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十五集完結-下) (28人评价)


S:15-8   

时:日→夜→日→夜   

景:南兀王院前   



人:成砚、夔俨、成旗军、亲卫队   


  △南兀王院日景,丧灯高挂,处处结着白幡素缎(搭配臣将声音)

臣AOS:(喊)先王骤逝,臣等哀痛,然先王无嗣,部族不可一日无主,请六亲王节哀,登位为王!

众OS:(喊)王承天命,臣顺君明!请六亲王登位,继位新王!

  △南兀王院前夜景

  △成砚与成旗军褪去武甲战袍,单衣素服,未携带任何兵器,群聚于王院前

  △亲卫队见状,紧急戒备,纷纷拔剑应对,却看见

  △成砚、成旗军全体跪在王院外为成封请命

  △南兀王院前日景

  △成砚、成旗军依然坚持跪在原处,不愿离去

  △天色渐渐转为夜景

  △夔俨站在高墙上,望着底下的成砚与成旗军,心情沉重,难下决定

 


S:15-9   

时:夜   

景:南兀部族牢狱   



人:成封、夔俨、环境人物   


  △南兀部族牢狱夜景

  △成封身着死囚衣,被关押在牢中,靠着墙边,神色平静无波

  △夔俨独自来到狱中,走进,狱卒们看见,赶紧起身见礼

狱卒:参见王上。

夔俨:起身,这几日成军领在狱中情况如何?

狱卒:回王上,成军领自从被关押进来后,就一直在那边墙边靠着,未曾再说过一句话。

夔俨:知道了,都先出去,在外头看着,不许任何人打扰。

狱卒:是。

  △狱卒们领命,退出狱中,夔俨走到牢门前,成封听见脚步声,发现来者是夔俨,只是冷静的望着他,淡然说道

成封:怎么亲自来了,该来的是你的王令。

  △夔俨望着成封,想为他寻找一线生机,暗示意味的询问

夔俨:成封,成砚率领成旗军部众跪在王院前为你请命,祈愿新王登位,仁德大赦,能为你寻得一线生机。

成封:成旗军部众不受军领牵连擅闯王院之罪,已是王上最大仁德。

夔俨:成封……

成封:新王登位,朝局未稳,倘若弒君之罪都能随意轻放,将来难正纲纪,后患无穷。

夔俨:这么做值得吗?

成封:从今往后,新王肩上重担岂只千万斤,当以部族利益为重,以我一己之身,换来族民日后安定,你不该犹豫。

  △夔俨听见,明白成封心意已决,心情黯然,脚步沉重离开

 


S:15-10   

时:日→夜   

景:南兀成府   



人:老太太、苻杏、环境人物   


  △南兀王院前日景

  △成砚、成旗军依然坚持跪在原处,不愿离去

  △南兀成府日景

  △府外门楣丧灯仍然高挂,白幡飘扬,宫人带领亲卫队来到门口,鱼贯涌入,霄鹰见状,赶紧跑入报信

  △厅内,老太太坐在一旁椅子上,口中喃喃有词祝祷,苻杏在棺木前烧纸,霄鹰神色慌张跑入

霄鹰:老太太,苻杏姊,外头来了好多人,他们就要进来了!

  △老太太起身,挺直脊梁,傲骨的面对迅速进入的宫人和亲卫队,苻杏将霄鹰拉到自己身后,跟随在老太太身边

  △宫人带领亲卫队进入厅内

宫人:王上有令,成旗军领成封闯院弒君,大逆不道,死罪难饶,三日后正法行刑,成府凡具三等血缘亲眷,发配边境服苦役,受有封诰品级夫人,撤销荣典,所有财产,按册呈报查封,一众受使奴仆,不受牵连,王上仁德,恩准收拾私人随身财物,就地离散。

苻杏:老太太……

宫人:老太太,得罪了,(喊)封府!

亲卫队:是!

  △亲卫队得令,迅速退出,四散查封,宫人站在门外,监督亲卫队行动,确认亲卫队已经远去,转身,走进厅内,面对老太太

  △南兀王院前夜景

  △成砚、成旗军依然坚持跪在原处,后方,霄鹰急奔而来,跑到成砚身边

霄鹰:副领!

成砚:霄鹰?你怎么不随着老太太待在府里,来这么做什么?

  △霄鹰附在成砚耳边,小声紧急的对他说了几句话

  △成砚听完后,脸色一变,随即站起身,对着成旗军下令

成砚:成旗军听令,撤!

成旗军:副领……

成砚:(坚决大喊)撤!

成旗军:遵军令!

  △成旗军纷纷起身,随着成砚退离王院

  △南兀成府夜景

  △成府内外丧灯仍旧高挂,白幡依然飘扬,府内厅堂棺木已然不在,各处皆是人去楼空的悲凉氛围

 


S:15-11   

时:夜   

景:狱中   



人:成封、夔俨OS、环境人物   


  △南兀部族牢狱夜景

  △成封仍旧关押牢中,靠着墙边,生无可恋,平静的在牢狱中等待最后判决,画面搭配着礼乐声与夔俨OS

夔俨OS:本王顺承天意,循南兀部族礼制,于今日继位为王,哀痛先王遇难薨逝,昔成旗军军领成封为一己私仇,胆大妄为,擅闯王院,叛上作乱,弒君思变,罪大恶极,依法当诛,以儆后世,成旗军闯院之罪,悉数听令军领之因,念其往昔保卫部族之功,本王既已继位,当行仁孝,以孝敬侍亲长,以仁宽待族民,特此网开一面,开恩不予牵连。

  △宫人走进牢狱,手中端着拖盘,送来一瓶毒药,狱卒打开牢门

宫人:成军领,老奴来送您上路了,先王薨逝,族中文武拥立六亲王继位为南兀部族新王,今日新王登位,王上顾念成旗军昔日保家卫国之功,特别法外施恩,已经开赦了成旗军私闯王院的罪刑。

  △成封听见成旗军罪名已被赦免,终于放下心中牵挂大石,神情从容,起身准备赴死

成封:成封谢王上开恩。

宫人:王上有令,成军领虽因一念之差,错走一步,但念在昔日保卫部族劳苦功高,断不能让您身首分离异处,赐您体面,留有全尸,这药见效快,成军领不会太痛苦的。

成封:谢王上。

  △成封果断,毫不迟疑拿起药瓶喝下毒药,宫人站在一旁监督,稍后,成封体内药效发作,顿感头晕目眩,难受的呕出一口鲜血,倒地失去意识

宫人:来人,把成军领抬出去。

  △牢狱外走进几名小宫人,将成封的尸首抬出

 


S:15-12   

时:夜   

景:牢狱外巷弄   



人:成封、宫人、环境人物   


  △牢狱外巷弄夜景

  △小巷弄里天色漆黑,几无光线,不见人迹,隐匿的藏着一辆不引人注意的普通俭朴马车

  △几名小宫人将成封的尸首抬出后,直接进入小巷弄,将成封放置于马车内

宫人:行了,你们都离开,后头的事情自会有人来办。

  △待几名小宫人都离开后,宫人赶紧拿出解药,直接灌进成封嘴里,但成封已经喝不进去,几乎有一半从嘴角流出,稍后,成封有些显现反应,难受的呕吐,意识仍能模糊

宫人:喝下去的毒药也不知道吐出多少,成军领,您再撑着些,可别这么快就放弃了……

  △宫人让成封在马车里躺好后,拉起缰绳,迅速驾着马车离开

 


S:15-13   

时:夜   

景:南兀边境   



人:成封、成砚、夔俨、成旗军、宫人   


  △南兀边境夜景

  △宫人驾着马车快速赶路,最终来至南兀边境,成砚、夔俨、成旗军早已在此等待,宫人停下马车,下车向夔俨行礼后赶紧退开

夔俨:成砚,快。

  △成砚跃上马车,检查成封脉象,对于成封的生命反应感到忧心,皱眉

成砚:你这混帐……难道真想寻死吗……

  △成砚赶紧拿出药瓶,对着成封口中灌下

成砚:水!

  △成旗军送上水壶,成砚又是一阵死灌,稍后,成封又是一阵呕吐,直到再也吐不出东西后,意识才逐渐清醒,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景象

成封:你们……

  △成封虚弱起身,成砚支撑着成封走下马车,面对夔俨

夔俨:总算过了这一劫,本王能做仅止于此,成府里能走的人这几天都已经分批撤走中原,只等你和成砚过去会合。

  △成封神情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成砚简单向他解释

成砚:王上表面下令查封成府,亲眷发配边地,受使仆役离散,实则让他们暗地撤离,老太太已经带着苻杏、霄鹰和府里的一些老小先到中原江南。

夔俨:成府三等血缘亲眷仅有老太太一人,边境苦役丢了一个老太太,不会有人仔细追究,最多便是以年老劳苦,或因瘴气侵体,不堪病痛,终至亡故草草结案。

成砚:只是雷鹰、雪鹰都已成家,家中亲眷无一不是牵挂羁绊,实在走不了,所以我就作主,将他们留给王上,雳鹰向来行踪无查,只有你能找着人,就由你自己决定。

夔俨:到了中原之后,再无世家大族的庇护,该怎么生存,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成封:为什么这么做?

夔俨:初登大位,诸事未定,本王只是施恩一个人情给成旗军。

  △成封望着眼前排列整齐的成旗军众部,个个神情难舍离别

夔俨:趁着现在还没有人发现,赶紧走吧,过了今日,在世人认知里,成旗军领已死于狱中,死在新王王令之下,世上再没有南兀部族成旗军军领成封这个人,而你,终身不得再入南兀境内。

  △夔俨面对成旗军,慎重宣告,同时训诫

夔俨:成旗军听着,新王登位,必须严正纲纪,成旗军虽连日请命,终至无果,成旗军领已于今晚殁逝,死于狱中服毒自尽,从今往后,世上再无成封此人,至于南兀成府,财物清查封府,亲眷仆众离散,不知所踪,都听明白了吗?

成旗军:(齐喊)明白!

成封(成砚):成封(成砚)谢王上仁德

  △成封、成砚向夔俨行礼致谢

夔俨:趁着夜色快走吧,等到天亮,徒增风险,保重。

  △成封、成砚走向成旗军,一一望着部众道别,成旗军持长枪齐声顿地后高举,动作整齐画一

成旗军齐声:送军领!

  △成砚支撑着成封离开南兀边境,成砚望着成封心若死灰的神情,不得已,率先警告他

成砚:支撑下去,你的责任未完,成府查封,虽然财物造册时王上暗中漏了一些,但能带走的东西只有随身之数,你现在要是死了,成府一大家子老幼残弱该怎么在中原立足?他们无悔追随,结果余生却得飘泊至此,你不能不顾念他们日后生计。

  △成封听见,只有勉强打起精神,由着成砚支撑,在夔俨与成旗军的目送下走出南兀边境,走向中原

 


S:15-14   

时:夜   

景:路家大院成封房   



人:路宬封、殷满悦   


  △时间接续本集,S:15-2稍后

  △宬封房夜景,画面回到宬封坐在床前脚踏石上,回想往事

  △满悦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宬封的位置,而宬封则是弓着身子,坐在床前脚踏石上,像是正在思考什么事情

满悦:宬封……

  △宬封听见,转身望向满悦

宬封:醒了。

满悦:我占着你的位置,你进屋了怎么不喊醒我?

宬封:看妳为了学看这些账册确实累了,睡得正熟,想让妳多睡一会儿,所以就没喊妳,不要紧的,我正好趁这时候想些事情。

满悦:你在想什么事情?神情看来挺沉重的。

宬封:一些陈年往事罢了。

  △满悦望着宬封,心里疑惑忧心,想要问他,却欲言又止,宬封察觉,笑问

宬封:是不是想问我今天来的人是谁?我们都说了些什么事情?

满悦:想问,可是你让我带孩子们避开,也许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告诉我,我可以不多问,但只想知道,有没有危险?

  △宬封听见满悦的忧心,只是笑着

宬封:既然是自己人,怎么会有危险?来的人是雷鹰。

满悦:雷鹰?当初你离乡时,留在部族,没跟着出来的雷鹰?

宬封:没错,就是他。

满悦:他怎么会来?

宬封:宫宴之后,成旗军回去说了我们的事,部族中有人挂念,他这次只是来看看大家过得好不好,放心,从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以后我们安稳的过日子,不会再有危险的事情。

满悦:太好了。

  △满悦终于放心,开心笑了之后,忽然看看四周,想要下床

宬封:夜色已晚,妳要去哪?

满悦:我账册还没看完。

宬封:这么晚了,别看了。

满悦:不可以,今天我还和苻杏打赌,今晚不仅会把她交代的部分学会,还要看得很熟练。

宬封:不要紧,明天不忙这些,给妳放假一天。

满悦:放假?

宬封:嗯,明天正午,我希望妳和子裔、承裔能随和我到「醉如归」酒楼。

满悦:要做什么?

宬封:见个从部族来的老朋友,我想让他知道,现在我们一家过得很好。

  △满悦听见,想起先前,有些介怀,只是幽幽说道

满悦:就像在京城、还有在县衙的时候一样吗?

宬封:不一样,(真诚面对满悦)这次是真的。

  △满悦听见,微笑,对于宬封的答案很满意,身子往床铺内侧挪动,将宬封的位置让出

满悦:早点睡吧,明天不是还要会客吗?

宬封:是啊,这个客人可得精神焕发的去见他才行。

  △宬封脱鞋,放下床幔,躺上床铺

  △床幔外,镜头画面慢慢后退,慢慢后退,当镜头画面就要退出内室时,忽然停止,床幔内传来

满悦OS:只让你早点休息,谁允许你动手动脚了。

  △稍后,再传来满悦直接从宬封手背上打下的声音

满悦OS:你这人,越说你,反倒越得寸进尺了。

  △满悦说完,随后传来宬封得意笑声

满悦OS:还闹!

  △镜头画面退出内室

  △路家大院夜景

  △低沈的鸮声先IN

 


S:15-15   

时:晨→日   

景:杂景   



人:雳鹰、雷鹰、夔俨   


  △路家大院晨景,鸮声持续

  △花园中,雳鹰循着鸮声找来,跃上房顶,果然看见雷鹰向他打招呼

雳鹰:有事?

雷鹰:你我兄弟十来年未见,说话用词还是这么精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乐意见到我,像是我们曾经结了多大的仇,兄弟劝你一句,还是多学学霄鹰,这才讨人喜欢,才有人疼。

雳鹰:我们四个何时在乎过这些虚礼。

雷鹰:那也是你幸运,遇见我们这几个不计较的,说正事,昨晚在客栈刚好听见有客人随口说着路家大院的闲事,所以听到了些话,有件事想拜托你。

  △时间稍后

  △郊外日景

  △路老太太坟地不远处,雳鹰躲在树上把风,注意四周

  △路老太太坟前,夔俨、雷鹰背对镜头,雷鹰恭敬跪地,对着老太太叩谢养育恩情,夔俨站在雷鹰身后,合掌表示敬意

 


S:15-16   

时:日   

景:醉如归酒楼   



人:路宬封、殷满悦、霄鹰、子裔、承裔、夔俨、雷鹰、环境人物   


  △江南街景日景

  △「醉如归」酒楼日景

  △酒楼内,生意兴隆,楼下座位,保留着一桌空位,楼上一间包厢座位,房门开启,子裔牵着承裔在通道间走路,霄鹰守在楼梯口,避免子裔、承裔掉落,宬封、满悦坐在一旁等待来者

  △楼下,夔俨、雷鹰的脚步走进酒楼,小二向两人指了方向后,两人的脚步顺着楼梯逐渐往上

  △霄鹰看见,正想行礼,被夔俨伸手示意阻止

夔俨OS:此处不合适,无须多礼。

  △宬封听见声音,起身,满悦见状,随他一起动作,子裔、承裔刚好走到楼梯口,好奇的看着来者,夔俨、雷鹰随即现身

夔俨:雷鹰,你不是说霄鹰还欠你东西吗?你就现在讨吧。

雷鹰:是,霄鹰走了。

  △霄鹰看向宬封,宬封点头同意

  △霄鹰原想将承裔、子裔带回交给满悦,夔俨却早一步先抱起承裔,子裔见状,保护心切,直觉抓住夔俨衣裳

子裔:叔叔是谁?弟弟是我们家的。

  △夔俨听见子裔天真的宣示,忍不住笑了

夔俨:(故意逗子裔,笑道)可现在是我抱着,你打算怎么办?

  △霄鹰随着雷鹰下楼,来到空桌处坐下

  △楼上,夔俨暗中配合子裔的小脚步,慢慢走向宬封,望着始终抓着自己衣裳的子裔,以及一直好奇看着自己的承裔,忍不住笑道

夔俨:这孩子特别像你,不仅模样像,就连性情也像,怪不得雷鹰在街上一眼就认出来了,至于小的嘛……我看着像是个和善不计较的,想必随了娘亲的性情吧?

宬封:目前看来是如此,行了,你再不放人,他真能一直抓着不放。

夔俨:那挺好的,干脆都随我回乡,我亲自教养,虎父无犬子,将来必定大有出息,我占便宜了。

宬封:(向夔俨介绍)内人满悦,喜悦的悦字,还有我们的两个孩子,哥哥子裔,弟弟承裔。

夔俨:(向满悦见礼)在下南方而来,夔姓单名一个俨字,庄重俨雅之意,夔俨,向嫂夫人见礼。

满悦:夔俨……

  △满悦望着夔俨,心里疑惑,询问式的看向宬封

宬封:南兀部族王上。

  △满悦吃惊,直觉想要行礼,夔俨阻止

夔俨:我与成封多年至交好友,今天相聚,只为私人之谊,嫂夫人若是行此大礼,反倒引人猜忌。

宬封:悦儿,我们两人多年未见,有些话想说,若是说起前尘之事,未免枯燥乏味,子裔、承裔也饿了,妳先带孩子们去吃饭,孩子们动作慢,别心急,有的是时间。

满悦:知道了。

  △满悦接过承裔,与子裔下楼后,和霄鹰、雷鹰同桌而坐

  △夔俨望着宬封始终注视着满悦的眼神,疑惑问道

夔俨:爱她吗?

  △宬封听见,只是笑道

宬封:哪有余地考虑这个问题。

夔俨:这句话听来很有故事。

宬封:我与她之间确实有些一言难尽的故事,一开始连系我们的,并不是这么单一的因素,所以我现在没办法很确定回答这个问题。

夔俨:昨天雷鹰回来说了你的「心酸近况」,原本心里存疑,现在听见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这就是南兀成封的答案,不轻易许诺,然而一旦认定,便是一辈子的事情。

宬封:她是个好女人,越是相处,越是意外发现她更多的好处。

  △夔俨望着宬封,见他神采奕奕,心里终于释怀,对他说出埋藏心里多年的一句话

夔俨:成封,对不起。

  △宬封微笑,未曾介怀,坦然面对夔俨

宬封:如今部族在你的治理下,日渐安定,事实证明,当初这么决定是对的。

夔俨:却让你承担后果。

宬封:若非如此,我和她之间不会有这段故事,更无法因她再次获得重生,如果未曾离开,际遇不曾经历改变,也许从此一蹶不振,委靡一生,还能重新来过,天意就不算亏待,命运既定,何苦多思,更无益日后,坐吧,多年未见,能说的话太多,能聚的时间太少,我们可没什么时间用在对过去耿耿于怀。

夔俨:是啊,是该好好说几句话,先跟我说说你和嫂夫人之间的故事吧。

  △宬封、夔俨在窗边座位坐下,小二送上酒菜,两人举杯对饮

 


S:15-17

时:日   

景:路家大院宬砚房   



人:路宬砚、苻杏   


  △路家大院日景

  △宬砚房中,子裔送的风车被立在窗边,随着微风轻转

  △窗后卧榻处,苻杏靠着枕头休息,肚腹明显隆起,望着风车不禁微笑,却看见门口,宬砚端着药碗走进,神色随即转为埋怨

苻杏:子裔送我风车,心情才好些,每次见你,都要来坏我的好心情。

宬砚:为了女儿,只好委屈妳再忍耐些时日。

苻杏:就这么自信一定是女儿吗?这些安胎药苦得倒胃,终于能明白当初承裔让满悦多辛苦了。

宬砚:等女儿出生后,一定让她好好谢谢娘亲。

  △苻杏听着宬砚的话,忍不住笑道

苻杏:想得真美。

  △苻杏轻抚着隆起的肚腹,想着未出生的孩子,幸福的笑着,宬砚喂着苻杏喝药

 


S:15-18   

时:午后   

景: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霄鹰、子裔、承裔、夔俨、雷鹰、环境人物   


  △江南街景午后景

  △「醉如归酒楼」午后景

  △二楼包厢房间,宬封起身,向夔俨作揖告辞,下楼

宬封:雷鹰。

  △宬封示意雷鹰上楼,在雷鹰经过身边时,不放心的低声多叮嘱一句

宬封:只有你们两个出门,回去的时候警醒一点,务必周全护他返回。

雷鹰:是。

  △雷鹰恭敬答应,来到二楼包厢房间,只见夔俨孤身坐在窗边座位,雷鹰走向夔俨,夔俨只是喃喃对他说道

夔俨:不急,再多坐一会儿。

  △宬封接过满悦怀中的承裔,与满悦、霄鹰、子裔走出酒楼

宬封:回家吧。

满悦:好。

  △宬封牵着满悦,走在街上,子裔追着霄鹰跑

  △酒楼二楼窗边,夔俨透过窗户,目光随着宬封离去的背影方向注视,看着宬封逐渐离去,随后坐正身子,目光正视前方,视线方向和宬封离去方向相反

夔俨:成封,从此以后,就是不同的路了,保重。

  △街上,宬封抱着承裔,与满悦、子裔、霄鹰走向回家的方向

  △全剧终


....................


完結了,有緣再見!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