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十一集-下) (42人评价)


S:11-8   

时:日   

景:醉如归酒楼内   



人:路宬砚、苻杏、子裔、黄家妾室、小二、掌柜、环境人物   


  △江南街景日景

  △「醉如归」酒楼内,生意兴隆,宾客满座,小二四处招呼生意,抬头看见苻杏正走进酒楼内

小二:呦,苻杏姑娘怎么来了?苻杏姑娘今天需要点什么?尽管吩咐,小的让厨房里头赶紧给您准备。

苻杏:不忙,今天不买东西,主要是来给掌柜的结帐,麻烦小二哥入内通传一声,请出掌柜的。

小二:那苻杏姑娘先请坐,小的这就去告诉掌柜的。

苻杏:麻烦小二哥了。

  △小二机灵的赶紧跑入内室,苻杏站在柜台前等候,却看见黄家妾室与两名女眷正下楼,见了她之后,低声私语窃笑

妾室:这不是路家大院的管事苻杏姑娘吗?路家大院现在不是正忙着要迎正主儿进门,苻杏姑娘怎么这么有空,还在外头闲逛瞎晃?

  △苻杏礼貌性的微笑,不打算与她多言,小二已从内室请出掌柜

掌柜:苻杏姑娘,有事妳吩咐个人来就好,怎么还亲自跑这一趟。

苻杏:应该来这一趟的,主要是来谢谢掌柜的帮忙,送了这么多坛「桃花清酿」到大院,耽误您酒楼做生意,大少爷吩咐,让苻杏务必慎重向掌柜的致谢,另外,(拿出银票、单据)这是「桃花清酿」的尾款,请您点点数,如果没问题,请掌柜的在单子上签个字,我好回去交给账房核对。

掌柜:苻杏姑娘客气,路家大少爷婚宴,能用我们酒楼的「桃花清酿」招待贵客,那是照顾我们生意,怎么反过来还谢我呢。

  △掌柜接过银票,确认无误,收下,在单据上签字,交还给苻杏

  △黄家妾室当着众人的面,故意说道

妾室:路家大少爷拜堂成亲,这么大的事,苻杏姑娘是该忙着,刚才我们还说呢,佩服苻杏姑娘本事大,能管得了路家大院上上下下这么多人,不过虽然我笨嘴笨舌,可家毕竟都还是自己的,苻杏姑娘也不容易,正主儿就要进门了,还得四处辛苦张罗。

苻杏:小夫人何出此言?少夫人进门,苻杏身为管事,四处张罗周全也是应当的。

妾室:心疼妳白忙一场呀。

  △酒楼外街上,宬砚牵着子裔手走来,子裔看见已到酒楼,开心的松开宬砚的手,自己跑向酒楼,却忽然停在门口,不进门,随后转身,心急的向宬砚招手

  △宬砚见状,心里疑惑,走向子裔

宬砚:怎么了?

子裔:叔叔,里面有讨厌的人在欺负姑姑,而且上次她还好凶的骂我。

  △宬砚听见,先与子裔在门外观察

苻杏:怎么就白忙一场?

妾室:正主儿进门了,难道妳这个外人还能忝着脸继续管事吗?人家是少夫人,妳不过就是听人使唤的,现在这么辛苦,忙着好让人家名正言顺进门接手路家大院,自己再怎么费心,什么都是别人的,不辛酸吗?不过还是苻杏姑娘聪明,现在外头到处走着,才显得自己重要啊。

  △宬砚在子裔耳边交代几句后,随后牵着他进门

子裔:姑姑!

苻杏:二少爷怎么来了?

宬砚:子裔吵着想吃「醉如归」酒楼的点心,实在被他闹得没办法,只好带他来买,子裔,想吃什么,自己跟小二哥说。

子裔:好。

宬砚:麻烦小二哥了。

  △宬砚拿出银两交给小二,待小二带着子裔离开后,故意作态,松口气的说

宬砚:终于能歇会儿了,(对着苻杏)我说怎么一出门这么久了还不回来,原来在这说话,子裔这孩子平常让大院里的人惯得,简直是小霸王一个,一闹起来没个罢休,平常也就肯听妳的话,妳不在,我可受累了。

  △稍后,小二带着子裔回来,手里还拿着一包点心

宬砚:现在开心了?

子裔:开心。

宬砚:开心就好,买这么多,不怕吃撑了吗?

子裔:不多,还有姑姑的。

宬砚:就想着姑姑,旁人都没有,(对着众人)看来是我在这里,你们不好说话,我先回去了。

  △宬砚带着子裔准备离开,忽然想起,回头对着苻杏说道

宬砚:聊完了赶紧回来,方才各家铺子的掌柜送了请帖名单过来,每家铺子都有自己的贵宾,妳不先看一眼,他们可不敢接着办,还有,九王爷来信,当天会来观礼,还会住几天,上次进京面圣,妳也在王爷府上住了几天,一定注意了许多细节,回来后赶紧替我拿些主意。

苻杏:是。

宬砚:苻杏,我看妳还是一步都别离开大院才好,妳一不在,家里全乱套了。

  △酒楼外,宬砚带着子裔走出,子裔疑惑

子裔:叔叔,我们要回去了吗?

宬砚:是呀。

  △子裔担心的回头看着酒楼内

子裔:那姑姑怎么办?

宬砚:放心,就这几个人,你姑姑还不放在眼里,我们只要助威几句就好,孩子,叔叔教你,有的话就算是事实也不能多说,如果刻意多说了,听着就假,点到为止才是最好的。

子裔:叔叔,我听不懂。

宬砚:听不懂是好事,表示你还不到需要烦恼这些的时候。

  △酒楼内

苻杏:掌柜的,既然款项没问题,我得赶紧回去了。

掌柜:听二少爷刚才的几句话,想必大少爷、二少爷对苻杏姑娘很是信任,委以重任,大事小事都离不了苻杏姑娘。

  △苻杏微笑,离开酒楼

  △黄家妾室眼看着苻杏得意,自己讨不了便宜,只能生闷气

 


S:11-9   

时:日→夜   

景:杂景   



人:环境人物   


  △路家大院日景

  △族人们架梯爬高,在大门及院里各处张灯结彩,贴上红色双喜字

  △祠堂中,族长谨慎在堂上摆上一对红烛,望着堂上的列位先祖,恭敬的合起双掌

族长:老太爷,老太太,老爷、夫人,千辛万苦总算是等到这天了,明天宬封就要和满悦完成拜堂仪式,这样一来,满悦、子裔、承裔就正式成为南兀成氏一族的家人了,宬封就不再是孤身一人,老太太,这次宬封回到江南以后,看着一天天振作,已没了当初的勉强支撑,您在天之灵见了,想必欢喜欣慰,以后还会更好的,请列位先祖保佑宬封一家平安和顺。

  △路家大门后,停放着花轿,苻杏站在花轿前,回忆

  △第六集,S:6-15,南兀部族成府,成封迎娶闵纱月进入大厅拜堂,苻杏陪伺在闵纱月身旁的画面

  △第八集,S:8-22,闵纱月孤坟座立的画面

  △时序恢复

  △苻杏望着装饰的喜庆的花轿,心里五味杂陈,为闵纱月的最后结局难过

  △江南码头黄昏景

  △码头上停靠着路家的迎亲船队,同样装饰着红彩

  △路宬封、殷满悦带着子裔、承裔,与穗苗、霄鹰、田婶、方婶一起来到码头,登上船队

  △江南码头夜景

  △船队点起灯火,映照着水面,整晚光亮通明,直至天色逐渐微亮

 


S:11-10   

时:晨   

景:码头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穗苗、霄鹰、田婶、子裔、承裔、方婶、环境人物   


  △江南码头晨景

  △甲板上,霄鹰带着子裔,施展轻功在几艘船之间飞跃来去,子裔觉得新奇刺激,开心的笑着,两人跳落在新娘船上

  △新娘船舱内,船身一阵摇晃,随后传来子裔的笑声,满悦抱着承裔差点站不稳,方婶、穗苗见状赶紧扶住,承裔在满悦怀中呵呵笑着

方婶:满悦姑娘,我看妳还是坐着吧,千万别摔了自己和孩子,(看着承裔)这小少爷还不知道危险,以为刚才是和他玩呢,一劲儿的自己傻乐。

  △一旁桌上还点着油灯,摆放着满悦的嫁衣与头饰(第二集、第三集同一件)

  △穗苗扶着满悦在椅子上坐下

满悦:方婶,谢谢妳,不但救了我和承裔,连婚礼都还让妳来帮忙,充当媒婆。

方婶:哎呀,迎亲这是好事,能来帮忙,我心里开心,何况,大少爷还说要给我一个大红包呢,这么好的事谁不赶紧来啊。

  △甲板上,霄鹰带着子裔再次飞跃而来,却对跳落距离失算,眼看就要落水,赶紧踩向新娘船船身边缘后再跃起,船身因这次重力失衡,连续摇晃

  △船舱内,又是一阵摇晃,摆荡幅度较之前明显,穗苗、方婶赶紧护着满悦,防止她失了平衡

田婶:这霄鹰,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和小少爷玩起来就没个分寸,再这样下去小姐等会儿怎么梳妆,我得出去喊一声。

  △田婶才将船舱门打开,就见子裔追着霄鹰,霄鹰不小心绊到门坎,跌在桌上,桌上油灯连着倒下,灯油洒在嫁衣上,火苗碰到灯油,熊熊燃烧,猝不及防

田婶:哎呀!小姐的嫁衣!

  △田婶见状,来不及多想,赶紧拿着周遭的东西灭火

  △等到火苗被扑灭后,田婶拿起嫁衣,只见嫁衣正面已经被烧坏一处破损

田婶:糟了!

  △霄鹰、子裔见自己闯祸了,满怀愧疚,向满悦道歉

霄鹰:少夫人对不起。

子裔:娘亲对不起。

  △满悦见霄鹰自责不已,子裔更是快哭了的模样,实在不忍心苛责

满悦:不要紧的,也不是烧得太严重,幸好现在还有时间,我记得家里还有些红布,颜色看着相近,你到偏院把红布和针线拿来,让我赶紧把破损的地方补起来,这嫁衣上还有这么多的饰品,只要从不显眼的地方移几个过来盖着,不会有人注意的。

田婶:可是这嫁衣上又是灯油味、又是烧焦味,还有破损,那多不吉利啊!

满悦:既然还能补救,就不必忌讳这些,该知足了,一般庄稼人家连嫁衣都难有。

田婶:可是……

  △宬封听见吵闹声音,走来察看

宬封:怎么回事?

霄鹰:大少爷,我闯祸了,我不小心把少夫人的嫁衣烧坏了。

子裔:(怯怯低头)还有我……

  △宬封看着破损的嫁衣,脸色一沈

霄鹰:或者我这就去城里的铺子问,兴许哪一家铺子能有现成的。

宬封:不用了,快到时辰了,你没有目标的一间间去问,白耽误时间,我屋里还有一套嫁衣,霄鹰,你回去拿,就收在柜子里。

霄鹰:是,我这就回去拿。

  △霄鹰听见,赶紧跑出船舱

  △宬封望着低头认错的子裔,轻敲他的小脑袋以示警告

宬封:从现在开始别再淘气贪玩了,穗苗,先替子裔换衣服。

穗苗:是。

 


S:11-11   

时:晨   

景:江南码头新娘船舱   



人:路宬封、殷满悦、苻杏、穗苗、霄鹰、田婶、子裔、承裔、方婶   


  △时间稍后

  △子裔、承裔已经换上新衣服,所有人都在船舱内等待,苻杏、霄鹰一起走进船舱,苻杏手上捧着闵纱月的嫁衣和头饰

苻杏:大少爷。

  △苻杏将嫁衣、头饰放在桌上

  △满悦望着桌上苻杏拿来的嫁衣,再对比自己的,显然精致华美许多

满悦:这是……

苻杏:这是月儿小姐当年和大少爷成亲时的嫁衣。

  △宬封望着满悦的神情

宬封:如果妳不愿意,我让族长把时辰延后,让所有人到城里各个铺子问,会有新的。

  △满悦心里虽然在意,但望着霄鹰自责的模样又于心不忍

满悦:霄鹰。

霄鹰:啊?

满悦:你觉得这嫁衣和原先的比,哪一件好看?

霄鹰:自然是这件。

满悦:那我也算因祸得福,可是我看着还少一样东西。

霄鹰:什么东西?

满悦:大少爷曾经送我一支玉簪,我放在家里没带出来,如果有它,就更好了。

霄鹰:少夫人放心,我这就回去拿,我脚程快,不耽误时间,马上回来。

满悦:受累了,让你这么跑来跑去的。

宬封:霄鹰先等等,(询问满悦)圣上赐给子裔、承裔的长命金锁呢?怎么没见他们带着?

满悦:怕他们不小心丢了,所以收在柜子里。

宬封:今天九王爷会来观礼,还是让他们带着好,霄鹰,一起拿过来。

霄鹰:是。

  △霄鹰听见,赶紧离开

满悦:快到时辰了,穗苗,妳帮我换上。

苻杏:我来吧,这是月儿小姐的嫁衣,当年便是我帮着她换上的,没有人比我更熟悉,穗苗留下帮忙,其它人先离开吧。

  △宬封带着子裔、承裔,与田婶、方婶离开船舱

  △满悦疑惑,望着苻杏

满悦:妳为什么要帮我?

苻杏:我不是帮妳,是帮霄鹰和子裔,我们都不忍心见他们因为这件事自责遗憾,所以妳才故意让霄鹰回去拿玉簪,大少爷也是如此,其实妳根本不喜欢这件嫁衣,也不喜欢大少爷送妳的玉簪。

满悦:嫁衣和玉簪都很美丽,除此之外,再没别的意义,我找不到喜欢的理由。

  △满悦被动的让苻杏替他换上嫁衣

 


S:11-12   

时:日   

景:江南码头   



人:路宬封、殷满悦、苻杏、穗苗、霄鹰、田婶、子裔、承裔、方婶、环境人物   


  △时间稍后,江南码头日景

  △甲板上,田婶抱着承裔,与霄鹰站在甲板上等待,宬封已换上第一集,S:1-8,与闵纱月成亲时的喜服,将长命金锁各自戴在子裔、承裔身上,霄鹰、子裔心情郁闷不乐,始终低着头

  △码头上,停放着花轿,迎亲乐队整齐排列

  △船舱门被打开,苻杏、穗苗扶着满悦走出

  △满悦已换上闵纱月的嫁衣和头饰、玉簪,妆容精致华美,对着子裔微笑

满悦:子裔,娘亲穿这衣裳好看吗?

  △子裔用力点头

子裔:好看。

满悦:娘亲也觉得这衣服真好看,虽然子裔不小心闯祸,但现在有这衣裳,反而比之前的更好看了,是不是?

  △子裔再次用力点头

满悦:所以子裔别再难过了,娘亲希望子裔开心的笑,好吗?

子裔:好。

  △子裔擦掉眼角差点落下的泪水,终于露出笑容

满悦:霄鹰也是,多亏有你辛苦来回奔波,嫁衣和首饰才能这么齐全。

霄鹰:是。

  △霄鹰听见,总算释怀的笑了

  △宬封沉默,只是望着满悦,欣赏着她的温柔

苻杏:大少爷,吉时已到,族长交代,子裔、承裔离了船队,在进祠堂前,不让他们踏土。

宬封:知道了,出发!

  △宬封抱起子裔,满悦接过承裔,待满悦坐进花轿后,让子裔坐在满悦身边

  △方婶放下轿帘,迎亲队伍出发

 


S:11-13   

时:日   

景: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穗苗、雳鹰、霄鹰、田婶、子裔、承裔、方婶、族长、族长夫人、九王爷、环境人物   


  △江南街景日景,路家迎亲排场浩浩荡荡绵延了整条街,引得街上的人纷纷聚集围观,相互讨论

  △满悦抱着承裔与子裔坐在轿子里,子裔将轿帘掀个小缝隙偷看,感到新奇有趣,相较子裔,满悦神色淡然,只是被动的随着形式配合

  △路家大院大门日景,迎亲队伍来到路家大院门口,族长夫妇已领着宬砚与族人们在外等候,九王爷亦在其中观礼

  △花轿抵达落地,宬封下马

方婶:新娘下轿!

  △宬封掀开轿帘,族长夫妇分别抱过子裔、承裔,不让他们踏地

方婶:少夫人,我这就替妳盖上盖头。

  △正当方婶想要替满悦盖上红盖头时,被宬封阻止

宬封:不必了。

  △宬封将手中的红彩缎交给方婶,众人见状惊呼,满悦亦是不解错愕

方婶:大少爷,你这是……

宬封:不需要盖盖头。

  △宬封望着满悦,向她伸手,对她说道

宬封:虽然嫁衣、头饰都不是自己的,但我想让所有人看着,今天进路家大院的人是妳。

  △满悦听见宬封的用意,先是呆楞,来不及反应,随后,无形中像是有人牵引着满悦的手,满悦不自觉将手伸向宬封,让他将自己牵出花轿,走向路家大院大门

  △直至此刻,回首过往,满悦终于得以踏进路家大院大门,族长夫妇抱着子裔、承裔随后跟进

 


S:11-14   

时:日   

景:祠堂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穗苗、雳鹰、霄鹰、田婶、子裔、承裔、方婶、族长、族长夫人、九王爷、环境人物   


  △祠堂日景,宬封牵着满悦,与九王爷、路氏族人来到祠堂,族长将子裔交给宬砚,拱手做揖,敬请九王爷进入祠堂

族长:王爷请。

九王爷:此处是路氏一族的家族祠堂,本王今日是客,不合适。

族长:所谓「天、地、君、亲、师」,王爷身份贵重,既代表圣上前来观礼,排序自然在宬封的嫡亲之前,岂有在外站着的道理,反倒教先灵泉下难安。

九王爷:既然路氏先灵盛情如此,本王就不再推辞。

  △族长陪着九王爷进入祠堂,正当宬封、满悦走向祠堂门口时,突然听见族长夫人喊道

族长夫人:等等,今日新人进门,在满悦进入祠堂前,我有几句话要说。

  △族长听见,不明所以,连忙走出,心急说道

族长:怎么回事?宬封、满悦拜堂祭祖要紧,有什么话晚一点再说,王爷还在这里,不得失了礼数。

  △族长夫人向祠堂内的九王爷请罪

族长夫人:先人临终嘱托,望请王爷恕罪。

  △九王爷示意,请族长夫人继续

族长夫人:这几句话是老太太临终前嘱托的,让我务必记着,有朝一日宬封回来后,将这些话如实转告,今天族人全体都在,当着老太太的面前,我便一次说给所有人听,省得将来这些话经过了谁的嘴之后,不该少的少了,不该添的反倒多了。

族长:老太太临终前交代了话?

族长夫人:是,那天老太太让苻杏来喊我,让我到大院一趟,随后便交代我这些话了。

族长:老太太说了什么?

族长夫人:(向众人宣告)老太太交代,有朝一日宬封回来,族人到庵堂请回她的灵位时,不许族里以不孝的名义对满悦动用家法。

族长:难道老太太事先知道自己身后势必会先到庵堂等宬封回来?

族长夫人:知道,因为不让子裔送老太太进祠堂的这事,是老太太自己嘱托满悦这么做的。

族长:为什么?

族长夫人:长上逝世,护送长上灵位进祠堂是在世子孙之责,若不是情非得已,为什么需要子代父职?向来必须子代父职时,不正是因为父辈已亡,无法尽孝,不得已而为吗?宬封尚在人世,战场上生死多变,为何要让子裔替代父职?岂不有诅咒之意?

  △宬封、满悦望着祠堂终老太太的灵位,曾经的疑问中得解答

族长:满悦,真是老太太嘱咐妳这么做的吗?

满悦:是,只是老太太未曾说明因由。

族长夫人:老太太心中无时无刻牵挂在外子孙,连一句不详的意念都不忍加诸,老爷敬重老太太,将来势必不忍心老太太因此飘零在外,恐有违背老太太意愿之虞,唯有嘱托满悦合适。

族长:既然老太太曾经交代不可对满悦动用家法,先前在庵堂的时候妳怎么不说?

族长夫人:原是要说,但后来见宬封愿替满悦受罚,这才打消主意,因为宬封确实该受这个责罚,老太太已经高寿,身为嫡亲子孙,非但不侍左右,反倒叫老太太日日担惊受怕,临终牵挂,宬封,难道我罚错了吗?

宬封:没有,宬封心服,甘愿受罚。

族长夫人:老太太交代,今日满悦进门,日后族人不许因当日不尽孝道之责对她有任何轻忽不敬。

  △族长听见,率先领头,向满悦作揖赔罪

族长:衡駥代路氏一族向少夫人请罪。

  △族人见状,追随族长,向满悦作揖请罪

众:向少夫人请罪。

  △满悦震撼的望着眼前的场面,一时之间竟反应不及,说不出任何言语

  △宬封望着满悦,主动牵着她的手进入祠堂,终于顺利完成拜堂仪式

  △接着,族长燃香,分别将香支交给宬封、满悦祭拜堂上先祖,结束后,示意宬砚将子裔放下,让他双脚踏在祠堂的土地上,族长象征性的在承裔脚上抹上祠堂的土尘

  △宬封抱着承裔,与满悦、子裔向先祖磕头,完成子裔、承裔认祖归宗仪式

 


S:11-15   

时:日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穗苗、族长夫人   


  △路家大院宬封房日景,宬封牵着满悦走进,让满悦坐在床沿,穗苗随后跟进,陪伴在满悦身旁

宬封:仪式繁琐,一定累了吧,妳先歇着,外头还不知道会闹到多晚,一会儿厨房会送些饭菜进来,先吃一些,别饿着自己。

满悦:外头宾客陆续都到了,你还是别在屋里待太久,这里有穗苗留着就好。

宬封:就这么急着赶我出去吗?

  △满悦着实不知道自己该和宬封说些什么,神情显得有些尴尬

宬封:知道了,我先出去就是,穗苗,妳留在屋里注意着,有什么事情,让外头的人去办,妳别离开。

穗苗:是。

  △宬封无奈,正准备离开房间,却看见,族长夫人捧着宬封的旧喜服和首饰盒走进

宬封:族长夫人怎么来了?(看见族长夫人手中的东西,疑惑)这是……

族长夫人:宬封,你先别离开,有件东西老太太一直放在我这里,吩咐今天一定要交给满悦,(对穗苗说道)穗苗,妳先到外头等着,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宬封、满悦说。

穗苗:是。

  △穗苗离开房间,满悦起身,走出内室

  △族长夫人将喜服、首饰盒放在桌上,打开首饰盒,盒中放着翠玉鎏金镯

满悦:这是……

族长夫人:其实老太太临终交代的话在祠堂时我只说了一半,另外一半我想还是私下单独和你们说比较合适,满悦还记得吗?这是当初老太太到殷家下聘时,路家给殷家的信物。

满悦:记得,

族长夫人:翠玉鎏金镯,这是当年老太太嫁给老太爷时得的,与老太爷留给宬封的鎏金玉饰是一对的,不过因为事关妳的娘家,我也不好在大庭广众下拿出来,追问之下,毁人名声难以避免,至于老太太为什么当初给了满钰姑娘之后却又要了回来,你们知道吗?

  △宬封望着满悦

宬封:已经知道了。

  △族长夫人听见,显得意外,疑惑

族长夫人:已经知道了?宬砚说的?

宬封:先是听来的,追问宬砚之后,他才如实仔细交代。

族长夫人:那么月老庙的事也知道了?还有喜服的事,(指着喜服领子上被划开的位置)这里被老太太放了东西也都知道了?

宬封:都知道了。

族长夫人:难道满悦会早产就是为了这些事情?

宬封:是。

族长夫人:唉,人算不如天算,实在不该让满悦这样知道的,总想着合适的时间再说,时间这么拖着,反倒害了满悦,满悦遭罪,我难辞其咎。

满悦:族长夫人别这么说。

族长夫人: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就有话直说了,当初老太太在喜服动了手脚,确实是不择手段的想要留住宬封,可是徒劳无功,宬封还是走了,碍于族规,让满悦现在进退不得的境地,老太太心里对满悦实在有愧,之后满悦有了子裔,老太太心里固然欢喜,可确实因为这支镯子的给出又收回过程有过疑虑,满悦不免因为这个原因受到连累,不过后来老太太也明白,满悦不是这样的姑娘,才会临终前特地嘱托我那些话,把东西放在我那里,老太太牵挂自己孙儿的安危,自然也得为满悦考虑周全,直到子裔出生后,老太太对满悦再无疑虑,让我一定要把镯子交给满悦,这支镯子早就该交给满悦。

  △族长夫人将翠玉鎏金镯交给满悦,满悦望着鎏金镯,迟疑,始终无法收下

族长夫人:宬封……

宬封:族长夫人先将镯子留下吧,等哪天她想接受时,就会收下。

族长夫人:也好,满悦突然知道了这些事,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也是有的,还是慢慢来吧。

  △族长夫人将翠玉鎏金镯放回首饰盒,留在桌上

族长夫人:那我先离开了。

宬封:族长夫人慢走。

  △族长夫人离开房间

  △满悦望着首饰盒中的翠玉鎏金镯,想起曾经知维与满钰的画面,想着自己竟因它受人质疑,情绪再次翻腾,难以释怀

宬封:满悦……

满悦:外头宾客未散,大少爷别失了礼数,你还是先离开,让穗苗陪我就好。

宬封:好,我先离开,妳在屋里别多想。

  △满悦瞥过视线,不愿正视宬封

  △宬封走出房间,唤回穗苗,离开,回头望着屋里,神色难掩忧心

  △第十一集结束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