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田警事》 (37人评价)


《花田警事》梗概

 

一、一句话故事:老干警以花农为掩护,卧底三江镇,破获13年积案。


二、思想内核:给覃老汉一个交代,给三江人民一个说法。


三、剧本创意:警察+花田+犯罪,这三个要素形成强烈的反差,使美与丑、善与恶、静与动相互竞合,拍摄一部叙事诗式的悬疑、推理、犯罪题材的影片,比较西方警匪片的暴力、枪战,更具中国特色。

本片以小人物诠释社会大问题,此类剧拍摄难度不大,投资成本低

并非所有的犯罪题材的电影都充斥着暴力、枪战和打斗,如新现实主义的电影代表作,意大利犯罪题材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一个警察局长的自白》,以及印度犯罪题材的电影《流浪者》等。


 四、大纲

1、开场画面:

三江花卉节来临之际,绿城市江南公安分局进行安全大检查。【交代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

老干警张公仆在中山路天桥上发现一个半疯半癫的老汉,腰间别着一把长老刀,说是寻找失踪13年的女儿覃水香。【覃水香失踪13年,为故事设定悬念;长老刀,为案件埋下伏笔。】

【主角出场,主角的身份、职业、年龄,以及在故事中扮演的角色。】

 2、铺垫:

张公仆麻利地把覃老汉的长老刀没收了,说:你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强制没收。覃老汉风张风势说:我不是乞丐,我在寻找我的女儿。张公仆说:你女儿失踪了,应该向公安机关报案,由警察来帮你寻找。【这句话是故事的梗,正因为这件事这句话,覃老汉黏上李公仆,一是要回那把长老刀;二是让他寻找失踪的女儿。张公仆为了这句话,放弃退休,接手了这个陈年积案、死案。】

 3、主题呈现:

迷失香花语“留住回忆”。【迷失香花语,故事金线,前后呼应,贯穿始终。】

覃水香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张公仆说:为了给覃老汉一个交代,给三江人民一个说法,这是我们人民警察义不容辞的责任。【故事的主题,讲述老干警张公仆履行警察的职责和义务。】

 4、推动(催化剂):

覃老汉忽遇车祸死亡,死的像只蝼蚁,无声无息。【覃老汉之死,为案件埋下伏笔。】

覃老汉之死,让张公仆寝食难安,疑窦丛生。

5、争执(自我否定):

张公仆虚岁60,家人为他提前过寿。徒弟给他送来黄鹂鸟,感谢他的栽培之恩。

张公仆正要找朱局长递交“退休报告”。

朱局长烦闷地说:覃老汉到处上访,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刘国良批示,侦破此案,安抚百姓!

张公仆分析说:覃水香失踪13年,覃老汉找了她13年,如果说覃水香还活着,这13年来也应该找到了。因此,我怀疑覃水香已经死了,而且被杀人毁尸。

朱局长长叹:这个案子是我在三江镇当派出所所长时发生的,在我心头整整压了我13年了啊。【朱局长曾任三江镇派出所所长,为案件埋下伏笔。】

于是,朱局长把这个案件交给了张公仆。

张公仆放弃退休,接手这个积案、死案、无头案。【交代故事来龙去脉。】

6、第二幕衔接点(主角做出决定)

为了侦破覃水香失踪13年的积案,张公仆打破常规,另辟蹊径,决定卧底三江镇。

张公仆承包了覃老汉的5亩花地,以花农身份做掩护,来到七里香村。

7、B故事

覃老汉的老宅无人敢住,村民说是凶宅,而且经常闹鬼。

但张公仆却不信这个邪,他偏偏看上了覃老汉的老宅。覃老汉的外孙女黄芳芳说:既然你不嫌弃我们,又不信邪,我们怎么好意思不租给你呢?但黄芳芳有一个条件,让表哥覃再兴与张公仆搭伙居住。

 8、游戏

老宅来了一个民工叫罗长远,人们都叫他“罗师傅”。

罗师傅憨厚老实,话不多,自称是陆所长介绍道。

老宅经常闹鬼,让张公仆疑窦丛生。【老宅闹鬼,为案件埋下伏笔。】

黄芳芳是覃老汉的外孙女、覃水香的女儿。但经张公仆接触以后后发现,黄芳芳患有间歇性精神病, 据说是从小受到了刺激。黄芳芳受到过什么刺激?【黄芳芳精神病,为案件埋下伏笔。】

 9、中点(伪胜利/伪失败)

罗师傅在老屋后山的迷失香花丛中捡到一颗赤霞珠。【赤霞珠,为案件埋下伏笔。】

 10、坏蛋逼近

  老宅又在闹鬼。【老宅闹鬼,为案件埋下伏笔。】

 11、一无所有

黄芳芳突然失踪了。【黄芳芳失踪,为案件埋下伏笔。】

12、灵魂的黑夜(黎明前的黑暗)

黄芳芳被“光头强”拐骗到东莞做按摩女,黄芳芳受到刺激,精神病发作。

张公仆的徒弟潘伟奇、王春华解救出黄芳芳,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

东莞警方将皮条客“桂林肥仔”捕获,供出了肇事司机“光头强”。【坏蛋出现。】

 13、第三幕衔接点(出现解决方案)

第二年,迷失香采收的季节,黄芳芳回到了老宅,看到覃水香和黄大牛的结婚照,还有那把长老刀,她突然恢复了记忆,说出了长老刀的来历。【迷失香-长老刀-结婚照,使黄芳芳恢复记忆,说出长老刀的来历。】

张公仆根据长老刀来历,找到了巫婆林秀灵。【坏蛋出现。】

14、结局(创建新世界,问题被解决)

张公仆找到做法事的巫婆林秀灵,发现她的双珠耳环少了一颗赤霞珠,正是罗师傅在老宅后山的迷失香花丛中捡到的那颗。在证据面前,林秀灵交代了装神弄鬼是受林海英指使,目的是将张公仆驱逐出三江镇。

“桂林肥仔”郑浩供出“光头强”马金波制造交通事故,谋杀覃立业的事实。而马金波交代了林海英雇佣他谋杀黄大牛和覃立业的经过。

对林海英杀人灭口的累累罪行,张公仆总结道: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掩盖,这就是累犯的犯罪特点。

原来,林海英与货车司机黄大牛长期勾搭,被覃水香发现,在撕打中林海英用长老刀刺死了覃水香,并抛尸三江。林海英鸠占鹊巢,侵占了覃水香和黄大牛辛辛苦苦打拼的四通运输公司,最后发展成四通运输集团。

林海英是绿城著名民营企业家,其天堂鸟花卉公司几乎垄断了三江镇的花卉产业。

林海英血淋淋的发家史,正应了马克思所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15、终场画面

林海英畏罪潜逃。

张公仆来到七里香村的三江码头,在那里找到了林海英。

林海英说:我做了十三年噩梦,我做过的所有恶行,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我欠下的所有恶债,终有一日将必定偿还。我侥幸躲了十三年,但是,十三年后今天,我终于等来了你们!

张公仆说:常言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必报。

第二年,三江花卉节来临,张公仆又带了罗长远等一批新的见习民警在绿城中山路进行安全大检查。正在执勤的交警九大队队长陈启明向张公仆敬礼,问道:张政委,你不是退休了吗?

张公仆呵呵一笑说:覃老汉的案子还没审结,退不了啊!


《花田警事》剧本

第1幕  迷失香花语

 

1.外景   绿城市    白天   

 

每当三江花卉节来临之际,绿城市都要进行节日安全大检查。

 

今年的安全检查与往年不同,增加一项反恐内容。于是绿城市江南公安分局的干警全体出动,除了安全大检查以外,还清查外来人口和遣返市区的乞丐。

 

特写

 

在中山路的天桥上,有一个半疯半癫的老汉,与众不同,他腰间挂着一支一尺长的牛皮鞘,内藏一把长老刀,银头、角柄、铜档,刀身乌黑发亮,让老干警张公仆麻利地给缴了。

 

张公仆(说):你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强制没收。

 

覃老汉(鬼吵鬼闹,非说):我不是乞丐,我在寻找我女儿!

 

张公仆(无意中说):你女儿失踪了,应该向公安局报案,由警察来帮你寻找呀。

 

2.内外景   治安岗亭    白天   

 

张公仆让“徒弟”王春华把他带到治安岗亭,调查、讯问了一番。

 

王春华(问覃老汉):你携刀干什么?

 

覃老汉(说):为了解救我女儿。

 

王春华(说):你不是说,你女儿失踪了吗?

 

覃老汉(含含糊糊说):我女儿13年前失踪了,我一有空就出来找她。

 

王春华(奇怪的问):既然你来找女儿,那你带着刀干嘛?

 

覃老汉(睁大眼睛说):她被女巫掳走了。

 

王春华(噗呲一笑说):别大白天说胡话,哪来的女巫?

 

覃老汉(见她不信说):我说的是真的......

 

王春华(不耐烦了,打断了他的话说):得-得-得,别再瞎说了。

 

王春华把覃老汉交给潘伟奇,让他把覃老汉带回派出所审查。

 

王春华把询问笔录交给张公仆。

 

张公仆(看了以后说):这个人行为不轨,应该到当地的派出所核查一下。

 

3.内外景   桑塔纳    白天   

 

下班之前,张公仆开着蓝白相间的印有“公安”字样的桑塔纳警车,带上王春华,押着覃老汉前往三江镇。

 

三江镇距绿城有12公里路程,路上二三公里便竖着:“茉莉花乡人民欢迎您“”、“国家级花卉生产示范基地”、“中国最大的茉莉花生产基地”等广告牌,可以看出这里以盛产茉莉花而闻名于世。

 

更引人注目的是,在国道与省道的叉路口上耸立着改革开放时期三大伟人的宣传画,说明三大伟人曾今光顾过这里。

 

4.内外景   三江镇派出所    下午   

 

张公仆他们来到三江镇派出所,迎接他们的是派出所所长陆远航。他远远地给他们打招呼,而后用当地的土话把覃老汉喝叱了几句。

 

那覃老汉像老鼠见了猫,吓得畏首缩脚,灰溜溜地躲到了一边去了。

 

两个民警上来,连拉带搡地把覃老汉推进到“值班室”。而陆远航则毕恭毕敬地把张公仆他们请进了“所长室”。

 

陆远航脸色发青,眼睛半睁半眯,眼角黏着一丝白色的眼屎,说话嘎声嘎气,嘴里略带一股酒臭。

 

陆远航(说):先坐下来,喝杯茶歇息歇息再说。

 

陆远航慢条斯理地泡了一壶茶。

 

王春华立刻闻到一股奇特的浓郁的茶香。

 

王春华(问道):哦,是迷失香茶吗?

 

陆远航(嗯了声说):噢,你也喜欢喝迷失香茶?

 

王春华(说):我用过迷失香精油,但没见过迷失香长得啥样。

 

王春华从茶盒里揪出一撮迷失香茶,放在手心里观察。

 

王春华(闻了闻手中的迷失香茶说):迷失香原产于地中海,拉丁文的意思是“海中之露”,它可以提神醒脑,增强记忆力。

 

张公仆(探过头来,问):什么茶?有这么神奇?

 

王春华(炫耀道):迷失香的花语是‘留住回忆’。传说古代匈牙利女王喜欢用迷失香泡澡,迷航的水手闻到浓郁的迷失香香味后,便可以寻找到陆地的位置。

 

王春华语出惊人,让在座的两位老干警不知否也。

 

陆远航(随意附和道):呵呵,还是年轻人有知识。我老了,脑袋僵化了,只知迷失香茶好喝,不知里面还有这么多学问。

 

张公仆(不屑一顾道):嗨,你还没有奔5,我都奔6啦。唉......再过一年我就退休了,所以说你在我面前就别卖老了,你还是我的小老弟呢。

 

提到退休,张公仆未免有些伤感。

 

陆远航(赶忙劝慰道):退休好啊,可以在家颐享天年。你在公安战线干了一辈子,也该歇息歇息了。

 

张公仆(说):话虽这么说。但是,干公安这一行的,哪能闲的下来?前两年,我从江南公安分局政委的位置上退了下来,让贤给年轻人。我蛮以为退居了二线,可以轻松一点,可局里安排我‘以老带新,做好传帮带’。

 

陆远航泡好了茶,给在座的各斟了一杯。

 

张公仆喝了一口茶,一股辛辣、微苦的味道浸入喉舌。

 

张公仆(咂嘴说):嗯,这茶的味道真冲。

 

陆远航(说):这才是正宗迷失香茶的味道。我们这里虽是茉莉花之乡,但本地人很少喝茉莉花茶,只有外地人才喝,本地人都喝迷失香茶。

 

张公仆(把话峰一转说):茶也喝了,歇也歇了,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

 

张公仆(说):这个覃老汉,怀揣一把长老刀,说是寻找他失踪多年的女儿。我们觉得这人行为怪异,是社会治安的不稳定因素。因此,我们把他送回来,顺便了解一下他的一些情况。

 

陆远航(叹了口气说):唉......这要从十几年前说起……

 

王春华(插嘴道):是13年前。

 

陆远航(改口说):对,是13年前。

 

陆远航(继续说):覃老汉有个女儿叫覃水香,长得非常漂亮。覃水香嫁给了三江镇的货运司机黄大牛,并育有一女叫黄芳芳。小两口起早贪黑跑运输,经过五年的辛苦打拼,置起了一家物流公司。正当物流公司的生意红火时,覃水香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有人说她被人拐卖到广东去了,也有人说她在东莞做了小姐,还有人说她跟山西的煤老板私奔了等等,说法不一,不知哪个说的对,哪个说的错,总之,覃水香突然消失了。刚开始黄大牛还找一找,没过一年,黄大牛跟一个叫林海英的女人结婚了。但好景不长,黄大牛跟林海英过了不到三年,在一次长途运输中路遇车祸身亡,林海英便顺理成章地接管了物流公司。这个女人不一般,经过10年的经营,把一个小小的物流公司,发展成为拥有上百辆汽车的四通运输集团,其下属的天堂鸟花卉公司几乎垄断了三江镇的花卉交易市场。

 

这时,茶几上的热水器噗哧噗哧地冒着热汽。水开了,陆远航掂起热水器给他们泡茶、沏茶。

 

张公仆(问):覃老汉的家里有什么人?他靠什么过活?

 

陆远航(说):这个覃老汉怪可怜的,他早年丧妻,老年又失去了唯一的女儿,现在是无依无靠。

 

陆远航(又说):不过,他的外孙女黄芳芳偶尔来看看他,接济他一些钱物。

 

谈到这,张公仆看了看腕表,站起来。

 

张公仆(说):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王春华(放下茶杯,站起来说):谢谢陆所长给我们泡的迷失香茶。

 

陆远航(赶忙拦住张公仆,说):哎......先别走,到了吃饭的时间,先吃完饭再走。

 

张公仆说什么也不肯留下来吃饭,两人拉拉扯扯地走出“所长室”。

 


第2幕  花卉节

 

1.外景   码头    早晨   

 

早晨,天刚蒙蒙亮,“花婆船”陆续涌向三江码头,使整个码头变成了花花绿绿的花的海洋。

 

张公仆和联防队员早已在码头执勤,维护秩序。

 

他见码头人山人海,沸沸扬扬,便指挥联防队员疏导交通,协助花农花婆将船上成捆成扎的鲜花装进箩筐,挑上岸。

 

三江花卉节是花农花婆的盛大节日,他们个个打扮得靓丽多彩。花农穿的是无领、无扣的袒胸上衣,腰间束一条或二条彩带;花婆上穿白色或青色的丝质、对襟的窄上衣,下着黑色宽腿长裤,头戴斗笠,显得洒脱、飘逸。

 

2.特写      

 

花农花婆在鲜花的映衬下,喜气洋洋。

 

3.外景   花卉节会场    上午   

 

距三江码头约一里是毛石和混凝土砌成的江堤,上面是凉亭,供人们纳凉和休憩,还有两个阳光布制成的白帆,远远看去像两只展翅欲飞的海鸥。

 

在白帆的前方是一爿红花绿叶搭建的舞台,中间镶着一块宣传牌,大字写着“绿城山水美,三江花卉靓”,小字写着“第二十届三江花卉节”。这里是花卉节的主会场。

 

“唱山歌来,这边唱来那边合,那边合,山歌好比春江水,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在《山歌好比春江水》的民歌声中,三江花卉节拉开了序幕。

 

绿城市电视台著名花旦尤佳和铁嘴武阳联袂主持本届花卉节的开幕式。

 

首先由绿城市陈市长至开幕词,国家商务部张副部长发表重要讲话,企业家代表林海英登台发言。

 

陈市长(宣布):我宣布,第二十届三江花卉节正式开幕!

 

随着“嘭嘭......”地数十声巨响,电子炮将彩条射向空中,彩条纷纷扬扬像雪花般飘落下来,铺天盖地,金银闪闪。

 

在《运动员进行曲》的音乐伴奏下,各级领导走下会场。

 

留下林海英被一群记者追逐,她身穿白低黑边的香奈儿裙装,肩挎LV包包,脚蹬达芙妮坡跟鞋,一副十足的富婆样儿。

 

沈羽(女记者说):林总你好!我是绿城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记者沈羽,据说你转让了四通运输集团的汽车客运业务,转行做了花卉产业。难道你看好花卉贸易的前景?还是汽车客运受到了高铁的冲击?

 

林海英(踌躇满志地说):三江的花卉产业有上百年的历史,而且越做越好,尤其是茉莉花产量占据了全国大半壁江山,玉兰花的发展势头很猛,野菊花、迷失香的销量看好,三江的环境优势为我们企业转型提供了条件。因此,我们‘天堂鸟花卉公司’将在花卉产业上整合、布局,不仅在花卉贸易上大做文章,还要投入花卉的深加工,使三江的花卉生产、贸易形成有机的产业链。

 

张文哲(手持话筒问):你好,林总,我是绿城电视台财经频道的记者张文哲,我想问的是贵公司对三江花卉产业的前景有什么预测?

 

林海英(慢条斯理说):三江的花卉产业是绿城的一张靓丽的名片,绿城以花为媒,结交四海宾朋,促进了区域经济的发展。我们四通运输集团旗下的天堂鸟花卉公司将为三江的花农朋友牵线搭桥,东联西出,拓宽花卉贸易的流通渠道,让花农朋友得到更多的实惠。

 

忽然,“叮叮当当......”的重金属音乐瞿起,湮没了林海英的访谈。

 

“狂飙乐队”的嘻哈歌手劲歌热舞,演唱了一首热情洋溢的歌曲《爱情的沙漠》。

 

4.内外景   绿城市花卉市场    上午   

 

从江堤的石级下去,就是“绿城花卉市场”,这是三江花卉节的交易场。

 

走过绿萝编织的拱形门,进入花市,阵阵花香扑面而来,令人陶醉。抬眼望去,一行行花档花团锦簇,一排排花摊争奇斗艳,让人美不胜收,流连忘返。

 

当张公仆检查到2号展厅时,迎面碰到了王春华和潘伟奇。

 

王春华穿着便装,挽着潘伟奇,有说有笑。见到张公仆,王春华下意识地放下手。

 

王春华(局促地问候):师傅好!

 

张公仆(看他们窘迫的样子,微笑地问):你们在逛花市?

 

王春华(点头):嗯。

 

王春华用胳膊肘子捅了一下潘伟奇。

 

潘伟奇穿着西装,扎着领带,一本正经。

 

潘伟奇(立正道):报告师傅,我们正在巡逻!

 

张公仆一听乐了。

 

张公仆(说):你还不如说你们在微服私访呢。

 

潘伟奇(幽默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两人一捧一逗,惹得王春华在一旁偷笑。

 

张公仆(说):听说你小子马上转正了,恭喜你哦。

 

潘伟奇(说):我应该感谢您才是,如果不是您推荐,我哪有这机会转正呀。

 

张公仆(呵呵笑道):还是现在的人事制度好,年轻的上,年老的下。我老了,应该把位置腾给你们年轻人来座,让你们年轻人在工作中有信心,有奔头。

 

潘伟奇给王春华使了个眼色,两人手拉手给张公仆鞠了个躬。

 

潘伟奇(说):谢谢师傅的关心!

 

王春华(说):谢谢师傅的指导!

 

张公仆(乐呵呵地说):不用谢,不用谢。

 

张公仆笑眯眯地踱着步子,在花市徜徉。

 


第3幕  祝寿

 

1.内外景   张公仆住宅    中午   

 

周末,儿子张文哲带着媳妇沈羽和女儿张萌萌提着蛋糕回来,给张公仆过60大寿。

 

他们一进门就对张公仆说:“生日快乐!”

 

弄得张公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张公仆(急忙说):你们搞错啦,今天不是我的生日,过两天才是。

 

张文哲(把蛋糕递给他说):我们没有搞错。今天是周末,大家都有空,所以我们就提前过来给你过六十大寿。

 

张公仆(摆摆手说):你们又搞错了,我明年才满六十。

 

夏岚(一看全家人都到齐了,笑眯眯地说):傻老头子,按虚岁算你也该满六十了。六十大寿要提前一年过,这是孩子们的心意,你叨叨个啥?

 

张公仆(将老伴拽过来,悄悄地说):可是我们什么都没准备呀。

 

沈羽(甜甜地说):今天你们什么都不用准备,好好地歇一歇。

 

夏岚(问):难道你们俩做?

 

张文哲(豪爽地说):我和小羽在江南春酒楼包了一桌酒席,专门给父亲过寿。

 

张公仆(乐陶陶地说):好-好-好,今天我们谁都不用动手了,我们到酒楼搓一顿。

 

张萌萌像一只猕猴,在沈羽的包里翻着什么。

 

张公仆(好奇地问):萌萌,你在找什么?。

 

张萌萌(闷头说):我在找礼物。

 

张萌萌翻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

 

张萌萌(才急赤白脸地问沈羽):我折的那罐千纸鹤呢?

 

沈羽(这才恍然觉悟,说):哎呀,我忘了告诉你了,我把你的塑料罐放在你爸爸的包里了。你把塑料罐塞在我包里,鼓鼓囊囊,怪不好看的。

 

张萌萌(小嘴一撅道):你-讨-厌!

 

张萌萌将沈羽搡到一边,从张文哲的包里找出那支塑料罐,里面装满了她亲手为爷爷折的60只五颜六色的千纸鹤。

 

张萌萌(双手捧着装满千纸鹤的塑料罐说):爷爷,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张公仆(惊喜地接过那罐千纸鹤说):谢谢小萌萌,给爷爷送的这么好看的礼物!

 

张公仆(眯着眼问):哎,这上写着什么?

 

2.特写      

 

张公仆看塑料罐贴着一张留言笺,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四个字。

 

张公仆(一字一句地念道):爷爷万岁!

 

张公仆(哈哈大笑道):小萌萌呀,你爷爷又不是皇帝,不能这么写。

 

张萌萌(撒痴撒娇道):爷爷就是我们家的皇帝!

 

这一老一少,一憨一萌,惹得一家人哄堂大笑。

 


第4幕  敢于担当

 

1.内外景   江南分局    上午   

 

三江花卉节闭幕那天,张公仆接到朱局长打来的电话,让他到局里来一趟。

 

张公仆刚踏入分局的大门,就被门卫拦住了。

 

门卫(说):有一个姓覃的老汉非要找你,我问他找你干什么?他说你答应帮他寻找他失踪的女儿。

 

话还没有说完,覃老汉已站在张公仆的眼前。

 

覃老汉(说):张警官,我终于等到你了。

 

张公仆(看着他说):你不是回三江镇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覃老汉(反问道):你不是说由公安机关来寻找我女儿吗?

 

张公仆(说):对呀,我说的没错呀。

 

覃老汉(把张公仆给问住了):你们公安机关什么时候能帮我找到我女儿?

 

张公仆(说):你回去耐心的等吧。

 

张公仆说完要走,被覃老汉拦住了。

 

覃老汉(急不择言道):我每次找你们,你们都让我等,我一等就等了13年,你们还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张公仆(见他上了脾气,便春风化雨般说):你都找了你女儿13年了,你让我们马上找到你女儿,你说可能么?

 

覃老汉(哪里听得进去,他风张风势道):你骗人,我才不相信你的话呢,你把我的长老刀还给我,我自己去找!

 

张公仆(疑惑不解道):你找你女儿,要长老刀干什么?

 

覃老汉(吼道):长老刀是我的护身符,它可以保佑我找到我女儿!

 

覃老汉硬是缠住张公仆,不让他走。

 

张公仆(对门卫说):给治安大队打个电话,把这人带走。

 

几分钟,三名治安民警跑过来,把覃老汉揪住,给他戴上手铐。

 

门卫(问):人怎么处理?

 

张公仆(交待道):把他先交给王春华,等我回去再说。

 

2.内景   局长办公室    上午   

 

张公仆来到局长办公室,听朱局长正在跟李政委在里屋争论不休。他从报刊架上取下一沓《绿城晚报》,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边看边等。

 

内勤小刘给他沏了杯茶,他说了声谢谢。

 

3.特写      

 

《绿城晚报》整版都是三江花卉节的新闻,尤其是沈羽采访三江镇女企业家林海英的彩照和谈话刊登在头版头条,标题是:“绿城以花为媒,广交四海宾朋”。

 

4.内景   局长办公室    上午   

 

看了大约半小时的报纸,张公仆见李政委从里屋出来,面带愠色,仓皇而去。他连忙站起来,正犹豫进还是不进?

 

内勤小刘出来说,朱局长有请。

 

张公仆轻轻地走进去,听朱局长对着手机大声咆哮,他悄悄地站在一旁,不敢吱声。

 

朱局长(捂着话筒说):站着干什么?坐呀!

 

张公仆坐在朱局长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见朱局长握着手机,像帕瓦罗蒂唱歌剧,时而舒缓,时而高亢,时而战栗。

 

朱局长(把电话往桌上一摔,挂了电话说):唉……现在的年轻人,工作没干多少,理由、困难先摆一大堆。哪像我们这些老干警,说干就干,从来不讲条件!

 

朱局长的一顿牢骚,让张公仆坐立不安。

 

朱局长(像拉磨的驴,在原地打转转):覃老汉的女儿覃水香失踪了13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覃老汉让我们给个说法,你说,我们应该怎么说?为此,覃老汉天天上访,东找西搞,弄得满城风雨!这不,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刘国良刚打来电话,责令我们分局,限期破案,给覃老汉一个交代。

 

张公仆(说):据我估计,覃老汉的女儿覃水香已经遇害了。因为13年来覃水香从来没跟覃老汉、女儿黄芳芳联系过,说明覃水香已不在人世,这是其一;其二,覃老汉找了覃水香13年,如果覃水香还活着,覃老汉一定会找到她。因此,我估计覃水香已经死了,而且是非自然死亡。

 

朱局长(说):你说覃水香已经死了,这就排除了覃水香失踪的说法。那么,这个案件从普通的失踪案上升为杀人案了。

 

张公仆(赶忙解释说):我只是做了个简单的逻辑推理。

 

朱局长(说):这个案件困扰了我13年啊。13年前我在三江镇当派出所所长时,就经办过这个案子,到现在为止我一直没有找到突破口。假设覃水香已经死了,那么我们将面临三个问题,一是覃水香的尸体在哪?二是覃水香是怎么死的?三是凶手是谁?

 

张公仆(说):十三年过去了,很多证据和线索都灭失了,如果重审这个案子,难度大啊。

 

朱局长(说):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让你这个老将出马,接手这个案子。

 

张公仆(说):可我已经退居二线,准备退休了。

 

朱局长(说):谁让你退居二线了?我们只不过是让你‘以老带新,做好传帮带’。

 

张公仆(支吾道):我-我-我......

 

朱局长(没等他把话说出口,便把话给他堵了回去):我什么我?你还有一年才退休,站好最后一班岗!

 

5.内外景   城东派出所    上午   

 

从分局回来,张公仆回到城东派出所治安联防大队,一进门便看见覃老汉被铐在椅子上坐着。

 

覃老汉看到张公仆进来,想站起来,却被手铐拴住,站不起来。

 

覃老汉(对着张公仆咆哮道):你们这帮七仔,放开我!

 

张公仆没有理他。

 

张公仆(找到王春华说):你和小潘把覃老汉送回三江镇,交给陆所长处理吧。

 

王春华(撅着嘴说):即使把他送回去,他还是会跑出来。

 

张公仆(无奈地说):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能这么做。



编剧:何东新

手机号:13877130025

邮箱:2744564267@qq.com

联系地址:广西南宁市秀灵路37号


评论


评分:

何东新:

评论:花田+警察+犯罪,这三个要素形成强烈的反差,是一部叙事诗式的悬疑、推理、犯罪题材的影片,比较西方警匪片的暴力、枪战,更具中国特色
06月01日 2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