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十四集-下) (24人评价)


S:14-9   

时:日   

景:杂景   



人:殷满悦、路宬砚、苻杏、小丫鬟   


  △路家大院宬砚房日景

  △宬砚慌张跑进房间,迅速收拾药箱后,一刻不耽误的再度跑出

  △苻杏房日景,房中呈现一阵紧张忙乱气氛

  △床铺上,苻杏脸上还留着受伤时的血迹,意识昏迷,尚未恢复

  △门口,小丫鬟端来干净的水盆、布巾,满悦赶紧接过水盆

满悦:再多准备些水和布巾过来。

小丫鬟:是。

  △小丫鬟听见,赶紧退出房间,满悦将水盆放下后,拧了布巾,小心擦去苻杏脸上的的血迹和伤口处的脏污

  △宬砚拿着药箱跑进,来到床前

宬砚:嫂,我来吧。

  △宬砚从满悦手中接过布巾,继续替苻杏清理伤口,谨慎小心,深怕自己手重碰疼她,随后再仔细的替苻杏上药包扎

  △一旁,满悦望着宬砚难掩心疼的神情模样,心里顿时明白了

 


S:14-10   

时:夜   

景:路家大院苻杏房   



人:殷满悦、苻杏、子裔   


  △路家大院夜景

  △苻杏房中已然恢复平静

  △床铺上,苻杏正从昏迷中逐渐清醒,当她睁开眼睛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趴在床沿已经睡着的子裔,苻杏想起,忍不住伸手轻抚他的小脑袋,想要确认他是真的平安无事,确认眼前不是幻影后这才放心

  △子裔察觉到有人正轻抚自己的脑袋,睡眼惺忪睁眼,抬头看见苻杏已经清醒,开心的扑进苻杏怀中

子裔:姑姑!

  △满悦原先是在门口看着药壶,听见子裔的声音,转身看见苻杏已经清醒,提醒的对子裔喊着

满悦:子裔,先放开姑姑,当心害姑姑碰疼伤口。

子裔:喔。

  △子裔听见,赶紧放开苻杏,回到床沿位置规矩坐好,又敌不过睡意,忍不住打哈欠

  △苻杏见状,忍不住笑了,看看屋外天色,随后安静的看着满悦一连串动作

  △满悦看熬药的时间差不多了,便将药倒出,端着烫手的药碗来到床边,放在凳子上

  △苻杏试着想起身,满悦赶紧帮忙,随后拿起扇子搧着药碗

满悦:子裔,你先去找叔叔,跟他说姑姑已经醒了。

子裔:好。

  △子裔听见,赶紧跑出房间

  △满悦手上仍不停的搧着药碗,无意中发现苻杏正看着她,两人气氛静默,有些尴尬,只好赶紧找话题解释

满悦:药才刚熬好,很烫,不好马上就喝,我想这样搧着,能赶紧凉一些。

苻杏:现在什么时辰了?

满悦:才刚过了子时。

苻杏:子时?都这么晚了,怎么还让子裔待在这里,他都这么困了,该让他回屋里睡呀,他没摔着吧?有没有受伤?

  △满悦听见苻杏询问,起身,真诚的向苻杏行礼致谢

苻杏:妳这是做什么?

满悦:谢谢妳不顾自己救了子裔,有妳护着他,他没摔着,也没伤着,他知道自己害姑姑受伤,心里也慌了,所以不肯离开,坚持想在这待着,大概想看到妳清醒之后才能安心吧。

苻杏:我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一直是妳在照顾我吗?

满悦:其它人也不合适吧?何况妳是为了子裔才受伤,身为她的娘亲,无以为谢,照顾妳恢复也是应当,如果没有妳舍身相救,子裔真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苻杏听见,对满悦的礼敬态度不自在,自嘲的笑道

苻杏:在阁楼受伤,也算是我的报应吧,对不起,前些日子,鬼迷心窍,才会在阁楼对妳做出那件错事……

满悦:都过去了,反正没伤着,虽然妳讨厌我,还是谢谢妳这么爱护子裔。

苻杏:妳不必谢我,子裔是妳的孩子没错,可他也是大少爷的孩子,是我们路家大院的小少爷,从他还是小娃娃时就看着长大,保护他是应该的,何况他还口口声声喊我姑姑。

满悦:之前我以为妳是因为宬封的关系,才会这么讨厌我,妳对我排斥不过是有妳的私心,现在才明白,宬封说得没错,妳对待认定的家人当真倾尽心力,这份赤诚,我当真不如。

苻杏:我不讨厌妳,对于妳的处境,甚至同情,但妳的存在破坏了月儿小姐单纯唯一的爱情,所以才对妳做了这么多错事,就算被妳一辈子当作恶人憎恨,我也有所觉悟,无话可说。

满悦:头两年确实对妳有过埋怨,也怨自己没本事,处处不如妳,说得话自然远不如妳有份量,妳说过,前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能让宬封一世不忘的人,我想也只有妳这样有本事的人才配与她为友。

苻杏:太抬举我了,如果妳是我,根本不会认为读书识字、学会琴棋书画是多值得称羡的事情。

  △满悦不明白,神情疑惑望着苻杏

苻杏:妳不知道我的来历吧?

满悦:来历?不是随前少夫人入府的陪嫁吗?

苻杏:在进闵府之前,我只是王院里众多女人中的一个,我的家族在部族只是个不大不小,甚至是可有可无的世家,从小家族就打定主意将我送进王院,如果顺利,家族就此飞黄腾达,所以自有记忆以来,我就被家族严格要求学习琴棋书画,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成为家族的一件礼物献给王上,只是他们没料到,王上对这件礼物新鲜不了几年,当新的一批小姑娘长成被送进王院时,这件礼物就被弃如蔽履,甚至任意赏人,以便成为他猜忌臣下的监视眼线,为此,我才进了闵府。

  △满悦得知苻杏的过往,神情中难掩同情

满悦:妳从未说过。

苻杏: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有什么值得说的,闵氏一族能在部族立足,兴旺不败,自然不傻,猜着王上的用意,因此我在闵府也成了一种忌讳,月儿小姐理解我的立场,这才让我陪嫁到成府,我才能摆脱这种尴尬处境。

满悦:可是妳长得这么美,又这么有本事,按理说,以妳的聪明和手腕,若想在王院地位更近一层,应该不是难事吧?

  △苻杏听见满悦对自己的评价,忍不住轻笑

苻杏:与其天天面对王院里的人,不如尽早让他厌弃来的清静,只是没想到我的冷宫,会是在闵府,在我离开王院时候,有人惋惜,有人笑话,这些声音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当时,我只觉得解脱。

满悦:不过妳却将路家大院管理得事事周全,让大院里的男人都对妳服气,真是了不起,这就替女人争了一口气。

苻杏:因为自己的经历,当我看见大少爷对月儿小姐的深情时深深被震撼了,那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原来一个男子也能如此对待一个女子,后来妳的出现,那段纯粹彷佛就要破灭一般。

满悦:不会破灭的,我自己心里清楚,我和前人不同,他现在对我,更多的原因是为了孩子,当初宫宴中被挟持,他为了替她心底的唯一报仇,不是毫不犹豫的放箭吗?换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他也许还能犹豫一下,心里有没有妳,短时间内勉强不来的。

  △苻杏听见,望着满悦失落的神情,正考虑该不该开口时,就听见门外有脚步声,满悦看见是宬砚跑来,微笑,在苻杏耳边小声说道

满悦:妳受伤,其实最心疼的人是他。

  △满悦起身,走向宬砚

宬砚:嫂……

满悦:时辰晚了,我也该去照顾子裔,让他赶紧睡下,接下来的事交给你了,药已经凉了,你照顾她喝下吧,晚一点我再过来。

  △满悦交代后离开房间,宬砚走向苻杏

宬砚:头还疼吗?

苻杏:有点疼,而且昏昏沉沉的,还想睡。

宬砚:把药喝了吧,这药能止疼,喝了再睡,能好睡些。

  △宬砚拿起凳子上的药碗,照顾苻杏吃药,苻杏望着宬砚对自己仔细呵护的模样,神情难免感动

 


S:14-11   

时:日、夜   

景:路家大院苻杏房   



人:殷满悦、路宬砚、苻杏、子裔、承裔、族长夫妇   


  △苻杏房中日景,宬砚仔细照顾苻杏养伤,为她换药包扎

  △苻杏房中夜景,满悦带着子裔、承裔在苻杏床前说笑

  △苻杏房中日景,宬砚在房门口熬药,族长夫妇带了补品来探望苻杏

  △苻杏房中夜景,苻杏已经能下床走动,桌前,宬砚正替子裔修补鹰儿纸鸢,子裔见纸鸢修好,开心不已

 


S:14-12   

时:夜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路家大院夜景

  △宬封房外,地上摆着闵纱月的嫁衣和首饰,宬封坐在一旁,望着眼前的东西,迟迟下不了决心,最后,还是痛下决心,必须割舍,拿起身旁的灯烛

  △不远处,满悦正要回房,朝着宬封方向走去,看见宬封就要在嫁衣上点火,心惊,直觉急奔上前,及时阻止,情急之下,赶紧将嫁衣、首饰抱在怀中

满悦:你要做什么?这不是她留下的东西吗?为什么要烧了?

宬封:妳既然已经将木簪毁了,我若再留着这些,不公平。

  △不远处,苻杏散步,偶然经过,听见动静,不动声色,暗中观察着两人

满悦:要是毁了,万一将来后悔了,你能怎么修补?

宬封:若继续留着,只会成了妳心里的芥蒂。

满悦:让我介意的不是这些东西,是人,如果你真忘得了,想忘了就忘了,根本不需要做这些仪式逼迫自己,你毁了这些有什么用?就算你毁了这些东西,心里的人你忘得了吗?连自己都骗不了,还怎么让人相信?

  △宬封被满悦问得无言以对

满悦:忘不了,对吧?

宬封:我不想对妳说谎。

满悦:既然忘不了,就别勉强了,我和她之间永远不会公平的,她先在你心里,却失去性命,而我,却有你,有子裔、承裔,人已过世,争也无益,如果你真这么狠绝无情,这么轻易说忘就忘,那就不是值得我交付真心的良人。

宬封:悦儿……

  △满悦将手中的嫁衣首饰交还给宬封,故作心胸狭窄的说道

满悦:不过,别把我想得太过宽容,把东西放到书房,别让我看见,如果看见了,我就……(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就……

  △宬封望着满悦摆明狠不心的模样,笑着故意问道

宬封:就如何?

满悦:就看见了呀,我还能如何?不过心里的人除了她,以后不许再多,要是再有什么新的人,就算是再怎么年轻漂亮、又是家里悉心教养的千金小姐都不许。

宬封:还记仇呢。

满悦:当然,(警告)这事我能记一辈子。

宬封:好,就记一辈子吧。

  △夜空中,满月从乌云中露面,宬封拉着满悦一起坐在房门口坐下,依偎在一起赏月

宬封:悦儿,以后除了妳,不会再有别人。

满悦:下次扫墓,带子裔、承裔一起去吧,她也是他们的娘亲,冥冥中也会护佑着他们,将来慎终追远,不该忘记才是。

宬封:悦儿,(真诚慎重)谢谢妳……

  △苻杏望着满悦,心里有了决定,沉默离开

 


S:14-13   

时:日   

景:路家大院苻杏房   



人:殷满悦、苻杏   


  △路家大院日景

  △苻杏伤势恢复,头上已不见伤口痕迹,在大院散步,来到大厅,看见

  △厅中,首饰铺子掌柜送来许多首饰样式,满悦正在挑选,显得有些苦恼,掌柜看见苻杏,和气招呼

掌柜:苻杏姑娘。

  △满悦听见,抬头,看见苻杏,彷佛见了救兵

满悦:苻杏,妳来得正好,我正在挑选要给穗苗的陪嫁首饰,掌柜送来的东西,我看着样样都好,难下决定,妳见的东西比我多,能帮我看看吗?我怕要是选得东西太过了,反倒给穗苗惹事。

  △苻杏走进厅中,仔细看着,从中选了几样金饰

苻杏:这几样看起来年轻,也不张扬,适合穗苗,钗环首饰她前阵子已经得了一些,穗苗性子朴实,与其选些珠钗玉簪,不如替她备些金质的戒指手环,这样除了能让她出嫁那天可以戴着添彩,日后收着也能当作自己的私房,嫁人之后,身边总得留些体己,将来不管日子怎么过,心才不慌。

  △苻杏说完,发现满悦一直望着她,若有所思的模样

苻杏:话虽不中听,却是为她着想。

满悦:我明白,只是发现自己不像妳想得这般周全,(决定)就要这几样,掌柜的,烦您稍后,我得先回屋里(被苻杏打断)

苻杏:掌柜的,少夫人要的几样首饰就留下,一旁桌上有笔墨,烦您列个清单,晚点我交代账房一声,明早就将银子给您送到铺子里结帐。

掌柜:好的。

  △掌柜收拾着东西,走到桌前,列写清单

苻杏:妳既是大院的少夫人,每个月都有自己的月银可以使用,以后想要什么东西,直接跟账房交代一声就可以。

  △掌柜已经列好清单,正想交给苻杏,苻杏暗中示意,交给满悦,掌柜明白,将清单交给满悦后,离开

  △苻杏拿过满悦手中的清单,正想离开大厅,想起

苻杏:有句话,不管妳是怎么想的,我都得告诉妳,宫宴之时,大少爷心里或许只有月儿小姐一个,但那天大少爷选择放箭,有一半原因是为了救妳,如果那天被挟持的如果是别人,就算是子裔或月儿小姐,大少爷都必须放箭。

  △满悦听见,神情疑惑不解

满悦:为什么?

苻杏:那天对着妳的,除了大少爷的赤翎箭以外,还有圣上的弓箭队,宫禁森严,若让穆特来去自如,颜面何存?何等奇耻大辱?所以圣上不可能让穆特活着离开,弓箭队只顾抓人,不会顾及人质安全,若一再拖延,圣上失去耐性,下令弓箭队放箭,妳只能万箭穿心,必死无疑,只有大少爷放箭,妳才有得救的机会,只不过穆特手中的人质若换了月儿小姐,大少爷心绪难免受到扰乱,兴许箭法失准,反倒伤人。

  △满悦听了苻杏的分析,终于理解明白

满悦:谢谢妳告诉我这些。

苻杏:我说的都是实话,不是为大少爷开脱。

满悦:我知道,整个路家大院只有妳不会故意说这些话安慰我,所以这些话只能是实话,谢谢妳让我明白了这个症结。

  △苻杏事情说完,想要离开大厅,随后还是转身面对满悦,向她行礼

苻杏:前些日子阁楼之事,是苻杏有错,如果少夫人愿意不计前嫌,是不是能把发绳还给我?

满悦:那发绳是很重要的东西吗?

苻杏:是。

  △满悦望着苻杏,不肯,故意说道

满悦: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偏要留着,等我高兴了,再考虑要不要还。

  △满悦收拾首饰,留下苻杏,脚步轻快回房

 


S:14-14   

时:日   

景:路家大院宬封房   



人:殷满悦、苻杏、子裔、承裔   


  △路家大院日景

  △宬封房中,承裔正扶着家具一步一步学着自己走路,子裔紧跟在他身边,陪着他一小步一小步前进

  △满悦坐在一旁看着承裔踩着不稳的脚步,摇摇晃晃的走着,再看子裔明明一脸担心却不说的模样,忍着笑

  △门口两个小丫鬟站在屋外等候吩咐,苻杏端着笔墨纸砚走来,敲了敲门后走进,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案上

  △满悦看着桌上的东西,再看苻杏,神情疑惑

满悦:妳这是……

苻杏:为了月儿小姐,虽然我现在还无法认同妳,但从今以后,妳毕竟是路家大院的女主人,将来有些家用开销的账本不能看不懂,我必须教会妳怎么看,不过在这之前,得先把字认全、认熟了,免得将来有人能在字面上轻易唬弄过去,但现在大少爷凡事都惯着妳,让他教这些太没有效率,恐怕几年也学不会。

  △苻杏说话间,承裔正摇摇晃晃走向苻杏,等走到苻杏身边时,直接抱住她的腿,抬头,天真的笑

承裔:抱!

  △苻杏看着承裔笑容,态度明显软化

苻杏:子裔,你带弟弟去找苗姨,等会儿这里会很忙,娘亲没空照顾你们。

子裔:不要,每次弟弟去,他都要苗姨抱,我都不能跟苗姨玩,我才不要带他去,我要自己去找苗姨玩,而且我觉得弟弟比较喜欢姑姑。

  △子裔说完,丢下所有人,自己跑了出去

  △苻杏见状,赶紧对着门口的小丫鬟喊

苻杏:怎么还楞着,快跟着小少爷啊,看着点,别让他摔了。

小丫鬟;是。

  △小丫鬟们听见,赶紧追着子裔离开

  △苻杏看着承裔,承裔还是不肯放开,依然紧紧抱着不放,无奈,只好如他所愿,抱起他

苻杏:妳不是怕自己学不会吧?子裔已经比妳早学了一段时间,现在又是大少爷亲自教着,妳这位娘亲可别输给孩子了。

  △满悦听见,神情不服输,直接在桌前坐下

  △苻杏抱着承裔教满悦写字

  △鞭炮声响起,迎娶乐声持续

 


S:14-15   

时:日   

景:杂景   



人:路宬封、苻杏、雳鹰、霄鹰   


  △画面呈现江面水势潺潺流逝

  △路家大院日景

  △霄鹰在大院各处飞跃奔逃,但不管自己躲到什么地方,正想喘口气,总会被宬封、雳鹰找到,霄鹰只得滑溜的再次脱逃

  △回廊处,霄鹰飞跃而来,后有追兵宬封、雳鹰,霄鹰看见前方苻杏正拿着纸包走来,立刻逃命似的向她求救而去

霄鹰:救命啊,苻杏姊!

  △霄鹰落地,没有多做解释,赶紧躲到苻杏身后,让她挡在自己面前,随后宬封、雳鹰追赶而至,宬封不悦的指着霄鹰

宬封:臭小子,还敢找救兵。

霄鹰:当然得找啊,看见救兵不找,真当我傻吗?

宬封:你小子胆肥了,敢这么跟我说话,让你练功还敢逃,跟我回去。

霄鹰:不要。

宬封:雳鹰,动手。

雳鹰:是。

  △宬封、雳鹰见霄鹰不肯离开苻杏的庇护,直接一起动手抓人,霄鹰见状,只得在苻杏身边绕圈躲藏,逼得苻杏不得不跟着霄鹰一起转圈,没有察觉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间笑闹出来

苻杏:大少爷,你和雳鹰一起抓他,胜之不武啊。

霄鹰:就是!

宬封:战场上,胜就是要胜,难道还要先得敌军同意才能发兵吗?

霄鹰:那……那也不能恃强凌弱啊!

宬封:还顶嘴!

  △霄鹰躲不了太久,就被宬封、雳鹰迅速抓住,一起将他拎出苻杏的保护范围,想要将他带走,霄鹰只好对着苻杏可怜求救

霄鹰:苻杏姊!救我啊!

  △苻杏看着霄鹰的模样,于心不忍,忍不住开口

苻杏:大少爷……

  △宬封听见,回头

宬封:怎么?要替这小子说情?

苻杏:那怎么行,家族庞大,管束不易,规矩还是要有的,不过容苻杏多嘴一句,霄鹰今非昔比,他现在是有靠山的人……

  △苻杏望着宬封,提醒说道

苻杏:大少爷,少夫人现在被你娇惯的,可敢撒气了,霄鹰要是受了什么委屈,跑去找少夫人抱怨几句,不太好吧?(微笑暗示)当然,苻杏倒不是怕自己受累,收拾书房而已,费不了多少时间的。

  △宬封想了想,只好放手

  △苻杏再看向雳鹰

苻杏:雳鹰,你倒是难办了,他现在认了娘亲,有娘亲心疼着,要是回去说几句,田婶不得心疼?丈母娘你好得罪吗?何况,穗苗现在肚子里还怀着一个,你舍得她为了这小子跟你动气吗?

  △雳鹰想了想,也只好放手

  △宬封、雳鹰对视一眼,指了指霄鹰,意在警告后,一起离开,霄鹰看着两人已经走远消失,终于能松口气

霄鹰:呼~幸好有苻杏姊,还是苻杏姊对大少爷和雳鹰大哥有办法。

苻杏: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还有,也不许没轻没重的回去告状,看少夫人、田婶把你惯的,现在有了靠山之后,当真越来越大胆了,大少爷和雳鹰教你练功,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还敢偷懒啊。

霄鹰:没偷懒,是他们今天脾气大得很,已经多练一个时辰了,还不让我休息,我实在又累又饿才跑的嘛,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了。

  △苻杏看着霄鹰身上的新衣裳,明白的笑

苻杏:又得新衣裳了?

霄鹰:嗯,之前的衣裳练功时勾坏了,娘亲说再给我添件新的,可是穗苗现在不能动针线,所以少夫人就赶着给做好了,这布料是穗苗一直收着的,穿着练功也不闷热,苻杏姊,这衣裳好看吗?

苻杏:好看,难怪你得罪人。

霄鹰:苻杏姊这话什么意思啊?

苻杏:没什么意思,羡慕你有人疼。

  △霄鹰听了,开朗的笑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远处转角,宬封、雳鹰隐藏着,看着霄鹰的状况,宬封感慨着

宬封:我们两个上辈子一定对这小子做了什么缺德事,这辈子才会栽在他手里。

雳鹰:大少爷宽心,缺德的不只我们两个。

  △雳鹰示意宬封前方有动静

  △回廊处,苻杏将手中的点心纸包递给霄鹰

苻杏:不是又累又饿吗?才刚买的,子裔在书房里写字,拿去一起吃,看着他,不许他吃多。

霄鹰:欸,知道了,谢谢苻杏姊。

  △霄鹰拿着点心纸包,开心的离开,苻杏看着霄鹰的背影,笑着

  △转角处,宬封见状,反倒有些幸灾乐祸

宬封:宬砚要是看见,怕是抢着换他吃味,这小子,把我们三个全祸害上了。

雳鹰:一个不少。

宬封:嗯~既然谁也没跑,心里舒坦多了,行了,今天先训练到这,再不注意些,真让这小子回去告一状,你我恐怕真得被轰出房门了。

 


S:14-16   

时:日   

景:江北月老庙   



人:殷满悦、路宬砚、环境人物   


  △长江的江边风景,船只渡江

  △江北月老庙

  △月老庙内香火依旧鼎盛,年轻女孩们参拜之后,按例求取桌案上的红绳,走出殿外,将红绳绑在扣着同心锁的架上,虔诚默祷

  △人群中,满悦、宬砚一起走来,满悦望着周遭的环境依然熟悉,有些感触

满悦:离开江北许多年,月老庙依旧香火鼎盛,当初庙中辞别月老时,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怎么料想得到,人生际遇变化就在眼前。

宬砚:当初老太太听闻月老庙灵验,慕名而来,一心想为宬封再求姻缘,祈愿所求如意的红绳结还是嫂嫂亲手结的,现在想来,巧合的有趣。

  △满悦望向同心锁架处,第一集,S:1-3,亲手为路老太太打上如意结的自己彷佛就在眼前

  △满悦、宬砚一起进入月老庙,满悦先是对着月老参拜致谢,随后起身,看见一旁作陪的宬砚正望着桌案上的红绳出神,笑道

满悦:如果心里对谁有什么想法,为什么不为自己求取一条红绳?

  △宬砚听见满悦的话,不禁苦笑

宬砚:嫂嫂也看出来了。

满悦:她受伤的时候,看得出来,你比谁都要紧张心疼。

宬砚:我不想见她为难。

  △满悦见宬砚虽然心动,却也踌躇不前,干脆自己代他向月老禀告

满悦:月老爷爷,您慈悲为怀,这次的事难办,真得借您的仙气庇护了。

  △满悦先是求取一条红绳,随后拿出自己一直收着的红色发绳,将红绳和发绳一并结成同心如意样式,交给宬砚

宬砚:嫂嫂……

满悦:婚姻大事还是该霸道些,既然心里有人,就不留记号给月老提示了,这次我们直接明说,就要她,她心有顾忌,难免受限不前,这事只能靠你自己。

  △宬砚接过同心如意结,望着发绳上的两颗珠子,下定决心

 


S:14-17   

时:日   

景:路家大院回廊处   



人:路宬砚、苻杏   


  △路家大院日景

  △回廊处,苻杏走来,宬砚突然出现,拦住苻杏的去路,宬砚将同心如意结递在苻杏面前,苻杏认出自己的发绳

苻杏:二少爷……

宬砚:这发绳上的珠子我记得,是妳入府那天受了委屈,我承诺让库房找给妳串发绳的,这些年来,妳一直戴着,尽管发绳断了又换,明珠依然留存,有此为证,我才能底气十足,因为知道妳心里有我。

苻杏:二少爷几次为苻杏挺身而出,你的心意,苻杏不是不明白,所以二少爷给的东西,一直珍惜。

宬砚:这次江北视察,我和嫂去了月老庙,替自己求了红绳,然后明确告诉月老,就要她,尽管前尘往事让妳心有顾忌,裹足不前,但我愿意等她,因为我看重的不是世俗认定的名分,而是妳,路家大院二少夫人的名分我一直为妳留着,就算一生不能如愿,我也不愿有人替代。

苻杏:你不在乎我的过去吗?

宬砚:能和我过一辈子的是妳的将来。

苻杏:我并非年轻的小姑娘,也许以后难得子嗣。

宬砚:路家大院里已经有很多孩子,是不是自己的血缘,从来不会计较这些。

苻杏:年幼之时,无能为力,进王院是被族人所迫,情非得已,进了闵府之后,不管是哪一位闵大人,他们心里都明白我进府的任务,不会自找麻烦。

宬砚: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苻杏:外头的人怎么说我制止不了,唯独不想你误会。

宬砚:在我面前,妳可以不需要处处坚强,如果累了,就歇一歇,妳手上的是我能接手,当然,如果精明干练才是原来的妳,那就不需要改变,这样的妳挺好的。

  △苻杏望着宬砚,心里动摇,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受

 


S:14-18   


  △画面呈现江南山水日夜、季节交替变化景色

 


S:14-19   

时:日   

景:江南街景   



人:穗苗、子裔、环境人物   


  △江南街景日景

  △街景街景,两边摊贩叫卖声不断,行人络绎不绝

  △玩具小摊前,穗苗带着子裔挑选,子裔看来看去,最后选了一支红色风车,穗苗付钱后,带着子裔离开

  △以镜头代替另一个人的视线,一路走来,与穗苗、子裔擦肩而过,停顿了一会儿,随后立刻转身,一路跟随他们

  △第十四集结束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