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十集-下) (74人评价)


S:10-8   

时:晨   

景:偏院满悦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穗苗、田婶、婴儿   


  △偏院满悦房晨景

  △屏风阻挡着从门窗些微透进的阳光,隔墙传来婴儿持续不停的哭声

  △满悦半坐卧着在床上,始终视线避开宬封,与他沉默冷战着,捂着发疼的胸口,忍泪对婴儿的哭声充耳不闻

宬封:孩子无辜,妳也于心不忍,何苦这样为难自己?自从孩子出生后,妳不愿看他一眼,也不愿再和我说一句话,妳已经打算就这样跟我过一辈子吗?满悦……

  △正当宬封对满悦的态度莫可奈何时,隔墙的哭声逐渐微弱,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拍门声

穗苗OS:大少爷!小姐!

宬封:进来。

  △穗苗开门,慌忙的跑进,来到床前,神色紧张

穗苗:大少爷!小姐!

宬封:怎么回事?孩子怎么会哭成这样?苻杏还没找到奶娘吗?

穗苗:奶娘已经找到了,苻杏姑娘一早就让她过来了,可是……

宬封:可是什么?赶紧说。

穗苗:刚才奶娘想喂小少爷,可是小少爷就是不肯吃奶娘的奶水,饿得一直哭,现在都快哭不出声了……

  △穗苗才说完,隔墙后的婴儿哭声逐渐虚弱,直到停止

宬封:不好!怎么没声音了?

  △满悦听不见婴儿声音,心急的望向穗苗

宬封:快去把孩子抱过来!

穗苗:是。

  △穗苗听见,才要转身离开

田婶:小姐,不好了,妳快救救小少爷呀!

  △田婶急得抱着婴儿跑进房中,将婴儿交给满悦

田婶:小姐,小少爷不肯让奶娘喂他,从出生到现在只有饿急了才肯嘬几口米汤,一直饿着,已经哭得没力气了,现在只剩下妳能救小少爷了。

  △满悦见怀中婴儿哭声停顿间断,虚弱得昏昏欲睡,心疼不忍,只有妥协,着急的想将宬封推出房外

宬封:别心急,我先离开就是,田婶,妳留在这帮着,我就在屋外,有事赶紧出来说一声,穗苗,妳跟我出去,先到大院把宬砚喊来,让他防着孩子有什么意外状况,然后再让厨房替满悦准备些吃的。

田婶、穗苗:是。

  △穗苗随着宬封离开房间

  △满悦心急的解开衣襟,哺喂婴儿,婴儿本能的吸吮着

  △田婶见状,松了口气,总算放心

田婶:太好了,终于肯吃了,怎么这么倔强,非得亲娘的奶水才肯吃,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家伙。

  △满悦望着怀中努力吸吮奶水的婴儿,辛酸不忍,轻抚婴儿的脸颊,不自觉之间,眼泪已掉落在婴儿身上

 


S:10-9   

时:日   

景:偏院满悦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穗苗、田婶、婴儿   


  △偏院满悦房日景

  △屏风外,宬砚诊断后,收拾着桌上的药箱

  △屏风后,婴儿已经吃饱奶水,在满悦怀中满足的熟睡着,满悦轻拍着婴儿,首次仔细的看着他,舍不得放下

  △宬封站在一旁,无声的望着这一幕

宬砚:孩子没有大碍,尽管放心,不过这几天还要再多注意些就是。

宬封:知道了,谢谢。

宬砚:都是一家人,谢什么。

  △宬砚拿着药箱开门离开,正巧穗苗端着饭菜、田婶搬着摇篮进房

穗苗、田婶:大少爷。

宬封:孩子刚睡着,动作、说话都轻声点。

穗苗、田婶:是。

  △田婶将摇篮放在屏风后,接过婴儿,将他放在摇篮中睡着,满悦的视线始终在婴儿身上

  △穗苗将饭菜端到床前,小声说道

穗苗:小姐自从生下小少爷后就没再吃过东西,一定饿了吧,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满悦顾虑的看着穗苗手中的吃食,迟疑不肯拿起

  △穗苗明白满悦的顾虑,赶紧说道

穗苗:小姐放心,这是用咱们自己挣的钱买的,都没用到大院里的东西,二少爷说先让小姐恢复几天后,再让穗苗和娘亲给小姐买些滋补的食材,为了小少爷,小姐也该多照顾自己,这样才有足够的奶水喂小少爷是不?

  △满悦望着摇篮中的婴儿,再看向拖盘中的吃食,都是些寻常菜色,相信,却迟疑的望着屋外

穗苗:小姐如果不放心,穗苗把院里的东西先还给大少爷就是。

  △满悦点头同意,这才放心拿起碗筷

 


S:10-10   

时:日   

景:偏院小院   



人:穗苗、雳鹰、田婶   


  △偏院小院日景

  △雳鹰抱着一堆木柴走进偏院,却看见

  △穗苗正蹲在偏院一处角落的树下,手中拿着碎石头,奋力的刨着树下的硬土块

雳鹰:穗苗,在做什么呢?

  △穗苗听见,抬头望着雳鹰,伸手擦汗,手上的土尘在脸上留下一抹脏污

穗苗:雳鹰大哥,你怎么来了?

  △雳鹰在穗苗身边蹲下,低声说道

雳鹰:今天月初,大院各处照例都添了东西,大少爷说偏院最近柴火用量大,所以吩咐给妳们送一些过来,还嘱咐要悄悄的。

  △穗苗神色显得为难

穗苗:可是小姐不让收大院的东西。

雳鹰:这是大少爷私下吩咐我去办的,没经过账房,只要妳不说出去,没人知道。

穗苗:按理不该收的,可是娘亲说小姐现在月子中,不许碰生冷,任何送给小姐用的水都得煮过,这几天柴火耗得惊人,都快不够用了。

雳鹰:少夫人身子要紧,反正这个月她不会出房门,不会看见,妳悄悄收着,别说出去就是,就算被发现了,就说是不够借的,该怎么还再说。

穗苗:说得也是啊,那你帮我藏在厨房里,别放得太显眼。

雳鹰:放心。

  △雳鹰将木柴拿进厨房里,穗苗继续刨土

  △时间稍后

  △雳鹰放好木柴后走出厨房,看见穗苗还在刨土,疑惑

雳鹰:树底下埋着东西吗?

穗苗:是小姐要还给大少爷的东西,可是这些日子土都晒干了,真难挖。

  △雳鹰见穗苗拿着石块的手已经泛红,心生不忍

雳鹰:妳的手已经泛红,再这么下去,很容易受伤。

  △穗苗望着自己的手掌,开朗的笑着

穗苗: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弹琴写字的千金小姐,做些粗活,蹭破点伤口很常见的,我都习惯了,小姐的吩咐要紧。

  △雳鹰望着穗苗的笑容,情不自禁用自己的衣袖替她擦去脸上的脏污,拿过穗苗手中的石块

雳鹰:我来吧。

  △雳鹰帮着穗苗刨土

  △后方,田婶从满悦房间走出,看着围在树下的雳鹰、穗苗,不动声色离开

 


S:10-11   

时:日   

景:路家大院大厅   



人:路宬封、穗苗、雳鹰   


  △路家大院日景

  △雳鹰将带着土尘的箱子放在桌上,穗苗打开箱子,箱子里放着几十个大小一致的银锭

  △宬封望着箱子里的银锭,神色疑惑

宬封:这些是什么?

穗苗:大少爷离家这些年,苻杏姑娘按月都会送来月银,每个月十两银子,但小姐坚持在偏院的一切用度都靠自己挣钱,从来不肯收,可是苻杏姑娘也不肯免,两人都僵着,所以每次苻杏姑娘派人送来时,都是搁在小院的椅凳上,小姐又不肯让这些银锭进屋,可也不能显眼的在院里摆着,所以穗苗和娘亲只好先把这些银两埋在小院树下,小姐说这些等大少爷回来后,全都要归还。

  △宬封冷眼望着银锭,神情显得有些不悦

宬封:既然有这些月银,为什么这么置气,让自己过得这么辛苦?拿回去,告诉她,我不会收回。

穗苗:大少爷还是收回吧,小姐现在身子虚弱,极需要休养,如果这些银两还在偏院,小姐就会一直疑心,不肯安心吃我和娘亲准备的东西,为了小姐身子着想,大少爷还是让穗苗能回去交差吧,大少爷……(犹豫)

宬封:妳想说什么?直说吧,还有什么话能比现在的情况更糟吗?

穗苗:大少爷,穗苗不知道小姐受了什么委屈,为什么这么生气,只知道小姐待穗苗和娘亲一向和善,做活挣钱也会想着我们,穗苗相信小姐绝不是个会故意和大少爷为难的人。

  △宬封回忆

  △第九集,S:9-8,满悦瘫坐在地,只是悲凉笑着的画面

  △时序恢复

宬封:她要是能故意和我为难,吵闹一场,我还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担心,必须防着她心里的打算。

穗苗:穗苗斗胆请大少爷体谅小姐,小姐自从来到偏院之后,大院里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小姐的,小姐虽然想离开,可是老太太病了,结果才会一直拖着,后来又知道有了子裔小少爷,更是走不了,因为名分不正,明里暗里小姐受了太多闲言碎语,渐渐的,小姐不爱见人,不爱出门,甚至不爱说笑,唯一让她坚持留在偏院的原因,只是为了等大少爷回来,想还给小少爷一个该有的名分,小姐从来都没想过要为自己得什么好处。

宬封:这我知道,妳老实说,妳们身边究竟还有多少银子?

穗苗:小姐一向勤俭,大少爷离家这几年,小姐自己有攒些银子,加上娘亲那里也有一些,这个月用度还是够的。

宬封:如果不够呢?

穗苗:小姐说……她还有些成亲时添的首饰,这些总还算是她的,能自己决定去处……

  △宬封无奈叹气

宬封:她就这么想和这里撇清关系吗?既然这些东西留在偏院会让她疑心,就先留下,当真不够了得让我知道,别由着她拿自己健康的糟蹋。

穗苗:是。

宬封:回去之后记住得寸步不离的看着她,还有,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走,所以才会故意远着孩子,小的逼得她没办法,只能暂时妥协,可是就怕她对子裔也这样,子裔不懂原因,万一误解伤心就不好了,所以先别让子裔回偏院。

穗苗:是。

 


S:10-12   

时:夜   

景: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穗苗   


  △路家大院/花园夜景

  △宬封坐在山石上,望着满悦房间紧闭的房门,寂静无声

  △偏院夜景

  △穗苗端着热水盆从厨房走出,看见宬封,宬封示意穗苗别出声,穗苗明白走进房间

  △时间流逝,深夜时刻

  △满悦房中,满悦和摇篮里的婴儿已经入睡,屏风外,穗苗在临时搭的小床上守着,稍作休息

  △屋外,路家大院/花园的山石上,宬封依然待在原地,仔细注意着满悦房间的动静

 


S:10-13   

时:午后   

景:杂景   



人:穗苗、子裔   


  △路家大院/花园午后景

  △子裔面对偏院,坐在山石上,望着偏院里的动静,只见满悦房间房门、窗户始终紧闭,不见亲娘,神色难掩失望

  △时间稍后

  △子裔终于看见房门被打开,穗苗从房间走出,兴奋喊道

子裔:苗姨!

穗苗:小少爷……

  △穗苗走到围墙边,踩上凳子,与子裔说话

穗苗:小少爷怎么坐在这里?

子裔:苗姨,我想娘亲了,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家?苗姨,妳可不可以跟我爹说,我想回家了,这里的人都不敢说。

穗苗:可是小姐现在还很虚弱,实在照顾不了小少爷。

子裔:没关系,我会很乖的,娘亲可以不要照顾我,妳去跟我爹说嘛。

穗苗:这……

  △穗苗对于子裔的要求实在为难,此时厨房内传来田婶的喊声

田婶OS:穗苗!

穗苗:来了!小少爷,田婆婆有事喊我,我得赶紧快去,你别坐在这山石上,太危险了,要是摔了,小姐可要心疼了。

子裔:可是……

穗苗:赶紧回屋里去啊。

  △穗苗匆匆离开,独自留下子裔,子裔望着满悦房间,神情难掩失望

 


S:10-14   

时:日   

景:路家大院大厅   



人:路宬封、族长、少年族人   


  △路家大院日景

  △路家大厅内,宬封坐在椅子上,正看着店铺的账本,有些睡眠不足,支撑着,少年族人迅速跑进

少年:大少爷,族长来了。

宬封:快请。

  △宬封放下账本,起身迎接

  △族长走进

宬封:族长。

  △宬封让坐

宬封:族长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族长:元瑾说要带些东西去偏院看看满悦和孩子,我就顺道一起来了,前几天你托我给孩子起个名字,我想了个合适的,所以把命名红纸拿来交给你,另外还有些事也得和你商量。

  △族长将命名红纸交给宬封

  △宬封打开红纸,只见红纸上写着「承裔」二字

宬封:承裔。

族长:我和元瑾选了很多字,思来想去,还是这个名字合适,如果你有其它想法,没关系,再换就是。

宬封:不用换了,这两个字很好。

族长:宬封,满悦让穗苗来找我这事你知道吗?

宬封:满悦让穗苗去找您?

族长:我就知道你不晓得这件事,满悦让穗苗来告诉我,她想出月子之后,马上将老太太的灵位迎回,尽早让子裔、承裔认组归宗,我是想,她才出月子,不是说生孩子的时候虚亏得厉害吗?人还没恢复,族里就急着执行家法,未免不近人情。

  △宬封了解满悦的用意,神色沉重

族长:要不你劝劝她,她这么辛苦为你生了子裔和承裔,老太太慈蔼,不愿意见她这样为难自己的。

宬封:她现在正和我置气,不会听劝的。

族长:你和她发生了什么事?宬砚不是说胎象平顺,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早产了?

宬封:一言难尽,事涉他人名誉,我不好多说,我想满悦也不愿搬弄这个是非,早点迎回老太太也好,满悦的名分确实不该一直拖延,子裔和承裔也得尽早认祖归宗,既然她想早点迎回老太太,就按她所希望的办。

族长:诫尺责罚不是小事,她的身子能熬得住吗?偏偏当初话说得这么满,族里这么多人,不罚,日后留下后患。

宬封:族长放心,这事我心里有数,将老太太迎回祠堂后,接下来就是该让子裔、承裔认祖归宗,族长打算怎么安排?

族长:既然你和满悦的成亲仪式是从船队中断,就由船队继续,只是也没必要远路迢迢再到江北,前一晚你和满悦就先在江南码头准备,一早再由码头出发,将满悦和子裔、承裔迎进路家,接着前往祠堂,向你的嫡亲长上们拜堂敬告。

宬封:一切听由族长安排。

 


S:10-15   

时:夜   

景:偏院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穗苗   


  △偏院小院夜景

  △满悦房中,屏风后摆着浴桶,桶中的热水蒸气袅袅上升

  △穗苗将最后一桶热水倒入浴桶之中,洒入香味花瓣,看见床上折迭整齐的新衣裳,神色有些惋惜

穗苗:这是小姐来到江南后第一次替自己添的新衣裳,小姐现在气血不好,该选件喜庆颜色的,偏偏选了这件最素的。

满悦:这衣裳有什么不好,至少干净,这些东西已经够了,别再忙了。

穗苗:好了,布巾、衣裳、热水、熏香全都备齐了,这样小姐就能舒舒服服的沐浴了,小姐不必担心承裔小少爷,今晚穗苗和娘亲会仔细照顾他,小姐放宽心休息。

满悦:穗苗,谢谢妳,自从来了江南之后,经历了这些事,幸亏还有妳在,不只悉心照顾,还陪我说笑开心。

穗苗:穗苗照顾小姐是应该的。

满悦:将来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尽我所能的好好谢妳。

穗苗:小姐今天怎么说这么奇怪的话?好像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似的。

  △满悦没有回答,只是勉强微笑

满悦:妳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穗苗:是。

  △穗苗走出房间,犹豫,不敢离开,只得守在门口

  △时间稍后

  △霄鹰架着马车,与宬封、宬砚外出正要回来,马车临近偏院时

宬封:霄鹰停车。

  △霄鹰听见,赶紧停下马车

  △宬封掀开车帘,下车

宬封:你们先回去,时辰到了就关门上锁,不必等我,晚一点如果我想回去,自有办法进大院。

  △宬砚听见,打趣的笑

宬砚:进自己家里,有门不走偏要翻墙,霄鹰爱走房顶的坏毛病肯定是跟你学的,行了,反正你今晚估计是不会回来了,霄鹰,走了。

霄鹰:是。

  △霄鹰驾车离开

  △宬封走进偏院,却看见

  △穗苗坐在满悦房间门外,无聊的对着月色发呆

宬封:怎么坐在这里?

穗苗:大少爷。

  △穗苗见了宬封,赶紧起身

宬封:怎么坐在屋外,没陪着满悦待在屋里?

穗苗:小姐说她想沐浴,所以让我出来,可是大少爷交代过,得寸步不离的跟着小姐,我不敢离开,所以才在门口守着。

宬封:先回屋休息,今晚这里我会看着。

穗苗:是。

 


S:10-16   

时:夜   

景:偏院满悦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偏院满悦房夜景

  △屏风后,满悦正在沐浴,背后靠着浴桶思绪出神,没注意到有人进房间,回忆

  △第三集,S:3-4,宬封逐渐逼近满悦的画面

  △第八集,S:8-5,宬封将满悦放置在床上,轻解她的衣裳,满悦纵有不甘,却不得不忍耐,眼角泪水滑落的画面

  △第四集,S:4-1,满悦面对老太太直接询问,望着所有人急切想要得知的目光,瞬间感到窘迫不已的画面

  △第九集,S:9-1,两个邻里对满悦私语讪笑的画面

  △时序恢复

  △满悦思及往事总总,只觉难堪,右手拿起布巾,发狠用力搓洗自己的肌肤,忽然被人从身后抓住手腕,回头只见

  △宬封站在满悦身后,右手紧紧抓住她的右手腕,不肯让她继续

宬封:已经是事实,就算妳再怎么为难自己,都无法让它再变回没发生过的时候。

  △满悦听见,愤恨的望着宬封,用力挣扎,想要挣脱宬封的箝制,却抵抗不了他的力气

宬封:我不会放手,除非妳答应我,不再为难自己。

  △满悦不肯,赌气继续挣扎,宬封依然紧抓着满悦的手腕,不肯松开

  △时间稍后

  △满悦与宬封持续僵持着

宬封:水冷了,再这样下去,生产的虚亏还没调养回来,反倒先病了。

  △宬封左手解开自己身上外出的披风,裹住满悦后,将她带出木桶,坐在床沿,环抱箝制她的双手,依然不肯松开,满悦还是挣扎,却是动弹不得

  △时间稍后

  △满悦仍然奋力挣扎,宬封依然箝制,不肯放开

宬封:我说了,除非妳不再为难自己,否则我不会放开的。

  △时间稍后

  △满悦依然不放弃挣扎,宬封始终紧紧环抱住满悦,两人持续僵持着,任由时间流逝

 


S:10-17   

时:日   

景:偏院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穗苗、雳鹰、霄鹰、子裔、承裔   


  △偏院日景

  △门口,苻杏抱着承裔,和子裔坐在车马里,马车外,宬封、宬砚、雳鹰、霄鹰等待

  △满悦房里,桌上木簪和玉簪始终保持在第九集,S:9-8的位置,未曾移动过

  △屏风后,穗苗将棉被收拾整齐

  △房门口,满悦背影站立,打开门扇

  △房门外,宬封看见满悦走出,衣裳、发上素洁到底,长发未曾盘髻,仅用发绳整齐束着

穗苗:小姐!

  △穗苗喊着随后追出,手上拿着木簪和玉簪,示意满悦从中做一选择

穗苗:妳还没梳头呀!

  △宬封望着满悦,在意她的选择

  △满悦看着穗苗手上的两支簪子,全都舍弃,直接忽略宬封,径自走上马车

  △宬封、宬砚对望一眼,明白满悦此刻的选择

宬封:出发吧,先办好老太太的事,其它的再说。

  △宬封、宬砚随后走进马车,雳鹰、霄鹰驾车离开

 


S:10-18   

时:日   

景:庵堂内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子裔、承裔、族长、族长夫人、族人、环境人物   


  △郊外墓地日景

  △庵堂内日景,庵堂内,神佛正中端坐,一旁较为矮小的桌上,供着路老太太的灵位,族人们再次聚集,族长燃香,供在路老太太灵前

族长:老太太,委屈您又多等了七个月,上次原该接您回家团圆的,岂料事出意外便给耽搁了,庆幸是件喜事,上个月您又添了曾孙,取名「承裔」,今日满悦出了月子,特地将承裔抱来,让您早点看见,现在宬封一家在这里向您请罪,这就迎接妳回祠堂团圆,(喊道)跪!

  △宬封听见,遵从口令,抱着承裔,与满悦、子裔一起跪在老太太灵前磕头,三拜请罪

族长:苻杏,先将子裔、承裔带出去。

苻杏:是。

  △苻杏接过承裔,带着子裔走出庵堂

  △族人送上诫尺,交与族长

  △满悦望着族长手中的诫尺,跪在原地,平静接受即将到来的责罚

  △族长夫人站在老太太灵位旁,原想开口说话,却看见

  △宬封让满悦站起,自己则仍跪在原地,满悦因宬封突如其来的动作感到不解错愕

宬封:族长,这四十诫尺既是对我妻儿的责罚,理应由我受着,满悦产后尚未恢复,经受不起。

  △族长夫人听见,思考后决定,默默退回原处

  △满悦不愿领情,不肯

宬封:雳鹰、霄鹰拦着她,不许她上前。

雳鹰、霄鹰:是。

雳鹰:少夫人,对不住,得罪了。

  △雳鹰、霄鹰不得已,只好将满悦拦在后方

族长:你考虑清楚了?族规森严,现在所有族人都看着,为确立威信,身为族长,就算是你,也不能手下留情。

宬封:家法执行一视同仁,理应如此。

族长:好,既然如此,就由你来受家法。

  △满悦不愿宬封如此,却挣脱不了雳鹰、霄鹰的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族长拿起诫尺,一下一下的打在宬封身上直至诫打结束

 


S:10-19   

时:日   

景: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子裔、承裔、族长、族长夫人、族人、环境人物   


  △时间承接本集,S:10-18稍后

  △庵堂外日景

  △苻杏抱着承裔与子裔在庵堂外等待,看见

  △宬封捧着老太太的灵位走出,满悦、宬砚、雳鹰、霄鹰与其余族人跟随在其后

宬砚:子裔,过来叔叔这里。

  △苻杏带着子裔走向宬砚,宬砚抱起子裔

  △路氏一族人马浩荡,一路行走,将老太太灵位迎回祠堂中

  △第十集结束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