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十二集-上) (21人评价)


悦♥月第十二集剧本

 


S:12-1   

时:夜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穗苗   


  △片头结束

  △路家大院夜景,婚宴已经结束,大院各处由原本的灯火通明渐渐熄灭光亮,回廊上只剩几盏灯笼照明

  △宬封房外,宬封正走向房间,回忆再度被房门结着的红彩缎、灯笼引起

  △第一集,S:1-8,闵纱月身穿精致嫁衣,坐在床边,等待,成封进房,年少得意,走向闵纱月,轻柔的掀开她的盖头,闵纱月妆容娇俏美丽,对着成封一笑的画面

  △时序恢复

  △宬封推开房门,走进屋里,却看见外室桌上,除了稍早族长夫人送来的旧喜服和首饰盒外,还多了笔墨纸砚,宬封疑惑,走进内室

  △内室里,满悦已经换下嫁衣,长发如往常一般,将全部发丝拢在胸前,只用发带束着,不见任何钗饰,穗苗见宬封进屋,向宬封行礼

  △宬封见状,自嘲一笑,低声喃道

宬封:妳确实不是她,(对穗苗)穗苗,天色已晚,妳也辛苦一天,先回屋休息。

  △穗苗听见,有些迟疑,担心的看着满悦,见到满悦点头,这才愿意应诺

穗苗:是。

  △穗苗退出房间,关上房门

  △宬封望着满悦,对于她的倔强唯有无奈叹气,只是看着床上已经整齐迭好的嫁衣和头饰、玉簪

满悦:这嫁衣太贵重,穿在身上怕不当心弄脏了,所以先换下来。

宬封:正因为无可取代,若不是认定的人,我不会让这嫁衣再入世人眼中。

  △宬封沉默,径自将嫁衣、头饰收进柜子中,再将玉簪摆在梳妆台上正中央最明显位置

满悦:外室桌上笔墨纸砚已经备好,我希望你能先帮我写些字。

宬封:什么?

满悦:休书。

  △宬封听见,无法置信,转而望着满悦,只见她的态度十分坚定,不见任何犹豫,心里不免有些怒气

宬封:这句话妳怎么能说得这么云淡风轻,对妳来说,休书竟只是几个字的东西而已?在我们成亲的当天,妳就让我写休书,对于我们之间的关系,妳未免看待得太过儿戏?

满悦:并非儿戏看待,由始至终,我从未改变过自己的决定,若不是子裔、承裔羁绊,我们根本无须今日仪式,配合这一切只是我对子裔、承裔的责任,他们无法选择,毕竟无辜,总不能让他们名位不正的在大院里长大。

宬封:子裔、承裔还小,妳能忍心?

满悦:当然不是现在,等到他们再懂事些时(被宬封打断)

宬封:就算再怎么懂事,难道就不需要自己的娘亲了吗?

满悦:等他们懂事些时,就不再需要处处依赖,何况我不会离开江南,不会离开城里,甚至不会离他们太远,他们不会失去自己的娘亲,只要他们想见我,随时都能见到。

宬封:说到底,妳只是不想和我有任何牵扯,哪怕只有一天,一时一刻都不愿意。

满悦:过去的事你我都已经改变不了,至少将来如何,还能自己作主。

宬封:所以妳已经决定将来的日子里不愿有我,连一点机会都不肯给?

满悦:一开始就并非你我自愿,何必互相折磨。

宬封:如果妳想断离,就明白告诉我,七出之条,妳究竟犯了哪一条过错?妳让我该怎么写这封休书?

满悦:犯了哪一条过错由你决定,只要你能写下这封休书,犯了哪一条过错我已经不在乎了。

宬封:妳怎么可能不在乎,妳在乎这些不明不白的罪名无端加在自己身上,否则妳不会咽不下这口气,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逼着自己忍受邻里之间的闲言碎语待在偏院等我回来,就为了在族人面前把话说清楚,还自己一个公道,还有,殷满悦,妳太看清我了,就算妳不在乎罪名,我也不可能无端入人于罪,妳最好死心,我不可能写这封休书。

满悦:你……

宬封:累了一天,我困了,不想再继续这种没有意义的话题。

  △宬封拿起床上的枕头,走到外室,放在卧榻上,压抑着怒气说道

宬封:我知道妳心里有气,让妳现在勉强接受我确实为难,我不会强求,在妳愿意改变心意接受我之前,我不会再让妳有任何负担,今后妳睡床,我就睡这里,虽然这么做无法挽回什么事,但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其它的妳趁早打消念头。

满悦:你……

  △宬封不理会满悦,径自在卧榻上躺下,闭眼休息

  △满悦望着不肯配合的宬封显得有些气愤,却又莫可奈何

 


S:12-2   

时:夜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路家大院深夜景

  △梦境中,四周环境一片漆黑,满悦孤身一人站立中央,不见其它东西,更不辨方向,忽然宬封的声音清楚充满空间

  △第十集,S:10-2

宬封OS:(语气坚定)先救孩子,她将来能不能再有孩子已经不重要了。

  △紧接着,一支赤翎箭从黑暗中射出,对着满悦直冲而来

  △满悦惊吓起身,宬封察觉声音,机警醒来

  △床铺上,满悦惊魂未定,环顾四周,宬封房中已然是深夜时刻,月光微弱照进,满悦庆幸发现方才只是梦境

  △卧榻上,宬封不动声色,透过隔间的镂花空隙暗中观察满悦

  △床铺上,满悦像是想寻找安全依靠,屈膝靠着床头,若有所思的模样,任由时间流逝

  △一夜,两人尽皆无眠

 


S:12-3   

时:日   

景:路家大院书房   



人:路宬封、路宬砚   


  △路家大院日景

  △书房内,宬封坐在椅子上,对身边店铺的账本无心理会,疲困的支撑着精神,宬砚走进看见,调侃笑道

宬砚:怎么了?新婚燕尔的,这神情可不太对啊,难道昨晚又闹别扭了?还是屋里的人又和你冷战了?我这嫂子平常看来温婉和顺,怎么这种时候反倒格外坚持。

  △宬封听了成砚的话,心里没好气,直接不客气白了宬砚一眼,苦恼不已

宬砚:还真有事啊?我只是听说满悦嫂嫂到现在还没出屋子,这才随口一句,没想到昨晚真有事。

宬封:到现在还没出屋子?

宬砚:是啊,女主人进门了,苻杏总得安排两个小丫鬟伺候,可是小丫鬟一直没见她出屋子,不敢擅自进去打扰,这才去厅里问苻杏该怎么办,可毕竟是你屋里的事,苻杏也不好多问,自作主张,只好让她们再等等。

宬封:都快晌午了还没出屋子,情况不对劲,满悦原就气血虚弱,别是昨晚仪式繁琐累着了,你和我过去瞧瞧,若真的身子不适,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能再由着她逞强。

成砚:知道了。

  △宬封、宬砚离开书房

 


S:12-4   

时:日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外   



人:路宬封、路宬砚、穗苗


  △路家大院宬封房外日景

  △宬封、宬砚神情忧心,快步来到宬封房外,看见穗苗正好打开房门走出

  △穗苗走出房间,神情显得有些疑惑为难,看见宬封、宬砚走来,赶紧行礼

穗苗:大少爷、二少爷。

宬封:怎么回事?满悦是不是身子不适?莫非昨天仪式繁琐,所以累着了?

穗苗:啊?

  △穗苗听见宬封的问题,一时反应不及,随后才回过神

穗苗:喔,没有,少夫人应该没累着,她看起来精神挺好的。

宬封:精神挺好的?既然挺好的,怎么到现在还没起身?

穗苗:少夫人已经起身梳洗了,可是……

宬封:可是什么?

穗苗:(为难)这……该怎么说呢……

宬封:老实说,不许瞒着。

穗苗:(神情犹豫迟疑)这个……少夫人说……她说……

宬封:说。

穗苗:(紧张,不知该如何表达)少夫人让穗苗以后……不论早晚……都把饭菜送进屋里……然后……然后家里任何事情都不许烦她……

宬封:把饭菜送进屋里?为什么?

穗苗:少夫人说以后三餐她都在屋里吃,从今天开始,她想起就起,想懒就懒,家里的任何事情她都不想烦心,也不想动手,既然已经嫁进了路家大院里,她要开始享福了。

  △宬封听见穗苗的转述,想起本集,S:12-2,满悦屈膝靠着床头,若有所思的模样,瞬间明白满悦的用意,神情似笑非笑,挑眉疑问

宬封:喔?

  △穗苗望着宬封的神情,直觉认为他生气了,显得紧张

穗苗:大少爷别生气,一定是穗苗听差了,少夫人以前不是这样的。

  △宬封深深的叹了口气,没好气的说

宬封:放心,妳没听差,已经把她的意思说得很清楚,我听得很明白,昨晚一夜没睡,原来想的就是这个。

  △宬砚在一旁看着成封的反应表情,听得着实疑惑

宬砚:怎么回事?

宬封:昨晚我才进房门,就看见桌上笔墨纸砚全备好了,非得让我写下休书。

宬砚:你怎么回她?

宬封:我能怎么回?当然不肯,七出无错,怎么能写。

成砚:你不肯,她能轻易罢休?

宬封:所以现在看明白了吗?她这是在自己找错,好让我挑她的不是,逼得我要是受不了,就会自己写下休书,遂了她的心愿,行啊,宬砚,我小看你这个嫂子了,竟然都知道怎么跟我耍手段了。

  △宬砚听见,想明白了,很努力才憋住笑意,神情对满悦颇为赞赏

宬砚:士别三日,刮目相待,了不得,都长本事了。

  △宬封望着紧闭的房门,再看宬砚幸灾乐祸的神情,胜负欲已然被成功挑起,态度不肯服输

宬封:自投罗网,成副领,你说说看,既然人家战帖都下了,如果我还不应战,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宬砚听着宬封的用词,再看宬封久违的较劲神情,深表赞同

宬砚:可不是,要是不应战,成军领实在太不给人面子了,这话要是传出去,外头的人该怎么说?一人一句,还加油添醋的,话说的可就难听了。

宬封:怎么难听?

宬砚:那必须是说咱们路家大院心里没人啊,心里眼里都瞧不上她这位新进门的少夫人,不把人家当回事呀。

宬封:后果严重啊,这么说不应战还真不行。

宬砚:(点头同意)嗯,必须应战了。

宬封:就这么点心思还敢跟我玩花招,(啧笑)不知轻重,(对着穗苗)穗苗,这事就按少夫人说的办。

穗苗:啊?

宬封:妳现在就去交代厨房,以后少夫人的三餐就在屋里吃,她要是不想出屋,就让她在屋里发懒,等会儿厨房备好少夫人的午饭后,妳就送进屋里,记得,告诉厨房,以后送给少夫人的菜色,不要寻常的,粗茶淡饭的少夫人看不上眼,我们就要最好的、最滋补元气的。

穗苗:啊?

宬封:(冷哼一笑)哼,跟我耍心眼,(不屑,郑重宣告)妳、输、定、了。

  △宬封说完,自信的转身离开,临走前对着宬砚丢下一句

宬封:其它的你看着办。

宬砚:明白。

  △穗苗望着宬封离去的身影,认定他当真生气了,紧张不已

穗苗:怎么办啊!大少爷是真生气了!二少爷,你能不能劝劝大少爷,帮少夫人说说话,她以前真不是这样的,真的,少夫人以前真不是这样的,以前少夫人样样勤俭,总舍不得对自己好,衣裳首饰从没替自己添过一样,她真不是……

宬砚:穗苗,妳知道今晚街上有灯会吗?虽然每年都有,不过听说今年办得特别热闹,不仅有百戏杂耍,还有各式小摊。

  △穗苗对于宬砚突兀的问题,来不及反应,只是傻楞楞的点头

宬砚:妳和田婶这几年照顾满悦嫂嫂辛苦,来到江南后一定从没好好逛过吧?晚上我让雳鹰、霄鹰陪着妳们去,晚一点回来没关系。

穗苗:可是少夫人和大少爷……

宬砚:不管他们,就让他们去闹,不怕他们闹,怕他们不闹。

  △宬砚转身,正准备离开,突然想起

宬砚:喔,对了,孩子都喜欢新奇热闹,(笑)受累了,顺便把子裔一起带去,他会玩得很开心的,我和苻杏会照顾承裔,不必担心家里,记得,晚一点回来啊。

  △宬砚说完,忍住笑,迈着悠闲的脚步离开,留下穗苗不明所以,错愕发楞

 


S:12-5   

时:夜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小丫鬟×2   


  △路家大院夜景

  △宬封房中,满悦躺在床上,坐卧不是,干脆起身走动,活动筋骨

满悦:躺了一天,腰酸背痛的,真奇怪,穗苗应该已经把话带到了呀,路家大院能够从无到有,说明不是个能允许家里人偷安怠惰的地方,怎么路宬封听见了这些话还没个反应?

  △满悦正疑惑着,却听见房外传来敲门声

满悦:谁?

小丫鬟OS:少夫人,厨房到时辰摆晚饭了,按着穗苗姐姐的吩咐,给您把饭菜送到屋里来了。

满悦:进来。

  △房门被打开,只见门外站着两个小丫鬟,一个提着分层食盒,一个搬着小桌几,前后进入房间,随后,宬封从外走进

满悦:你怎么也来了?

宬封:少夫人说笑了,我们的屋子,我怎么不能来?

满悦:穗苗呢?

宬封:带子裔逛灯会去了,我想这是小事,就没先知会少夫人一声,(吩咐小丫鬟们)把东西放到榻子上。

小丫鬟们:是。

  △小丫鬟们听令,将小桌几摆在卧榻上,随后再将食盒放在桌几上

宬封:行了,这里已经没事,妳们都先出去,把门带上,再告诉外头的人,今晚没有吩咐,都别靠近后院。

小丫鬟们:是。

  △小丫鬟们退出房间,关上房门

  △宬封走向卧榻处,用自己的棉被、枕头作为基底,摆了一个舒适的座位,随后打开食盒,将食盒里的饭菜碗筷摆上桌几,一碟碟的瓷盘中,盛着各式细致菜品

满悦:你这是做什么?

宬封:摆晚饭啊,不是少夫人自己交代的吗?以后妳三餐都要在这屋里吃,从今天开始,想起就起,想懒就懒,家里的任何事都不想烦心,也不想动手,既然已经嫁进了路家大院里,少夫人打算开始享福了,我听着穗苗是这么说的,没会错意吧?

  △满悦听见,为了计谋奏效,故意任性的说道

满悦:是呀,不可以吗?

宬封:可以,当然可以,少夫人这么说极是,说来惭愧,我怎么忽略这么重要的事情,少夫人这么打算倒是提醒我了,本就该如此的,可我怎么听说少夫人以前不是这样的,我听他们说少夫人以前不但自己做活挣钱,家务事也不懒着,不分轻重都肯帮着做,必须夸一句「贤良淑德」啊。

满悦:以前那是没办法,只能这样,其实我本来就是这贪图享乐、遇事推诿怠惰的模样,还没进门前,总得收敛,先做做样子给人看,好图个名声,现在都进门了,我再不享福,岂不是傻了吗?

宬封:不傻,少夫人一点都不傻。

满悦:是呀,反正目的已经达到,再假模假式的做样子不合适吧?

宬封:不合适,太不合适了。

满悦:何况路家大院家大业大,如果我再为了挣那点零花钱抛头露面,让外头的人为此议论大少爷苛待,不象话吧?

宬封:不象话,真不象话。

满悦:所以我决定了,既然已经进了路家大院,后半辈子就必须得好好享福,这才不吃亏。

宬封:那当然,必须的呀!

  △满悦见宬封的态度始终赞同,疑惑不解的望向宬封

宬封:既然少夫人想得这么周到,有此觉悟,以后千万可得记得,只要能坐就不站着,能躺就不歪着,双足最好从此不踏尘土。

满悦:正打算如此,幸好进了路家大院,要是别的人家,哪能这样。

宬封:是啊,在路家大院多好,少夫人别老想着走呀,我也想明白了,人各有命,少夫人贪图享乐、遇事推诿,既已娶妻这般,那是我命当如此,也只能顺从天命安排了。

满悦:大少爷不像是愿意认命的人呀。

宬封:不认命还能怎么办?

  △满悦见状,正想开口提休书,却被宬封识破,先开口阻止

宬封:只是少夫人知道自己该怎么享福吗?

满悦: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难道还有讲究?

宬封:有,讲究可大了,要是不懂其中精妙之处,都是瞎折腾,要说南兀成府当初在部族也是有头有脸的世家大族,我怎么说也算是见过部族里享福太太们的模样,怕少夫人突然之间不知道怎么摆谱享受,所以我只能亲自来伺候少夫人。

  △满悦想开口拒绝,被宬封看穿,又抢先一步开口劝阻

宬封:少夫人纵乐享福,有人伺候,不该拒绝才是啊。

满悦:谁要拒绝了,我巴不得事事有人伺候着,自己全不动手最好。

宬封:那是,少夫人千万记着,要当个享福人,最基本的先是要能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少夫人请到这卧榻上用晚饭吧,这卧榻垫了褥子,比在桌子那舒适些。

  △宬封让满悦在卧榻上坐下,让她靠着自己,满悦迟疑,想要离开宬封身边

宬封:少夫人能靠着就别自己坐着呀,不是自己找累吗?

  △满悦一时之间反应不及,只好暂时靠着宬封,心里盘算怎么应对,宬封拿起碗筷,仔细喂满悦吃饭,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模样,暗自偷笑,故意说道

宬封:对了,刚才我还让他们替少夫人准备了热水,等会儿吃完饭,我再亲自伺候少夫人沐浴更衣。

满悦:不敢劳驾,等穗苗回来伺候就好。

宬封:穗苗和田婶带着子裔,没这么快回来,少夫人别担心,他们有雳鹰、霄鹰陪着,安全得很,想多晚回来都不打紧,大院里各司其职,负责烧水的人也想早些休息不是?还是让我伺候吧。

满悦:你堂堂路家大院的大少爷,做这些事情,万一传了出去,难道不怕伤了你当家人的面子?

  △宬封笑,放下碗筷,伸手环住满悦,说话间头脸逐渐往满悦肩上靠近

宬封:那不打紧,刚才少夫人不是听见了吗?我已经让他们全部退出后院,没人会看见的,等会儿偌大的后院就只剩(语气极度暧昧暗示)妳和我,再没有别人,沐浴更衣嘛,发生什么事都是理所当然的,就算真有什么声响也不会有人听见……

  △满悦发觉身后的宬封企图吻上她的颈项,右手已经开始不规矩的想要解开她的衣带,意会宬封的意图后,不由得脸红心跳,心慌的将宬封推开,赶紧退到一旁,警戒的看着宬封

满悦:我自己有手有脚不需要任何人伺候,尤其是你。

宬封:别啊,少夫人不是说了,都进了路家的大门,不该吃亏,最好从此之后一辈子享福才是啊。

满悦:我改主意了。

宬封:那多可惜,要不,少夫人再考虑考虑。

  △宬封暧昧的笑着向着满悦靠近,满悦心里警醒着危机意识,见卧榻上已无路可退,情急之下踹了宬封一脚,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拿起桌几上的碗筷,掩饰性的扒了几口饭

  △宬封只觉不痛不痒,望着满悦心慌意乱的脸红模样,忍不住偷笑,不以为意,夹菜到满悦碗里

宬封:多吃点。

 


S:12-6   

时:日   

景:路家大院书房   



人:路宬封、路宬砚   


  △路家大院日景

  △书房中,宬封想起本集,S:12-5,满悦心慌意乱的脸红模样,忍不住得意,掩不住笑意,宬砚走进看见

宬砚:成军领正面迎战,岂有落败之理,猜着你昨晚一定大获全胜,心里得意,先告诉你一声,别乐得太早,后头还有招呢。

宬封:怎么说?

宬砚:方才我从账房经过,正巧看见嫂往账房里去了,就先留意着,等她离开后,私下问了账房,账房说嫂去向他问了些大院份例开销的问题。

  △宬封稍微想了想,明白了满悦的打算,不以为意

宬封:小把戏。

宬砚:看样子胸有成竹,怎么?已经猜着嫂这次想玩什么花招了?

宬封:怎么猜不着?她就这点心思你还想不明白吗?她现在唯一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自己找错,逼得我向她认输写下休书,我问你,「骄奢淫逸、贪鄙暴敛」这几个字,她能玩的、敢玩的是哪一样,还猜不着吗?

  △宬砚想了想,明白的笑

宬砚:怪不得去找账房问这些问题,还真是不知道死心,这才败下阵而已,马上又想了新招。

宬封:别一脸幸灾乐祸,想要置之事外的模样,你以为事情变成现在这样,你就没有一点责任吗?(笑)况且满悦心太善,又不是从小富贵骄纵的养大,根本狠不了心玩得太过火,她玩这招,你只要抓紧要点回击,肯定自己就先败阵了,成副领心思灵敏,年少有为,在战场斗智是以生命为赌注,成副领都能应对,现在该怎么对付她的小心思,你就没点办法吗?该是游刃有余才是。

宬砚:办法当然有,要办也不难,不过可得有言在先,银子算谁的?

  △宬封望着宬砚,气定神闲的肯定回答

宬封:我的。

宬砚:这事要办之前必须先约法三章,我接下来所做的任何事情可都是经过你同意的,真办了,可别怪我擅做主张,事先不跟你商量。

宬封:行,我同意的。

宬砚:明白,这还不好办吗?(笑)花别人的钱不心疼。

 


S:12-7   

时:日   

景:街景   



人:殷满悦、穗苗、环境人物   


  △江南街景日景

  △街上,两边摊贩叫卖着,行人来往络绎不绝,满悦、穗苗走在人群中,满悦心情愉快,自信满满,脚步显得轻盈

穗苗:少夫人是不是遇着什么好事,今天看来特别高兴呀。

满悦:当然高兴,穗苗,自从来到江南以后,我们每天忙着挣钱生活,从没替自己添过什么东西,等会儿我们就到处走走逛逛,每间铺子都进去全部看一遍,什么绸缎铺子、杂货铺子、首饰铺子,我们都去,如果看见喜欢的东西就买下,只要让他们去跟账房收款就好。

穗苗:可是少夫人不是不愿意用大院的银子吗?

满悦:今天我们改规矩了。

穗苗:啊?

满悦:走,今天给妳买些衣料首饰,妳现在正是该打扮的时候。

  △满悦越想越得意,拉着穗苗,走进绸缎铺子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