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十三集-下) (32人评价)


S:13-7   

时:日   

景:寺庙   



人:殷满悦、穗苗、方婶   


  △江南寺庙外观日景

  △寺庙内,穗苗陪伴着满悦,满悦跪在地垫上,向神佛祈求得以心静,解答心里疑惑,回忆

  △第八集,S:8-2,满悦被穆特挟持,宬封果断放箭的画面

  △第十集,S:10-2,满悦意识昏沈,模糊听见

宬封OS:(语气坚定)先救孩子,她将来能不能再有孩子已经不重要了。

  △时序恢复

  △满悦望着面前的神佛,心里实在矛盾,喃喃自语

满悦:曾经这样对妳的人,我真的能相信他吗?

  △满悦无法得到解答,起身,与穗苗正想离开,正巧方婶走进,看见满悦

方婶:呦,原来是少夫人和穗苗姑娘……

满悦:方婶。

方婶:我刚才在外头看见那么气派舒适的马车,前后都有人跟着,我心里还想着是谁家的,原来是少夫人出门,看来大少爷对待少夫人很是仔细贴心。

满悦:方婶也来求佛?

方婶:唉,心里头难受,在家里实在闷得慌,与其在家待着,事事不对劲,还是来给神佛供一炷香,求个平静。

满悦:发生什么事了?

方婶:昨晚去城外给人接生,没想到是难产,折腾一晚,最后孩子是下来了,母亲却没救回来,回到家以后越想越难过,想想就替咱们女人觉得不值得,活得真遭罪。

满悦:方婶一向爽朗,怎么突然有这样的感触?

方婶:是个人见了心里都得难过,还不遭罪吗?想想,女人生个孩子,怀胎十月辛苦不说,最后能不能生下来谁也不敢保证,生得下来是幸运,全家高兴,生不下来命都没了,找个地,草草埋了,以后有谁记得,少夫人妳自己经历过,能明白的。

满悦:是呀,多亏方婶,满悦和孩子们才能平安。

方婶:我也没多大的本事,少夫人幸运,阎王不收,昨天那户人家的女人就没这么好的运气,更可悲的是家里人一想到肚子里有可能是个儿子,谁管母亲的死活,女人生孩子,就像去鬼门关走了一遭,棺材已经进了一半,能不能捱过去,都是靠命,怎么能这么无情。

满悦:所以昨晚那户人家选择保孩子。

方婶:想都不想,就想要儿子,唉,自己嫁的是不是人,只有在这关头才能看清,可看清了有什么用?自己最要紧的命都没了,想再重来都没机会,少夫人,像妳家大少爷这样,能在这关头先想着妳的人,难啊。

  △满悦听见,不认同,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满悦:方婶记错了吧,当初他不也是选择先救承裔吗?

  △方婶听见满悦的话,想也不想,直觉疑惑

方婶:先救小少爷?没有的事,少夫人是不是听谁胡说了?少夫人,像路家大院这样的人家,外头的人想打什么主意自己可得心里有数,千万别轻易听人挑拨,这事误会不得,少夫人该来问我,谁能比我清楚?

满悦:是我自己在屋里听见的,他的确说了先救孩子。

方婶:少夫人当时疼得死去活来,怕是没听全,这事我最清楚了,大少爷可是一再确定妳不会有生命危险后,才让先救承裔小少爷的。

  △满悦听见,实在疑惑

满悦:方婶,能不能仔细告诉我,那天你们在屋外究竟是怎么说的?

方婶:那天啊……(回忆)

  △时间回溯,补充S:10-2完整剧情,时间接续

  △小院房门外,方婶忽然开门,着急的跑出

  △苻杏见状,赶紧侧身,避免让子裔看见方婶手上的血迹

  △房中,满悦已经疼得意识昏沈,隐约听见房外声音

方婶OS:大少爷,不行啊,虽然用了催产药,母体已经流了这么多血,这孩子就是不下来,再这样下来,别说孩子,就连满悦姑娘都会血山崩,大少爷,这紧急时刻,如果还想要这个孩子,我只能出蛮力推孩子下来了。

  △满悦已经慢慢失去意识,支撑不住疲累,逐渐闭上眼睛

  △房外,宬封听见,忧心询问

宬封:妳会留到现在还不肯这么做,是因为这么做有危险吗?

方婶:人命关天,我也不能拿母体冒险啊,不过上次两个都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阎王爷楞是不收,又回来了,好歹满悦姑娘这一胎是顺的,可以拼最后一次机会。

  △宬封听见方婶的话,神情疑惑

  △房中,田婶发现满悦已经失去意识,心急,赶紧掐她人中,试图把她唤起

田婶:小姐,这孩子还没生下来,妳可不能现在昏过去呀,要是现在放弃了,孩子当真就没活路了。

  △满悦逐渐从昏沈中稍微清醒,听着屋外方婶与宬封的声音

方婶OS:不过大少爷,你得赶紧做个决定,然后给我句话,要是这么急着让孩子下来,势必对满悦姑娘的母体有伤,如果情势不对劲,我先保哪一个?

  △满悦的清醒维持不了多久,意识再度模糊

  △镜头切换至房外

  △宬封听见,神情谨慎,询问方婶

宬封:妳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先保哪一个?难道能让孩子下来的方法,会对满悦造成生命危险吗?

方婶:生命危险倒不至于,但是毕竟出了蛮力硬推,这么强行让孩子下来,母亲宫体怎么能不伤损,要是这最后一招都用了,孩子还是救不下来,满悦姑娘以后很难再有孩子了。

  △镜头切换回房中

田婶:小姐……小姐醒醒……小姐,妳千万别昏过去啊……(情急大喊)二少爷,小姐昏过去了!

  △镜头呈现黑画面,满悦逐渐失去意识,只隐约能听见微弱的开门声

  △镜头切换回房外

  △方婶听见田婶的叫唤,心急不已

方婶:大少爷,没时间了,你得赶紧拿个主意,明确给我句话啊!

宬封:她曾经说过,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先保住孩子(第八集,S:8-6),如果没有生命危险,与其让满悦一辈子想着失去孩子的伤痛,她会宁可自己承受损伤,身子损伤,家里以后能仔细照料,何况还有宬砚能为她调养弥补,失去孩子的痛却是一辈子的,就算将来再难有孩子,也没关系,家里已经有了子裔,足够了。

  △镜头切换回房中

  △镜头画面特写,金针已经扎在满悦手上

  △黑画面中,满悦彷佛听见田婶心急的声音

田婶OS:小姐……小姐醒醒……小姐快醒过来呀……二少爷……

  △镜头画面特写,金针直接扎进满悦指尖

  △满悦被痛醒,意识仍然昏沈,只模糊听见

宬封OS:既然这样,先救孩子。

方婶OS:大少爷,这可反悔不了,你真想好了?

宬封OS:(语气坚定)先救孩子,她将来能不能再有孩子已经不重要了。

  △满悦听见(误会宬封的选择),心寒闭眼

  △镜头切换回房外

  △方婶听见,知道宬封的选择,想着赶紧进屋,却被宬封阻止

方婶:大少爷……

宬封:方婶,事无绝对,过程中要是有什么万一,不必坚持,该放弃时赶紧放弃,满悦性命要紧。

方婶:知道了。

  △镜头切换回房中

  △方婶再度进入房中

方婶:二少爷,我得赶紧试最后一次,你快离开吧。

  △时序恢复

  △满悦听完方婶的转述,这才明白,原来是自己误会宬封的选择,回忆

  △本集,S:13-6,宬封怀抱着满悦的画面

宬封:如果累了,就靠着我,你我之间并非只有放弃一途可走,日后在妳累了的时候,我会为妳支撑,悦儿,相信我,我会真心待你。

  △第十集,S:10-18,宬封替满悦受家法的画面

  △第十一集,S:11-13

  △宬封望着满悦,向她伸手,对她说道

宬封:虽然嫁衣、头饰都不是自己的,但我想让所有人看着,今天进路家大院的人是妳。

  △宬封将满悦牵出花轿,走向路家大门的画面

  △时序恢复

满悦:原来,他一直信守誓言,努力承担自己的承诺,方婶,谢谢妳告诉我这些,穗苗,我们赶紧回去吧。

  △满悦说完,急着离开,随苗不明所以,赶紧跟上

 


S:13-8   

时:日   

景:路家大院书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路家大院日景

  △满悦、穗苗回到大院后,满悦一路往书房方向奔跑

  △书房内,宬封正在看书,突然,满悦急冲冲的跑进,看着宬封,宬封对于满悦突然的举动有些意外

宬封:发生什么事了,跑得这么着急?

  △满悦望着望着宬封,顿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满悦:没事。

  △满悦说完,随后又跑出书房

  △宬封见状,直觉有异,直接追出

 


S:13-9   

时:日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路家大院宬封房日景

  △满悦跑进房间,想着自己刚才鲁莽的行动,实在感到懊悔,转身,宬封已经追进,满悦吓了一跳,只得尴尬说道

满悦:你……怎么追来了……

宬封:妳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满悦:没……没有啊……

宬封:见妳这神色,分明有事,偏又不说。

满悦:没……没事……真的没事……

  △宬封见满悦一直吞吞吐吐,心绪明显有异,不免心急

宬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想找人商量,别闷在心里,悦儿,我现在对妳实在无计可施,不知道能怎么做才能让妳接受我,尤其此刻,心里分明有事,却只想瞒着我,总把我当外人。

  △满悦望着宬封为她心急的模样,心里动摇,试着说出

满悦:我今天……遇见方婶……

宬封:然后呢?

满悦:她说昨晚她去城外替人接生,接生的那户人家,为了孩子,根本不关心母亲的安危,她还说,承裔出生那天,你并不是毫不犹豫的选择承裔,而是先想着我的安危。

宬封:这不是应当的吗?

满悦:可是我当时迷途了,只听见你说了一句「先救孩子」就误会你,一直以来,我还以为……以为你……

宬封:以为什么?以为我只顾着与自己血脉相亲的承裔,丝毫不管妳的死活吗?

  △满悦点头,自责不已

满悦:明明你一直想着怎么对我好,我却丝毫不领情,故意做了这么多任性的事情,你为什么还要对我百般容忍?

  △宬封望着满悦,忽然伸手将她拥入怀中,真诚说道

宬封: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怎么能不让妳把气撒出来,比起妳刚生下承裔时的心死,现在闹腾些,我反而放心。

满悦:对不起……

宬封:(笑)怎么还傻得道歉,没事了,只要妳不做傻事,还能在我身边,我就心满意足,放心,没事的……

  △满悦总算不再抗拒,依偎在宬封怀中,享受此刻

 


S:13-10   

时:夜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路家大院夜景

  △宬封进房,发现卧榻上自己的枕头棉被已经不见,疑惑的走进内室,看见自己的枕头被放在床铺上,满悦背对宬封躺着,像是已经睡了

  △时间稍后

  △宬封在简单手脸盥洗后,褪去外衣,坐在床沿,看着始终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动的满悦,心里迟疑

宬封:如果妳觉得勉强,不急于一时。

  △满悦听见,知道自己装睡已被察觉,睁开眼睛,却没有转身面对宬封

满悦:我不知道这么做究竟对不对。

宬封:这个问题不着急,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一起找这个答案。

满悦:今晚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天你不是要带子裔去城西大杂院给老人和孩子们送些东西吗?

  △宬封得到满悦同意后,脱鞋,躺在满悦身边,伸手圈住满悦腰支,满悦本想江宬封的手拉开,却听见

宬封:悦儿,对不起,还有谢谢妳。

满悦:没头没尾的,谁晓得你说什么……

宬封:对不起,因为我和老太太的私心,让妳被迫来到我的生命里,让妳必须承受这些事情,谢谢妳,妳能来到我的生命里,苻杏说,自从我离家后,老太太一直郁闷不乐,却因为子裔出生重新有了希望,最后一刻,老太太是笑着离世的,悦儿,谢谢妳当时愿意留下子裔……

满悦:她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宬封:苻杏从来不是恶人,只要她认定的人,倾尽心力相待,在所不惜,有的时候她的不友善,只是太过重情罢了。

满悦:早点睡吧。

  △满悦听见,打消将宬封的手拉开的念头,任由宬封环住她的腰

  △一夜,两人尽皆平静入眠

 


S:13-11   

时:晨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路家大院晨景

  △宬封房中,宬封尚未醒来,满悦已经梳洗完毕,坐在梳妆台前,拿出首饰盒中的木簪,凝视许久

  △宬封逐渐醒来,看见满悦手里拿着木簪,闭眼装睡,眼不见心不烦

  △时间稍后,轻微的开门声传来

  △宬封睁眼环顾四周,满悦已经出房门,查看首饰盒,果然木簪已经不见,心里虽有些不高兴,却也无可奈何

 


S:13-12   

时:夜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殷满悦   


  △路家大院夜景

  △宬封房中,满悦回到房中,走进内室,坐在梳妆台前,却从镜中发现发上的簪子不见了

满悦:簪子怎么不见了?掉哪去了?

  △满悦左右寻找,房中地上不见,心急,赶紧再往房外找寻

 


S:13-13   

时:夜   

景:高处阁楼   



人:路宬封、殷满悦、苻杏   


  △高处阁楼夜景

  △楼上,苻杏坐在楼梯口,望着天空月色,无意间看见

  △楼下,满悦低头,看着地面仔细寻找

  △不远处,宬封走来,看见满悦的身影,她正沿着阶梯走上阁楼

  △楼上,苻杏赶紧起身,隐身暗处,望着满悦走向栏杆处,余光的月色照耀,彷佛是一种提醒,再看阁楼距离地面高度,心中顿起歹念,虽然一度迟疑,取下发绳,对着它考虑犹豫,最后仍不自觉的走向满悦

  △栏杆处,满悦寻找未果,转身,赫然看见,苻杏伸手将她往后推,满悦受到惊吓,忽然失去平衡,情急之下,想捉住苻杏的手,却只是扯走她手中的发绳,身体翻过栏杆,往下坠落

  △宬封见状,飞身接住满悦,平稳落地

  △满悦心惊,双目紧闭,等待疼痛降临,等到回神,才发现自己没有摔落,睁开眼睛,得知自己被宬封抱着,松了一口气

满悦:宬封……你怎么来了?

宬封:我刚要回屋,从这里经过,看妳低着头找着东西往楼上去了,在找什么?

满悦:我簪子不见了,白天没注意,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掉去哪了。

  △宬封听见,不免来气

宬封:不找了。

满悦:不可以,很重要的。

宬封:不就是支不值钱的木簪子嘛,有必要这么舍不得吗?

满悦:不是木簪子!是玉质的……

  △宬封听见,这才想起,本集,S:13-11,首饰盒中虽不见木簪,桌面上亦不见浅色玉簪

满悦:木簪我已经丢进灶火里了……既然已经没有它的意义,再留着似乎不合适,空引人猜疑……

宬封:这么晚了,看不清楚,明天再一起找,在大院里丢不了,阁楼上有栏杆防着意外,是怎么摔下来的?

  △满悦望着阁楼处,不由得有些害怕,下意识抱住宬封

  △宬封察觉到满悦正轻微颤抖

宬封:怎么了?

满悦:没事,我是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

  △宬封听着满悦的话,疑心,再看见阁楼上一抹红色人影闪过

  △满悦察觉宬封的注目方向,说道

满悦:宬封,我困了,想回房休息。

宬封:好。

  △宬封不动声色,抱着满悦回房

 


S:13-14   

时:晨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小丫鬟们   


  △路家大院晨景

  △宬封房中,满悦才刚起身,小丫鬟端来水盆,伺候满悦梳洗,接着,满悦坐在镜子前,小丫鬟替她梳好整齐的发髻

  △宬封神情愉悦,脚步轻快走进房间,将玉簪递至满悦眼前

  △满悦神色惊喜

  △宬封慎重的将玉簪带在满悦发上

 


S:13-15   

时:日   

景:路家大院书房   



人:路宬封、苻杏   


  △路家大院书房日景

  △桌案处,宬封已看完账册,确认无误,靠在椅背闭眼稍做休息

  △苻杏动手收拾着桌面,抱起一落账册,虽想离开书房,却看着宬封模样若有所思,十分为难,最终停住脚步,面对宬封

苻杏:大少爷是不是有事想问苻杏?

  △宬封听见,睁开眼睛,神情认真的望着苻杏

宬封:没有证据。

苻杏:她有证据。

宬封:她既然不让我知道,我也私心不想追究到底。

苻杏:为什么?

宬封:苻杏,妳我虽非血缘亲族,却胜于亲族家人,自从妳来到这个家后,始终尽心尽力,尤其是老太太辞世后这些年,一力承担族里大小事务,这个家才能一直维持,不至于离散,对我来说,这是恩情,我记在心里,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苻杏:苻杏曾问过大少爷是否会背弃当初对月儿小姐的承诺,当初坚决不变,现在大少爷的答案还和从前一样吗?月儿小姐还是大少爷此生无可取代的唯一吗?

宬封:若是从前,这个答案很容易,所以才能不顾一切只为达到目的,或者,满悦若真如张媒婆所说的,只求私心自利,这个答案也不会变,但依妳说,她是吗?

苻杏:正因不是,苻杏才担心,往后她会一点一滴占据大少爷生活的全部,逐渐取代月儿小姐在大少爷心中的地位。

宬封:但若不真心以待,对她太不公平,何况此时她已经在我生命里,无法否认她的存在,人非草木,面对一个经历生命危险为你孕育孩子的女人,岂会麻木无情。

  △苻杏听见,对于宬封日后的选择,已心里有数

苻杏:大少爷的选择,苻杏明白,苻杏确实犯错,请大少爷责罚。

宬封:她既然想替妳隐瞒,我何必多生事端,苻杏,妳对月儿一心无二,这是妳的好处,相信月儿黄泉有知,必然欣慰,妳该怎么对她,我无法勉强,自家门内见些磕拌小事,这很正常,不过如果见伤见血是不是就过了?

苻杏:大少爷的意思,苻杏明白。

宬封:这次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幸好没伤着,何况妳在这个家里多年,在族人心中,远比满悦来得无可取代,若因她罚妳,不免替她招惹怨怼是非,何况我也不想宬砚为难。

  △宬封望着苻杏的反应,苻杏并未疑惑反问,心里明白

宬封:看来宬砚的心意,妳不是察觉不到,既然明白,为什么不为自己着想?

苻杏:大少爷不责怪,苻杏感谢,有些事,大少爷还是别随意拿苻杏说笑了……

  △苻杏心慌,心里逃避不肯承认,抱着账册慌张退出书房

 


S:13-16   

时:日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路家大院日景

  △宬封房中,宬封从外走来,才要进房,却看见房内

  △满悦坐在桌前,正对着光线,反复翻转仔细的研究着翠玉鎏金镯,无意间转身之际看见宬封,吓了一跳,掩饰性的赶紧停下动作

满悦:你在那站多久了?

宬封:有一会儿了。

满悦:通常这个时间你不是都会和雳鹰、霄鹰在书房吗?怎么突然回房了?回来了也不出个声音,就这样一声不响的站在门口,存心想吓人呀……

宬封:我和雳鹰、霄鹰临时有事要出门,所以先回来拿个披风,怎么知道才到门口,就看见妳这么认真的研究这个镯子。

满悦:我……只是看看而已……

宬封:这个镯子,我自有记忆以来就见老太太天天戴着,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莫非这个镯子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值得少夫人这么仔细的「只是看看」,说来听听,我也跟着稀奇一次。

满悦: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这个镯子的镯口这么小,整支镯子找遍了也不见锁扣,以前老太太究竟是怎么戴的?

  △宬封听见,先是若有所思,随后别有意味的笑,走进房间

宬封:好问题,(伸手,向满悦讨要镯子)把镯子给我。

  △满悦不疑有他,直接将镯子交给宬封

  △宬封接过镯子,转着镯面,找到镯子上的三个细致花饰,同时按下

  △镯面上的三个细致花饰原本全都排列于镯面的最右侧,左侧镯面素净,不见其它物饰,当宬封同时按下花饰后,随即从花饰位置衍生出现九宫格沟纹,细如发丝,纵四横四(由右而左为1、2、3、4,由上而下为1、2、3、4),三个花饰分别在1-1、1-2、1-3位置上

  △宬封假意调整顺手方向,暗中将衣袖遮掩在镯子前,不想让满悦发现,迅速在镯面上推移,随后镯子锁扣解开

  △镯面九宫格沟纹上,三个花饰最后落在4-4、1-4、2-3的位置上

  △宬封将镯子摊在掌上给满悦看,满悦神情显得惊喜

满悦:疑?怎么就打开了?可是我找了好久,都没发现锁扣在哪里呀?

宬封:当年老太爷迎娶老太太时,特意请南兀部族里最出色的金工匠打造这支翠玉鎏金镯,既然是南兀部族里最出色的金工匠细致打造的,怎么能轻易就让妳发现锁扣的关窍藏在哪里。

满悦:好厉害的手艺,竟能把镯子的关窍做得这么细致,欸,快告诉我,这镯子的锁扣关窍究竟在哪里。

宬封:这里。

  △宬封指着镯子上的三个花饰,随后便将翠玉鎏金镯戴在满悦的手腕上,锁扣扣上瞬间,花饰又回到原来的位置

  △满悦望着手腕上的镯子,赞叹不已

宬封:只要同时按下这三个花饰,关窍的轨道就会出现,只要照着设计的轨迹推移,锁扣就会解开,镯子扣上之后,它们又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满悦:那设计的轨迹是什么?既然有三个花饰,是因为有推移的顺序吧?该怎么做才能解开?顺序是什么?

  △宬封望着满悦,理所当然的一笑

宬封:为什么要告诉妳?

满悦:你不说,等会儿我怎么取下来?

宬封:既然已经替妳戴上了,就没想过让妳再取下来。

  △满悦思考着宬封话里的意思,再望着宬封得意的模样,这才发现自己让宬封设计了

  △宬封看满悦的神情已经明白了,胜利一笑,径自起身,走向衣柜,取出自己的披风,转身打算出门,却被满悦挡住去路

宬封:怎么了?娘子还有事吗?

满悦:(抬高手腕,示意)你把它取下来。

宬封:不要。

满悦:你快把它取下来,这太重了。

  △宬封望着满悦,故做赖皮神态

宬封:重啊?

  △满悦点头

宬封:那我也没办法,爱莫能助,这镯子用的都是真金实玉,难免重一些,只能委屈娘子戴着,权当练力气吧。

满悦:不行,这样我没法做事。

宬封:也是,这个镯子确实有些份量,戴在手上实在不方便,(想了想)要不为夫的给妳一个建议吧,娘子考虑考虑,干脆十指不沾阳春水,索性享福吧……

  △宬封伸手拾起满悦的衣带,暧昧暗示的笑

宬封:娘子放心,为夫的定会把妳伺候周全,绝不劳动妳费一丝力气,就连沐浴更衣……为夫的也乐意代劳啊……

满悦:别老是不正经,又想拿这些话威胁人。

宬封:这话不对,娘子可以试试,看看这些话只是威胁,说说而已,还是君子一诺,言出必行。

  △宬封说完,冷不防在满悦唇上轻吻一下

宬封:关窍的推移轨迹很简单,等妳有自觉的时候,自然就会明白,今天晚点回来,如果困了就自己早点休息,别等我了,走了。

  △宬封笑着走出房门,满悦楞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竟又让宬封讨了便宜,实在气不过,却又拿他没辄,只能对着宬封背影大喊

满悦:谁要等你呀!

 


S:13-17   

时:日   

景:路家大院花园   



人:路宬封、路宬砚、苻杏   


  △花园日景

  △花园树下石桌处,石桌上摆着茶具,一旁炉子正烧着水

  △宬砚、苻杏在石桌前,面对面而坐,苻杏看见宬封拿着披风从回廊处经过,脸上带着笑意,心里明白,望向宬砚

苻杏:二少爷找人把苻杏喊来,就是要让苻杏听见大少爷屋里的动静吧?

宬砚:苻杏,妳知道吗?和妳说话真的很轻松,有些话还没开口,妳已经完全明白,也是运气好,今天他们刚好又闹了这一出。

苻杏:苻杏明白二少爷今日的意思,苻杏会尽快将大院的事情交代妥当,绝不让大少爷、二少爷为难。

  △苻杏起身,想要离开

宬砚:再坐一会儿,不急于一时,水已经烧开,别辜负难得的好茶,通共才得了这一点,换了别人,我还舍不得拿出来。

  △苻杏坐下,宬砚倒了杯茶给她

宬砚:交代妥当,交给谁能比在妳手上管着更妥当?

苻杏:当家之权总有一天该回到正主儿手上,在那之前,二少爷应当接手,二少爷既能迅速看出木材行的帐目问题,这些事对二少爷来说,不是难事。

宬砚:妳太多心了,这个家里什么时候曾经在乎过这些正不正的事情,妳要是真有这个想法,宬封就该烦心了,苻杏,自从月儿嫂嫂自尽后,妳已经有多少年没见宬封这样笑过了。

  △苻杏听见,只是沉默

宬砚:月儿嫂嫂的事是我们所有人心里的伤痛,尽管知道会付出代价,当初也没有人退缩过,对宬封来说,族人们当年既然为了他付出离乡背井的代价,现在,能让所有人能在江南安居乐业是他的责任。

苻杏:大少爷没有辜负族人。

宬砚:如果没有妳在他身边接应一切,哪能这么顺利,我们离家这几年,支撑得很累吧?

苻杏:事多纷杂,心乱如麻,哪有时间想这么。

宬砚:在宬封的计划中,造成月儿嫂嫂自尽的罪魁祸首不是只有王上和穆特,宬封最无法原谅的人,是他自己,一开始是族人的生存问题羁绊,后来是对子裔、承裔的责任,原以为是被责任束缚余生,现在他能有这个笑容,难能可贵。

苻杏:苻杏明白了,也请二少爷转告大少爷放心,以后苻杏不会再做出逾越本分的事情。

  △宬砚望着苻杏,认真说道

宬砚:苻杏,私心来说,我也希望妳将来能一直操心这个家,(强调)以正主儿的身份,路家大院的二少夫人。

苻杏:二少爷别说笑了。

宬砚:不是说笑,而是真心,自妳随月儿嫂嫂入府那天起就未曾动摇。

苻杏:苻杏的身份不合适。

宬砚:有什么不合适的?

苻杏:族里所有人都知道,苻杏不但进过王院,还进过闵府。

宬砚:知道那又如何,他眼中只有自己,视他人如无物,难道就不许别人珍惜妳?何况他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所有人都已经重新开始。

苻杏:二少爷值得更好的。

宬砚:谁是那个最好的,我心中自有选择,不需要世俗眼光替我评定。

  △苻杏心有顾忌,不愿接受

苻杏:谢谢二少爷的好茶,苻杏也该回到厅里,免得他们有事找不到人。

  △苻杏想要离开,手腕却被宬砚直接抓住,有些错愕,望着宬砚

宬砚:我会等妳,在妳答应之前,不会有别人。

  △苻杏赶紧将手腕抽回,逃避似的赶紧离开

 


S:13-18   

  △镜头呈现翠玉鎏金镯的画面,随后画面一黑,黑画面上逐渐浮出花饰轨迹行走的过程

  △第一条轨道过程:1-2左移三格,下移一格,右移一格,下移一格,左移一格,最后停在4-4,回复黑画面

  △第二条轨道过程,1-1左移一格,下移三格,右移一格,最后停在1-4,回复黑画面

  △第三条轨道过程,1-3左移一格,最后停在2-3,回复黑画面

  △三条轨道过程最后相迭

  △第十三集结束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