:欧阳数 建筑师)

黑底中,传来一个男人痛苦的声音。

欧阳数(画外音):人类的大脑是承受不了过多选择的,一旦选择超过了九个,人就会陷入选择困难中,影响判断,甚至选择放弃……

(切换画面)在一个布满监控器的房间里,面对坐在椅子上的母体建筑师,一袭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的男人(欧阳数,30岁)纠结不已。

欧阳数:这是海伦·费舍尔说的,我还是放弃好了。

镜头摇过墙面上的监控器,每个监控画面里的欧阳数都在重复——我还是放弃好了。

建筑师(烦躁地):我真想掐死那个人类学家,你的选择有这么困难吗,(指着两扇门)不就是抬起脚,跨入其中一扇门。

欧阳数:说得轻巧,只有我这一代被植入爱情代码,不是吗?

建筑师:那你也不用在这里跟我耗着,一直喋喋不休,你现在就去救夏沫吧,她已经挨了一颗子弹坠楼了。

欧阳数:不是夏沫。

建筑师:你纠结的不是救夏沫?

欧阳数:你刚才不是说锡安被机器摧毁以后,我可以按照初始设置,带领16个女人和7个男人返回真实世界,然后重建锡安,等待下一代救世主。

建筑师:对啊,你纠结的点到底是哪个?

欧阳数:16个女人和7个男人是我来挑选吗?为什么是16加7,难道对应是我们人类的23对染色体?

建筑师:这些数字没有意义,你不要纠结了。

欧阳数:我纠结的是我该怎么挑那16个女人。

建筑师:男人呢,男人你不挑了吗?

欧阳数:先挑女人再说,原来你们这些程序都没有主次之分。

建筑师感到一阵心绞痛,捂住胸口,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药瓶,他的手一抖,药瓶掉了,五颜六色的药片撒落一地。

建筑师:我的药……

建筑师痛苦倒地,伸手捡不起药片,欧阳数无奈地摇摇头。

欧阳数:亏你还是建筑师,设计这么封闭的房间,至少应该开个天窗。

建筑师:药药药……

欧阳数:其实我也是建筑师,是字面意思上的建筑师,(建筑师奄奄一息)我帮你捡药。

欧阳数一脚踩在建筑师的手背上,建筑师惨叫一声。

欧阳数:对不起。

欧阳数连连作揖,俯下身捡药片,药片颜色各不相同,他又开始纠结。一旁的建筑师气绝身亡,每个监控画面都被白色雪花点覆盖。欧阳数意外地环顾四周,一脸怅然。

欧阳数:Game Over?

就在这时,房间地动山摇,欧阳数被晃得一个趔趄,表情惊骇。

 

2、医院病房  日  内(人物:欧阳数 黄依依 周晴)

欧阳数从梦中惊醒,望着病房白色的天花板,眯缝起眼睛。他头上缠着绷带,左右手臂都打着石膏。

(画外音)伴随着哗啦一声,邻床有人拉上了遮帘。

欧阳数扭头,透过遮帘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黄依依,24岁)翻过身,背对着他。床边停着一张轮椅。

欧阳数(抱歉地):我刚才做了噩梦。

黄依依没有回答,欧阳数有些尴尬,故意清了清嗓子。见对方还是没有反应,欧阳数只能坐起身子,他的手肘部位瘙痒难忍,隔着石膏,两臂用力搓着也不解痒,于是伸长舌头舔。

一名身材高挑的女护士(周晴,28岁)走了进来,欧阳数忙垂下手臂,用力过猛,痛得他直咧嘴。

周晴:欧阳数,你的药。

欧阳数张开嘴,让周晴喂药,周晴把药片搁在床头柜上。

周晴:你现在好得差不多了,自己动手。

欧阳数:头晕得很,眼睛还有点花,刚才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要不要听一下?周周,周——

周晴向黄依依走去,欧阳数沮丧地伸舌头,将药片舔进嘴里,咽了下去。周晴的声音从遮帘后面传过来,相比和欧阳数说话的冷冰冰,态度转变。

周晴(画外音):黄依依,你觉得怎么样?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病人,我相信你一定会好起来,加油。

欧阳数:冰火两重天。

周晴(画外音):你现在需要去做一个检查,我抱你起来。

黄依依(画外音):不用。

伴随着黄依依起身的声音,还有轮椅被拉动发出的咯吱声,欧阳数好奇地回过头,他看到黄依依喘着粗气,撑起双手,坐进轮椅里,她的双脚到膝盖都被截肢了。

黄依依摇着轮椅,离开病房,面对欧阳数的目光,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轮椅的脚踏板不慎撞到门,周晴上前帮忙,黄依依倔强地后退轮椅,调整前进方向,终于过了门。

欧阳数:折翼天使。

周晴:你怎么知道她的ID名?

欧阳数耸了耸肩。

 

3、医院病房  日  内(人物:欧阳数 郝君帅)

欧阳数打开手机交友app,浏览一个个美女ID。

(特写)折翼天使的ID,头像是黄依依逆着光踮起脚尖舞动的身影,她的个性签名——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欧阳数:跳芭蕾舞的,可惜了,跟我的恋爱匹配度达到90%,(抬头看门外)我靠。

欧阳数像见了鬼一样,蒙头装睡,一个穿短袖衬衫、戴墨镜装酷的男人(郝君帅,30岁)抱着一摞图纸走进来。他的右膝不小心撞到了病床的摇杆,痛得直咧嘴。

郝君帅:欧阳,你还没狗带吧,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百分百职场狗粮。

欧阳数:我不看,你拿回去吧。

郝君帅:我也是奉旨办事啊,别难为我了。

欧阳数:郝君帅,怎么说你也是好——君帅,我都被车撞成这样了,(坐起身)你看这两手石膏打的,硬邦邦的。

郝君帅:你是霸天虎,还是汽车人啊?

欧阳数:滚,把这些图纸扔出去!

郝君帅:距离上次你主动碰瓷一个月有余,你看起来已经生龙活虎了。

欧阳数:什么叫主动碰瓷,伤筋动骨还要一百天呢。

郝君帅:你那还不叫主动啊,都直接趴到前任引擎盖上了。

 

(闪回)4、小区停车场  日  外(人物:欧阳数 夏沫)

停车场边开满了郁郁葱葱的蔷薇。前女友(夏沫,27岁)拉着行李箱,埋头走到自己的车前,后面跟着双手插裤袋、一言不发的欧阳数。

在刺目的阳光下,夏沫打开后备箱,箱子沉甸甸的,夏沫提不动,欧阳数上前帮忙。

夏沫:谢谢。

欧阳数:本来想请你吃个午饭,但我的图纸还在赶进度。

夏沫:我已经有约了。

欧阳数:这么快。

夏沫:我们也很快啊,记得两年前,交友app才刚刚流行起来,我的理想型是一个建筑师,因为建筑师严谨、细致,收入比一般人高,最重要是对生活有不一样的认知。

(特写)欧阳数穿着一双廉价的拖鞋。

欧阳数:你也是我的理想型。

夏沫:我们是被算法联系起来的两个人,从彼此身上找到了什么?是现实的无情打击吗?

欧阳数不知该说什么,苦笑着,替夏沫打开车门。夏沫失望地上车,发动引擎,欧阳数突然想到什么,忙制止夏沫开车。

欧阳数:我的充电宝好像在你车上。

夏沫(在车底下找了半天):没有。

欧阳数:还有一把黑色雨伞,在你的后备箱。

夏沫:那把伞是我买的。

欧阳数:哦,我记得还有什么,(夏沫瞪了他一眼)开车小心。

夏沫将车开出停车场,透过后视镜,可以看到颓然站着、被风吹得头发凌乱的欧阳数。夏沫原本踩着油门的脚微微抬起。

欧阳数看到夏沫减速,表情忐忑。

欧阳数(画外音):她减速了,难道她在等我挽回?我应不应该挽回呢?

欧阳数犹豫不决,直到他看到一只柴犬从夏沫车前缓慢走过,叹了一口气。

欧阳数(画外音):原来她不是在等我。

夏沫的车往前开了一段,突然后退,欧阳数的表情又亮了,探头探脑,直到看到夏沫是为了避让另一辆车,才倒的车。

欧阳数(画外音):我还是回家吧,站在这里真是大写的尴尬。

欧阳数往回走了几步,伴随着急刹车声(喜剧效果),猛地停下脚步,扭头追夏沫的车。

欧阳数(画外音):还有一盒——

 

(闪回)5、小区  日  外(人物:欧阳数 夏沫 门卫大伯 小屁孩)

欧阳数踩着拖鞋,奋力追赶夏沫的车,距离渐渐拉开。抽着烟的门卫大伯看到这一幕,不由感慨。

门卫大伯: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辆车。

欧阳数看到路边停着一辆共享电动车,掏出手机扫码。

(特写)屏幕显示电动车电量不足。

欧阳数:没电了!

欧阳数继续追赶,惊险地穿过一辆辆疾驶而来的车。一个穿开裆裤的小屁孩开着儿童车,径直压过他的脚趾头,他咬着嘴唇,痛苦地往前跑。

欧阳数从路边草坪抄小路,拦住夏沫的前路,不慎踩到香蕉皮,身体往前踉跄了几步。夏沫急踩刹车,但因距离太近,欧阳数整个人被顶到了引擎盖上,侧脸贴着挡风玻璃。

夏沫一脸惊骇,眼巴巴地看着欧阳数从引擎盖上滑落。

 

6、医院病房  日  内(人物:欧阳数 郝君帅)

欧阳数搔了搔发痒的脸颊,哪知道一发不可收拾,额头、手肘、后背都痒了起来,郝君帅幸灾乐祸。

郝君帅:分手应该体面,哪像你搞得遍体鳞伤。

欧阳数:快帮我挠挠后面,起疹子了,(郝君帅挠了几下)你嘴巴已经够损了,损人不利己知道吧。

郝君帅:你躺在这里,我工作量暴增,不来损你几句我心里不平衡。

欧阳数:你以为我想躺在这里,跟个睡尸一样,要不是跟夏沫吵了一嘴——

 

(闪回)7、小区  日  外(人物:欧阳数 夏沫 小屁孩)

车外一片寂静,夏沫的视线透过挡风玻璃,蓦地,一只扭曲的手重重地扒在引擎盖上。欧阳数哀嚎一声,弓着腰,站起身,他用力直起身,脊梁骨发出夸张的咯答声。夏沫气愤地下车。

夏沫:欧阳数,你是不是有病啊,拦我的车干什么?

欧阳数:反正不是为了挽回你。

夏沫:那我要报警了,拦路打劫。

欧阳数:当然不是打劫,我在你车上留了一盒——

夏沫:臭流氓!

欧阳数:你骂我臭流氓?

夏沫:没错,你分手还想占我便宜。

欧阳数:我没有啊。

夏沫:那你留了一盒——

小屁孩开着儿童车路过,按了按喇叭,夏沫忙住嘴。

欧阳数:是电池,五号电池。

夏沫返身在车上找寻,欧阳数长舒一口气,他看到小屁孩把车开向马路。

夏沫:你到底放哪了?

(画外音)伴随着急刹车的声音,有人被撞倒在地。

夏沫回过头,眼神里带着惊恐,她忙向马路方向跑去,经过安然无恙、目瞪口呆的小屁孩,地上赫然有一只欧阳数的拖鞋。

 

8、医院病房  日  内(人物:欧阳数 郝君帅 黄依依 周晴)

郝君帅挠着欧阳数的后背,欧阳数意犹未尽。

欧阳数:再下面一点。

郝君帅:再下面就到菊花了。

就在这时,黄依依摇着轮椅进门,两人表情一怔。

欧阳数:最近确实上火,回头你给我带点菊花茶。

郝君帅:没问题。

黄依依视若无睹地回到自己的床边,双手撑住轮椅,往床上挪移。

郝君帅(对欧阳数):要不要帮忙?

欧阳数:她可是折翼天使。

郝君帅:什么天使?

欧阳数:总之,你不要多管闲事,她不会领情的。

郝君帅难掩好奇,透过遮帘的一角偷看,黄依依咬着牙,费力地爬到床上。

郝君帅:有个性。

黄依依用凶悍的眼神注视着郝君帅。

欧阳数:用手机砸人不礼貌,但我举双手双脚赞同你砸他,主要是这人太贱了,不过我强烈推荐你使用诺基亚手机。

(特写)黄依依的手伸到枕头底下,拿出一部苹果手机。

郝君帅瞪大眼睛,仓皇撤退。

郝君帅:差点就被你说中了。

欧阳数:还不走?

郝君帅:图纸我留着,你画不画是你的自由,我回去复命了。

欧阳数:我会把它们烧掉的。

郝君帅:你应该把我的图纸也烧了。

欧阳数:跟胡工说,我病情加重,已经瘫痪了。

郝君帅:他只会赠你四个字——身残志坚。

欧阳数:对了,最近航天股的涨势不错,你帮我买一点吧。

郝君帅:有什么风吹草动吗?航天股之前都是被机构做空的垃圾股。

欧阳数:特朗普说2023年登陆月球。

郝君帅:切。

(切换画面)郝君帅走后,病房里陷入沉寂,欧阳数凝视着天花板。

黄依依:你怎么知道我要用手机砸他?

欧阳数:我猜的。

黄依依:猜的,我的ID名你也可以猜到吗?

欧阳数:我的交友app显示你是距离我最近的好友,对了,你是我的理想型。

黄依依:你是我的讨厌型。

欧阳数:90%的恋爱匹配度,(黄依依高举手机)我去上厕所。

欧阳数一个鲤鱼打挺,下了床,他的后背酸痛,一边走,一边用打着石膏的手臂捶背。黄依依对着手机自拍。

欧阳数微微一笑,就在这时,周晴推着小推车进来,将他撞个正着,他的后背抵在墙上,伴随着喀嚓一声,石膏碎了。欧阳数呆若木鸡地站着。

 

9、医院病房  傍晚  内(人物:欧阳数 黄依依 黄父 黄母)

霞光映照的病房,欧阳数趴在床上睡觉,黄依依的父母走进病房,黄依依一脸的不高兴。

黄依依:都叫你们别来,你们还来。

黄父:你这说的什么话?

黄母:你们父女别一见面就怼。

黄父:脾气越来越乖张。

黄母:难道你脾气就很好吗,在女儿面前,少说几句,出去遛弯吧。

黄父(走到窗边):我不遛。

黄母拧开保温桶的盖子,欧阳数闻到香味,立时醒了。

欧阳数(画外音):好香啊,我的口水都决堤了。

黄母:依依,妈给你带了香菇鸡汤。

黄依依:我不喝,都说了别给我带。

黄母:你以前最喜欢喝了。

黄依依:以前是以前,我现在是个废人了,你们对我好,我将来也没有能力回报。

黄母:我们不需要你回报,只要你开开心心的。

黄依依:我还能开心起来吗?

黄母(忍住眼泪):你一定行的,我们可以装假肢,装了假肢你就可以走路,可以又跑又跳。

黄依依:我再也不跳舞了。

黄父:那就别跳了,我一开始就反对,你学了芭蕾又能怎样,毕业了还不是待业在家,你有这个命登台吗?你正经的工作不去找,学那些网红开深夜直播,开了就碰到那种事,把自己毁掉了。

黄母:孩子她爸,你别说了。

黄依依:我没有命登台,我的命不是你们给的吗,当初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

黄父:你的意思是把你生下来,我们有罪了?

黄妈:依依她不是这个意思,她现在真的很难过。

黄父:她难过,她是把我们往深渊里拖呢,我走了。

黄依依:你们走,你们走!

黄父:这假肢也不用给她装了。

黄母:孩子她爸。

黄父:走吧,她眼里只有她自己。

黄父黄母走后,黄依依蒙头痛哭,欧阳数不忍看下去,下了床。

黄依依:别来安慰我。

欧阳数哦了一声,向门外走去。

 

10、医院走廊  傍晚  内(人物:欧阳数 黄父 黄母)

欧阳数追上黄父黄母,话到嘴边,斟酌着措词。

黄父:小伙子,有什么事吗?

欧阳数:叔叔阿姨好,我和黄依依是同一个病房的。

黄父:噢,是你,刚才忘记跟你打招呼了,不好意思。

欧阳数:没关系,不对,打什么招呼啊,不用这么拘束,我和黄依依都很熟了。

黄母:我们不在的时候,麻烦你多照顾了。

欧阳数:没问题。

一边说着,欧阳数的眼神直直地盯着黄母手里的保温桶。

黄母: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数(咽了口唾沫):我叫欧阳数,数学的数。

黄父:那你数学一定很好。

欧阳数:反正我读的是理科,建筑专业。

黄父:我们是同行。

欧阳数:真的吗?

黄母:你黄叔叔是施工员。

欧阳数:哦。

正说着,黄母表情痛苦地捂住胸口,黄父脸色一变,替黄母拿药,欧阳数从黄母手上接过保温桶。

欧阳数:黄阿姨怎么了?

黄父:她有心脏病,过段时间要做手术。

欧阳数:那就不要让她这么辛苦了,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黄母:我没事,依依的假肢还是要先给她装起来,她现在的心态崩了。

黄父:你的手术再拖着,你的心脏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黄母:别这么危言耸听,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

欧阳数:是不是钱不够?

黄母:有一点。

黄父:先回去吧,(对欧阳数)把保温桶给我。

欧阳数:这个汤要不我拿回去,也许到了晚上,黄依依饿了,她会喝呢。

黄母:你拿去吧,欧阳,你们同一个病房,依依她不开心,你多劝劝她,拜托你了。

欧阳数:好的。

黄母:还有我做手术,你不要跟依依说。

 

11、医院病房  夜  内(人物:欧阳数 黄依依)

夜深人静,走廊上已经熄灯。

欧阳数对遮帘后面的黄依依展开侦查,黄依依侧着身,一动不动地躺着。欧阳数故意咳嗽了两声,黄依依没有动静。

欧阳数吁了一口气,从床底下拿起保温桶,拧开盖子,咕噜咕噜喝了两口。

黄依依(画外音):那不是我的鸡汤吗?

欧阳数(回头):你妈本来要倒掉的,我觉得是暴殄天物,硬留下来,这个桶我会洗的。

黄依依:随便你。

欧阳数:你不喝一点?

黄依依:已经沾了你的口水。

欧阳数:那下次我用自己的碗来盛。

黄依依:你还想有下次啊。

欧阳数厚颜地一笑,继续喝汤。

(切换画面)喝完汤,欧阳数打了一个饱嗝,下了床。

欧阳数:我去洗了。

欧阳数走进洗手间。伴随着哗哗的水声,黄依依坐起身,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一把剪刀。

锋利的剪刀在灯光下闪烁,黄依依表情决绝,抬起右手腕。

欧阳数(画外音):你爸说你是做直播的,做直播应该挺赚钱吧?

黄依依没有回答,剪刀夹住她的动脉,她咬紧牙关,正要剪下去。

欧阳数(画外音):虽然你现在不能跳舞了,但你有直播的经验,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直播,比如唱歌、变魔术,把你手上的剪刀变成鸽子。

黄依依扭头看洗手间的门,欧阳数并没有出来,还在里面洗保温桶。

欧阳数:等你赚够了钱,就可以给自己装一个假肢,完全不用依赖父母,其实你父母现在经济也很紧张,因为你妈急需要动心脏手术,她不能再拖了。

黄依依放下剪刀,表情意外。

欧阳数:因为喝了你的汤,欠了你的人情,所以有些隐瞒的话还是说了吧。

 

(闪回)12、医院走廊  傍晚  内(人物:欧阳数 黄父 黄母)

黄母:还有我做手术,你不要跟依依说,其实我们是无能的父母,没有给依依提供成长、成材的条件,还一直阻挠她,往她心里添堵。

黄父:我们怎么无能了,从小到大有让她穷过吗,为人父母的义务我们都尽到了,她怎么就对我们失望了。

欧阳数:你们没有让她失望,她只是过不了她自己的那一关,我会尽力开导她的。

黄母(感动落泪):谢谢你,欧阳。

 

13、医院病房  夜  内(人物:欧阳数 黄依依)

黄依依坐在身上,怔怔地听着。

欧阳数(画外音):在你妈身上,我理解了一句话——你永远都不知道,父母的爱,有多卑微。

黄依依:她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不知道心脏病发作会死吗?

欧阳数关掉水龙头,走出洗手间,指着剪刀。

欧阳数:变鸽子还是有难度——当然父母爱得越卑微,孩子越容易迷失自我。我已经跟你妈说了,她答应我会有改变,作为回报希望你振作起来,让你爸妈明白,他们不是卑微的父母,而是付出伟大的爱的父母。这一切都看你了。

黄依依(抹眼泪):说够了吧,我要睡觉了。

黄依依将剪刀收进床头柜的抽屉,倒头睡觉。欧阳数微微一笑,也上了床。在短暂的静默之后,黄依依忍无可忍,拉开遮帘。

黄依依:你是不是有超能力?

欧阳数: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黄依依:赶紧说,要不然我会纠缠你一晚上。

欧阳数:我们这个病房真的很像酒店的标准间。

黄依依:无耻!

欧阳数:我不会跟你——枕头大战的。

黄依依抱起枕头,狠狠地砸向欧阳数,欧阳数脑门上挨了一枕头,翻了一个白眼。

(主观镜头)欧阳数的眼前闪现一串发光的弹幕,都是晕菜的符号。

欧阳数:就是这样,我出了车祸,醒来以后,发现眼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弹幕。

黄依依:弹幕?

欧阳数:对啊,除了常见的表情包,更多的是演算弹幕。

黄依依:演算?

欧阳数:演算,顾名思义按一定原理和公式计算。比如,你刚才有94%的概率用枕头砸我。

黄依依:你怎么不躲?

欧阳数:反正我的脑震荡被枕头砸一下也不会更严重了。

黄依依:还有6%呢?

欧阳数:剪刀,好在剪刀已经被你收进抽屉,如果你有打开抽屉的举动,我现在已经跑到护士站求救了。

黄依依(鄙夷地):这就是你的超能力?通过计算得到一个概率性的结果,我还以为你开启了全知视角呢,知道我会用手机砸你的朋友,知道我的ID名,知道哪只股票会涨,知道今晚我想自杀。

欧阳数:你现在反杀我的概率已经达到25%,人性的黑暗。

欧阳数的眼前闪现加法法则、条件概率、乘法公式等计算符号,以及由此计算出来的25%的结果。

黄依依:等等,我的ID名你怎么计算?

欧阳数:没有计算。

黄依依:没有计算?

欧阳数:当你在答题闯关的时候,遇到难题回答不出来——

黄依依:场外求助。

(画面闪回)2、医院病房  日  内

欧阳数从梦中惊醒,望着病房白色的天花板,眯缝起眼睛。天花板上映现四个字:折翼天使。

(画外音)伴随着哗啦一声,邻床有人拉上了遮帘。

欧阳数扭头,透过遮帘可以看到一个女孩(黄依依,24岁)翻过身,背对着他。

(闪回结束)

欧阳数:在我这里是提示弹幕。

黄依依:你出院以后可以参加答题闯关节目了。

欧阳数:我可不要做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黄依依:那你要干什么?

欧阳数:治好我的选择困难症。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浙江宁波


评论


评分:

柴晓春:

评论:梦中梦、多重反转悬疑电影《算法人生》期待与您合作,微信:jay631396063。
06月24日 1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