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八集-上) (35人评价)


悦♥月第八集剧本

 


S:8-1   

时:夜   

景:中原皇宫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子裔、雳鹰、霄鹰、皇帝、九王爷、涂将军、副将、成旗军代表、环境人物   


  △片头结束

  △中原皇宫夜景,舞乐声先IN

  △殿内,夜宴景,丝竹乐音持续,一队歌舞姬正在殿内中央处舞台表演,盛大宫宴正在进行

  △皇帝高座于上处,近身之侧是九王爷,于下百官的小桌按官阶次序排列,宬封、满悦共坐,宬砚、子裔共坐,苻杏、霄鹰共坐,成旗军四人代表入列在席

  △宬封、满悦、宬砚、苻杏各有心事,脸上勉强欢笑,只有子裔天真愉快,新奇的看着歌舞表演

  △殿外,夜景,一处阴暗角落,一名太监呈现昏迷状态,身上外衣已经不见

 


S:8-2   

时:夜   

景:中原皇宫殿内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子裔、雳鹰、霄鹰、穆特、皇帝、九王爷、涂将军、副将、成旗军代表、环境人物   


  △时间接续本集,S:8-1稍后

  △丝竹乐音一曲演奏完毕,歌舞姬们从舞蹈最后的结束动作中站起,齐齐向皇帝行礼后退下

  △皇帝望着宫宴中的列位将士,心情因胜仗得意愉悦,趁着歌舞暂停之际,举杯对众人宣告

皇帝:北方边境外患侵扰时日久长,而今得以退敌大捷,朕心万分喜悦,国势安稳,不仅是朝中之幸,亦是百姓之福,朕今日特备美酒佳肴,一为众将士归来洗尘,庆贺凯旋,亦敬列位劳苦齐心,保卫家国,二来告慰不幸伤亡军士,忠勇为国,三谢南兀援军,部族精锐尽出,英勇善战,助我退敌,还百姓安乐之居,此次胜仗,全赖涂爱卿贤才领军,与众将士守城苦劳,凡是忠贞为国效力者,朕必论功封赏,或加官进爵,或加赐饷俸,绝不负列位将士保家卫国之功。

众:谢圣上隆恩。

  △皇帝豪气将酒饮尽,暗中观察着成旗军代表与宬封、宬砚,对宬封试探性的说道

皇帝:不过说起封赏,其它人都有例可循,不论是晋封,或是赏赐金银,对他们来说都在情理之中,路校尉、路军医居功厥伟,若要论功封赏,必在首位,这才服众,只是路家在江南家业殷实丰厚,不缺金银,看来唯有一份功名前程才适合。

  △宬封、宬砚听见,对视,宬砚暗中示意满悦,宬封明白

宬封:家国有难,同心退敌,实是宬封、宬砚兄弟本分应当,不敢贪功。

九王:路校尉何必客气,既然退敌立功,论功受赏,也是天经地义。

宬封:谢圣上、王爷看重,只是宬封、宬砚兄弟无心功名,既然现世安稳,此刻所想,唯有与家人回到江南,弥补这几年亏欠妻儿的天伦之乐。

  △皇帝心里还是存疑,刻意询问满悦

皇帝:男儿志在四方,路夫人难道不希望路校尉为他自己、为妻儿更进一步,争一份显赫的功名前程?

  △满悦被突然询问,有些不知所措,暗中看了苻杏与子裔一眼,小心回答

满悦:回圣上,妇道人家不懂功名前程,只盼着一家团聚便好。

皇帝:路军医也是?

宬砚:衣食无忧,宬砚知足。

皇帝:既然路校尉、路军医无心功名,朕不勉强,对二位封赏之事日后再议,今日的要事是犒赏将士,来人,进宴。

总管:(喊)进宴!

  △丝竹乐音继续演奏,太监、宫女们按着次序端上酒菜

  △太监队伍里,穆特乔装混在其中,端着菜低头走着,当经过宬封面前时,突然从袖中拔刀,笔直刺向宬封

  △宬封机警察觉,出招挡下,宬砚见状立刻将子裔抱走,霄鹰保护苻杏后退,涂将军、副将挡在殿前,九王爷护卫皇帝,现场一阵慌乱

九王:路军医说的没错,果真来了!

  △宬封对上穆特愤恨的神情,嘲讽的笑,对他的行刺早已预料到

宬封:你果真来送死了,(对着满悦喊)退后!

  △满悦慌乱之际,赶紧退至宬砚身边

穆特:你知道我会来?

宬封:你当然会来,你说过,如果我杀不了你,将来就是你来取我性命,尤其当你被北帕厌弃,再无脸面回西羑之时,而我却在宫中风光,无处可去的你怎会不恨?怎会不想铤而走险,闯入宫殿,在我最风光时候杀了我?

穆特:如今这般处境,跟死了早已没有区别,既然都是死,与其窝囊殁于无名,不如轰轰烈烈拉个陪葬的。

宬封:你会落得这般处境都是自找的,如果你自知罪孽深重,后半辈子能够安分的待在西羑,我根本没有机会找你报仇,是你太贪心,联合北帕部族进犯他人国土,这才战败被俘,就算到了最后一刻,你都还有一条生路可走,但你不知罢手,既然对北帕议和的道义之责已无,你自己闯殿找死,我就不需要顾虑其它。

  △穆特发狠,抽刀,再次将刀刺向宬封,宬封出招挥挡,趁隙吹响一声短哨

  △稍后,双鹰长鸣,从殿外飞入,雳鹰背着宬封的弓箭、长剑,施展轻功飞跃追随双鹰而来,利落将将长剑丢给宬封

  △宬封接住长剑,随后立刻与穆特过招,招招凌厉致命,就在穆特渐渐不敌宬封攻势之时,穆特的注意力转向子裔

穆特:听说为了对你彰显荣耀,中原皇帝接了你的妻儿来京,原来又娶新妻了,那是你儿子吧?长得跟你挺像的,既然杀不了你……

  △穆特突然攻向宬砚方向,手中的刀子招招针对子裔

  △宬砚护着子裔躲闪,惊险的挡下穆特每一招的攻势,无暇顾及满悦

  △穆特趁乱,突然抓住满悦

  △宬封想救满悦,却迟了一步

  △穆特挟持满悦,将刀架在满悦颈间,让满悦挡在自己身前

九王:弓箭队!

  △弓箭队得令,从殿外跑出,搭箭,对准穆特与满悦

  △宬砚见状,赶紧将子裔的视线按在自己肩上,不让他看见

宬封:雳鹰,弓箭!

  △雳鹰听见,立刻将弓与一支赤翎箭交给宬封

  △宬封迅速搭箭拉弓,对准穆特

穆特:她就是你新娶的妻子?既然已经再娶,为什么还要揪着过去不放?为了对我赶尽杀绝,冒死上战场,这么做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

宬封:只要能亲手了结你,不惜任何代价。

穆特:现在她在我手上,只要你胆敢放箭,她必死无疑。

  △宬封不语,专注瞄准

穆特:你如果还想救她,就自我了断,一命换一命……

  △宬封不等穆特说完,果断的松手放箭

  △穆特没料到宬封会放箭,慌张闪避,松开对满悦的箝制,箭矢惊险划过满悦颈项,留下伤口血痕

  △宬封立即从雳鹰手上再拿仅剩的赤翎箭,搭箭拉弓,果断迅速射出,正中穆特要害

宬封:你的话对我来说,早已毫无诚信可言。

  △穆特反应不及,倒地,死在赤翎箭下

  △宬封望着穆特倒地的尸身,悲凉一笑,此生余愿已了

九王:拖下去!

  △弓箭队将穆特的尸身拖走,退下

  △满悦脱险后,惊魂未定,只是楞楞的望着宬封,对他的狠戾神情心生恐惧

  △宬封勉强自己恢复冷静,向皇帝请罪

宬封:迫不得已,私带兵器,圣上恕罪。

皇帝:无罪,穆特预备闯殿刺杀一事九弟已向朕报备,私带兵器之事朕知情,一劳永逸解决也好,(无心说出)像这样恣意闯殿刺杀之人,不必留着,迟早会是祸害。

  △宬封、宬砚、苻杏、满悦听见,沉默

 


S:8-3   

时:夜   

景:九王爷府/宬砚房   



人:宬砚、苻杏、子裔、霄鹰   


  △九王爷府/宬砚房夜景

  △内室床边,子裔躺在床上,闭眼睡觉,苻杏轻拍哄着,霄鹰坐在一旁等待,有趣的看着眼前画面

  △苻杏确认子裔已经熟睡后,起身,望向外室

  △外室桌前,宬砚正对着桌前的纸笔伤神苦思

苻杏:霄鹰,我想和二少爷说几句话,你先待在这里,看着子裔。

霄鹰:知道了,苻杏姊。

  △苻杏走向外室,来到宬砚身旁,看见宬砚面前桌上的白纸上写着一帖药方

  △宬砚对着药方显得犹豫不决,在药方上反复更改药材用量

苻杏:这是二少爷替满悦姑娘配药方?

宬砚:是啊,就是给满悦姑娘的。

苻杏:二少爷用药一向精准,这次却显得犹豫不决。

宬砚:下笔时确实自信痛快,可后来再次细想,自己实在欠缺考虑,我在军营待惯了,见的都是死生瞬间的伤势病症,用药向来只求速效,不必顾及其它,满悦姑娘并非习武之人,再加上气血亏损,底子孱弱,这药方的药性太猛太烈,我怕她会受不住,看来还是明天再替她仔细号脉后,再来斟酌,免得补回虚亏不成,反倒让她受罪。

苻杏:二少爷是不是怪苻杏未尽责任,没有照顾好满悦姑娘?

宬砚:这原本就不该是妳的责任,谁有资格苛责,更何况满悦姑娘不是也说了,妳已经尽力,是她自己不愿接受。

苻杏:二少爷相信吗?

宬砚:我相信,依当初她坚持不愿再回船队的性子,确实有这个可能。

苻杏:二少爷当真相信?

  △宬砚望着苻杏紧张在意的神情,笑

宬砚:就凭子裔和妳亲近,我完全相信,孩子不会说谎,妳对子裔若非真心相待,孩子不会和妳如此亲近,放心,我没有多想,(对着内室喊)霄鹰。

  △霄鹰听见,走出

宬砚:今天事多,都累了,还是早点回去歇着,(对着霄鹰交代)霄鹰,这几天辛苦些,警醒点,照顾好你苻杏姊。

霄鹰:是。

苻杏:今天宫宴圣上的一席话,言中之意多在试探,难道大少爷的处境险峻吗?

宬砚:还不至于,会这么安排只是小心谨慎而已,不过想着我们几个人来就得几个人回去罢了,都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明天的事。

  △苻杏、霄鹰离开

 


S:8-4   

时:夜   

景:九王爷府/走廊   



人:苻杏、霄鹰   


  △九王爷府/走廊夜景

  △苻杏、霄鹰并肩走在走廊上,霄鹰回想着,忍不住笑出声,苻杏发现,打趣的看着霄鹰

苻杏:你这小子心里想什么呢?还偷着乐……

霄鹰:苻杏姊,我只是想着咱们家的小少爷越看越觉着有趣。

苻杏:是不是觉着就像是在看小孩身量的大少爷一样?

霄鹰:没错,苻杏姊,小少爷是不是和大少爷小时候长得特别像?大少爷小时候是不是就长这样?

  △苻杏听见霄鹰的问题,忍不住笑

苻杏:你胡涂了呀,你是自幼在大少爷身边长大的人,怎么反而问我这个后来的。

霄鹰:对喔,我都忘了,总觉得苻杏姊原来就已经在这个家里似的。

苻杏:因为你小子没心眼,待谁都是一样,久了就忘了区别,不过族长和族中年长一辈都说子裔特别像大少爷小的时候,所以自从子裔出生之后,大院里对这孩子的身世根本没有疑虑,也就特别仔细照顾他。

霄鹰:这么说小少爷长大后,会不会又是另一个大少爷?

苻杏:我倒希望子裔别又是另一个大少爷,只希望他能平安长大,日后的际遇顺遂些,但愿这次的小心应对只是多虑。

霄鹰:苻杏姊放心,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保护妳,这几年我的武功可有长进了。

  △苻杏听见霄鹰的保证,笑

苻杏:辛苦你了。

霄鹰:不辛苦,以前我被那两个讨厌的世家公子欺负的时候,还是苻杏姊帮我出头的,现在该换我保护苻杏姊了。

苻杏:你还记得呀。

霄鹰:记得。

  △苻杏回忆

  △第六集,S:6-16,宬砚直接向宾客A、B发狠挥拳,敛起笑容,严肃面对宾客A、B,向在场众人宣告的画面

  △时序恢复

苻杏:(喃喃自语)虽说是替你出头,可要不是有他,我们就吃亏了。

 


S:8-5   

时:夜   

景:九王爷府/宬封、满悦房内外   



人:路宬封、殷满悦、环境人物   


  △九王爷府/宬封、满悦房夜景

  △房中灯烛即将燃尽,唯有满悦独坐,仍然心有余悸,回忆

  △第七集,S:7-12

苻杏:战事尚未平定,还没有个好坏结果,就先派人暗中来查,这样的办事顺序太不合情理,只怕是有了忌讳。

  △本集,S:8-2

皇帝:像这样恣意闯殿刺杀之人,不必留着,迟早会是祸害。

  △时序恢复

  △房门被推开,将满悦的思绪从回忆中带回

  △宬封进房,手中拿着外伤药膏,直接走向满悦所在的位置,利用自己的身形挡在满悦面前,遮蔽门外视线对满悦的观察

宬封:今晚吓坏了吧?刚才我向宬砚拿了外伤药膏,宬砚的药向来见效,这伤很快能好,不会留下疤痕。

  △满悦沉默,眼神避开宬封

宬封:我知道妳现在对我有所埋怨,怨我今晚没能保护妳的安危,让妳落入穆特手中成为胁制,甚至不顾妳的安危放箭,让妳受伤,抑或妳心里更怨我四年前还没给妳一个正视名分就匆促离家,让妳和孩子受了邻里闲语,妳放心,等回到江南,我会补偿妳和孩子一个正式的仪式,禀告天地,不再让你们受委屈。

  △宬封向满悦靠近,轻抹药膏擦拭在她颈部伤处,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宬封:妳比我预料中的冷静。

  △满悦低声回应

满悦:离开江南前,族长已经让苻杏跟我说明白你的来历,尽管对你再怨,我也不可能拿子裔的安全胡闹,朝中的猜疑我不懂该如何应对。

宬封:正常应对就好,妳只要记得,路宬封不求功名,一心只想和妻儿返回江南,安居乐业。

满悦:我该怎么做?

宬封:妳是我愿意舍弃功名的女子,当初迎亲途中便情不自禁圆房在先,时逢战乱,新婚燕尔之际分开,时隔四年再相见,这个房里该发生点什么事?

满悦:非得如此吗?

  △宬封望着满悦为难的神色,回忆

  △第三集,S:3-7,纱幔内,满悦抱膝瑟缩在床边角落,一语不发,失魂落魄,彷佛受到难以承受般的恐惧的画面

  △时序恢复

  △宬封对满悦的为难心生不忍

宬封:放心,我不会勉强妳,只是在回江南之前,妳别单独行动,不管去哪都得有人跟在身边,如果真有事情,我会负责带妳离开,宬砚带子裔,霄鹰带苻杏,若是其中谁有万一,雳鹰也能随时接应。

  △宬封不愿勉强满悦,收起药膏,打算离开满悦身边

  △满悦突然伸手拉住宬封的衣裳,勉强,言不由衷说出

满悦:别走。

宬封:(低声提醒)妳考虑清楚,四年时间,久别重逢,极容易失了分寸。

  △满悦佯装靠近宬封,伸手环住宬封,只是疏离的抓着他腰间的衣裳,以示回应

  △宬封察觉满悦抓住他衣裳的手正轻微颤抖

  △房门外,监视的视线看见

  △烛光照射,房门映影,宬封抱着满悦的身影走过

  △房门内,月光透进,光线微弱

  △宬封将满悦放置在床上,轻解她的衣裳

  △满悦纵有不甘,却不得不忍耐,眼角泪水滑落

  △灯烛燃烧殆尽,熄灭

 


S:8-6   

时:夜   

景:九王爷府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雳鹰、霄鹰、子裔、环境人物   


  △时间接续本集,S:8-5之后

  △九王爷府深夜景

  △宬封、满悦房

  △宬封、满悦衣衫单薄,满悦拉紧棉被,遮掩自己,背对宬封

宬封:妳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会保妳和孩子平安离开。

  △满悦回忆

  △本集,S:8-2,宬封果断放箭的画面

  △时序恢复

  △满悦轻抚着自己颈间的伤口,没有期望

满悦: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先保住孩子,其它的,我不会奢求。

  △宬砚、子裔房

  △子裔熟睡,宬砚坐在床头,随手就能抱走他的距离

  △子裔笑着说梦话

子裔:姑姑,我爹好威风……是大英雄……

  △宬砚听见子裔的天真梦话,忍不住笑

  △苻杏房

  △苻杏靠着枕头休息,衣着齐整,连鞋袜都没脱

  △房外

  △一抹黑影窜上房顶

  △雳鹰、霄鹰房

  △霄鹰察觉人影,直觉想追出,雳鹰赶紧阻止

雳鹰:在大少爷没有发令之前,别冲动坏事。

  △九王爷府深夜景

  △成旗军领OS先IN

成旗军领OS:拔营!回族!

  △号角声响起先IN

 


S:8-7   

时:日   

景:京城外官道   



人:宬封、宬砚、雳鹰、霄鹰、九王爷、涂将军、副将、成旗军   


  △京城外官道日景

  △号角声持续,意在为成旗军送行,九王爷、涂将军、副将立于官道上,送成旗军离开

  △成旗军队伍行列在官道上向南离去,每人神色郁闷不乐,沉默寂静,只是木楞式的前进

  △远方,一声短哨声传来,划破沈寂,双鹰长鸣从空中飞过

  △成旗军听见双鹰鸣声,精神振奋,顺着双鹰的飞翔方向寻找,赫然发现

  △远方地势高处,宬封、宬砚的身影站立,目送成旗军

  △成旗军领见状,立刻喊道

成旗军领:列队!

  △成旗军得令,面向宬封、宬砚迅速整队

成旗军领:敬别!

  △成旗军得令,长枪齐声顿地后高举,动作整齐画一

  △远方地势高处,宬砚对空放出烟火信号,以为响应

成旗军领:覆列!

  △成旗军虽然得到口令,却纷纷表现迟疑,不愿将手中高举的长枪放下

  △成旗军领对于众人违令不忍苛责,只是不得不离开,唯有再度号令

成旗军领:(加重语气)覆列!

  △成旗军得令,这才不舍的放下手中长枪,回复原来队伍

成旗军领:回族!

  △成旗军得令,尽管不舍,只能提振精神,继续向南离开

 


S:8-8   

时:日   

景:京城外地势高处   



人:宬封、宬砚、雳鹰、霄鹰、成旗军   


  △京城外地势高处日景

  △宬封、宬砚站在地势边缘,目送成旗军离开,直到队伍身影隐没不见,这才转身回头

  △不远处,满悦、苻杏、子裔、雳鹰、霄鹰等待

  △宬封、宬砚走向雳鹰、霄鹰

宬封:雳鹰、霄鹰。

雳鹰、霄鹰:是。

  △宬封望着雳鹰、霄鹰许久,最后拿出银票,分成两份,分别交给两人

雳鹰、霄鹰:大少爷……

宬封:这几天宬砚已经把宫中所有的金银赏赐兑成银票,这些年你们为了我的事,飘荡在外,出生入死,耽误你们成家立业,这些银票给你们将来成家时添作家底。

  △雳鹰、霄鹰不敢收下,望向宬砚

  △宬砚点头

宬砚:收下,我和宬封不缺这些。

雳鹰、霄鹰:是,谢大少爷、二少爷。

  △雳鹰、霄鹰得到宬砚同意,这才收下银票

宬封:雳鹰,这几年你一直在外为我打探消息,如今恩怨已经结束,路家大院里替你留了间屋子,你就回江南定居吧,将来的营生家业,宬砚、苻杏会替你们安排好。

霄鹰:大少爷这么说,好像不要我和雳鹰大哥似的。

  △宬封沉默,回避问题

宬封:该回去了,九王爷保我们一行人外出,若是耽搁太久,只会让他为难,反倒辜负他的美意。

  △宬砚望着宬封的反应,忧心忡忡

 


S:8-9   

时:日   

景:九王爷府杂景   



人:皇帝、九王爷   


  △中原皇宫日景

  △殿内,皇帝批阅奏折,九王爷走进

九王:臣弟参见皇兄。

皇帝:都已经离开了?

九王:都已经离开了,臣弟已将皇兄的谢意传达,并请南兀军领回族后转达南王,待秋收过后,臣弟必至南兀当面酬谢。

皇帝:很好,边境外患既已平定,再来就是各地秋收,以待来年开春。

九王:皇兄,既然路宬封、路宬砚无心功名,是否就让他们回到江南?

皇帝:经过宫中大宴一闹,路宬封来历已经引人议论,朕岂能充耳不闻。

九王:穆特能说,但当天现场混乱,危急之中,皇兄未必会全部听见。

皇帝:曾经的弒君罪人,朕就担心纵虎归山,本想着借南王之手解决隐患,反倒明白情势,看来路宬封多半是杀不得,你说南兀新王让成旗旧部来助他一臂之力是为何?

九王:臣弟听闻,南兀成封从前与现今的新王交情匪浅,死里重生,显然是得到南王之助,从这次成旗旧部的表现看来,成旗军对昔日军领还是齐心的,一支成旗军能毁半个北帕不足军队,臣弟斗胆直言,若是贸然轻取路宬封性命,只怕会对皇兄日后留下隐患。

皇帝:你今日似乎对路宬封的去留格外说情。

九王:臣弟不敢欺瞒皇兄,臣弟惜才,希望这两人将来若能为皇兄所用。

皇帝:是啊,兄弟俩都是人才,这样的人才,如果轻易杀了,当真可惜,可是留着,又觉芒刺在背,且看看这几日的动静再说,朕要确定,他是否当真为了妻儿无心功名,想回江南的心思究竟是真是假。

 


S:8-10   

时:日   

景:九王爷府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子裔、九王爷、涂将军、总管太监   


  △九王爷府/走廊日景

  △九王爷、涂将军、总管太监走来

  △不远处,宬砚陪着子裔玩耍,察觉三人靠近

宬砚:子裔,叔叔想起来了,叔叔有个东西要送给你,(拿出第七集,S:7-13买的哨笛)来,试试看,看子裔能不能吹响。

  △子裔天真,对着哨笛用力吹响

  △哨笛声音清亮,响彻整个后院

  △九王爷府/宬封、满悦房

  △宬封、满悦之间生疏,分别待在外室、内室,满悦坐在内室梳妆台前,望着镜中木簪出神

  △宬封听见声音,走向满悦,伸手从后方环住满悦,佯装亲昵的靠近

  △满悦起先惊吓,反应不及,等到回神后想要挣扎

宬封:(低声)别动,这是宬砚给的暗号,宫里有人来了,等会儿妳别出声即可。

  △满悦听见,不敢挣扎

  △九王爷、涂将军、总管太监走来,隐约看见,三人偷笑,九王爷咳嗽提醒

  △宬封听见,赶紧放开满悦,走到外室,面对三人

宬封:宬封失了分寸,让王爷、将军、公公见笑了。

九王:小别胜新婚,路校尉夫妻恩爱,也是人之常情。

  △宬封听见,只是微笑

  △内室里,满悦静默,神色尽显无奈

 


S:8-11   

时:日   

景:中原皇宫花园   



人:皇帝、总管太监   


  △中原皇宫日景

  △花园内,皇帝听着总管太监禀告,神色略显放心

皇帝:这么说,夫妻俩这些日子如胶似漆,几乎形影不离。

总管:所有派去的人都是这么回的,奴才也曾亲眼所见,想必是错不了,年轻夫妻新婚离别,重逢之后一时失了分寸,亲近热情些也是常情,圣上不是已经让九王爷暗中看着了。

皇帝:九弟心太慈,难免妇人之仁。

总管:九王爷对旁人再怎么心慈,最终心都是向着圣上的。

  △皇帝听见,看向总管太监

总管:奴才多嘴。

皇帝:你是多嘴,但这几句倒也不假,既然如此,把人都撤回来,兄弟俩都先留着,万一以后有用呢?既然他想为妻儿弃功名回乡,朕就顺水推舟,日后交代江南的人多注意就是。

总管:遵旨。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