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财神 (24人评价)


剧情概述:


听了数千年求财者祷告的财神,自闭成了宅男,被天帝强迫下凡历劫。附身在因欠高利贷而身故的刘添财身上,身边还有一个视财如命的老婆伊纯。明明最讨厌这样守财奴,却情不自禁的被小纯吸引。而小纯对待财神的爱意,到底是对刘添财?还是对自己?财神渐渐迷茫。就在这充满矛盾中,财神探索着对于钱财重新的认识····


人物小传:


财神:

原本是天上财神,性格自大又自我。听了数千年人们求财的祷告,渐渐自闭成了宅男。在天帝的威胁下,财神下凡历劫附身在刘添财的身上,代其过起了打零工的凡人生活。渐渐发现自己爱上了刘的贪财老婆伊纯,对于小纯向财神展现的爱意,都是因刘而起极为嫉妒,内心因自己不是刘添财备受煎熬。最后用作为财神的方式替他报仇,挽回了伊纯,从而结束了心中的不安。

 

伊纯:

昵称“小纯”,单纯又直率的性格。23岁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在夜浪商务KTV做服务生。自幼是孤儿,一直过着半工半读的生活。艰苦的生活,造就了贪财又节俭的个性。在咖啡店认识了刘添财,从此视淳朴的刘为自己人生的意义,大三时两人便成婚了。一直不知道刘的去世,更不知道财神的存在。与财神的争吵中,选择了离婚。

 

刘添财:

伊纯的丈夫,个性朴实又内向,被伊纯称作“甜菜”。高中学历,年少被后妈赶出家门,在外漂泊靠打零工为生。遇到伊纯后,被其魅力深深吸引。偷偷替伊纯付学费和生活费,也因此欠下了高利贷。为了不影响到伊纯,想要选择离婚的时候意外身亡。

 

蝶姐:

夜浪商务KTV的负责人,王总的情妇。有着干练的作风,以及就算受伤依旧微笑面对的强大内心。八年的陪酒生涯,让其通晓世态炎凉,对社会拥有更深的理解。曾经被男人伤的很深,从而对感情带有极强烈的不信感。了解单纯的伊纯,作为前辈引领并照顾着她,同时希望她不要走上错误的人生···

 

扫把星:

天界的小仙,称财神为兄弟,中年大叔形象的扫把星却是COSPLAY爱好者。算是财神仅有说得上话的朋友,唯一能不用敲门便进财神殿的神仙。偷偷追随财神下凡,替财神保留下了一点儿仙力。偶尔COS不同的职业出场,大智若愚的看着财神一天天的改变····

 

猪哥:

高利贷放贷人,自称具有诚信的生意人,造成刘添财身亡的罪魁祸首。财神最忠实的信徒,每天都会拜财神,求其保佑自己财运亨通。看到财神操纵股票的能力后,选择与他合作开了“添财财富”。最后被捕入狱,判处无期徒刑。

 

王总:

夜浪商务KTV的幕后大老板,拥有无数产业的富豪,唯利是图的本性。为了与财神合作,不惜动手打了自己情妇蝶姐。最后因财神导致破产,老婆孩子离开了自己,成了孤家寡人,靠蝶姐接济生活。

 

作品卖点:


1,神的人性化

神仙是否会有凡人的感情,不断听着人们的祈求难道神就不会恼怒么?

2,没有第三者的三角恋

去世的刘添财贯穿全文,成为财神嫉妒的源头,情节合理且不狗血。

3,穿越,但又不是穿越

神下凡人间历劫,并不是通常的穿越,也有穿越的反差性。

4,财神欠着高利贷,爱上贪财女
不同于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反差,造就趣味性,增加对于故事的期待

5,不现实的方式,阐述极为现实的故事

剧中有对金钱与人性明确的阐述。现实中,陪酒,高利贷,大学生就业压力等详尽的理解

6,搞笑却不是玩笑。喜剧中带有悲剧

电影中赋有极高的搞笑要素的喜剧,例如小纯想跟财神同床情节,财神和小纯用歌名对话等等。但更多的是却是生活的无奈,贫穷的生活中苦中作乐,金钱所因引发的种种矛盾现实





部分正文:


001 天界财神殿,暗灯光,内

华丽的财神殿,却异常灰暗。正中央摆放了台游戏机,身着宽敞连体卫衣,背后写着红色“财”字的财神,蓬着头面。对着游戏手柄不断的敲击,并不时的伸手拿薯片。各种游戏,漫画,小说和杂志堆满四周。

肥硕的体型,身着背带,穿着稻黄格纹七分裤的扫把星,拿着扫帚小跑进门。

扫把星(发怒):我的祖宗喂!你怎么还不动身去大殿呀!

财神不急的回头。

财神(眯着眼,轻声):别叫我祖宗,我上辈子又不是扫帚,生不出扫把星。

回头继续盯着屏幕,打着手柄,扫把星急忙抢走手柄。

扫把星(看着财神,认真):财神,我可把你当自家兄弟才来找你的。你可别不知好歹,上次你在王母宴睡着了,让天帝大怒的事儿,你可记得吧。

财神低头想···

财神(突然想到):刚出俄罗斯方块的时候?

扫把星(无奈):算我求你,别拿游戏当大事件年表记,成么!

财神:谁让天上过那么慢,我只能靠游戏打发时间了。

扫把星:别废话了,快走吧,都往大殿去呢!

财神(慢慢起身):好,好,怕了你了。

两人往门口,前面的扫把星突然停下,回头看财神

财神(吓了一跳):干嘛,还有别的事儿?

扫把星(大吼):去换衣服呀!

 

002 南天门,白天,外

各路神仙穿着现代衣服腾云驾雾出现,不时看着财神,也有刻意避开财神的。财神穿了件风衣和牛仔裤出现。

扫把星(对着财神):总之,今天不要惹天帝。

财神(不屑):惹他又能怎么样,我怎么说也是个主神,主管人间财运。他还把我撤了么。

扫把星:撤···倒是不能撤,但人家怎么说也是天帝,给领导留点儿面子也是应该的。

财神(快步向前):早点结束诸神会议,我好回去打游戏。

扫把星(直摇头):天哪~

 

003 街道,深夜,外

漆黑的街道,刘添财蜷缩在躲在角落,气喘吁吁

刘添财捂着口袋(露出口袋中纸的白边):决不能让你牵连进来

追过来三名歹徒,其中一名发现了刘添财

歹徒甲:看到了,猪哥!

猪哥:TMD,欠钱不还,还有理了!姓刘的你别跑。

刘添财拔腿就跑,后三人便追。奔跑中,刘添财上衣口袋叠好的白纸掉了出。刘添财回头去捡,脚踏在开了的井盖上,顺势落入下水井。三名歹徒见状围了上来。

歹徒乙:猪哥,怎么办!

猪哥:还能怎么办,你们把他拉上来啊,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歹徒甲(捂鼻):可太臭了!

猪哥(打了他脑袋一下):所以才是“你们”啊,老子又不下去,少废话快点!

歹徒(无奈):哦。

两人把刘添财拉出下水井,歹徒甲试着探了下鼻息。

歹徒甲(吓的颤抖):猪哥,没气了!

猪哥(一脚踹翻了歹徒甲):我有气儿,是他没气了。算了,算了,反正死了就回去吧,怪臭的!

歹徒乙:可是人死了啊

猪哥:没事!这路上没监控,怎么看都是失足死的。不!他就是失足死的。可惜了,钱没还完呢,人就没了

歹徒乙:那我们··

猪哥:还给他收尸啊!行啦,快点回去了吧!

三人回去,留下躺在井边的刘添财。

 

004大殿,白天,内

金碧辉煌的大殿,仙云笼罩的座位,如同联合国会议般排列,四周泛着七彩霞光。

天帝位于正中央,身穿白色西服的中年长者。

天帝:接下是最后一个议题,鉴于最近神界的不良风气渐长啊。为方便我们神界多通晓人心,体察世人。我提议,在我们神界当中选出一位佼佼者,代我们下凡历劫了解人间疾苦,各位意下如何啊?

神官甲:谁这么倒霉啊?让天帝用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受苦。

神官乙:还用猜么,在座都心知肚明。

天帝(轻咳):咳~咳。那就是没意见了!

看向财神,财神正在玩掌机

天帝(笑着):那就由财神代表我们,大家掌声鼓励下。

众神鼓掌,财神先是突然呆那儿,后左顾右盼。

财神(站起,大喊):凭什么!选我干嘛!我忙的很,没空!

天帝(笑着):忙?我看你挺有闲心的啊,还有心思打游戏。

财神(偷偷把掌机藏在口袋):怎么也轮不到我啊!论香火,在座的哪一位比本神的财神庙旺,虔诚者多。闲的神仙更多吧,(看下四周)就说那灶君合适吧(下台指着啤酒肚的灶君),没多少人拜,肚子倒是越来越大,不知道还以为是吃了人家炉灶的神呢。

众神笑,灶君低头。天神轻咳了一下,众神无声。

财神继续说:再说那月老,拜的人挺多,生育率却上不了来。

月老怒道:我又不是床头婆婆。

财神:还有那个太上老君(走向太白金星),每天就知道炼丹,你丹药又不给人用。我们神仙还长生不老,那你练了到底是干嘛的。

太白金星(小声):我是太白金星。

财神(一惊):抱歉!好久没来,认不全了。

天帝:那怎样你才愿意下凡历劫?

财神(想了想):还是投票吧,再确定谁去。

天帝(轻笑):你确定投票就行了。

财神呆住,看向四周。扫把星在后排不断的摇头。众神在笑

财神(低头自言):这事儿原来早就定好了

天帝: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意思,也是众仙家的意思。财神你这几百年不理凡间事,只顾个人享乐,是该受些惩罚了。

财神:可是我布财运的事一刻也未耽误啊。

天帝(大怒):没耽误!你也敢说出口。(天帝将布财簿抛出)瞅瞅!你都给什么样的人布财了,欺诈者,贪污犯,不劳而获者,甚至还有恐怖组织。你在这样下去岂不天下大乱了么!!

财神捡起布财簿,拍了拍(不屑道):有什么大不了,到我庙里求财,都说一样的话,我可懒得挨个去核实。

天帝:那是你的职责。

财神:恶心!

天帝(生气):你说什么?

财神(瞪向天帝大吼):我说恶心!

财神(面向众神):这世界上的庙宇教堂,没有比本神的财神庙更令人作呕的地方了。进来的都是些贪得无厌之辈,每一个人都说着利欲熏心的诉求。我已经听了数千年了,我要听他们的废话到何时。好人坏人所求又有何不同,凡人的欲望永远无法得到满足,财神庙就会香火永不灭。

天帝(从座位站起身来, 喊道):一派胡言!你是应该下去历练一下了,来人把他带下去。历劫!

两名神兵将财神拖了出去

财神(慌张):你们干嘛!我怎么说也是主神,天帝你不公啊!天帝你给我穿小鞋···

声音渐渐消失,脱离了大殿。

天帝(低声):怪不得别人!谁让你人缘差呢!

扫把星悄悄的离开大殿。

 

005 南天门,白天,外

两位神兵夹着财神

财神(喊着):放开我,你们两个。

神兵将财神绑在一口雕有龙纹的金钟上

财神(吃惊):离魂钟!你们玩真的。

神兵甲:财神不要喊了,一会儿就结束了。这钟能让仙骨神魄分离,好让你的神魄下凡历劫啊。

财神:只有魂魄下凡,那我不就只是个凡人!

神兵乙:不然怎么说是历劫呢!

说着便将钟杵敲向金钟,在财神大喊不要的同时,魂魄从体内而出。金钟上的龙幻化成金龙,叼着财神的魂魄飞向了人间。而两名神兵则背着财神身体回去。

躲在南天门门柱之后面的扫把星,偷偷出来拿扫帚扫了扫离魂钟,出现了财神的仙力,握在扫把星手中。

扫把星(看着眼前的仙力):财神啊,财神!是兄弟不好,给你收集点儿你的仙力算是赔罪了。

随后骑着扫帚,飞向了人间。

 

006 街道,夜间,外

朦胧的眼中,财神只能听见隐约的声音

救护人员:你没事吧,意识还清醒么?

财神(意识声音):这是哪里?我已经到人间了么?好痛!怎么浑身都疼。我是从神界摔倒地上的么?人间好久没来了,时代真的改变很多啊。不过··怎么变得这么··臭啊~

 

007 医院个人病房,白天,内

财神猛地睁开眼睛,身上缠着绷带的刘添财(财神)躺着病床上,身边站着伊纯,护士以及医生。

财神(表情惊讶,心声):这是人间,我怎么这幅德行啊,旁边这个又哭又笑的女人是谁?

伊纯又惊又泣:医生你快看看,甜菜是没事了吧!(把财神慢慢扶起,坐在他的身边)

医生:来,我看下。(拿着小手电照了下瞳孔,看的仔细,又伸出两根手指,在财神眼前晃动):刘先生,这是几?

财神:2

医生拿出四根手指:这是几?

财神:4

医生指着伊纯:那这个人是谁?

财神:伊纯。(财神猛惊脱口而出,心想:我竟然知道?)

医生(微笑):没事了,意识没问题就好,剩下就是等身体慢慢复原了。

伊纯:谢谢,医生。

护士(对着财神,开着玩笑般的指着伊纯说):那她是不是你最在意的人啊?

财神(下意识点头):嗯!(心想,这是什么啊?条件反射?)。

护士和医生会心一笑。

伊纯羞涩的抿了抿嘴,半红着侧脸看着财神:那你说,我最在意什么?

财神(想了一下):你?最在意胸贴有没有掉出··(伊纯急忙捂着了财神的嘴,原本坐在床的财神猛地后仰,头撞到了床头靠背)哦,疼~

伊纯(突然直起身,手忙脚乱):没事吧!甜菜!疼么···谁让你回答那种事啊~对不起,你··

财神(捂着后头):没事,没事!就是轻碰一下

伊纯:真的没事?

财神:放心啦,真的没事,你放心好了!

伊纯(弯着腰,看向医生):要不您给再看下。

医生:看他精神不像有事,趁他刚醒来,下午给他安排拍个CT,全身看下。你就放心好了,伊小姐,他原本脑部就没伤。

伊纯帮财神揉着头嘴里念着:没事的!没事的!

财神则直勾勾的盯着她

医生:那伊小姐,你看刘先生已经醒了,方便的话过来帮你老公办下入院手续。

伊纯:嗯,好的(一路小跑,跟着医生向门口走去,回头对财神说)我马上就回来,等我一下,甜菜。

财神:哦!

医生,护士和伊纯出了门,关上了门。

财神(呆了一下):丈夫?谁?我?···我结婚了???

 

008 医院办公室,白天,内

伊纯拿着收费清单对着医生,上面一排收费项目最后写着1万8千732元

伊纯拿着单据(满脸笑意):能打折么?

医生(苦笑):伊小姐,我们这真不是卖场。

伊纯:我们家确实困难,我看您面善,帮忙说说,走走后门什么的!

医生:规定就是规定啊,我也没办法。刘先生没保险么?

伊纯(摇头):没有

医生:那我没办法,这钱又不是我拿。而且刘先生住的是单人病房,价格我已经按标准病房写了。你磨我也没用啊。

伊纯(低头):信用卡能用么?

医生:倒是可以

伊纯颤抖着把信用卡从包里拿出来

医生(叹气):伊小姐,付款处在一楼,第一次来医院么你?

伊纯(苦笑):那个···平时病都挺着。

伊纯灰溜溜离开房间,医生看着她温柔略带同情的笑了下。

 

009 医院病房,白天,内

病房躺着财神,穿着臃肿护士装的扫把星推着药品手推车进来。

扫把星(笑着):刘先生,换药了!

财神先是一愣,之后便扭过头选择无视。

扫把星走向前:喂!财神!给个反应吧。

财神:你要问的如果是品味的话。那我只能说烂透了!

扫把星靠近财神:好兄弟过来陪你,你难到不开心么?

财神(冷笑):我没瞎,你又不是历劫,仙骨还在,除了我没人看得到你。跑人间看我笑话,嘿嘿~(假笑)我有什么可开心的!(又把脸转过去)

扫把星(大笑):哈哈哈,说的也是。

财神瞥了他一眼,转过身去。

扫把星(正直脸,手托下巴):不过说真的,现在感觉怎么样?

财神慢慢起身:嗯~好像和这个凡人身体,渐渐融合,这个凡人记忆也慢慢在我脑中恢复了。

扫把星:这很正常,如果没有之前记忆的话,你在人间会很难。别说经历凡人生活了,估计医院门都出不去,被当疯子。

财神看着镜子:这人名叫刘添财,28岁,高中毕业,平时打零工生活。

扫把星(点头):哦~ (听到财神停了,惊讶道)没啦?

财神:没了。

扫把星:这什么啊?比小说人物介绍还少。

财神(直了直腰):总之,是个平凡到悲催的男人。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话···(财神心想:大概就是这样平凡的男人,竟然有个23岁,年轻!漂亮!的老婆!月老简直疯了。不过直说好像有点伤这姓刘小家伙的自尊。)

扫把星:他的死因不就够特别的了么?

财神(疑问):死因是怎么回事?

扫把星:他要是不死你还能附身?那不就有两个灵魂了么。掉到下水井死也够倒霉的,因为味道太重,所以医院还给了你单独病房。

财神,摸摸后脑:哦,是么。

扫把星:不是都想起来了么?

财神摸着脑袋(无奈):之前撞了下头,好像少了一部分重要记忆,尤其是死前的。不过随便了,又不是我的事。

说完财神笑着张开了嘴

扫把星:哦。

扫把星拿出之前留的财神仙力,送入财神口中,被财神吞下。

财神惊讶:这是~~~这~~我的仙力,你哪来的?

扫把星:被离魂钟打出的那一点儿(用手指在眼前比一点点),我用扫帚收集起来了。简直少的可怜,像样的法术根本用不了。你现在是凡人肉身,是不会回复仙力的,省着点用啊。

财神(不屑):我根本没打算用法术,凡人寿命不足百年,玩几个游戏就过去了只是气不过天帝很拽的样子,所以更要不用法术的情况下开心活下去,气死他!

扫把星:小孩子么,随你了···

护士开门,进屋,伊纯紧随其后,两人根本看不到扫把星。

护士:刘先生准备做CT了。嗯?这谁把推车带过来的?(顺手往外推)等我下,我把这个送回去。(把药推车推出门外)

随着护士进屋的伊纯,来到财神的身边

伊纯关心问到:甜菜,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财神:放心吧!我没事。

一边的扫把星,看着伊纯笑了一下

扫把星探头到财神耳边(坏笑着低语):之前在你身上的脏东西,都是被这女孩擦掉的。光溜溜,光溜溜哟,一丝不挂的。真让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哇~~~哦~~~~~

财神眼中充满血丝,狠狠瞪向扫把星。而扫把星向财神抛了个媚眼。

伊纯看财神脸变越来越红:你没事吧,甜菜,别吓我。脸怎么这么红?

财神看了眼伊纯,有点害羞,未言一语便转过头,狠狠瞪向扫把星。

扫把星渐渐走向门口,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财神:来人间醒来的感想如何,财神大人是不是···(双臂环胸,双手抱肩,头望45度,感慨状态)。

 

010 乌云天空,白天,外

接上扫把星:痛!(重音)并快乐着!

财神(大吼):扫把星!!!

伊纯(惊讶):我?扫把星?

财神(无语):不是你啊!

 

011 医院全景,人山人海,时间渐渐流逝

 

012医院花园,傍晚,外

伊纯搀扶财神,来到花园。伊纯从背包里拿出有些坑洼的老式铁饭盒。

伊纯坐在靠椅上边打开盒饭:折腾了一天,还好结果不错。你还不喊饿啊,甜菜。

财神看着盒饭,边皱眉:不··太饿,真的不饿!

伊纯看到财神表情,(微笑):放心吧,不是我做的。楼上张大妈做的,我蹭了些,我可没自信做出不加重病情的病号饭。

伊纯同时夹起了饭盒里鱼香肉丝,喂给了财神(笑着):好吃么?

财神一边嚼着:嗯,还好(财神心想:按刘添财的回忆,这丫头做的除了白饭,泡面和蔬菜沙拉以外都不能吃,更可怕的是她能这三样连吃一年,还好我记得刘添财怎么做饭的。)。

伊纯把菜放到饭上:张嘴啊~~(财神张嘴一口吃下)

财神口中吃着饭:其实·我受··每事··

伊纯(疑惑):你说什么?

财神吞下饭:其实我右手没事,可以自己吃饭的。

伊纯:那怎么行,还是我来吧,(又喂了一口)其实以前一直都是你照顾我,(坏笑了下)好不容易盼你生病,我可以展现下照顾家属的实力了。(得意一笑)

财神(苦笑):还有盼着别人生病的,啊··(又吃了一口)

财神看着伊纯(心想):这孩子我记得是孤儿,如说这世界上的亲人也就是刘添财了,可他又····哎~

 

013 咖啡厅,白天,内(4年前,财神回忆刘添财)

空荡的咖啡厅角落里,零散几桌客人。大一时的伊纯坐在角落,正偷偷准备把空咖啡杯从包里拿出来,这时作为服务生的刘添财拿着咖啡走了过来,放在伊纯的桌子上。

伊纯本想将空杯放包里,装作看窗外。当刘添财把咖啡放桌上时呆了,小声对刘添财说:你放错了,我没点咖啡。

刘添财低下头,也学着低声说:没放错,我请你的。

伊纯(不信):该不会最后又管我要钱吧。

刘添财(笑了下):咖啡厅是先付款的,没有后让客人掏钱的事儿。

刘添财直起身,微微一笑,转身想走。

伊纯看着咖啡说道:调戏完就走,真没品。不应该一起坐一会儿么?(双眼看向了刘添财)

刘添财愣了一下,四面观望了下。

伊纯(微笑):这个时间没什么人来的,又不忙,偷点儿懒没事的!

刘添财挠挠头坐下了来,但也一直没抬头。

伊纯看着刘添财不知所措的表情,噗嗤乐出了声。(带点调戏的口吻):怎么?请我喝咖啡是对我有意思。

刘添财(无奈):我只是看你每次来,都在桌子上放空杯,所以就想请你喝杯咖啡,没别的意思。

伊纯(略丢人的):我这不是··显得每次都有消费嘛,谁让你家咖啡那么贵。暴露了吗?!

刘添财:那倒应该没有,你来的时段收杯子都是我一个人,你又坐的比较偏,每次你走后桌子上都没杯子我才发现的。不过为什么你要待在这咖啡厅。

伊纯:这里离我打工的地方比较近,上完课一般来的比较早,待外面等又太冷,到这儿还能看会儿书。所以就··(伊纯喝了一口咖啡):好苦!

刘添财:还是加糖,奶昔和咖啡伴侣比较好。

伊纯(惊叹):喝个咖啡这么麻烦,糖就算了,其他两样我上哪里弄去啊!

刘添财(不敢相信的询问):那边就有免费送的。(指向赠品区,伊纯也看了过去)冒昧问下,你该不会···第一次喝咖啡吧?

伊纯(秒答):不行么?

刘添财:那你包里那个空杯是···

伊纯:哦,这个啊(拿出那个空杯)。之前在你们店门口捡的(摇了摇,笑着说)一直放我包里,大概是跟我有缘,哈哈。

刘添财看着伊纯的笑容呆住了,过了一阵说:咖啡要是不习惯,那下回我给你换成其他的吧。红茶,绿茶,柠檬果汁,奶茶之类的都可以。

伊纯(认真):哪个贵我要哪个?

刘添财一直轻声细语,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好~,哪个贵我之后准备哪个?

伊纯: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刘添财:刘添财,添加的添,财富的财。

伊纯:直接寓意的名字啊,有种挺直率的感觉。读起来又像“我是天才”那种,有点张扬的感觉。可这两个,跟你一点也不配。

刘添财:是么,第一次有人这么说。大多觉得这名很土。像是想出铁蛋,狗剩这样名字的人起的。

伊纯:还是叫你甜菜吧,感觉和你很配。我叫伊纯,叫我小纯就好。

刘添财:小纯?

伊纯(疑问):有事么?甜菜!

两人相视之后,笑在一起。

 

014 接012医院花园,傍晚,外

财神想得入神,伊纯轻摇着他

伊纯:喂喂,饭还没吃完呢。

财神回过神来:哦,吃饭,对了吃饭。

伊纯夹过一口来,喂到财神嘴里。发下筷子,轻抚财神的头顶:乖~~

财神(害羞的躲开,并用手轻挡了伊纯,轻怒道):放肆!你知道··我是··谁·么?(越说声越小)

伊纯(愣了一下,笑道):谁啊,谁啊(伊纯起身在财神身边左右徘徊),我以前一直以为甜菜你只会真正经,没想到连假正经都学会了,什么时候升的级啊。

财神扭过脸去,不知如何答复。

伊纯(温柔):甜菜,我知道这场病让你感到不安,不过我们一定会克服的(伊纯走到财神面前,双手托起财神的脸颊,四目双对)你是谁?你是我明媚正嫁的老公!尽管还没办婚礼(微笑,俏皮的吐着舌头)。

财神看着伊纯心砰砰的跳,情不自禁的说了声:小纯~~~

伊纯(笑着,眼中带着点泪):这是你醒来后,第一次这样叫我,甜菜。

财神手握拳摸着胸口,心想:这到底是谁的心跳声,刘添财的?还是我的?

 

015 城市全景,时间渐渐流逝

 

016医院个人病房,白天,内

财神康复,和伊纯一个收拾行李。

财神:我来吧!小纯(财神帮伊纯收拾东西)。

伊纯:那好吧,我去办退院的手续。

财神:这治病花的钱,我会想办法的。

伊纯:你就放心好了。我已经付好了。大学时资助人的钱我有剩一些,之后我也会去找工作,你就不要压力那么大了。不说了,我下去了。

财神目送,小纯走出了房间。穿着医生装的扫把星,出现在门口,财神眼神突变,低头无视,继续收拾行李。

扫把星进屋:你还真不用法术啊。

财神(未看扫把星):不用。

扫把星:看来这夫妻俩,过得蛮拮据的。你堂堂大财神爷,也要过这种日子。开玩笑的吧。

财神停下手中整理,看着扫把星: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穷个几十年而已,我可不想像到我庙里来的那群人一样。明天开始我要去打工养家了。

扫把星(不敢相信):你要打工?我没听错吧。

财神:话说,你就我一个人能看到,成天换装cosplay给谁看啊。

扫把星(微笑):你猜?

财神看着扫把星,打量后闭眼说:我真想希望我猜错。

扫把星慢慢走到床边坐下,对着窗户:财神,你不觉得凡人比我们神仙活的有意义么?

财神:区区不到百年的阳寿,有什么意义可言。

扫把星:正因为有死亡,生活才显得珍贵啊。

财神:你到底想说什么。

扫把星(看向财神):小纯也有阳寿尽了的时候。

财神(愣了一下,平淡说):那又怎么样?反正到时候我就回天界了。

扫把星:在天界时,那些主神都不会把我们这种小仙放在眼里,只有你,一视同仁的冷漠!

扫把星(顿了一下):但我也了解你,你是常年被人间的利害关系所烦恼,不想与其他仙家产生瓜葛,可现在你是凡人,是不是正视下自己·····

此时,伊纯在门口。

伊纯:好了么?甜菜。

财神:好了,等我一下。(拿着行李,准备出门)

财神(低声对扫把星说):跟你有瓜葛就够烦的了,唯一一个进我神殿,门都不敲的家伙。(说完便走了出去)

伊纯:我帮你拿几件吧。

财神:小纯,这袋子你拿着吧。

扫把星一个人坐在病房,喃喃自语:小纯?小纯?哈哈哈。

 

017 街边菜市场,白天,外

伊纯和财神在市场买菜。

伊纯:阿姨,再便宜五毛吧。

卖菜大妈(无奈):已经降了很多了,真不能再便宜了,小纯。

财神一脸无奈看着伊纯,心想:耗了快15分钟了,为5毛钱?

伊纯侧身指着财神:我老公大病初愈,就说立刻说到你家买菜,照顾大姐家生意。

财神心想:我什么时候说的?(看着伊纯)不过他一个人在家,估计家里也就只有大米和泡面。

卖菜大妈:最多便宜2毛,小纯啊,你每次都这么个讲价法,谁家受得了啊。

伊纯:那就3毛吧!(说着便自顾自的付了钱)。

卖菜大妈:哎,算了。

财神低头拿起蔬菜。

财神(小声无奈的对卖菜大妈说):不好意思啊!

卖菜大妈(小声):习惯了。

伊纯拉着财神:我们走吧,谢谢啦,大姐。

卖菜大妈(微笑,装怒):以后别来我家买菜了。

伊纯(俏皮回头):就不!

卖菜大妈(笑着):真是···

伊纯和财神往往家走

财神看着小纯(心声):这段时间相处,慢慢的我也能了解小纯是个什么样的女孩了。总之,无利不起早,见钱眼开,守财奴,什么样的贪财形容词放在小纯身上都不为过。公交要是能剩钱,一定提前下车。身上随时带着塑料袋。常年带着水壶,从来不会买水喝。按她的理论就是小不剩则乱大财。呵~,突然有点同情刘添财了。

 

018 地下室(家),夜晚,内

灯光泛黄的半地下室,勉强30平的地方厨房和卫生间倒是齐备。一切干净,但是极其朴素。冰箱是车载规格的小冰箱,屋内没有电视,但有一台比较破的笔记本跟几本书放在书桌上。没有衣柜,简单的几件衣服挂在衣架上,屋内唯一具有女性气息的女士胸罩和内裤,都摆放在外。最大的家具除了张铁架床,也就是试衣服用的镜子了,倒是显得房间大了些。伊纯和财神在小桌子上吃着饭,两碗米饭,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一盘炒竹笋,一碗凉拌黄瓜。

财神:我吃好了。

伊纯:在吃点吧,住院这段时间你都瘦了。

财神:真的吃不下。小纯,你多吃些吧。

伊纯(微笑,摸着肚子):我其实也早就饱了,那我收拾下。做饭蛮累的,到床上躺一会儿吧。

财神起身,直了直腰:嗯,好吧。(回身躺到了床上)

伊纯开始收拾碗筷,回到了厨房。

财神看着天花板,心想:还真是好久没做过饭了,自己做饭吃也是种很特别的经历。等回了天界,到灶君那学两手。(看了下四周)亏了有刘添财的记忆,这房间的每个角落,有种即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全然没有第一次进来的不适应。他好像租这儿有个···一年半年,嗯,差不多2年了。

在财神想事的时候,伊纯身上只穿着简单内衣裤,踏着拖鞋,倚在门口。

伊纯(俏皮带点妩媚):甜菜!

财神听到伊纯叫自己,揉揉眼睛起身:怎么了(看到眼前眼前的伊纯,呆住了,一动不动)额··耶?小纯?

伊纯(嘲笑的说):在医院憋坏了吧!

财神(通红的脸,手足无措):憋?··憋什么?··什么坏了?(财神心中怒吼:我当然知道是什么!!)

伊纯不断的靠近:还装,这时候玩纯情么?

财神往后躲:没有!真的!我只是···只是··

伊纯(笑着):只是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难道病这一场,让你成处男了。(不断靠近)

财神眯着眼:好近!(心声:好香,是肥皂的香味)

财神偷瞄了一眼伊纯的胸心想:哦~难怪要用胸贴是平了点儿(摇摇头,心中怒吼:我在想什么啊?)

财神看着伊纯:那个··小纯啊··(慢慢往后蹿),其实我觉得吧,这事儿不太好··真的··外人知道的话···

伊纯(疑惑):外人知道的话?难道要把结婚证贴到门上,告诉所有人我们法律上的正当关系?我倒是不介意(伊纯笑了笑)。

财神(磕巴):那倒是··不用。

财神(心中大喊):法律上你和刘添财是夫妻!又不是我!(财神冷静又想了下)不过这肉体是那凡人的,其实做了也没问题吧,不行!感受的还是我啊。法律上怎么不明确下灵魂和肉体之间的区别啊,真是!

伊纯看着财神(不解的问):你又在想什么?甜菜。

财神闭眼平了下心神,双手推着伊纯的双肩,两人坐在的床上。

财神(冷静的说):那个··小纯啊!我明天就要开始重新打工了,体力嘛··还是很重要的!(心想:还是想办法,先躲过这一劫再说吧)。

伊纯想了想:不过明天你是下午去当服务生啊,上午在家睡觉就好啦。

财神(心中吼):所以再怎么累都没关系吗!!!

财神(迷茫的说):不是··其实我是想说···(财神突然想到的表情,正经脸)小纯,我们房间隔音不好,对吧!

伊纯点点头

财神:你说要是吵到别人休息的话。是不是···阿··对吧···

伊纯(苦笑又害羞):嗯~这倒是··真的,我确实··有点声音大。你住院的时候,隔壁搬来了个带孩子的家庭,那孩子看校服,应该是小学生,听到的话··确实影响不好。

财神(得救一样,开心说):对吧!对吧!我就说嘛。

财神心想:得救了···感谢你啊,小学生!要是本神仙力还在的话,一定让你享尽一生荣华富贵。

伊纯没说话,一个人鸭坐在床上。

财神:小纯?

伊纯起身,准备下床:甜菜,等我一下。

财神(疑惑):你要干嘛?

伊纯回头:我去拿条毛巾,把我嘴堵上。

财神急忙一把握住伊纯手腕,拉着伊纯:等会儿!等!等一下!!

财神心想:玩毛play呀!!这丫头脑子到底怎么发育的!!!

伊纯有点发怒,双手插腰:甜菜,你跟我说实话。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以前也没有过这样啊。

财神(无奈):小纯,以前是以前,以前···

财神脑海中,突然出现刘添财和伊纯床上的回忆,一手拍在自己额头上,心想:这些回忆怎么没忘啊!

伊纯看着财神(突然紧张起来):甜菜,该不会你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

财神(幼稚的秒答):嗯!(之后装病):其实我的身体还是不太好,只是··咳··不希望你担心。

伊纯紧皱眉头,上前关心的摸了摸财神的背:是我不好,是我想的不够多。只是你这些天都在医院,我每天都盼着你能出院,所以···

财神:没事的··真的··

伊纯:你的健康比什么都重要,我以后也不会勉强你的。

财神握住伊纯的手:放心吧,小纯。我都理解。

伊纯起身:那我去换衣服了,你要是不舒服就躺下休息。

财神:好的,我知道啦,你去吧。(心想)总算解放了。

伊纯盯着财神上下看了一眼,有点害羞的说:好像也有··完全康复的地方嘛。(伊纯笑着离开房间)

财神不解的看着离开的伊纯,低头看下下体(无奈的表情):不是我的,是刘添财的。

财神对下体拍了一下:好痛!

 

019 地下室(家),深夜,内

伊纯和财神躺着床上睡觉,伊纯大字睡姿,占了绝大部分床,财神只在躺很窄的一侧。财神并没有睡,睁着眼睛看向月亮。这时窗外的车灯滑过,照应出伊村的睡颜。财神轻抚了伊纯的脸颊,睡梦中觉得痒的伊纯上挠了挠,逗笑了财神。伊纯翻身倒入财神的怀中,财神本是吓了一跳,后温柔的看着伊纯,用手轻轻的搭在伊纯的腰间。

财神心想:这样的事是可以原谅的吧,刘添财。

 





编剧:李政洋

手机号:15701362060

邮箱:

联系地址:江苏—南京


评论


评分:

李政洋:

评论:黑色幽默题材 对标《我不是药神》《夏洛特烦恼》欢迎交流合作:15701362060
12月30日 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