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穆-少年英雄 (32人评价)


大纲: 

 

         剧情主要是在讲述一名瘦弱的少年韩穆在一次见义勇为的意外下被八仙中的韩湘子所救,之后又受到八仙中的各个神仙传授武功成为一名英雄的故事。  

  故事开头一间制药公司为了要研发出长生药牺牲了许多条人命,之后主角韩穆的妹妹们被自己的父亲卖去制药公司当试验品,韩穆与八仙決定与制药公司对抗。 

 

剧情大纲: 

 

         蓝海集团的实验中心发生爆炸警方到场支援后发现许多人声称自己被囚禁在里头刚刚被人放了出来,警方立刻派人进到里头察看,浓烟中一个身影竖立在他们眼前便是主角韩穆。 

  韩穆坐在侦讯室被询问着爆炸前的整个经过,他坦白这场爆炸是他引起,里头的保全被我打伤,警官李晴不相信一名少年有这么大能耐,带他却又觉得韩穆没在说谎,于是便要他说说他是怎么做到的。 

  韩穆叙事自己与八仙相遇的故事他们教会了自己八仙拳,而八仙中的每位都将各自的绝技传授给了他,之后一次意外自己的两个妹妹被自己的父亲卖给蓝海集团作为长生药的实验者,这集团目前正想尽办法研发长生药同时已经有好几位死于药物,同时执行长樊肖灵更是武术天才,而韩穆为了救出妹妹们于是联合八仙大破实验中心同时解决掉樊肖灵的一名手下。 

  即使这样讲李晴还是不敢完全相信,打算改日再审,殊不知隔日樊肖灵派人乔装成律师到警署去打算杀掉韩穆,当一到场却发现韩湘子与何仙姑也装成律师打算救韩穆,两边人马在警局里开打起来,韩穆也借势赶紧逃离,当逃到外头巷子时却被突如其来的外送员给枪杀差点命丧黄泉,好在何仙姑与韩湘子赶紧将他抬回八仙宅邸将他医治,吕洞宾也拿出仙丹解救韩穆性命。 

  而这时韩湘子带头起另外三名八仙要替韩穆讨回公道,打算去向樊肖灵复仇,但万万没想到即使四个神仙的武功再强也敌不过樊肖灵这吃了药的武术天才,四名身先被囚禁,樊肖灵要曹国舅用永生仙丹来换这四人的命。 

  当韩穆醒来后得知事情经过于是便带着剩下的四位八仙迁去营救,韩穆也靠着仙丹给的力量结和八仙拳成功打倒了樊肖灵为了一名中所皆知的英雄。 

 

 

角色介紹: 

 

韩穆:19岁,性格单纯老实富有正义感,目前夜晚在夜店当正职。因身体瘦弱常被人欺负,独自扶养两个妹妹,在在一次因缘际会下结识韩湘子並拜八仙为师习得八仙拳,再加上体内拥三颗仙丹力量的加持下,使他成为了一名英雄。 

  

樊肖灵:29岁,性格无情刚硬,制药公司蓝海集团的执行长。对于已定下的目标会不择手段达成,自小开始学习各项武术及施打强化药物,使自己成为一名武术大师。 

  

韩湘子:年龄不详,风流倜傥爱到处惹事生非,有着英雄梦,总是希望自己能正大光明的帮助世人。 

  

钟离权:年龄不详,性格稳重是八仙中的二哥,头脑十分聪明,在八仙中负责充当军师的角色。 

 

铁拐李:年龄不详,冥顽固执虽然是八仙中的大哥但心里却像小孩子般爱玩。 

  

何仙姑:年龄不详,端庄优雅但在出手时却反差极大是个狠角色,认识韩穆后慢慢对他产生好感。 

  

张果老:年龄不详,沉默寡言总是在一旁默默观看着时的插上句话,只要有需要在找他就行。 

  

蓝采和:年龄不详,外表似男似女总爱调皮捣蛋,喜欢耍着韩穆玩,是八仙中最令人头疼的角色。 

  

吕洞宾:年龄不详,性格独立做事谨慎,八仙中隐藏最深者,鲜少与他人会面,对于与凡人接触有点排斥。 

  

若清:27岁,樊肖灵的秘书,同时也是名咏春高手。 

  

莱克:38岁,樊肖灵的保镳,美国海军退役,擅长空手道,巴西柔术。 

 

山本:41岁:樊肖灵的保镳,来自日本的空手道大师。 

  

杰格力:33岁:樊肖灵的保镳,泰拳高手,实力与樊肖灵不相上下。 

 

 

剧本分场 (1-10) : 

 

场:1 

景: 上海市中央警署 

时:夜 

人:警察。 

 △上海市一间实验中心传出巨大爆炸声响,道路上员警消防车,警车,通通都在赶往的路上。 

员警:有民众报案一栋建筑里传出爆炸声响,随之飘出巨大浓烟。 

署长:调动分局部分警力赶往现场支援,通知消防队派消防车及救护车赶紧到现场,这起爆炸不排除人为犯案,要拆弹小组立马到现场待命。 

  

场:2 

景: 实验中心 

时:夜 

人:实验者,警察,韩穆 

△警察到场时,外头站着许多穿着病服的人,他们脸上满是惊恐流着泪,一位妇人求警察帮忙。 

妇人:救救我们! 

员警:(指挥三名员警)你们看好他们,伤者先做紧急治疗,其他人跟我进去。 

△后十几名武装员警包围出入口,大家随着命令进到内部。 

员警:跟着行动。 

△里面满是浓烟及火苗,往内部的走廊上满是倒下的保安及实验人员,员警赶看见状况赶紧通报。 

员警:里头伤者太多了,要求加派救护车。 

△此时黑暗的走廊上出现个站着的身影,员警赶紧举枪。 

员警:(举枪)别动!双手举高! 

员警:慢慢走过来! 

△韩穆跟着照做,随后一群警察过去将人制伏。 

  

 场:3 

景: 上海市中央警署/侦讯室外 

时:夜 

人:韩穆,李晴,局长,女警 

△韩穆独坐在侦讯室中,衣衫不整,身上多处以止血的伤口,少年一语不发看着桌子,李晴与局长在外头讨论著。 

李晴:(不敢置信)你确定犯人就是他? 

警员:现场只有他独自一人,据现场目击者描述,并没有其他的帮手。 

局长:一定还有其他的共犯,一个人不可能搞出这么大的事。 

女警:不得不说他身材还蛮好的。 

女警2:上级说他好像犯了什么重罪,造成多人重伤? 

局长:闲杂人全都离开,我们要开会。 

△不相干的人员都纷纷离场。 

警官:一堆来看热闹的。 

李晴:(看着韩穆)我光隔着镜子都能感受到他的杀气,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我问一下,等等是谁要进去侦讯。 

局长:没人了,我看要不你去。 

李晴:(质疑)我? 

局长:在场就只有你对这种犯人比较有经验,你不去谁去?而且这次出事的实验中心是海蓝集团所有,那个药物权威公司,所以口共很重要。 

△李晴听完后深吸了口气。 

局长: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花再久的时间,他就是得说出真相,明白吗? 

△李晴避开局长的视线低着头转头看像侦讯室内的韩穆。 

△李晴伸手,局长给了他韩穆的档案,之后便走进侦讯室 

  

 场:4 

景: 上海市中央警局/侦讯室内 

时:夜 

人:韩穆,李晴 

△韩穆看着走进来的李晴,李情走到桌前开始说话。 

李晴:现在开始进行侦讯,接下来我们将会全程录音。你有权保持沉默,但当你开口说话后,那么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你有权请律师,并可要求在讯问的过程中有律师在场。如果你请不起律师,我们将为你提供一位律师。在讯问的过程中,你可随时要求行使这些权利,不回答问题或者不作出任何陈述。 

△李晴坐到椅子上,开始询问。 

李晴:(看着韩穆)韩穆! 

△韩穆抬头看着李晴。 

李晴:你承认自己有犯罪行为吗? 

△韩穆看着李晴并沉默着。 

李晴:(低头看着档案)造成五十七个人轻重伤,这不是个小数目,我的同仁到场时只看见 你一人,我只想知道这案还有同伙吧!我是不相信一个人打群架能打趴五十七人更何况现还有多名保全。 

韩穆:事实就是你所看到的。 

李晴:(怀疑) 你要我相信你独自一人把这五十七人打趴在地?你是不是把警察当傻子?还是那五十七名被害者是傻子?这种事就算我给你枪你也做不到。 

△韩穆不发一语的看着李晴,而李晴看着韩穆的眼睛察觉到不对劲,眼前的这年轻人,他的眼神与以往的犯人都不同,侦讯室外头的长官看着里面的侦讯。 

李晴:好!那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有把事情经过告诉我! 

△韩穆想着事情的经过,而时间回到故事开始。 

  

场:5 

景: 夜店 

时:夜 

人:韩穆,韩湘子,老大,混混 

△今年十九岁的韩穆,晚上都会在家里不远处的夜店当服务生的韩穆,正在赚着自己的大学学费,以及跟两位妹妹的生活费,每天固定带着两位妹妹上课,自己独自回家休息,等到放学接他们回到家,晚上在独自外出工作,这样日复一日。 

△这时一位老大看着韩穆身型高想要让身边的混混看看自己威风模样,因此挑衅正在擦桌子的韩穆。 

老大:怎么个长这么高,擦个桌子都不会。 

△混混起身刻意把酒水打翻。 

混混:来来来!把这些擦干净,要是留着一滴水,就别想从这离开。 

△夜店其他服务生对这画面也装作没看到,韩穆看了老大一眼。 

混混2:他在瞪你呢。好凶。 

老大:(拿烟丢韩穆)你刚在瞪我,不想活了? 

△这时一位混混突然说道。 

混混:(指着)老大!那小子是在跟你新欢搭讪吗? 

老大:马的!又一个活腻的。 

△舞池中的韩湘子搭看着老大的女友。 

韩湘子:怎么一个人来玩? 

女子:(微笑)妹妹?你嘴可真甜,看上去你年纪比我小,应该是我叫你小弟弟才对。 

韩湘子:(搭肩)弟弟也好,哥哥也好,年纪这种东西,就不要太在意。 

女子:可是我男朋友会在意你,你还是走远一点的好,免得等等惹出麻烦。 

韩湘子:怕什么(靠近女子),妳男友能拿我怎样。 

△老大看过去后站了起来。 

老大:你们去把那小子带到外面,我要清自处理他。 

△老大带着一推小弟离开,韩穆转头看着在搭讪的男子。 

△混混拍了韩湘子的肩膀。 

混混:小子,我看你活够了啊? (看一眼女生) 

女子:与我无关,他自己要来找我的。 

混混:(架着韩湘子)跟我走老大要找你。 

△韩湘子拍掉男子的手,跟着他离开夜店,到一旁的暗巷。 

△一名服务生要在清理中的韩穆帮忙。 

服务生:穆,这些箱子麻烦你搬到外头放一下。 

韩穆:好,知道了。 

  

场:6 

景: 夜店旁暗巷 

时:夜 

人:韩穆,韩湘子,老大,混混 

△韩穆搬着酒箱到夜店外看见一名男子遭一群混混包围,他躲在杂物堆后面看着状况。 

韩湘子:(笑着)等等,现在是流行打群架吗?这样对我可不利啊!我只有一个人,你们有(用手数着)1.2.3.4........9个人,吓死我了。 

混混:现在才知道怕,刚在夜店不是很大胆,连我大哥的女人也敢搭讪。 

韩湘子:这是误会啊!我没想过他会是你老大的女友。 

老大:你识相点就让我兄弟每人揍一下,顶多擦伤流血,之后就会放你走。 

韩湘子: (笑着) 要我乖乖站着让你们打? (笑着指自己)我看起来跟你一样蠢吗? 

老大:(生气)给我把他打成残废。 

△老大身后一群混混正准备要冲向韩箱子,韩湘子立马叫停。 

韩湘子:欸欸欸!等等我先打个电话。 

老大:是想叫人帮忙是不是。 

韩湘子:(讲电话)急救中心吗?我需要救护车...... 

混混:(笑着)还给自己打电话叫救护车,这种人我可是第一次见到。 

△混混们都被韩湘子的举动逗笑。 

韩湘子:(讲电话)麻烦请派个三到四辆因为伤者有九人,有点多,且目测大多数都有骨折迹象。 

混混:他说的不会是我们吧! 

混混2:可是我骨头好好的,应该不是我们才对,说他自己吧! 

老大:还楞着做什么?他妈给我打。 

△混混们一群冲向韩湘子,韩湘子立马收起电话,飞快的一脚将一名混混踢飞数公尺飞过老大身旁,老大转身看着被踢飞的小弟,混混们都惊讶的看着韩湘子。 

韩湘子:(目露凶光)还来吗? 

老大:把他给我打死。 

△韩湘子开始一个个解决掉周围的混混,拳速飞快,混混们都还没看到拳头,就被打趴在地,老大跟混混们这时拿起一旁的酒瓶丢向韩湘子,但在韩湘子眼中瓶子以缓慢的速度朝他飞过来,迅速的将飞来的酒瓶打碎,并一脚踢回一个酒瓶,击中老大的头瞬间见血,大家见状不对劲场上只剩五人赶紧拿一旁的工具当武器,对付韩湘子,这时一旁飞来一个箱子砸中老大。 

老大:怎么还有帮手啊 

△韩湘子看想一旁的韩穆疑惑着。 

韩湘子:(疑惑)你谁啊! 

韩穆:你一个人怎么打得了这么多混混,我来帮你一起。 

韩湘子:赶紧走,别拖累我。 

△老大指挥着小弟。 

老大:(愤怒)就是刚那个服务生,给我连他一起打。 

韩湘子:(惊讶着赶紧说着)喂!我不认识他。 

△包括老大在内的三人对付韩湘子,而另外两人对付韩穆,韩湘子一方面要打架,同时又要保护韩穆,这时一个措手不及,韩穆被混混用铁管打趴在地,两名混混赶紧围殴他,而韩湘子为了救韩穆决定出重手迅速地解决掉老大三人,将三人关节用骨折,打到站不起来,随后便去解决剩下的两人,迅速的制伏打昏,架打完后,只剩韩湘子一人独自站着,其余的九位已倒地不起痛苦哀豪,而韩湘子看着一旁的韩穆,也听到了救乎车的声音,韩穆受重伤双眼模糊的看着韩湘子。 

  

场:7 

景: 海蓝集团 

时:日 

人:樊肖灵,实验人员 

△樊肖灵正走向着会议,实验人员报告关于新药的开发测试,又有实验者在试用新药后出现呕吐高烧癫痫及死亡的症状,而一个月发生四起案例,不禁让投资者怀疑这新药,到底是不是真的靠普。 

实验人员:新实验体不断出现对药物不适的反应,似乎无法承受住药物的副作用。 

实验人员2:我们建议要停指施打药剂,否则随时都会有死亡的可能,这已经是第四..... 

樊肖灵:(接着说)第四起了。 

△樊肖灵转身对实验人员威胁。 

樊肖灵:都要死第四个人了,你们这些基因学家,跟那群管理药物的废物还研制不出新药。 

实验人员:可是执行长,这药真的不能再试了。 

樊肖灵:(变脸)当我还好声好气的对你们说话时,就应该要懂得拿捏分寸而我只说一次,实验继续。 

实验人员吓到:是的,执行长。 

  

场:8 

景: 海蓝集团/会议室 

时:日 

人:樊肖灵,莱克,张先生 

△樊肖灵走进会议室,保镳莱克过来对话着。 

莱克:张先生等你很久了。 

△樊肖灵走到张先生对面坐了下来开口说着。 

樊肖灵:张先生好久不见,您不是应该在瑞士享受退休生活,怎么有空来。 

张先生:我是来关心有关续命计画的事。 

樊肖灵:怎么突然对计画感兴趣了,这事我们等到月底的董事会就会向各个投资者报告。 

张先生:我是收到消息,你们新药始终无法研制成功,甚至已经有三人在试药后死亡。 

樊肖灵:在开发新药的途中,身体对药物的不适应是在所难免,毕竟我们没时间再拖延直接用在人体实验对我们来说比较快速,但相对的死亡风险我们也必须承担。 

张先生:(激动) 你们要怎么搞,我是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的药什么时候能(咳嗽)。 

樊肖灵:关于这点,所有投资者都非常担心药的研发速度,但我可以保证,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给您能延续寿命的新药。 

张先生:我这钱,每月千万的烧,已经三年了,你们公司还生不出个东西来,说是要延长人类基本寿命,而你们给我看到的是实验着一个接着一个死亡。 

△张先生用拐杖指着樊肖灵,大声嚷嚷。 

张先生:你做为公司执行长,就这么点本事?如果我下个月在没看到完整的新药,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投资者都会停止这样案子的投资。 

樊肖灵:下个月,我的不可能这么快的就能研制出这药。 

张先生:(愤怒)那你就准备停止这药的研发吧! 

△张先生起身愤而离去。 

△樊肖灵愤怒的捶了一拳墙壁,墙面瞬间出现龟裂。 

莱克:张先生的态度一项都是.......要不我帮你解决他吗? 

樊肖灵:你解决了他,我们的钱要从哪里来。 

莱克:可是这药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限内研制出来,他压根就是在针对您。 

樊肖灵:这我很清楚,他要新药,我们就给他,告诉研发部,下月董事会前,我要看到他们研制出新药,不管这药是成功还是失败。 

  

场:9 

景: 八仙宅邸 

时:日 

人:韩穆,蓝采和,钟离权,张果老,铁拐李 

△韩穆睡醒,他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孩的脸,韩穆吓到大叫,小孩也吓到弹开。 

蓝采和:你怎么这么胆小啊! 

韩穆:(看了看周围)这里是哪? 

蓝采和:我不跟你说,你猜啊! 

△韩穆赶紧起身下床要跑出房间,此时蓝采和挡在面前绊倒韩穆将他丢回床上,韩穆痛苦地叫着,蓝采和跳坐到韩穆身上。 

蓝采和:你这弱鸡,伤都没好是想跑哪去啊!你差点让韩湘大哥给背锅了。 

△韩穆痛苦地叫着,蓝采和坐到了他的伤口上。 

韩穆:啊! ! !我的伤...... 

蓝采和:(起身)一点点小伤就痛到哀哀叫,真的是弱鸡。 

△此时张果老走进房间。 

张果老:小子,你别打扰客人休息。 

蓝采和:我没有啊!是他想逃跑我才....... 

△张果老靠近韩穆看着他的伤口。 

张果老:伤口复原得不错,药虽然放久了,但还是挺管用。 

△韩穆吓到坐起身,惊讶的看着张果老 

韩穆:你又是谁? 

张果老:你别乱动啊!你这伤才刚复原,乖乖躺着好。 

△韩穆赶紧穿过张果老的身旁逃出房间。 

蓝采和:这弱鸡怎么老是想跑啊! 

△韩穆逃出房门时不小心撞倒铁拐李,韩穆看着倒下的铁拐李。 

铁拐李:怎么突然跑出个人撞倒俺,(看了韩穆)你这小子撞倒人还不来扶,不懂得敬老尊贤。 

韩穆:不好意思,老先生! 

铁拐李:什么老,看俺怎么教训你。 

△话一说完铁拐李便起身要教训韩穆,韩穆见状赶紧往大门跑,此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后领,将他拉倒在地,铁拐李追了上来。 

钟离权:老铁,发生什么事吵吵闹闹的。 

铁拐李:这小子撞倒俺,还给我跑。 

钟离权:(看着韩穆)他是韩弟昨晚带回来的那位客人吧!看他这伤。 

△张果老与蓝采和随之赶到。 

蓝采和:大哥二哥真多亏你们把他抓住了。 

钟离权:采和这人没事干嘛要逃,这伤可还没复原啊。 

蓝采和:(装傻)这我不知道。 

钟离权:张兄? 

蓝采和:老夫去看伤事实,看见采和小弟压坐在客人身上。 

△钟离权看了眼蓝采和随后探了口气摇摇头,韩穆不解现在的情况大喊。 

韩穆:谁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状况!我都不认识你们,你们到底是谁啊! 

钟离权:先起身吧! 

△钟离权拉起韩穆。 

钟离权:先自我介绍,我叫钟离权。 

韩穆:钟离......权? 

蓝采和:二哥,你就这么说出身分啊!你好歹也隐藏下吧! 

钟离权:没必要把事情复杂化,我看他不像是坏人。 

△钟离权继续介绍 

钟离权:身旁那位他叫铁拐李,身后的两位分别是。 

蓝采和:我叫蓝采和。 

张果老:张果老。 

△韩穆听完他们的名子后疑惑了起来。 

韩穆:蛤? 

蓝采和: (跟张果老窃窃私语) 他原本就把我们当怪了,听到名子后,一定觉得我们是神经病。 

韩穆:那是不是还有吕洞宾? 

蓝采和:(跟张果老窃窃私语)我敢打赌他只知道吕洞宾。 

韩穆:还有那个谁......叫什么来着的。 

钟离权:吕洞宾在楼上练药。 

韩穆:(苦笑)还真的有吕洞宾........ 

△韩穆怀疑自己是在作梦,慢慢地朝大门走去。 

韩穆:我一定是工作太累了,这一切都是梦,我要回家。 

△此时钟离权前去拦下韩穆。 

钟离权:你要是就这么走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向韩弟交代。至少先把伤养好,再走也不迟。 

韩穆:韩弟? 

蓝采和:韩湘子。 

钟离权:昨晚你身受重伤是他把你扛回来的。 

△韩穆想起昨晚片段画面,自己被扛进屋时八仙交谈的模糊画面。 

韩穆:我好像想起来了,是他救了我...... 

钟离权:韩湘子说你是好人,我们才同意让你接受治疗,所以你该先把伤养好,张兄会治好你。 

韩穆:(急忙)不行! 

铁拐李: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婆婆妈妈,要你治疗就治疗,有什么好不行的。 

韩穆:我要回去,我妹他们还在家里等我。 

铁拐李:你这小子真是。 

△铁拐李正要前去抓韩穆,而钟离权使了眼色加手势要他不要管韩穆。接着韩穆赶紧离开八仙的宅邸,在出大门前,正好何仙姑进门与韩穆擦身而过,两人互看了一眼。 

何仙姑:他伤还没好,你们怎么就放他走了? 

蓝采和:因为他是个妹控。 

△另外三人纷纷不约而同点头。 

  

场:10 

景: 韩穆家 

时:日 

人:韩穆 

△韩穆急忙地回到家看见两个妹妹都不在家,发现桌上的纸条得知妹妹已经自行去上学了,韩穆也累倒在沙发上,嘴里嚷嚷着。 

韩穆:蓝采和,钟离权,铁拐李,张果老,这些不都是八仙吗?怎么,难道是名子取一样?不可能......我是在作梦,好想睡。 

△不知不觉韩穆躺着睡着了。 


编剧:張永孝

手机号:886903195498

邮箱:485741997@qq.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