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十三集-上) (26人评价)


悦♥月第十三集剧本

 


S:13-1   

时:夜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片头结束

  △路家大院夜景

  △宬封房中,满悦坐在桌前仔细缝着鞋子

  △宬封精神显得疲倦,从外走进看见满月手上的成年男子鞋子,有些期待,先是不动声色走到桌边坐下,打量着满悦手中鞋子的款式,拿起一旁已经做好的一只比对尺寸大小,看来不是给自己的,心里已经猜着

宬封:鞋子是要给霄鹰的?

满悦:(随口应声)嗯。

宬封:上次是江北点心,这次是鞋,对他这么上心。

满悦:田婶说了,霄鹰好动,老是爱走房顶,鞋底得多花点心思才行,他又常不留心脚下,房顶上要是才下过雨,又湿又滑,万一不小心摔了怎么办?

宬封:难道大院的账房每年没给他份例做新鞋,这些年摔着他了吗?

满悦:大院给他的是份例,这是心意,能一样吗?

宬封:喔,原来妳知道不一样啊。

  △满悦没听明白,也不在意,继续专心做着手上的针线,始终没搭理宬封

  △宬封见满悦的心思都放在手中的鞋子上,对他还是爱理不理,心里不是滋味,再看看桌上的新鞋,实在冒火,干脆直接抢过满悦手上的鞋子和针线,丢在桌上

  △满悦因宬封的动作显得错愕

满悦:你做什么呀?

宬封:时辰晚了,休息。

满悦:你要是觉得晚了,自己先休息呀,又没拦着你。

  △宬封听见,神情无奈,暗中嘀咕

宬封:(低声)妳倒是拦着我啊,(随口说了个理由)灭灯,灯烛扎眼。

满悦:那我出去外头嘛,今天月光挺好的。

  △满悦将鞋子、针线收拾进竹篮里,想要起身

  △宬封见状,抢先将满悦抱起,直接走进内室,将她放置在床上

满悦:路宬封,你做什么呀?

  △满悦被宬封突来的莫名举动惹怒,有些生气,想要推开宬封,却被宬封利用身形阻挡

  △打闹间,宬封最后压制满月的行动,无赖笑道

宬封:既然娘子不困,要不~(语气暧昧)今晚干脆别睡了。

满悦:说什么呀?

宬封:(笑着威胁)新婚燕尔之际,我能是什么意思?

  △满悦望着宬封暧昧的笑容,心里泛起危机意识,这才意识到两人此刻距离竟如此亲近,不禁羞怯心慌,情急之下,直觉的赶紧用力将宬封推开

满悦:我困了,灭灯。

  △满悦慌乱脱鞋,迅速背过身躺着,脸颊羞红

  △宬封面对满悦毫不掩饰的直接拒绝,实在好气又好笑,又拿她没办法,只得无奈自己走到外室桌前,吹熄灯火,随后回到内室,径自上床躺在满悦身边,伸手环住满悦的腰

  △满悦惊觉宬封的动作,气愤的转身

满悦:路宬封,你这人……

  △满悦起先气急败坏,却看见宬封头脸向她靠近,神色像是十分疲困的模样,让人见了有些不舍

满悦:你怎么了?

宬封:困了,真的困了。

满悦:既然困了,就回你自己的位置休息呀。

宬封:妳自己大概没意识到,当妳在县衙听见那些话,回到偏院时的神情有多让人担心,那种绝望我忘不了,也经历过,自然明白妳心里会有什么打算,自此之后,为了防着妳夜里犯傻,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没怎么睡熟,今天已经是极限,再不好好睡一觉,怕是要撑不住了。

  △满悦望着宬封疲累的神情,想起自己前些日子的颓丧,难免内疚

满悦:我不会了,为了子裔和承裔,我已经不会再胡思乱想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

宬封:我知道,虽然妳已经这样保证,我还是想自己确认才能放心,只有今晚就好,好吗?

  △宬封手臂收紧,将满悦紧紧环住,头脸亲近的靠着她,感受她就在自己身边的存在

  △满悦被宬封抱着,显得不自在,不敢乱动

宬封:放心,坐怀不乱办不到,强取豪夺不至于,我只是想要确认,妳是真实的待在我身边。

  △时间稍后

  △满悦逐渐适应宬封的环抱,任由宬封抱着自己沉沉睡着

  △路家大院深夜景

 


S:13-2   

时:晨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路家大院晨景

  △大院各处都已经开始忙着自己的工作

  △宬封房内,宬封逐渐从睡眠中醒来,恍惚间,看着床头帐幔被放下,遮挡着阳光透进,待意识完全清醒后,却发现身边满悦已经不在,心里顿时起了不好念头

宬封:糟了!人去哪了?怎么会睡这么熟……

  △宬封赶紧起身,连外衣都来不及披上,就急着想要外出寻找,才跑出内室,却发现外室桌上已经摆着早饭,此时,满悦恰巧端着水盆走进

满悦:你醒了。

  △宬封看见满悦,这才松了一口气

满悦: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看起来有些慌神?

宬封:刚才醒来,没看见妳,正想出去找。

满悦:你以为我趁你睡着的时候,偷着去做什么傻事吗?都说不会了,还不放心,原来你一直这么紧张的看着我……

  △满悦将水盆放在架上,拧了布巾给宬封

满悦:我先醒来,看你睡得熟,就先去厨房,把早饭端了过来,先梳洗吧。

  △宬封接过布巾,满悦帮着宬封梳洗更衣

  △时间稍后

  △宬封换完衣服后走到外室桌前

  △满悦添了碗粥,将碗筷递给宬封

  △宬封望着满悦一连串的动作,虽然有些受宠若惊,更乐于接受,接过碗筷,和满悦一起吃着早饭

宬封:妳今天……怎么和往常不太一样……

满悦:我承认自己先前骤然之间难以承受,不免胡思乱想,现在已经不会了,我很珍惜子裔、承裔,想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真的不会再有犯傻的念头了,你每天必须处理大院里这么多事,晚上必须好好休息才能恢复精神,我真的不会做出任何让你遗憾的事情。

宬封:妳能想开,当然再好不过。

  △满悦暗中观察宬封,见宬封心情愉悦,试探性的说道

满悦:所以……我有事想跟你商量……

宬封:行啊,除了休书的事,什么都能商量。

  △宬封乐意,随口回应,却没料到满悦听见,神色反倒显得迟疑,宬封望着满悦的神情,瞬间明白

宬封:妳真要说这事?

  △满悦望着宬封已经显露的微怒神色,有些紧张,迟疑之后,依然点头确定

  △宬封见状,不禁生气

宬封:怪不得一早尽献殷勤,就该猜到没安好心,(望着桌上)鸿门宴,不吃了。

  △宬封没好气,丢下筷子后走出房间

  △满悦被宬封突来的怒气镇住,始终低头,越想越觉得委屈,眼眶逐渐蓄满泪水,突然,眼前出现一方手帕,抬头,却见宬封去而复返,正一脸内疚的望着她

宬封:妳还没打消念头?

  △满悦没有回答,自己抹袖拭去泪水,不让它落下

宬封:我知道自己不是妳心里的那个人,但事实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我选择面对自己的责任,往后余生,能给妳和子裔、承裔的一切,我尽力为你们做到,这里的生活真让妳这么痛苦排斥吗?

满悦:自从你回到江南之后,有许多事,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并不是我起先所憎恨的那个模样,很多事情也是逼不得已,既然当初我们都不是自愿的,我只是不希望你因为责任,一生受到牵制,只能抑郁忧闷的勉强过日子,我只是希望这纸休书能让你自由。

宬封:妳和孩子不是牵制。

满悦:你说谎。

宬封:我不否认,子裔、承裔的到来确实始料未及,既然来了,只有承担,对妳起先也许是为了责任,但是现在,答案已经没有这么绝对了。

  △宬封向满悦走近,让她靠着自己,安慰着她

 


S:13-3   

时:日   

景:路家大院苻杏房   



人:苻杏   


  △路家大院晨景

  △苻杏房中,苻杏坐在梳妆台前梳妆,对镜描眉,回忆

  △第十二集,S:12-10,宬封开怀而笑的画面

  △第十一集,S:11-13,宬封牵着满悦走出花轿,走进路家大院大门的画面

  △第八集,S:8-22,闵纱月孤坟座立的画面

  △时序恢复

  △苻杏手中的眉笔不自觉在梳妆台桌面上写着,随后起身,走到一旁几案,望着几案上的古琴,轻抚琴弦,拿起古琴,走出房间

  △镜头回到梳妆台处,桌面上留着两行字,「只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

 


S:13-4   

时:日   

景:路家大院大厅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梁夫人、梁姑娘   


  △路家大院日景,古琴的声音悠扬传出

  △大门处,宬封、宬砚正好回到路家大院,听见琴声,对视一眼,神情疑惑

  △大厅外,满悦循着琴声走来,走到大厅门口,看见

  △大厅里,苻杏正与一名中年妇女坐在椅子上喝茶,热情招呼着妇人品尝糕点,一旁圆桌处,一名年轻女子正熟练的拨弄古琴琴弦,一曲奏毕,女子起身,走向苻杏与妇人

  △大厅外,不远处,宬封、宬砚走来,看见满悦站在大厅外,决定先不动声色,在外观察

苻杏:想不到梁姑娘琴艺超凡,苻杏自叹不如。

梁姑娘:苻杏姊姊谬赞,是苻杏姊姊这琴音色好,不知苻杏姊姊这琴是出自哪位琴匠之手,若有缘,兰儿也想求得好琴。

苻杏:这是十几年前,家乡一位故人送我的,这几年忙着大院里的事,这琴已经搁置许久,今天恰巧拿出来擦拭保养,便有福遇见梁姑娘好琴艺。

梁姑娘:能送苻杏姊姊这么好的琴,想必这人懂得琴音,还待姊姊与旁人不同。

  △苻杏看见满悦站在门口,目光对上满悦,故意说道

苻杏:是呀,不仅懂得琴音,样貌绝色,待人一片真心,琴棋书画更是样样都让苻杏甘拜下风,这世上只怕再也找不到像她这样出色的人,即使是在相同的位置,旁人如何攀比。

  △大厅外,宬砚听见,再看满悦的神色,眉头皱起

宬砚:(低声)话里话外的,苻杏怎么能做这种胡涂事。

  △宬砚想要入内解围,却被宬封阻止

宬砚:(低声)怎么了?你没发现嫂现在神情已经不对劲了吗?

宬封:不是坏事,她心里闷着气,不如让她发了。

宬砚:能行吗?

宬封:如果这样还能忍,当真别无他法了。

宬砚:不担心无法收拾?

宬封:与其心有芥蒂,彼此疏离难近,不如走步险棋,藉势一次发作。

  △大厅里,梁夫人注意到苻杏的注目方向,望向门外,看见满悦

梁夫人:苻杏姑娘,这位是……

苻杏:喔,是我们路家的少夫人,少夫人,这两位是街上米铺梁掌柜的夫人和千金,梁夫人,梁姑娘。

  △满悦走进厅里,礼貌的向两人行礼

满悦:梁夫人、梁姑娘。

  △梁夫人打量着满悦,衣饰素净,与苻杏相比着实逊色,心里已对满悦看轻

梁夫人:贵府少夫人的事常常听人提起,今日倒是第一次见,少夫人来的正巧,我们正说话呢,才刚说到苻杏姑娘的好琴,少夫人也来聊聊。

满悦:谢谢您的好意,只是……我不懂这些……

  △梁夫人轻笑,难掩轻蔑

梁夫人:也是,少夫人并非出生富贵,自然是不懂这些,只不过既然少夫人在月老庙受神佛眷顾,嫁了好人家,以后这些夫人间的聚会场面不会少,衣着打扮也该注意,外头来人见了才不至于失了礼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苻杏姑娘才是主事的正主儿,琴棋书画更得加紧学好,才能言之有物,不会让人笑话。

  △满悦听见,难掩心里自卑,梁夫人见状,不但不收敛,反倒得意轻狂起来

梁夫人:不瞒少夫人,我们梁家虽然称不上富贵人家,但对兰儿也是悉心教养,自幼才学、女红样样不缺的栽培,就是不希望将来她嫁人之后,在这些场面上失礼,身为娘亲,对兰儿没什么求的,就是希望她能像少夫人一样,嫁个像大少爷这样的好人家,也不晓得她的姻缘在什么地方。

苻杏:缘分的事,将来怎么样,怎么说的准呢。

  △苻杏无意间发现宬封、宬砚就在大厅外

苻杏:大少爷、二少爷……

  △宬封、宬砚走进

苻杏:大少爷、二少爷什么时候回来的……

宬封:才刚回来,见厅里有客人,就不方便进来。

梁夫人:大少爷客气,商行间彼此照顾生意,也不算是什么外人,该多多往来才是,兰儿,快来见过大少爷。

  △梁夫人急着把女儿推到宬封面前,从满悦身边经过时,意外撞倒满悦

  △满悦一时失神,倒向一旁桌几,桌几倾倒,满悦摔倒,花瓶落地破碎

宬封:满悦!

  △宬封赶紧上前,察看满悦情况

宬封:没事吧?

  △满悦看着苻杏,故意娇嗔怒道

满悦:有事!脚伤了,站不起来!

  △宬封听见,直接抱起满悦,满悦紧紧抓着宬封的衣服,宬封望着满悦,明白,对着宬砚说道

宬封:宬砚,交代所有人退出后院。

宬砚:知道了。

宬封:梁夫人、梁姑娘,内人怕是吓着了,先失陪了。

  △宬封抱着满悦走出大厅

 


S:13-5   

时:日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宬封房日景

  △房门被踹开

  △宬封抱着满悦进房,直接走进内室,轻柔的将她放置在床上,随后蹲下身,担心的替满悦察看脚踝

  △满悦始终低着头,不想让宬封看见自己的情绪

宬封:脚踝看来没什么大碍,幸好没真的伤着,方才花瓶跟着摔碎,碎片散得四处皆是,身上有没有什么地方被划伤?

  △宬封没听见满悦回答,心里不放心,只顾着确认,先是检查着满悦的双手后,顺着手臂推高满悦的衣袖,仔细察看,没发现伤痕这才松了一口气,双手没有放开满悦

  △随后,一滴眼泪掉落在宬封手上

  △宬封抬头,看见满悦的眼泪一颗接着一颗止不住的落

满悦:欺人太甚……

  △宬封见状,怜惜的伸手,想要替她拭去泪水,满悦倔强的躲开

满悦:人还没走,就急着把新人送进来,新的年轻漂亮,又是家里样样不落的悉心教养,以前的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绝色佳人,不管哪一个,就是要把妳比下去。

宬封:现在只有妳,以后不会再有别人。

满悦:她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究竟想向我证明什么?证明她心中的少夫人永远只有一位?那位不仅样貌绝世出尘,行事受人敬重,几乎无所不能,更是你此生只有的一个唯一,我知道自己不如她,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干脆给我一纸休书,离开这个欺负人的地方。

宬封:如果真想离开,为什么还会不甘心?为什么还要掉泪?

  △满悦听见宬封的话,这才发现自己的眼泪,心急的放下床幔,阻挡宬封的视线,宬封拉开床幔,严肃认真面对满悦

宬封:妳打算这样跟我过一辈子吗?

满悦:本来就不是为了想跟你过一辈子才留下的,之所以坚持留在这里的目的,在子裔、承裔认祖归宗,从此名正言顺那一天就已经达到,我和你之间就该结束了。

宬封:我和妳之间却在那天重新开始了。

满悦:你不要太过自以为是,认为每个人都该对你的号令唯命是从,殷家是收了路家丰厚隆重的聘礼,却背信弃诺,如果这几年的生活还不够偿还,下半辈子我能挣多少还多少就是,不足的就请大少爷宽谅。

宬封:那些东西算得清,我和妳之间呢?我欠妳的部分又该怎么补偿?我只希望妳留下。

满悦:不要。

宬封:悦儿,我们重新开始。

满悦:别这么喊我,当你喊这个名字的时候,能分得清自己喊的人是谁吗?你凭什么这么自信,以为自己要我留下,我就必须感激涕零的留下?他们没告诉你,在你不告而别之后,花轿到了江南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宬封:有些事,妳自己告诉我最好。

满悦:好,那我告诉你,那天是你路大少爷成亲的日子,多要紧的大事,所有的族人都来了,全部群聚在码头等着迎接,谁知迎亲船队是抵达了,却不见新郎,老太太无法接受,想要送我回去,拜你所赐,我已经无法回去了,还得当着所有人面前,被迫必须承认与你已经圆房的事实,所有人都看着听着,你经历过这种无处容身的窘迫吗?

宬封:对不起……

满悦:可尽管如此,根本没有人愿意相信,因为在他们心中,你大少爷不可能如此冲动失态,认定我就是为了留下来才这么说的,他们凭什么能这么认定?你是他们的军领,他们一心向着你,可是对我来说,你只是个陌生人,彻彻底底的陌生人,你知不知道在江北码头的时候我有多害怕?为什么我还得为了你,必须在大庭广众之下难堪的被所有人公开审判,被所有人公开质疑,现在又为什么要为了你,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满悦越说情绪越激动,已然意识到自己情绪就快要抑制不住,急着想把宬封推出床幔外

满悦:出去。

  △满悦用尽力气想要把宬封推出床幔外,奈何就是无法撼动他半步,只有无能为力的窘迫

满悦:出去,我叫你出去,为什么要不要成亲是你们决定,要不要孩子也是你们决定,现在我连自己要不要留下都不能自己决定,你们路家大院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究竟把别人的人生当做什么了?

  △满悦终于再也无法承受积累的情绪,痛哭出声,拼命搥打宬封,想把他推开,却始终无法如愿

宬封:对不起……

  △宬封面对满悦愧疚不已,却没有立场辩解,只能将满悦抱在怀中,任由她将情绪对着自己撒泼宣泄

 


S:13-6   

时:黄昏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时间承接本集,S:13-5许久过后

  △满悦大肆痛哭过后,显得疲累无力,宬封却始终抱着满悦,不愿放开

满悦:放开我,我累了,真的累了。

宬封:如果累了,就靠着我,你我之间并非只有放弃一途可走,日后在妳累了的时候,我会为妳支撑,悦儿,相信我,我会真心待你。

  △满悦没有回应,两人持续僵持,最终满悦疲累的在宬封怀中睡着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