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十四集-上) (30人评价)


悦♥月第十四集剧本

 


S:14-1   

时:夜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路家大院夜景

  △宬封房中,宬封从外走进,看见满悦又坐在桌前做针线,这次是缝制衣服,观察她手上的衣服,是件成年男子的尺寸,疑惑,无声的走到桌边,却见衣服的颜色年轻,心里已经有数,无奈叹气

宬封:衣服又是给霄鹰的?

满悦:嗯,天渐渐冷了,霄鹰又不是个细心谨慎的性子,自己都不晓得注意着,总得先替他想到,提早备些保暖的衣服,别真到了起风的时候,却临时找不着衣服添加。

  △宬封听见,神色已经显得有些吃味

  △满悦望着宬封没好气的神色,想起先前,率先警告说道

满悦:这次不许闹我,我已经答应田婶,明天要把衣服给她,不能言而无信。

  △宬封自讨没趣,见不能故计重施,只好打消念头

宬封:不闹就不闹,上次是鞋子,这次是衣服,妳最近是不是对霄鹰太好了?

满悦:田婶心疼霄鹰,平常总想着怎么多照顾霄鹰一些,可是年纪大了,做不好针线,我和穗苗只好替她代劳,这些年田婶对我就像自己女儿一样照顾,帮她做点针线,让她能在霄鹰面前做些人情又没什么。

  △宬封评估满悦周遭光线,走进内室,再点燃一盏灯烛,拿着灯烛走出,将它放在桌上,周遭光线瞬间亮了许多

  △满悦察觉抬头,望着宬封

宬封:多点一盏灯,别熬坏眼睛,既然妳想把事情做完,我陪妳,有个伴不孤单。

  △满悦因为宬封的细心对待,窝心微笑

  △宬封在屋里随意拿了本书,在满悦身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一边喝茶,一边看书陪着她做针线,时间稍后,无意中发现

  △满悦手中虽然做着针线,心神却不太专心,眼光几次暗地里向宬封所在的方向偷看,似乎有话想说,却欲言又止

宬封:怎么了?有话想问我?

满悦:啊……

  △满悦发现自己的动作已经被宬封察觉,先是心虚,想要假装若无其事掩饰,最终还是忍不住想问

满悦:那个……我能问你件事吗?

宬封:问啊。

满悦:雳鹰跟着你很多年了吧?

宬封:嗯,他从小就被父亲带回府,之后跟着我出生入死,直到现在。

满悦:那你有没有考虑过雳鹰成家的事情?

宬封:这些年雳鹰替我在外打听消息,一直四处飘荡,确实耽误他成家,现在既然生活稳定,是时候该仔细考虑,为什么这么问?

满悦:前些日子田婶向我提了个想法,她看雳鹰行事十分稳重,是个值得托付的人,所以想将穗苗的终身许给雳鹰,可雳鹰是你身边的人,这样的事她也不能越过你,直接去问雳鹰的意思,而且也不好开口,对吧?霄鹰说,以前除了他和雳鹰外,你身边还有雷鹰、雪鹰两位,以前他们的婚事是老太太安排的,现在老太太不在了,就是由你作主了。

宬封:霄鹰?(想起,明白)怪不得之前妳和田婶鬼鬼祟祟的找了霄鹰,原来就是问这事?说了半天,看来是想算计我身边的人,而且心还不小,一开口就要最得力的那个。

  △满悦听见宬封这么说,瞬间心虚,完全没了底气,不知道再来该怎么开口,但为了田婶、穗苗,却又不想放弃,显得为难

  △宬封见状,暗笑,先是沉默,喝了口茶,悠闲的说道

宬封:没说不可以啊。

  △满悦听见,重新燃起希望,期待的望着宬封

满悦:真的可以吗?

宬封:可以,不过婚姻大事毕竟是两个人一辈子的事情,不能随意起哄儿戏,总得先探过雳鹰的想法,万一误会了,反倒害了穗苗。

满悦:这话有理,那你能替我问问看雳鹰的想法吗?

宬封:我看妳对田婶、穗苗与众不同,只要是她们的事都特别上心。

满悦:我从小没了父母,她们待我很好,就像自己的娘亲与亲姊妹一样,只要田婶、穗苗能过得开心,我就高兴。

宬封:那……如果我替妳凑成了雳鹰和穗苗的婚事,妳怎么谢我?

满悦:还要谢你呀?

宬封:那当然了,我又不傻,做生意锱铢必较,妳总不能让我平白无故多卖力气吧,总要得些小恩小惠呀。

满悦:斤斤计较,(豪气)好吧,那你希望我怎么谢你?

宬封:说话痛快,亲自为我做顿早饭。

  △满悦听见,对于宬封的要求不敢置信,甚至有些疑惑

满悦:就这样?

宬封:妳要是觉得我委屈,想再多添些也成啊。

满悦:没有,就这样,不会再多。

  △满悦打定主意,没得商量,继续做着手中的针线

  △宬封见满悦非得故作坚持的模样,只是笑着

 


S:14-2   

时:日   

景:街景   



人:路宬封、雳鹰、环境人物   


  △江南街景日景

  △街上,两边摊贩叫卖着,行人来往络绎不绝,宬封、雳鹰走在人群中

  △宬封四处看着,发现有个玩具小摊,感兴趣的靠近,看着桌上的孩子玩具,忍不住对雳鹰笑道

宬封:以前出门,从不会注意这些孩子的东西,自从生命里多了子裔、承裔后,只要看见,总忍不住多看几眼,想看看哪个小东西新奇,看着看着,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有趣,不过满悦已经警告我,不许我再宠他们。

  △宬封看中其中一样,拿了两份,付钱,转身,看见雳鹰疑惑的神情,笑

宬封:我喜欢看他们收到这些小玩意儿后,觉得新奇的开心神情,至于满悦那里,只好想辄过招,反正要论耍赖,她还不是我的对手,最后她总拿我没办法,以后我教你几招,挺管用的。

  △宬封收好小玩具,再度和雳鹰走在街上,雳鹰只是在宬封身后跟随,一步不敢快过宬封的速度

宬封:雳鹰,你的性子和霄鹰果真天差地别,四个人里就属你最沈稳谨慎,武功最好,所以很多事情只能信任你去办。

雳鹰:大少爷这么说,是有事要交代雳鹰去办吗?

宬封:我没什么事情要办,今天就是想找你说几句话。

雳鹰:大少爷请吩咐。

宬封:别紧张,闲谈几句而已。

雳鹰:是。

宬封:我们几个自小一起长大,就像亲兄弟一样,你一直替我办事,这些年更是在外四处飘荡,确实耽误你成家了,你自己想过这事吗?

雳鹰:不成家也好,这些年在外居无定所,若是成了家,反倒多了牵挂,也委屈了家里人。

宬封:现在既已安定,心里有没有中意的人?如果有,就尽早为你安排。

  △雳鹰想着宬封的问题,不自觉的想起,第十集,S:10-10,穗苗开朗的笑容

  △宬封望着雳鹰有些出神的神情,肯定猜测

宬封:是穗苗吧?

雳鹰:大少爷……

宬封:想得出神,看来真有这个人,自从回到江南之后,和你见面最多的姑娘,只有穗苗了,心里有人是好事,(笑)看来真是缘分到了,你还记得前些日子,满悦特意做了些江北点心,让田婶鬼鬼祟祟把霄鹰喊去,结果反倒问了些你的事情吗?

雳鹰:记得,当时大少爷交代,如果少夫人找雳鹰说事,得一句不漏的向大少爷回报,可是那天之后,少夫人一直没找过雳鹰说事情。

宬封:昨天自己沈不住气,先跟我提了,满悦说,田婶看重你,说你行事稳重,值得托付,所以想把穗苗的终身许配给你,让我来探一探你的意思,若好,自然得赶紧为妳安排。

  △雳鹰听见,有些讶异,却没有马上响应,反倒显得犹豫

宬封:怎么了?田婶有这想法不是正好?还是穗苗不好?

雳鹰:穗苗心地纯良,是个好姑娘,若能一生为伴,是雳鹰求之不得的福气,只是我岁数年长她许多,就怕委屈她。

宬封:以后互相照顾,没有谁委屈谁的话,何况田婶这个亲娘都能放心把女儿交给你,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成家之后,虽说必须承担的责任更重了,不再是孤身一人时的轻松自由,但有了家人,即使是负荷辛苦,也能体会到承担后慰藉,有时候在子裔、承裔面前只是做了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他们都会对你崇拜不已,这种响应就算再累也值了。

  △雳鹰思考过后,坚定的向宬封作揖

雳鹰:雳鹰请求大少爷、少夫人成全。

宬封:有你这句话,这件事我就能放心的办。

  △宬封看见一旁有不少小摊,胭脂粉盒、首饰杂货都有

宬封:既然出门了,给穗苗带个礼物回去,姑娘家会喜欢的。

雳鹰:是,雳鹰谢大少爷、少夫人成全。

  △宬封、雳鹰走向小摊,宬封想起还有另外一件事,对着雳鹰问道

宬封:只是如果再让你多个不省心的家人,会不会怪我?

  △雳鹰听见,不明白,神情疑惑

 


S:14-3   

时:日   

景: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雳鹰、穗苗   


  △路家大院日景

  △宬封房外,满悦正走出房门,宬封忽然从房顶上跃下,挡在她的前方,满悦无预警被吓了一跳,朝他抱怨

满悦:你怎么跟霄鹰一样,有路不走,非要走房顶。

宬封:带妳去看一场好戏,快,晚了就看不见了。

满悦:啊?

  △满悦还来不及问明白,就被宬封伸手环腰圈住,宬封施展轻功,飞上屋顶

  △回廊处,雳鹰、穗苗正在说话,雳鹰笨拙的将玉镯递给穗苗

穗苗:送给我的吗?

雳鹰:是,我不知道姑娘家喜欢什么样式的,就选了这个最顺眼的,穗苗,刚才我已经请求大少爷和少夫人成全,晚一点大少爷就会替我向田婶提亲,请田婶同意将妳嫁给我做妻子。

  △穗苗忽然听见雳鹰这么直白的表述,一时反应不及

穗苗:啊?

  △雳鹰见穗苗的反应,以为她不愿意,有些紧张

雳鹰:妳不愿意吗?

  △穗苗没有马上回答,思考过后,问道

穗苗:那我问你,你会不会永远对我好?一辈子只有我一个?

雳鹰:会。

穗苗:娘亲只有我一个女儿,我当然是离不开娘亲的,娘亲也离不开我,将来你也要对我娘亲孝顺才行。

雳鹰:好。

穗苗:既然这样,你自己去问娘亲,娘亲若说好我就嫁,然后一辈子只有你。

  △穗苗收下玉镯,羞红了脸,泛着笑容跑开

  △房顶上,宬封、满悦正躲着偷看两人发展

  △满悦看到穗苗收下手镯时,开心的望向身边的宬封,却发现自己因为害怕摔落,始终紧捉着宬封不放,与他亲近不已

  △宬封对满悦此刻的反应很得意,微笑

宬封:看来以后我得常常带妳走房顶才好,少夫人,事情办成了,说好的谢礼可不许赖。

 


S:14-4   

时:夜   

景:路家大院宬砚房   



人:殷满悦、路宬砚   


  △路家大院夜景

  △宬砚房中,桌案上一盏小火上正温着一碟药水,宬砚看看颜色,已经熬的差不多,去除碟子里的药材后,等着药水晾凉,无聊之际,随意拿着药书翻阅,听见

  △门外传来敲门声

  △宬砚抬头,看见是满悦站在房门口,起身走向她

宬砚:嫂,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事吗?

满悦:不是什么大事,我需要点枸杞,可是厨房里已经没有了,他们说你屋里有个很大的药柜,里头有很多药材,也许会有,所以就来碰运气,问问看你有没有?

宬砚:这算寻常东西,自然是有。

满悦:能给我一些吗?

宬砚:当然可以,等等。

  △宬砚转身,走向药柜

  △满悦拘谨,始终站在门外,望着宬砚房中药柜规模,神情赞叹,啧啧称奇

  △宬砚打开格子抽屉,却发现里面的枸杞已经所剩无几

宬砚:糟了,这几天没特别留意,已经没剩多少了。

满悦:没关系,不用很多,我只是配菜提味要用的,用不了多少。

  △宬砚抓了一些枸杞放在纸上,简单包折,随口问道

宬砚:配菜提味要用的?这种事情妳跟厨房的人吩咐一声就好,他们明天就会去办,怎么还需要自己张罗?是不是他们对妳怠慢了?

满悦:没有,别冤枉他们,大家都对我很好,起先他们也是这么说的,可是我明天一早就要用的,明天再办来不及了。

宬砚:喔?

满悦:明天我要替宬封做一顿早饭,他一向起得早,得早点做好,要不然会让他等太长时间。

  △宬砚已经将枸杞,走向满悦

宬砚:替宬封做早饭?怎么突然有这兴致?

满悦:这是我们说好的,他替我办成一件好事,我就做一顿早饭谢他。

宬砚:我挺好奇的,是什么好事值得妳这样谢他?嫂子能透露几句让我知道吗?

满悦:现在告诉你也没关系,反正再过几天大院里头都会知道,田婶想把穗苗许配给雳鹰,可是雳鹰是宬封身边的人,这事还得经过宬封吧?所以田婶就托我跟宬封提了,他就替我去跟雳鹰说合,雳鹰已经答应了,再过不久,大院里就要办雳鹰和穗苗的喜事了。

  △宬砚听见,暗中偷笑,心里瞬间有了想法,随后敛起笑容,认真说道

宬砚:嫂,有时候我觉得妳这人挺好的。

满悦:怎么突然说这些?

宬砚:妳看啊,妳和宬封做这单生意,自己都亏大了,还要谢他,人能不好吗?

满悦:亏了?怎么会?我和田婶都觉得雳鹰很好,行事稳重,一心待人,如果能把穗苗的终身托付给他,将来雳鹰一定会真心对待穗苗,挺好的一件事呀。

宬砚:没说雳鹰不好,是说妳和宬封的约定,妳自己盘算盘算呀,穗苗是妳身边的人没错,雳鹰还是他的亲信呢,从小就跟着他,忠心不二,雳鹰与他年纪相近,他自己都已经有妳和子裔、承裔,雳鹰却连个媳妇儿都还没有着落,谁该着急?穗苗现在正值最好年华,样貌清秀可爱,人还善良单纯,那是多少人想要求娶的好姑娘,妳把穗苗许给雳鹰,谁该谢谁啊?

  △满悦听见,想了想,心底有些动摇,宬砚见状,知道目的达到,暗地偷笑,将纸包交给满悦,加码挑拨

宬砚:嫂,雳鹰很好,不好的是宬封,他这人真是要不得,怎么老想着让人吃亏,自己要占尽便宜,妳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理?结果妳还谢他,人是不是好啊?嫂嫂早点休息,(加重语气)明天一早还得替他做早饭呢。

  △满悦接过纸包,思考着宬砚的话,楞楞的转身,才走没几步路,越想越不对劲,气得直跺脚

满悦:你干脆直接说我傻得了,怎么老是让他占便宜呀!

  △房中,宬砚听见,忍不住笑,随后事不关己拿起药书继续翻阅,神态一派轻松,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S:14-5   

时:晨   

景:宬封房内/外   



人:路宬封、殷满悦   


  △路家大院晨景

  △大院各处都已经开始忙着自己的工作

  △宬封房中,宬封已经起身,梳洗完毕后,坐在桌前等着

  △房门外,满悦端着早饭走来,看着拖盘上的清粥小菜,不怀好意的笑着,随后赶紧敛起笑容,佯装若无其事走进房间,看见宬封,示意拖盘里的几碟小菜,笑道

满悦:我只会做些家常小菜,你是吃过山珍海味的人,可别嫌弃菜式简陋粗糙。

宬封:尽管山珍海味再豪奢,还是抵不过家常菜最有味。

满悦:自从来到了江南之后,都是田婶和穗苗做饭,太久没动手做饭了,万一手生,厨艺退步,可不许抱怨难吃。

  △宬封微笑,点头同意

  △满悦将拖盘中的米粥和小菜一一摆上桌面

宬封:昨晚我和雳鹰已经找了田婶,向她提了雳鹰和穗苗的婚事,田婶答应了,婚礼的一切事宜将来还得劳烦少夫人操心。

满悦:放心,我一定替他们准备仔细,样样齐全不缺。

  △满悦说着话,目光却始终注意着宬封的动作

  △宬封没有戒心,拿起筷子夹菜,正要送进口中的时候,忽然又想起事情,放下筷子

  △满悦见状,神情难掩失望

宬封:喔,对了,在办雳鹰和穗苗的婚礼前,妳还得先办另一件事。

满悦:什么事?

宬封:昨晚提亲的时候,我顺便向田婶提了另一件事,我想,既然田婶这么心疼霄鹰,我问过霄鹰,既然他父母早逝,自己也喜欢与田婶亲近,不如就让霄鹰认田婶为母,成了母子,将来也能互相照顾。

  △满悦听见,惊喜不已

满悦:你真要让霄鹰认田婶为母吗?田婶听了一定特别高兴吧?

宬封:昨晚看她的神情,是挺高兴的,这对霄鹰来说更是好事,能多个娘亲疼他,我想认亲的仪式就在婚礼前举行,将来雳鹰、穗苗成亲时,也热闹些,至于仪式该准备什么,妳可以问问族长,别担心,族长会乐意教妳的。

满悦:真好,这样一来,喜上加喜,田婶一定乐坏了!

  △满悦一时高兴分神,没看见宬封再次夹菜,等她回神时,看见宬封正要吃菜,突然想起,后悔

满悦:欸!

  △满悦想阻止宬封吃菜,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宬封吃了一口菜,对它的味道实在不敢恭维,又咸又甜,又不能吐出,只得勉强咽下,疑惑的望着满悦

  △满悦望着宬封,心里愧疚,低头向他认错

满悦:对不起……

宬封:怎么回事?

满悦:就……昨天我去厨房,想准备今早做饭要用的食材……结果……发现没有配菜的枸杞……就去找宬砚要一些……说话间……我提到雳鹰和穗苗的婚事……他说……说……

  △宬封听到这里,心里有数,没好气的问

宬封:宬砚这家伙说什么了?

满悦:他说这事该是你谢我,怎么反倒是我还得谢你,说我吃亏了……我觉得有道理,就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生气,然后……盐就加多了……

宬封:只有盐吗?

满悦:也加了一点糖。

宬封:只有一点?

满悦:(心虚承认)多了一点……我怎么知道你还办了霄鹰的事嘛……

  △宬封听见,实在气结

宬封:一个个的,不知道帮忙就算了,尽会挑拨离间,到处添乱,(警告)宬砚这小子,聪明过头,待人处事,是要一本正经,还是邪门歪道,全凭自己高兴,妳以后少和他接近,省得被他带坏。

满悦:喔……

  △满悦偷偷观察着宬封的神情,想起自己老是斗输他,没想到自己也有让他吃亏的时候,忍不住笑了,却发现宬封正哀怨的看着自己,自责低头

满悦:对不起嘛……

  △宬封望着满悦内疚认错的模样,看来有点可怜,于心不忍

宬封:真让我吃这些吗?

  △满悦听见,赶紧摇头

宬封:那妳怎么补偿我?

满悦:厨房里还有食材,我再重做一次嘛,你放心,厨房的事我从小就做,已经很熟练了,重做耽误不了多久时间,要是你担心我再做什么手脚,可以在旁边看着的。

  △宬封望着满悦,同意她的补偿办法

宬封:好,我就挨着妳监督。

 


S:14-6   

时:日   

景:路家大院厨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穗苗、子裔、承裔   


  △路家大院厨房日景

  △灶火燃烧,满悦待在灶锅前忙碌着,熟练的切菜、下锅翻炒

  △一旁,宬封静默的看着满悦为他做饭的样子,平凡幸福的微笑

  △时间稍后

  △满悦将重新做好的米粥、小菜摆上厨房的桌子,却听见承裔的哭声传来,门口,子裔突然跑进,直接抱住满悦

子裔:娘亲……

满悦:怎么了?

  △满悦神情疑惑,望着子裔不明所以,随后,穗苗抱着承裔走进,承裔正哭闹着

穗苗:少夫人,承裔小少爷一醒来没看到妳就哭,怎么哄都哄不好,子裔小少爷也闹着找妳,我实在没办法,只好带他们过来。

满悦:没关系,把他们交给我,妳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满悦接过承裔,轻哄着他,承裔渐渐停止哭闹,穗苗离开厨房

宬封:既然都来了,早饭就在这吃吧。

  △宬封、满悦带子裔在厨房桌前坐下,宬封替满悦、子裔添了米粥,一家四口终于围坐在一起,一起吃着一餐普通平常的早饭

  △吃饭其间,宬封见满悦只顾着照顾承裔,筷子只是挟着碗中的米粥,替她夹菜,子裔见状,学着宬封夹菜给满悦,满悦幸福的笑着

 


S:14-7   

时:日   

景:路家大院花园   



人:殷满悦、子裔、承裔   


  △路家大院日景

  △花园中,满悦抱着承裔,坐在一旁看着子裔玩纸鸢,子裔还不会放高纸鸢,只能手中拿着纸鸢举高,笑着在花园里到处跑来跑去

  △时间稍后

  △子裔在奔跑途中,忽然想起,转身跑向满悦

子裔:娘亲!

满悦:怎么了?

  △子裔将纸鸢放在手上,让它保持平衡不动,天真的想象

子裔:娘亲,妳看,鹰儿停在我的手上,就像爹的鹰儿一样。

  △满悦见状,因为子裔的天真想象忍不住笑了

  △忽然,来了一阵强风,将子裔手中的纸鸢吹走,纸鸢被风吹得飞高,飘过房顶,不见踪影

子裔:啊!爷爷送我的纸鸢……娘亲,我去找!

  △子裔说完,不等满悦回应,转身就跑走,满悦措手不及

满悦:子裔!别自己跑了,等等娘亲……

  △满悦顾忌承裔的安全,无法跑快,追不上子裔,一溜烟,子裔已经跑出花园,在回廊转弯处不见

满悦:子裔!

 


S:14-8   

时:日   

景:高处阁楼   



人:殷满悦、苻杏、子裔、承裔   


  △高处阁楼日景

  △子裔一路寻找而来,当来到阁楼下时,抬头看见

  △纸鸢就卡在树枝上,树枝位置邻近阁楼,看起来像是伸手可得

  △子裔没有多想,立刻爬上阁楼的楼梯,来到栏杆附近,从栏杆缝隙中伸手想构纸鸢,还差一点就能构到,无意间,身子已经渐渐就要穿过栏杆缝隙

  △苻杏走来看见,震惊

苻杏:子裔,危险!别拿纸鸢了!

  △满悦抱着承裔业已赶到,见状,震惊

  △满悦、苻杏心急,同时匆忙的向阁楼跑去

  △阁楼上,子裔没有听见警告,伸手往前用力一抓,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往下坠落

苻杏:子裔!

  △苻杏伸手接住坠楼的子裔,让自己成为他坠楼的缓冲,受到坠落的冲击,两人双双摔倒在地,苻杏只顾着保护子裔,自己的头部却重重的撞击地面,受伤流血,失去意识

满悦:苻杏!子裔!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