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九集-下) (24人评价)


S:9-10   

时:日   

景:殷家大厅   



人:殷满悦、殷满钰、钰母、路宬砚、路老太太、张媒婆、环境人物   


  △同第二集,S:2-5

  △殷家大厅日景

  △钰母精心穿戴,在厅中等待迎接客人

张媒婆OS:殷夫人大喜,江南路家老太太亲自来向您家满钰小姐下聘纳彩,喜结良缘了。

  △随从将彩礼抬进,瞬间已将整个厅堂摆满,随后退出

  △张媒婆领着老太太、宬砚进入厅内

  △钰母赶紧殷勤上前

钰母:老太太一路远来辛苦。

老太太:为了孩子们的喜事,不辛苦。

钰母:老太太、二少爷快请坐。

  △钰母、老太太上座,宬砚陪坐一旁

张媒婆:殷夫人,这良辰吉时已到,还是赶紧请满钰小姐出来见过老太太,好让老太太也仔细瞧瞧未来的孙媳妇。

钰母:是呀,是该正式的见一见,(对着内室喊)钰儿,还不出来见过老太太。

  △满钰端着茶水从内室走出,妆容精致得宜

  △老太太满意的连连点头

满钰:老太太、二少爷请用茶。

  △满悦始终陪在满钰身边,低着头,先将茶水端给老太太

  △老太太看着满悦,笑容满面

老太太:那天在月老庙真是谢谢姑娘了,多亏了姑娘巧手,替老太婆打了如意结,才有今日的喜事,当真灵验。

  △满悦听见,抬头望着老太太,想起当日替老太太打如意结之事

满悦OS:若是如此,岂不是我害了卓公子与钰姊姊的姻缘。

  △满悦内疚,低头不语,只是静默的退下,将茶端给宬砚

宬砚:谢谢姑娘。

老太太:宬砚,那天你要是也求了,说不定今日路家便是双喜临门,今日老身代表路家替我的孙儿宬封向满钰小姐下聘纳彩,没什么贵重的见面礼,老太爷生前最爱的就是一个鎏金玉饰,在他临终前已经交给宬封,这支翠玉鎏金镯和玉饰是一对的,是我当年嫁给老太爷时得的,还请满钰小姐收下,当作信物,两家正式定下婚约。

  △满钰收下手镯,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支撑不住,晕倒

  △厅中众人一阵震惊

张媒婆:唉呀,这大好日子的,满钰小姐是怎么了?

老太太:宬砚,快看看满钰姑娘这是怎么了。

宬砚:是。

  △满悦扶起满钰,让她靠着自己

  △宬砚替满钰把脉,神色疑惑,为求谨慎,仔细确认

钰母:二少爷,钰儿不要紧吧?

宬砚:没什么大碍,是因饮食失调才引起的体力不继,还是先送她回房休息,让她好好静养,(直接对张媒婆吩咐)张媒婆,今日满钰姑娘身体不适,需要休养,烦扰妳先回去,有什么事我再通知妳。

  △老太太听见宬砚的话,疑惑的看着宬砚

张媒婆:好的。

宬砚:她的房间在哪里?

钰母:满悦,妳送张媒婆离开,二少爷请随我来。

宬砚:失礼了。

  △宬砚将满钰抱起,向老太太使了眼色

  △老太太明白,随着钰母、满悦之后入内

 


S:9-11   

时:黄昏   

景:满钰房   



人:殷满悦、路宬砚、老太太、钰母   


  △满钰房黄昏景

  △房门被打开,宬砚抱着满钰走进,将她放安置在绣床上,钰母、老太太随后跟进,疑惑的观望

  △宬砚为求谨慎,再次仔细的替满钰把脉,任由时间流逝,眉头依然深锁,最后确认,起身

  △钰母见宬砚神情,不由得紧张起来

钰母:二少爷,你别不说话,你这神色可吓人了,是会让人误会的,钰儿的身子不打紧吧?

  △满钰已然逐渐恢复意识,起身

  △钰母心急,忍不住责怪

钰母:妳这孩子,让我怎么说妳,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身子不适,当着这么多人面前晕倒,实在有失体统。

  △满钰望着宬砚,见他神色凝重,自知事态严重,低头不语

钰母:怎么连妳也不说话了。

  △老太太看出了宬砚不寻常反应,求证的问

老太太:宬砚,满钰姑娘的身子究竟要不要紧?你怎么让张媒婆先回去?

宬砚:张媒婆必须回去,满钰姑娘身子不适,饮食失调确实是有,但还有一个造成她气血虚弱的主要原因,她已经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老太太、钰母听见,震惊不已

钰母:二少爷,这话可不能胡说呀,要是让人听见了,外头的人那嘴,不分青红皂白瞎说,是会逼死人的!

宬砚:是不是胡说,我想满钰姑娘自己心里有数,我不便多言。

  △钰母望着满钰,心急如焚

钰母:钰儿,妳倒是说说话呀,这事可不能胡涂就认啊!

  △钰母见满钰始终不言语辩解,等同默认的状态,心底已凉,气急败坏

钰母:妳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胡涂啊……难道是和卓家知维那小子?

  △满钰点头

钰母:妳……妳想气死我呀!怎么能做出这胡涂事!我真是为妳白费心了!

老太太:行了,殷夫人,妳们殷家的家事想怎么吵嚷,老太婆我不会多嘴,只是我路家今天欢欢喜喜来下聘定亲,整个江南江北多少人瞧见,发生了这事,日后对外该怎么说?

钰母:老太太……我……我真的不知道钰儿她竟然会……

老太太:满钰姑娘,既然姑娘已经心有所属,我想老太婆的翠玉鎏金镯妳也不适合再留着,还是让老太婆收回吧。

  △满钰自知理亏,将翠玉鎏金镯交回给老太太

老太太:殷夫人,老太婆我也不想坏人名声,既然无缘结妳们殷家这门亲事,今天我就先回去了,至于将来毁婚退亲,张媒婆那边势必得给个说法,该怎么说,妳自己今晚好好思量,明天老太婆在码头等妳讨教,宬砚,走了。

宬砚:是。

 


S:9-12   

时:黄昏   

景:满钰房外   



人:殷满悦、路宬砚、老太太、钰母   


  △同第二集,S:2-6

  △殷家宅第黄昏景

  △满钰房外

  △满悦在房外忧心等待,却又不敢太靠近

满悦:钰姊姊怎么会突然晕倒呢?不知道要不要紧,怎么伯母和老太太说话说了这么久?

  △房门被打开

  △钰母静默恭敬送老太太、宬砚走出满钰房间,看见满悦

  △老太太始终紧握衣袖里的东西(翠玉鎏金镯),不发一语

钰母:满悦,替伯母送送老太太和二少爷。

满悦:是,老太太、二少爷请。

宬砚:有劳姑娘了。

  △满悦送着老太太、宬砚往大门走去

  △钰母再度进入满钰房内,紧闭房门

 


S:9-13   

时:黄昏   

景:殷家门口   



人:殷满悦、路宬砚、老太太   


  △同第二集,S:2-7

  △殷家大门黄昏景

  △满悦送老太太、宬砚走到门口,替两人开门

满悦:老太太、二少爷慢走。

宬砚:谢谢。

  △老太太、宬砚走出殷家大门

  △老太太正想离开,忽然想起,回头仔细看着满悦

宬砚:老太太……

老太太:姑娘,纵有两面之缘,也听着殷夫人喊过妳的名字,只是还未请问姑娘闺名用字。

满悦:悦,喜悦的悦字,殷满悦。

老太太:悦,这名字真好,人生要真能时时充满欢欣喜悦该有多么如意,不知今年芳龄多少?

满悦:十八岁。

  △满悦察觉老太太注视的目光,被老太太瞧得浑身不自在

满悦:老太太还有什么事交代吗?

  △老太太摇头,微笑

老太太:没事,宬砚,走吧。

宬砚:是。

  △老太太、宬砚离开

  △满悦觉得疑惑,关上大门

 


S:9-14   

时:夜   

景:江北码头船舱   



人:路宬砚、老太太   


  △船舱内夜景

  △宬砚扶着老太太回到船舱内,老太太坐下,始终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宬砚:忙了一天,老太太累了吧?

老太太:唉,到头来还是白忙了一场,如果留不住宬封,我当真没无颜去见成家先祖。

宬砚:老太太累了,别多想,今晚还是早点休息,明天见过殷夫人后,我们就启程回江南。

老太太:不,不能就这么回江南,宬封好不容易答应成亲,如果贸然取消婚事,不会再有下一次机会。

  △宬砚听着老太太话里的意思,疑惑不解

宬砚:难道老太太要宬封吃下这个哑巴亏?

老太太:那不行,但是为了留住宬封,下个月的迎亲必须如期举行。

宬砚:老太太的意思是……

老太太:换人。

宬砚:换人?老太太,我想这个作法并不容易,首先,时间紧迫,一时之间我们该往何处去寻找合适人选,更何况若要换人,老太太打算怎么跟宬封说?

老太太:不能说,说了徒增变数。

宬砚:宬砚不明白,老太太心里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老太太:你先别问,等我明天见过殷夫人后再做定数。

 


S:9-15   

时:日   

景:江北码头船舱   



人:路宬砚、路老太太、钰母   


  △江北码头船舱内日景

  △老太太坐在船舱内等待

  △门外传来敲门声

老太太:进来。

  △门舱门被打开,宬砚领着钰母走进

宬砚:老太太,殷夫人到了。

老太太:宬砚,你先在外头替我看着,我和殷夫人有几句话商量,别让人打扰我们说话。

宬砚:是。

  △宬砚应诺,走出船舱,关门,听着船舱内老太太的计划

  △船舱内,钰母自知理亏,窘迫的没了气势,根本不敢抬头

老太太:殷夫人请坐。

钰母:老太太……

老太太:坐啊,坐着咱们两家才好说话。

钰母:是。

  △钰母紧张,在老太太面前坐下

钰母:老太太,实在对不住,我这脸已经臊得实在不知道该往哪里摆,我真没想到钰儿她会……

老太太:青梅竹马的小儿女,一时年轻胡涂,怎么说也是喜事一桩,我也不忍心苛刻责怪,只是路家大张旗鼓到殷家下聘订亲,突然退婚,将来两家对外总得有个说法,该怎么说才合适,殷夫人仔细想过吗?

钰母:怎么说自然是依着老太太,只求老太太留给钰儿一个脸面,留一条活路。

老太太:如果只是要个说法,自然不难,难的是,对外不管怎么说,将来孩子的出生日子是骗不了人的,若再加上前有路家突然退婚一事,只有一句「不足月」,怕是堵不住外头那些好事之人的嘴,他们能抓着这事生出多少闲话,将来要是编派一顿,殷夫人一样是白费心思,就连我们路家,还有宬封都免不了被外头的人在茶余饭后笑侃几句。

钰母:老太太,钰儿将来能不能活,可是捏在您手上啊,求您发发慈悲。

老太太:别紧张,正因为得为我们两家的颜面着想,我有个主意,或许能在这件事情上做点文章,这才想和妳商量。

钰母:老太太请说。

老太太:殷夫人家里还有位满悦姑娘,不知她可有许给人家?

钰母:满悦?满悦丫头这两年才长成大姑娘,之前就是个又瘦又小的小丫头,哪有人会看上她。

老太太:没有最好,殷夫人,路家聘礼既然已经送到,若无要紧事,当然没有退回的道理,下个月路家照样到殷家迎亲,只不过迎回的新娘自然不适合再是满钰小姐,满悦姑娘正值适婚年纪,样貌清秀,说话和顺,要紧的是性子并不张扬惹事,我看着就很好。

钰母:老太太的意思是要将迎娶的人换成满悦丫头?

  △老太太微笑,语气虽然平顺,却在无形中对钰母施加压力

老太太:恭喜殷夫人,下个月殷家双喜临门,两个女儿同一天出嫁,虽不是亲生,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殷夫人怎么会舍得委屈满悦姑娘,让她比满钰姑娘少了什么,必然是同样的嫁衣,同样的首饰,同样的花轿,是不?

钰母:老太太说的是……

老太太:两家迎亲队伍中途必经月老庙,宬砚会找个借口让两家的花轿进月老庙,怎么知道忙中出错,两位姑娘竟然错换了,都说男女姻缘自有月老专管,只要有缘,不管是邻里之间,或是天涯海角,若是月老想让他们成为夫妻,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更何况还是发生在月老庙里头的,既然是月老成全的姻缘,尽管兜转了一圈,本就情愫暗许的青梅竹马还是终成眷属,另一边该成为夫妻的也是命中注定,殷夫人细想,是不是有这个说法?

钰母:是……

老太太:老太婆能为满钰小姐想全也就到这了,至于卓家和满悦姑娘那边该怎么说,也只有殷夫人能办了,下个月路家迎亲,希望等着的是段佳话才好。

  △钰母起身,向老太太道谢后离开

 


S:9-16   

时:夜   

景:满悦房外   



人:殷满悦、钰母   


  △第二集,S:2-9完整场次

  △满悦房外夜景,位置较为偏僻,屋舍略微简陋

  △满悦搬了竹凳,坐在门外,就着月光照射专心剪囍字

  △身旁凳子上放着竹篮,篮子里已剪好许多

钰母:满悦。

  △满悦听见叫唤,抬头,看见钰母笑容满面、喜孜孜的向她走来

满悦:伯母。

钰母:在剪囍字呢?

满悦:是,之前伯母交代过要多剪一些囍字,说这样钰姊姊出嫁时,家里看起来才会喜庆一些,趁着今天月色明亮,赶紧剪一些。

钰母:是呀,是该多剪一些,让家里看起来喜庆,家里两个女孩同时出嫁,自然得比一般人家更热热闹闹的。

  △钰母热切的握住满悦的手,赶紧想告诉她这个消息

  △满悦听见,讶异

满悦:伯母,您说什么呢?什么两个女孩同时出嫁?

钰母:傻丫头,妳的喜事也来了,今天家里又有人来说亲,伯母替妳定了桩好姻缘呢,这些囍字,可不是有一半要替妳自己剪了,唉呀,想不到妳这孩子这么有福气,就要嫁进卓家了。

满悦:卓家?

  △满悦不敢置信,深怕自己会错意

满悦:伯母,是哪个卓家?

钰母:咱们的世交卓家呀,是个知根知底的,伯母能放心的把妳交给他。

满悦:他?伯母,是卓家的什么人?

钰母:丫头胡涂了呀,卓家还能别的什么人?通共不就只有一个公子吗?就是知维呀。

满悦:卓公子?卓家说亲的人怎么会是我?不应该是钰姐姐吗?

  △钰母听见,握着满悦的双手忍不住收紧

  △满悦感觉到双手传来些微疼痛

满悦:伯母……

钰母:不是钰儿,是妳,钰儿都已经有人家了,怎么能再说给别人,卓家要说的人就是妳没错。

满悦:怎么会?

钰母:自然是有原因的,今天知维和卓夫人来提亲的时候透露,卓家的老太太病了,虽说不是什么大病,可卓老太太到底是有年纪的人,就怕有什么意外,所以他们想冲冲喜,镇一镇病厄,才会突然来说亲的,不过这人一病,将来是好是坏哪能等人,所以卓家急着让妳进门,只是如今卓家和咱们自己家里的情况妳也知道,哪有能力再给妳一场风光的婚礼,所以伯母想着,干脆让妳和钰儿同一天出嫁,也好借一借路家当天的迎亲阵仗,孩子,妳也是伯母一手拉拔长大的,伯母当然也想妳嫁得好,妳可别怨伯母偏心,虽说卓家是为了冲喜,也是明媒正娶的正室太太,妳平日的心思伯母看得出来,心里也是有知维的,这不正好心想事成嘛。

满悦:伯母……

  △满悦双颊泛红,羞怯不已

钰母:伯母就担心妳心里委屈。

满悦:满悦不觉得委屈。

钰母:不委屈就好,妳放心,那天虽然是借路家的迎亲阵仗,但伯母会替妳准备和钰儿同样的嫁衣,同样的首饰,同样的花轿,每件东西都是一模一样的,一定不让妳比钰儿少了什么。

满悦:谢谢伯母。

钰母:那伯母先走了,这临时才决定的婚事,还有好多事没准备呢。

满悦:伯母慢走。

  △钰母转身,背对着满悦停顿一会儿,脸色阴沈不甘心

钰母:(低喃)白便宜了这个丫头。

  △钰母随后离开

  △满悦难掩欣喜之情,珍惜的取下发上木簪,望着它浅浅微笑,之后戴好,用心仔细的剪着每个囍字,无比期待

 


S:9-17   

时:日   

景:月老庙内   



人:殷满悦、路宬砚、殷满钰、张媒婆、环境人物   


  △第二集,S:2-13完整场次

  △月老庙内

  △轿夫们将两顶花轿抬入月老庙,路家在左,卓家在右并排停放,所有人退出,只剩张媒婆伴随

  △随即庙门外雨势开始淅沥大作

  △张媒婆看着雨势,庆幸

张媒婆:哟,这雨怎么说来就来,幸好避得早,要不这会子都淋湿了,让人看了岂不笑话。

  △满钰偷偷掀开轿侧布帘,唤来张媒婆,悄声问道

满钰:张媒婆,外头有人吗?轿子里憋闷,我想出来透透气。

张媒婆:就我,再没有别人了,姑娘若是闷了,就出来轿子外休息,反正没人瞧见,不打紧的。

满钰:好。

张媒婆:两位姑娘自小姊妹情深,又是同日出嫁,全是月老慈爱庇佑,赐予两位姑娘如此令人称羡的佳缘良人,既然出阁之日恰巧进了月老庙,就请姑娘出轿子,以三柱清香向月老致谢,也请祂老人家赐福两位姑娘,来日夫妻美满,白头偕老。

  △满钰、满悦听见,走出花轿,掀开盖头巾,将盖头巾交给张媒婆

  △张媒婆随手将盖头巾披挂在手臂上,点了六柱清香,分给满钰、满悦

  △满钰、满悦虔诚拜谢,将香柱交还给张媒婆

  △张媒婆收好香柱,插进香炉里

张媒婆:说起来我也是看着你们姊妹俩长大的,你们也算是有缘,从小在一个家里一起长大,又能在同一天出嫁,满钰小姐就要成为富家太太,满悦姑娘呢,虽然现在卓家辛苦些,来日卓公子科举高中,妳也是官家夫人了,哎呀,这说来说去也是我这亲事说得好啊。

  △满悦听了张媒婆自夸,忍不住浅浅一笑

张媒婆:既然现在外头走不了,在月老庙里头就是等,两位姑娘不如趁着现在求求月老,要是将来俩口子生活有什么心愿,何不趁现在说了,也好求个保佑啊。

  △满钰、满悦听从,一起跪在垫子上,各自默祷心中所愿

  △张媒婆望着庙外雨势,有些忧心

张媒婆:只是这雨不知道会下到什么时候,这么要紧的日子,千万别误了拜堂吉时才好。

  △时间稍后

  △雨势渐渐转小

  △宬砚匆匆进入庙中

宬砚:张媒婆,外头雨停了,得赶紧离开,估计在下一次来雨前,应该能赶到卓家和码头,张媒婆,妳再点三柱清香给两位新娘向月老告辞,然后马上出发。

  △张媒婆仓促之间措手不及

张媒婆:唉呀,怎么这么急匆匆的!

  △张媒婆赶紧再点六支清香,分给满钰、满悦

  △满钰、满悦向月老拜完,将香柱交给张媒婆

  △宬砚接过张媒婆手中的香柱

宬砚:张媒婆,妳还是先把她们的盖头巾盖上,两家的人马上就要进来了。

张媒婆:赶紧的,赶紧的,两位姑娘站在自己的花轿前,千万要站对,左边路家是满钰小姐,右边卓家是满悦姑娘,这一模一样的花轿、一模一样的嫁衣盖头,可万万别错了。

  △张媒婆确认左右无误,满钰在左、满悦在右,赶紧替满悦、满钰盖上红头巾,接过宬砚手中的香柱,转身背对,将香柱插在香炉里

  △宬砚趁张媒婆背对之际,伸手轻点满钰肩膀示意,悄然走到满悦右边

  △满钰暗中偷偷稍微掀起盖头,注意宬砚动作

  △轿夫们陆续进入月老庙

  △满悦的视线仅能从盖头巾底下看见,现场一阵慌乱的脚步

  △宬砚趁乱,撞击满悦右肩,意在让她失去平衡

  △满悦右肩被撞了一下,重心不稳向左边移动几步

  △满钰立刻移动脚步,与满悦擦肩错身,错换位置

  △满悦差点摔倒,赶紧扶住身旁的路家花轿,随即被宬砚扶上花轿

张媒婆:好了!好了!出发!

  △轿夫们将花轿抬出月老庙后,路、卓两家迎亲队伍各走一边

 


S:9-18   

时:夜   

景:路家大院书房   



人:路宬封、路宬砚、苻杏、雳鹰、少年族人   


  △时序接续,本集,S:9-9稍后

  △宬封、苻杏听完宬砚的解释,终于明白

苻杏:大少爷,既然这事是老太太的主意,那么张媒婆也不知其中源由,那么那些话都是她自己为了推卸责任才编派胡说的吗?

宬封:换花轿一事她当真不知情?

宬砚:毫不知情,我不知道那天张媒婆究竟对你们说了什么,但满悦姑娘对换花轿一事确实毫不知情,我也是后来与她离开船队后,在送她回家途中,见她拿着木簪征征发楞,询问之后才知道那支木簪子对她的意义,如果早知道,我不会帮着老太太这么做,既然她当初对卓公子有这层心意,那么错换花轿之事对她的震惊超乎所能想象,等于是所有期待一夕毁灭的打击,经过这么多年,那支木簪子她依然舍不得放下,视若唯一,若非被蒙在鼓里,当初怎么可能愿意换花轿。

宬封:当初既要离开船队,为什么却去而复返?

宬砚:是我骗她回来的,离开船队后,我本想送她回家,但她坚决不肯,心若死灰,已有落发出家的念头,我只能以怕老太太会为难殷家为借口,先骗她随船队到江南,若不这么做,只怕她会在古庵里了此余生。

  △宬封听了宬砚的所作所为,着实气结

宬封:居然帮着老太太这么做,拿着别人的一生不择手段,损不损?

宬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谁都可能不择手段,不管是你对穆特的复仇,或者老太太的私心都是,只是老太太竟在喜服里动手脚一事,确实在我的意料之外。

  △宬封低头,苦思不解该如何面对与满悦的日后,忽然,少年族人慌张跑来

少年:大少爷!苻杏姊!

宬封:发生什么事?怎么这么慌张?

少年:刚才偏院的田婶来说,满悦姑娘情况不大对劲,肚子疼得厉害,像是要生了,穗苗已经往东大街找接生稳婆了,田婶得先烧热水备着,实在顾不上小少爷,所以让苻杏姊赶紧过去偏院一趟。

  △宬封听见,立刻走出书房,喊道

宬封:雳鹰!

  △雳鹰听见,立刻赶来

雳鹰:大少爷。

宬封:你立刻往东街方向找穗苗,这么晚了,年轻姑娘只身在外实在危险,找到穗苗后,赶紧将接生稳婆带到偏院。

雳鹰:是。

  △雳鹰得令,立刻出门

宬封:宬砚,我和苻杏先到偏院,你把所有的药被齐全了,马上过来。

宬砚:知道了。

  △宬封、苻杏、宬砚迅速分头行动

  △第九集结束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