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十二集-下) (18人评价)


S:12-8   

时:日   

景:绸缎铺子   



人:殷满悦、路宬砚、穗苗、掌柜、环境人物   


  △绸缎铺子日景

  △铺子里,掌柜正忙着爬上梯子,从货架高处取下布匹,柜台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颜色、花样的布匹,看见满悦拉着穗苗走进,赶紧招呼

掌柜:呦,少夫人来了。

满悦:掌柜的,我想选些新样式的衣料,烦劳您介绍些。

掌柜:早给您备好了,就等着少夫人大驾光临,您瞧,铺子里最好、最新的布料样式都在这里,特别适合给年轻夫人裁制衣裳,您慢慢挑,看喜欢哪一匹,需要多少尺寸,我再让伙计给您裁了送到府上去,绝不让您受累了。

  △满悦、穗苗听见,神色疑惑

满悦:掌柜的,您这是做什么?难道您早知道我会来吗?

掌柜:知道,刚才二少爷已经来吩咐过了。

满悦:二少爷?

  △掌柜的才说完,宬砚笑着走进

宬砚:嫂嫂今天心情好,和穗苗出门逛逛啊。

满悦:二少爷怎么来了?

宬砚:嫂嫂新进门,家里怕是有所疏忽,东西准备的不齐全,还烦劳嫂嫂自己出门添置,怕嫂嫂要添置的东西多,受累了,所以赶紧来办,铺子里样式实在太多,正不好拿主意,嫂嫂来得正好,亲自看看哪些样式最合心意。

  △满悦、穗苗看着布匹,面面相觑,低声讨论

穗苗:少夫人,现在怎么办啊?

满悦:妳就看看自己喜欢哪一个样式,真裁一块呀。

穗苗:那怎么能成,这间铺子的衣料可不便宜。

满悦:不便宜那正好呀。

穗苗:我不敢,还是少夫人替自己选一些吧。

满悦:我不要,要不我们还是去别家吧。

  △满悦故做镇定,望着宬砚

满悦:我想……我和穗苗再考虑考虑,多看几家,回头再决定。

宬砚:既然嫂嫂难下决定,没关系,不为难,我看这样吧,掌柜的,您经验丰富,就看着少夫人身量,估量着如果做一身衣裳得裁多少尺寸,宁可多裁些,桌上这些样式都送一块到路家大院,跟账房结款,就说是大少爷吩咐的。

掌柜:是。

满悦:你……

宬砚:嫂嫂还缺不少东西吧,要不要再去其它铺子看看?街上的铺子我都已经安排了人等着,请~

  △满悦望着宬砚气定神闲的模样,忍着气走出绸缎铺子

 


S:12-9   

时:日   

景:杂景   



人:殷满悦、路宬砚、穗苗、环境人物   


  △首饰铺子,与绸缎铺子相同情况,满悦和穗苗才一进门就看见掌柜已经在柜台桌上摆满钗环耳坠等首饰

  △满悦、穗苗看了看,再次为难的面面相觑,宬砚豪气一挥,掌柜殷勤的连忙将首饰装入盒中

  △满悦见状,目的再次被宬砚破坏,明显不高兴的走出首饰铺子,穗苗紧追其后,宬砚悠闲跟着

  △江南街景日景

  △满悦、穗苗走在街上,宬砚在身后跟着,满悦看两旁店铺,不管哪家店铺门前都有路家的人等候,向满悦行礼,满悦心里来气,转身回家

 


S:12-10   

时:日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苻杏、小丫鬟×2   


  △路家大院日景

  △宬封房,满悦悻悻然的从外走进,却看见屋里桌上早已被衣料、首饰摆满,心里因计划无法实施,心里实在郁闷

宬封:娘子今天到街上逛逛,替自己添置衣料首饰,还开心吗?

  △满悦听见,心里正憋闷,没好气的转身,却看见宬封倚在门边,一派悠闲的询问,心里更是冒火

满悦:不开心。

宬封:喔,还不开心啊~

  △满悦见宬封得意炫耀的神情,忍不住生气,大喊

满悦:来人啊。

  △两名小丫鬟在屋外听见,赶紧跑入,向宬封行礼

小丫鬟们:大少爷。

宬封:没听见是少夫人喊你们吗?

  △小丫鬟们听见,赶紧再向满悦行礼

小丫鬟们:少夫人有什么吩咐?

  △满悦将桌上的衣料、首饰分成两份,接着将两份衣料首饰分别全部塞给两个小丫鬟,故意对宬封示威挑衅

满悦:一份送去穗苗房里,剩下的妳们自己分了。

  △小丫鬟们捧着手上的衣料首饰,怀疑犹豫,不敢动作,只好望向宬封

宬封:怀疑吗?记着,以后这个家里,少夫人怎么说怎么是,好好服侍,少夫人还有好东西给妳们,还不谢过少夫人。

  △小丫鬟们听见,欣喜

小丫鬟们:谢谢少夫人!

  △宬封示意两人退下

宬封:如果妳认为这些小手段就能让我写下休书,没关系,我们慢慢耗,娘子开心便好,反正镇上的看不上,还有县城里的,县城里的看不上,还有京城里的,多简单的事呀,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挑,慢慢选,看谁先心疼银子。

满悦:你……路宬封!

  △满悦看着宬封难掩得意的神色,想起自己计划败落,气急败坏,拿起卧榻上宬封的枕头,用力丢向他

  △宬封轻易闪过,枕头落地

  △满悦看没砸中,实在气不过,再进内室拿起床铺上自己的,再丢

  △宬封眼捷手快接住,当看着满悦心有不甘,却又对他莫可奈何的神情,终于忍不住开怀笑着

  △房门外,苻杏经过,看见宬封的笑容,诧异,再看向屋里,发现宬封的笑容是因为的满悦时,面露不悦忌殚

  △满悦见两次都没砸中,又想起两次出招都没讨到便宜,实在呕得不想再看见宬封,出气般用力踏着脚步回内室,坐在床铺上跟自己生气

  △宬封捡起自己的枕头,走进屋里,走向内室,坐在满悦身边

  △满悦见宬封走进,瞥过视线,根本不想理他

  △宬封放好满悦的枕头后,想将自己的枕头暗渡陈仓放回床上

  △满悦发现宬封的目的,赌气的将枕头塞回给宬封,不容商量

  △宬封无奈,只能接受偷渡失败,抱着枕头,欣赏着满悦撒泼的可爱模样

 


S:12-11   

时:日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殷满悦、田婶、承裔   


  △路家大院日景

  △宬封房中,承裔躺在摇篮中午睡,满悦、田婶坐在桌前替承裔做白色里衣

田婶:这承裔小少爷虽然不足月出生,着实让人担心了一阵子,幸好现在越来越健康,一天天在长着,这才刚给他做好的衣服,眼看就快要不能穿了,我看这几件也穿不了多久又得换新的了。

满悦:不能穿了我再替他做新的呀,孩子能平安长大最重要,(笑道)难道做娘亲的还能因为嫌麻烦,就不许他长了?

田婶:少夫人心情好,近来都能说笑了,这样挺好的。

  △田婶看看门外,眼见四下无人,正是说事的时候,试探性的询问满悦

田婶:少夫人,妳现在得不得空,我能不能和妳商量件事?

  △满悦听见,放下手中的针线,笑道

满悦:田婶别客气,这些年您、我和穗苗就像母女三人一样生活,您有什么事情想办,直说无妨呀。

田婶:我能有什么事,活到这个年纪,能够不愁吃穿,孩子能在自己身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现在想的,还不是为着穗苗打算。

满悦:穗苗?

田婶:我和穗苗他爹成亲之后,一直没孩子,盼了好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她,可惜穗苗命不好,跟着我这娘亲吃了不少苦,还差点得把她卖了,一辈子分开,幸好能来到这大院里,我也这数岁了,再照顾她能有几年,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将来能有个人心疼穗苗,而且穗苗年纪也大了,是不是该替她找个可靠的人家?

  △满悦听了田婶的意思,这才会意想起

满悦:田婶,真对不起,我居然疏忽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田婶:没关系,反正以前也没有特别注意到什么人选。

满悦:以前没有好的人选?田婶这么说,难道是现在已经有人选了吗?

田婶:有是有,不过是大少爷身边的人,怕是难办,还得少夫人去向大少爷提起才合适。

满悦:大少爷身边的人……

田婶:自从大少爷回来之后,我就看穗苗和雳鹰一直走得挺近的,之前也探过穗苗的意思,看来也是有这个意思,只是姑娘家,没有明着答应,可我才说不好,她又急了,我想这是愿意的意思吧?

满悦:雳鹰……雳鹰人是挺好的,将来一定不会亏待穗苗,可是也不好冒冒失失就去提,怎么着也得先找个人问一问雳鹰的根底,多了解了才好知道接着该怎么办……只是找谁问好呢……

  △满悦、田婶思考着,忽然间同时想到

满悦、田婶:啊!霄鹰!

 


S:12-12   

时:日   

景:路家大院厨房   



人:殷满悦   


  △路家大院厨房日景

  △相较偏院厨房的简单狭小,路家大院的厨房显得有规模,东西样样齐全,一旁大灶处,灶火燃烧着,灶上大锅中摆着蒸笼,直冒热气

  △满悦站在桌前,挽着袖子熟练的揉着面粉,桌上摆着各式甜咸馅料

  △时间稍后,蒸笼内的点心出炉

  △满悦再将包好馅料的各式面饼放进大锅里烘烤

 


S:12-13   

时:日   

景:路家大院书房   



人:路宬封、路宬砚、子裔   


  △路家大院书房日景

  △子裔坐在桌前,宬封站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书写几个笔画很多的难字,例如「嫡后嗣续」「祭祀烝尝」两句

  △时间稍后,子裔仍坐在桌前,自己练习多写几次,宬封坐在一旁看书,宬砚从外走进看见,子裔写完字,把练习纸张拿给宬封看,不好意思的笑着

子裔:爹,怎么办?我写得好难看。

宬封:孩子写字都是这样,再多练习几次,熟练之后字就工整了,等长大之后,手有力气时,字迹自然就好看。

子裔:真的吗?

宬封:真的。

子裔:那我也可以向雳鹰叔叔、霄鹰叔叔那样练武功吗?

宬封:可以,你现在先看着玩,等再长大些时,再仔细教你,好了,今天就学到这里,去玩吧。

子裔:好,爹、叔叔,我去玩啰。

  △子裔心情开心,跑出书房

宬砚:子裔这孩子聪明,难得的是对任何事情都有兴趣。

宬封:对任何事情都有兴趣是好事,学得快。

  △宬封走到桌前,收拾着桌面

宬砚:对了,消停了几天,嫂像是又想玩什么把戏了。

宬封:怎么说?

宬砚:我才听说嫂在厨房忙活了一整个早上,刚才又瞧见田婶鬼鬼祟祟的把霄鹰喊去你屋里,不知道打算说什么事。

宬封:还不死心。

  △宬封原先不以为意,随后想想,不免有些担心,面露忧神之色

宬砚:怎么了?

宬封:霄鹰自小就不长心眼,很容易被满悦诓骗去了,还是去看看,别让霄鹰傻里傻气的上当。

  △宬封、宬砚赶紧离开书房

 


S:12-14   

时:日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殷满悦、田婶、霄鹰   


  △路家大院宬封房日景

  △房中桌上早已摆好一套茶具及各式糕点面饼,每个盘子中只有一两个点心,外型十分精致好看

  △满悦十分满意的望着自己这一桌的成果

满悦:自从来了江南之后就再没心情做过这种小点心,也不知道用的馅料合不合霄鹰的胃口。

田婶:来了,来了,少夫人,我把霄鹰喊来了。

  △门外,田嬷人未到声音已先传来,从外快走进入房间,手中殷勤拉着霄鹰

霄鹰:田婶,您慢着点,当心把自己摔了。

田婶:没事,行了,少夫人,穗苗已经被我支开到街上买东西了,没这么快回来,妳赶紧问。

满悦:霄鹰,坐啊。

  △田婶看看房外左右,神秘兮兮的关门,满悦招呼霄鹰坐下后示意田婶一起坐下,霄鹰起先还搞不清楚状况,一脸茫然,但当他看见桌上点心时,注意力瞬间被吸引

满悦:看看这些点心样式有没有喜欢吃的,别客气,自己拿呀。

霄鹰:谢谢少夫人,那我真拿了。

  △满悦倒了杯茶给霄鹰,霄鹰拿起一块点心吃着,神情惊艳

霄鹰:真好吃。

满悦:好吃啊,那我就放心了,你慢慢吃,我问我的问题,我们边吃边说啊。

霄鹰:少夫人有什么问题要问我?

满悦:霄鹰,我之前听你说过,你是父母临终前将你托给老太太和大少爷的?

霄鹰:是呀。

满悦:那其它人呢?能不能再说说其它人,比如说雳鹰,雳鹰也是吗?雳鹰的出生家庭是什么情况?他的亲人呢?

霄鹰:雳鹰大哥?不知道,从我能记事起,大少爷身边就已经有雷鹰、雪鹰、雳鹰三个大哥管着我,他们是怎么来到这个家里的,出生家庭是什么情况,我不太清楚。

满悦:也是,你的年纪比他们都小,很多事情确实不太可能知道,那有没有曾经听旁人说起过?

霄鹰:旁人?我是有听人说过,雷雪雳三个大哥都是老爷带回来的。

满悦:老爷?

霄鹰:就是大少爷的父亲啊,不过从前闲聊的时候也有听雳鹰大哥说过自己的事。

满悦:他是怎么说的?

霄鹰:雳鹰大哥说,自打他记事开始,他就被一个男人养着,同一个屋子里还有其它孩子,能吃的东西就那一些,都得自己抢,慢一点就得饿肚子,那男人还时常打他们出气,孩子也来来去去,长大了才明白,那里就是人家说的人贩子贼窝。

田婶:人贩子贼窝……这么说雳鹰也是从小受苦,不容易啊……

霄鹰:可不是,不但吃不饱,还老是挨揍,那贼头子为了不让他们逃跑,还把他们全部锁在屋里,屋子里又阴又暗的。

满悦:后来呢?

霄鹰:后来贼窝突然被剿了,是老爷带人捉了贼头子的,里头的孩子能问出家在哪里的都送回去了,最后就剩下三个找不着父母,老爷看着觉得可怜,就把他们都带回府里,起了名字雷鹰、雪鹰、雳鹰,因为他们年纪和府里的两位少爷差不多,就随着大少爷、二少爷一起识字练武,算是给大少爷、二少爷当个伴。

满悦: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家乡,雳鹰家里都没其它人了?

霄鹰:没有,就雳鹰大哥一个,就算有,也不知道在哪里。

满悦:可是来了江南这么久,我怎么都没见过另外两位你说的雷鹰、雪鹰呀?

霄鹰:因为当初离开的时候,雷鹰大哥、雪鹰大哥都已经娶妻成家了,嫂子那边的家人都在家乡,实在舍不得,所以就留在南边,没跟出来。

满悦:那雳鹰在家乡的时候就没成家吗?

霄鹰:没有,雳鹰大哥一直随着大少爷办事,除了大少爷,根本没人知道他在哪里,该怎么找他,所以就一直没成家,后来我们来到江南,又跟着大少爷去了边境,然后就又回到江南。

满悦:你刚才说另外两位是因为成家的关系留在家乡,那当初他们的婚事是谁替他们作主的?

霄鹰:老太太呀。

满悦:可是现在老太太已经辞世了,将来你和雳鹰的婚事不就是只能由大少爷作主了?

霄鹰:大概是吧。

满悦:这样啊……

  △满悦望着田婶,两人的神色显得有些为难

霄鹰:少夫人这是怎么了?怎么问了这么多雳鹰大哥的问题?

满悦:没事,就是好奇嘛。

霄鹰:那少夫人还有要问的问题吗?我该走了,快到练功的时辰了。

满悦:没什么问题了,霄鹰,谢谢你啊,耽误你的时间,如果我将来还有其它不明白的地方的话,再找你过来。

霄鹰:没问题,只要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少夫人,少夫人,能问妳这点心是在哪家买的吗?

满悦:怎么了?

霄鹰:真好吃,可是等会儿要练功不能吃太多,我想知道以后该去哪里买。

满悦:这是我自己做的,是我们江北的点心,如果你喜欢的话,都给你吧,还能放几天,带回屋里,练完功之后,要是饿了就能吃,等吃完了我再多做些给你。

霄鹰:谢谢少夫人。

 


S:12-15   

时:日   

景:路家大院回廊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霄鹰   


  △路家大院回廊日景

  △霄鹰抱着点心食盒,心情愉快的走在回廊上,突然,宬封、宬砚、雳鹰从转弯处出现,直接拦截霄鹰

霄鹰:大少爷……二少爷……雳鹰大哥?

  △霄鹰疑惑的望着眼前三人,宬封脸色显得凝重,直接动手拿过霄鹰手上的点心食盒,宬砚、雳鹰则是一左一右架住霄鹰

宬封:带走。

  △宬封不容商量,直接离开,宬砚、雳鹰直接将霄鹰拖走

霄鹰:欸,我……大少爷!我做错了什么事吗?

  △宬封、宬砚、雳鹰不管霄鹰的呼唤,径自走着

 


S:12-16   

时:日   

景:路家大院书房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霄鹰   


  △路家大院书房日景

  △宬封绷着气势,迈步走进书房,宬砚、雳鹰拖着霄鹰随后进入,将他按在椅子上,准备审问,霄鹰被这阵仗唬得毫无底气,紧张的望着三人

霄鹰:大……大少爷……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宬封:从实招来,满悦喊你过去,准备让你做什么?你最好一五一十的招了,别想帮着她瞒我。

霄鹰:没做什么呀,就问了些问题。

宬封:什么问题?

霄鹰:什么问题啊……好像也没问什么特别要紧的问题啊……现在仔细想想,我跟少夫人说的好像全是雳鹰大哥的事……

  △宬封质疑,神情审问式的看向雳鹰,雳鹰一脸无辜,摇头,毫不知情

宬封:都说了些雳鹰的什么事?

霄鹰:就说了雳鹰大哥家里还有什么人……是怎么到府里的……还有雷鹰大哥、雪鹰大哥为什么留在南边没跟来……就这些家常不要紧的问题而已……

宬封:就这些?没别的?

霄鹰:就这些,没别的。

宬封:当真?

霄鹰:当真。

宬封:看来这次花招是要用在雳鹰身上,(对雳鹰)如果是你,我倒是不担心,不过还是警醒着,满悦如果有什么动作,立刻来回我,我倒要看看,这次她还有什么花招。

雳鹰:是。

  △宬封看着一脸不明所以的霄鹰

宬封:量你小子也不敢骗我,既然没问什么要紧事,你可以走了。

霄鹰:喔。

  △宬砚、雳鹰松开霄鹰,霄鹰起身想离开,忽然想起,指了指宬封手中自己被扣留的点心食盒

霄鹰:大少爷,那个……我的……

  △宬封看了看手中的点心食盒,没太在意,将食盒还给霄鹰

宬砚:食盒是嫂子给的?里面装了什么了不得的奇珍佳肴?看你宝贝的。

  △霄鹰接过点心食盒,随口不经意回答

霄鹰:是少夫人做的江北点心,二少爷,少夫人做的点心可好吃了。

  △宬封听见,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不客气的直接动手将点心食盒抢过来

霄鹰:大少爷……

宬封:成亲到现在还没给过我一次好脸色,对他倒好,忙活了一整个早上就为了给他做点心。

  △宬砚听见,明白宬封在意的症结,笑

宬砚:你倒是能恶人先告状。

  △宬封打开点心食盒看,种类样式多,卖相看来精致美味

宬封:还不重样。

  △宬封随意拿起一块,赌气的咬一口,意外发现竟然还挺好吃的,干脆扣下整个食盒

宬封:没收,这些我留下当夜宵。

霄鹰:那是我的。

  △宬封拿出一锭银子,硬塞给霄鹰

宬封:别说我占你便宜,自己再去买。

霄鹰:买不到的……

宬封:买不到难道还是我的过错吗?这个时辰还在这,难道不用练功吗?怎么?学会偷懒了?雳鹰,上次教的那套拳法,这小子今天要是再记不起来,不许让他休息。

雳鹰:是。

  △霄鹰抢不回食盒,没办法,只好委屈的随着雳鹰离开

  △宬砚望着宬封一连串吃味的反应,实在觉得好笑

宬砚:你何必跟霄鹰置气,就他活得这么没心没肺的,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招人恨了。

  △宬封没有响应宬砚,只是赌气吃着点心

 


S:12-17   

时:日   

景:杂货店铺前   



人:殷满悦、穗苗、子裔、环境人物   


  △江南街景日景

  △杂货店铺门前,满悦买完丝线走出店铺,在街上寻找,却看见子裔一路跑来,手中还拿着纸鸢,穗苗在她后面辛苦追着

穗苗:小少爷,你跑慢点,我追不上呀。

子裔:娘亲!娘亲!

  △子裔跑到满悦面前,开心的展示着手中的纸鸢

子裔:娘亲看,是鹰儿的纸鸢!

满悦:穗苗,出门前不是特别交代过,今天不给子裔买东西吗?家里的人太宠他了,这也给那也给,他的东西已经够多了。

穗苗:不是我买的,刚才小少爷在街上一阵跑,等我追上他的时候,他手上已经有这个纸鸢了,都还没来得及问,又是一阵跑,少夫人还是赶紧问问小少爷的纸鸢哪来的吧,我好赶紧拿去还给人家。

  △满悦听见,紧张的询问子裔

满悦:子裔,你怎么有钱买纸鸢?难道是趁人没看见的时候拿走的?

子裔:没有,是爷爷说要送给我的。

满悦:爷爷?哪一位爷爷?带娘亲过去找爷爷。

 


S:12-18   

时:日   

景:街景   



人:满悦、穗苗、子裔、老翁、孩子、环境人物   


  △另一处街景,街边一角摆着纸鸢小摊,小摊的工作处就由两张椅子拼成,身后架上挂着几个成品,一个老翁和一个七、八岁坐在小矮凳上,正弯着身子在椅子上扎纸鸢

  △子裔将满悦、穗苗带到小摊前

子裔:娘亲,就是这位爷爷送我纸鸢的。

  △老翁听见声音,抬头看见看见满悦,赶紧拉着孩子站起身

老翁:少夫人……

满悦:老人家别这么客气,我听子裔说,老人家送给他一个纸鸢,我想这纸鸢是您温饱的生计,怎么好让子裔随便拿走。

老翁:没关系的,难得看见小少爷,一时之间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送他。

满悦:老人爷认识子裔?

老翁:路家大院的小少爷,谁不认识啊,只是少夫人不知道我们。

满悦:请问老人家是……

老翁:我和这孩子都住在城西大杂院里,前些日子,实在很谢谢大少爷给了我们这么多木材修房子,还时常送来衣服粮食,让孩子们少饿肚子,大家心里都很感谢大少爷,可是却没什么可以报答的,今天碰巧看见小少爷,才想送他个纸鸢,少夫人别嫌弃。

满悦:老人家这是哪里话,子裔得了这个纸鸢,开心极了。

  △满悦轻抚子裔的脑袋,子裔开心的笑着

老翁:小少爷喜欢就好,人老了,没什么本事,幸好还能扎几个纸鸢挣钱。

满悦:子裔,你刚才有没有向爷爷说谢谢?

子裔:(想起)啊!我忘记了!

  △满悦听见,轻敲子裔脑袋警告

满悦:怎么能忘呢?还不赶紧谢谢爷爷。

子裔:谢谢爷爷!

老翁:哎呀,别谢别谢,又不是什么值钱东西。

  △满悦望着老翁身边的孩子,微笑,拿出篮子里的纸包

满悦:我刚才凑巧买的几个包子,老人家,您带回家给孩子们吃吧。

老翁:不行不行!不能再收少夫人的东西了!

满悦:您别客气,我只是想谢谢您疼爱子裔,包子您带回家给孩子们尝尝,子裔这孩子贪玩,以后若随着家里人到您那儿,还要麻烦您帮着多看顾他,还有谢谢您送纸鸢给子裔。

  △老翁看了看身边的孩子,他正期待的望着自己,不忍心

老翁:那……谢谢少夫人了。

  △满悦微笑,将纸包交给孩子,孩子开心收下

孩子:谢谢少夫人。

满悦:知道纸鸢不是子裔自己拿走的就好,老人家,我们就先离开了。

老翁:少夫人慢走。

  △满悦牵着子裔离开,子裔抬头,期待的询问满悦

子裔:娘亲,刚才爷爷是不是说爹是个好人啊?

满悦:是呀,爷爷说你爹对他们做了好事,他们很谢谢他。

  △子裔听见,神情显得得意

子裔:以后我也要像爹一样,做好多好事!

  △满悦听见,忍不住笑了,摸摸他的头奖励

满悦:娘亲好骄傲,我的子裔真好。

 


S:12-19   

时:日   

景:路家大院花园   



人:路宬封、殷满悦、子裔   


  △路家大院日景

  △花园中,宬封从回廊处走来,看见满悦正带着子裔在花园里放纸鸢,只是两人看来都不知要领,子裔手中的纸鸢始终飞不起来

子裔:娘亲,纸鸢怎么都飞不起来。

  △满悦望着纸鸢,束手无策,烦恼不已

满悦:娘亲从来没放过纸鸢,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它飞高。

子裔:啊……

  △子裔失望,嘟着嘴,显得有些沮丧

子裔:我也想象爹一样,让鹰儿在天上飞……

  △宬封听见,笑,走向满悦、子裔

宬封:我来放吧。

子裔:爹会放纸鸢?

  △宬封接着纸鸢,找着风向,熟练的将它放高

  △子裔看见纸鸢高飞,开心又崇拜

子裔:哇!飞好高啊!爹好厉害!爹最有本事了!

  △宬封将线交给子裔,牵着他的手教他怎么控制

  △满悦望着子裔的笑容,不由得泛起笑容,再看正带子裔玩的宬封,心里不免有些动摇

  △第十二集结束


......分隔......


中秋剛過 來點輕鬆劇情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