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颜色 (26人评价)


故事简介:


天生色盲的柳染儿,一直希望将小时候的梦绘制成绘本。美术生方飞意外捡到柳染儿的线稿,帮她上了色。在柳染儿请求下,两人在不断的绘制绘本过程中,方飞慢慢走进了柳染儿的内心····

 

人物小传:

 

方飞:辰海大学服装设计专业,大二的艺术生。有点颓废的人生观,经常不修边幅的放浪青年。极有美术天赋,但也只是把它当未来的职业技能而已。直到遇见柳染儿,第一次感到自己的价值。随着和染儿共同创作绘本过程中,慢慢一个从未被人理解的她,进入方飞的内心中。

 

柳染儿:辰海大学人文学院历史专业的大三学生。天生色盲,眼中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拥有雪白的皮肤和乌黑的秀发,经常穿着黑白纯色的衣服。加上沉默寡言的性格,带给他人无法接近高冷印象。拜托方飞帮自己的线稿绘本上色,相处过程中渐渐产生了对方飞的爱意。

 

邓瑶:辰海大学人文学院历史专业的大三学生。性格更像男孩子的豪放女,柳染儿的前室友兼挚友。

 

周岭:辰海大学服装设计专业教导色彩方面的导师。清楚柳染儿色盲的事,一直在远处看着她。自己所教授的色彩心理学课程,每学期都会提供给染儿旁听。

 

张千玉:辰海大学服装设计专业大二的学生,方飞的室友兼死党。学生会骨干,具有“吸粉”体质。

 

凌枫:辰海大学艺术服装专业大二的学生,方飞的室友。冷漠性格,少言寡欲,与庆仔关系密切。

 

安仔:本名安小庆,辰海大学艺术服装专业大二的学生,方飞的室友兼。吵闹的性格,孩子般的个性,经常缠着凌枫。



故事大纲:


     故事发生在辰海大学校园中,二年级艺术类的色彩心理学课堂上,不知道为何永远有位历史系的大三女孩旁听。她就是柳染儿,一个带着黑框眼镜,拥有雪白皮肤、黝黑长发的冷酷女孩。因为永远穿着黑白色的衣服,被艺术类的学生称为“极简女”,当然也有其他系的学生称她为“熊猫女”,甚至“灵堂女”,可染儿本人不介意。

      服装系的大二男生——方飞,是一位极具美术天赋的艺术生,可散漫的性格总是让他无法专注学业。在一次色彩心理课的下课时,方飞被柳染儿揽住,询问是否有女朋友!所有人都以为染儿是告白,包括方飞自己。但没想到当方飞回答没有后,柳染儿笑着回答“那一定很闲吧”就离开了。只留下莫名其妙被发好人卡的方飞,气愤的站在原地。

      方飞为了完成课业,被同寝室的室友凌枫推荐了一本“服装设计造型精选”。在图书馆,方飞借到书的同时,发现书中放着一张线稿图(一只雪貂在森林,身边围绕飞舞群蝶的线稿),图上还挂有张“希望捡到的人能帮上色”的纸条。方飞带着线稿回到寝室,犹豫再三决定帮上色。可他没有正常上色,而是将所有颜色混淆,搞成非常黑暗的彩绘画。

      次日清晨,方飞把画好的彩绘放回了图书馆,希望气气画线稿的人。

      下了课的他再度来到图书馆,发现画已经不在了。只是多了张纸条,“谢谢你,帮忙上色,真的很漂亮,非常感谢你,方飞同学”,方飞完全没想到对方知道自己,却完全想不到对方是谁?

      几天后的色彩心理学课堂,趁着还未上课的时候,柳染儿将一张画交给了色彩心理课的导师—周岭,想要听听周老师的意见。周岭看着画,半天未说话,只能安慰柳染儿画很好。方飞的室友安仔却在看到画后大笑,称画的太非主流了,没想到柳染儿喜欢这种风格。被他这么一吼,整个教室的人都围了过来,嘲笑染儿。在众人的叙述中,方飞知晓了那张画正他上色的那张。被众人嘲笑的染儿强忍着眼中的泪,过意不去的方飞主动承认画是自己画的。撒谎称柳染儿是为了嘲笑自己,才给老师看的。

      下课后的方飞想去跟柳染儿道歉,柳染儿却伤心的离开了。本想等下次上课再跟柳染儿道歉,但之后她并没有来上色彩心理学的课。方飞到大三历史系找柳染儿,碰到柳染儿的室友邓瑶。邓瑶告诉他,其实柳染儿其实是色盲,并且是最严重的全色盲,眼中只有黑白灰三种色调。没办法分辨颜色,性格又内向,所以才拜托方飞上色。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色盲的事,柳染儿现在一个人在外面住,并告诉了方飞地址。

      方飞按地址来到柳染儿的家,家中没人,方飞坐在门口等待,最后竟然睡着了。这是个非常偏僻的地方,附近连路灯都没有。当方飞醒来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手机也没电了,正在黑暗中害怕的时候柳染儿出现救了他。方飞这时才知道是邓瑶故意整他,告诉假的地址。路上,柳染儿希望方飞帮她完成一个20页绘图的绘本,这是她小时候的一个梦,柳染儿不希望这个梦都是没有颜色的,方飞答应柳染儿。

      第二天下课后,方飞带着颜料来到柳染儿的家里。柳染儿将绘本的四页线稿交给方飞,绘本名叫“貂与刺猬”。(第一幅,不知为何存在,孤身一人的雪貂生存并成长在森林里。第二幅,因孤身一人,雪貂不知道天有多,地有多厚,雪有多冷,雨有多凉。第三幅,就算不知道,雪貂依旧开心的生活森林里。第四幅,突然有一天,一只黑白色的老鹰盯上了雪貂。)

      方飞准备为绘本上色,问了下柳染儿都用什么样颜色比较好?才了解到柳染儿是色盲,对于颜色本身没有任何概念。方飞一边绘画,一边对柳染儿解释所用的每种颜色。当解释到绿色代表青春、成长以及黄色代表阳光、温暖的时候。柳染儿说并不理解是什么意思,方飞决定带柳染儿去树林中野餐,了解颜色最直观的感受。

      方飞带着柳染儿,陪同寝室的室友们,邓瑶和周老师,一行七人在森林里野餐。期间两人躺在草地闻着成长的绿色味道,享受着阳光带温暖的黄色光彩。柳染儿告诉方飞,原本不知道自己是色盲,直到有一天幼儿园,形容花儿颜色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当时自己不知道怎么说,甚至被小朋友们嘲笑,第一次对于眼中只有黑白的自己感觉恐惧。不过现在能把感觉和颜色连接,很感谢方飞。此时天上下起了雨,柳染儿在雨中起舞,相比于视觉这种凉爽更让她有清晰的认识,并问方飞雨是什么颜色的?方飞说不知道,就当仅仅属于你的颜色吧。方飞也不顾淋雨,陪她跳了起来,并对冷酷的柳染儿有了新的认识。

      几日后,方飞完成了前四页绘图上色,柳染儿再度交给他新的四页绘本线稿。(第五幅,老鹰飞身抓雪貂,后边一只刺猬看到,刺猬呼唤朋友刺猬们。第六幅,刺猬们飞身攻击老鹰,救下了雪貂。第七幅,老鹰飞走,雪貂向刺猬道谢,刺猬互相摩擦背部庆祝。第八幅,问刺猬在做什么,刺猬说这是它们特有的庆祝方式。)

      柳染儿问方飞刺猬是什么颜色的,方飞说是褐色的,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也有平和、亲切的印象。画第五幅时,方飞问可以把被老鹰笼罩的雪貂涂上灰色么?柳染儿不明白。方飞说灰色有恐惧,阴暗感,甚至有压抑感。柳染儿笑说不信,因为她眼中绝大多颜色都是灰色,并不会感到恐惧。方飞为了让她了解这两种颜色,提出要和柳染儿约会。柳染儿虽然奇怪,但还是同意了。

      两人来到了商业街,方飞请柳染儿喝咖啡,并让感受咖啡褐色所带来的味觉感受···成熟内敛,略有苦涩但却回味无穷。柳染儿说有点像周老师的带给她的感觉,方飞听了心里有点说不出的心情。方飞问她为什么要上色彩心理学的课。柳染儿说是大一的时候,曾在门外无意间听到周岭讲解颜色,因为不理解色彩,反而让她非常感兴趣,从那天起就一直上课了。之后,为了让柳染儿了解灰色,方飞带着柳染儿去了鬼屋。没想到柳染儿完全没害怕,反倒是把方飞吓得够呛。最后柳染儿笑着称从方飞的表情里了解了灰色。

      方飞将四幅画完成交给柳染儿,重新得到四幅线稿。(第九幅,雪貂羡慕刺猬的庆祝方式,问可不可以一起。第十幅,雪貂和刺猬蹭背,痛得雪貂无法忍。第十一幅,雪貂伤心的离开了刺猬们。第十二幅,伤心的雪貂坐在海边看海)。方飞问柳染儿知不知天的蓝色和海的蓝色有什么区别?柳染儿说不知道。蓝色是几乎没人反感的颜色,广阔,爽朗。天空的蓝让人感觉放松以及天地广阔。而大海的蓝却能让人感到生命的意义,宁静又激情澎湃。柳染儿笑着问他是要带自己去海边么?方飞笑着说是。

      方飞,张千玉和柳染儿,坐在邓瑶带来的车上前往海边。邓瑶不放心柳染儿单独出去,决定陪同。张千玉则是被方飞在看到邓瑶后,硬拽上车的。四人来到海边,在海边开心的玩水。方飞看着在海中,晶莹剔透的柳染儿,认为最适合柳染儿的颜色是透明,没有具体颜色可以形容,却又可以染上所有颜色。柳染儿躺在海上充气毯上,没想到却离海边越来越远。邓瑶察觉出危险,呼喊柳染儿。柳染儿却因为色盲,看不出海与沙滩的距离,不会游泳的染儿一脚踩空落入海中。在海中异常宁静,她感到生命的流逝。这时,出现方飞呼喊她名字的声音,并伸出手将染儿抱在怀里,带到岸上。看着天空的柳染儿,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晚上柳染儿披着毛毯坐在海边,方飞过来道歉。从邓瑶口中得知,其实这是柳染儿第一次来海边,在她眼中海与其他的颜色太难分辨了,因此家人怕出有危险,坚决不柳染儿接近大海。这次是柳染儿拜托邓瑶不要告诉家人,才过来的。两人静静坐在沙滩听着海浪声,感受澎湃的声音。

      完成四页绘图的方飞,接收了新的四页线稿。(第十三幅,雪貂看到从海边飘过来满身棘刺的海胆。第十四幅,雪貂拿起海胆,拔下海胆的刺。第十五幅,雪貂将刺插到自己的身体上。第十六幅,雪貂心酸的笑着,并且成为了刺猬)。

      方飞问柳染儿这几幅是不是太残忍了,柳染儿回答这是仅仅是个梦而已。随后在决定海胆的颜色的时候,方飞说用紫色比较好。柳染儿说完全分不清紫色,在他眼中紫色与黑色也没有什么区别。方飞说紫色有种优雅、神秘又高贵的感觉,是种成熟但却带点犹豫的色彩。柳染儿不理解,问有没有什么地方能了解到。方飞尽力想也想不到,自然界的紫色太少了,柳染儿只好放弃了。

      辰海学院特色活动即将开启,服装专业的学生将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参加酒会。此活动由学生会主办,只要穿的是由学生设计制作的服装即可参加。也就是说如果有服装系的学生帮设计制作衣服,任何学生都可以参加,不限专业。作为学生会成员的张千玉通知方飞此事,没想到一向没兴趣的他,这次却一反常态的立刻答应,因为方飞了解后决定为柳染儿制作紫色晚礼服。并给予张千玉意见,将会场布置成紫罗兰,认为有“吸粉”能力的张千玉一定能说服学生会的学姐们,张千玉被迫答应了。

      方飞着手为柳染儿制作服装,趁着画绘本的期间偷偷研究柳染儿的身材,搞得柳染儿很不爽。当得知方飞是为自己准备酒会的衣服,柳染儿非常开心并愿意尝试穿其他颜色的衣服。到酒会的日子,拉着柳染儿的手来到酒会的换衣处,将紫色晚礼服送给柳染儿,并帮从不化妆的她,画好了妆。美艳动人的柳染儿,让方飞动容。原本染儿雪白的肌肤,在紫色晚礼服的衬托下越发晶莹剔透,两人并肩走进了会场。柳染儿的美貌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谁也没想到原本只穿黑白色服装,平时素颜苍白嘴唇缺乏血色的“极简女”,竟然如此美貌。从众人的目光中,柳染儿感受到了紫色的与众不同,很感谢方飞给与他的自信,开朗的跟他人交流了起来。方飞就远远的看着她,但因这几日的过于疲惫,离开酒会到附近小憩。

      睡梦中的方飞,因周岭和柳染儿的对话而醒。在对话中,方飞惊讶的发现柳染儿其实喜欢周岭,正是为了周岭而改变,那绘本也是周岭希望看到才制作的,方飞愤怒并悄悄离开了酒会。

      次日,面无表情的方飞,把之前完成的绘图交给柳染儿,柳染儿给了他最后的四页草图。(第十七幅,变成刺猬的雪貂找到了刺猬群。第十八幅,雪貂想要和刺猬表示友好的摩擦背刺。第十九幅,摩擦中,雪貂的背刺不断的脱落,身上不断流出鲜血。第二十幅,在众刺猬的围观中,雪貂死在血泊中)。方飞看着线稿,柳染儿问他血是要红色的吧,红色是什么样的感受!方飞说,红色代表热情,爱情·····还有愤怒!说着撕毁了线稿。并告诉柳染儿自己不想画这样的梦,这样的未来也不该出现。说着便离开了柳染儿家,留下了柳染儿无助的看着撕毁的画。

      几日后,色彩心理课上周岭开心的宣布了自己即将结婚的消息。众人都在庆祝的时候,方飞突然开口讽刺周岭为什么要在课堂上宣布!他心想这时坐在前面的柳染儿该有多伤心,为什么周岭要在课堂上公布!周岭和方飞在课堂上争吵起来,周岭开门让他出去。方飞往前走,被满脸怒火柳染儿拽住。柳染儿让他道歉,如果不道歉决不会再理方飞。方飞却说要告诉她,还有什么是红色?一个要用心来感受的颜色。(暴力、血腥以及嫉妒)。方飞一拳打在周岭的鼻子上,使他流出了鼻血。学生们立刻拉住两人,避免事件扩大。

      教室办公室里,周岭问方飞为什么那么讨厌自己,方飞不答。周岭想了想,问他该不会是以前柳染儿跟自己告白的事吧?方飞意外为什么是以前,不就是前几天酒会的对话么?周岭才明白过来,笑着告诉方飞,其实他只听了一部分。原来两年前,那时方飞还未入校,柳染儿确实跟周岭有过告白。理由是周岭能够告诉她颜色的感受,但被周岭拒绝了。并告诉柳染儿这不是爱情,不过是求知欲或是自卑而已,所以让她来自己的课堂。至于绘本确实是周岭让她画,那梦实际是柳染儿的心灵写照,周岭希望她能直面自己内心的自卑,解开心结。酒会当晚,实际上柳染儿明确告诉周岭,她喜欢的人是方飞,等绘本绘制结束就告白。

      听完,方飞飞奔去找柳染儿,但她却不在家里,电话也不接。给邓瑶打电话,邓瑶说不知道,也没看到她来上课,其实柳染儿就在邓瑶身边。不知所措的方飞,突然想到什么离开去了美术用品店。

      次日清晨,柳染儿为了回家拿点儿东西。却看到睡在她家里的方飞,还有在窗户上四幅用粉色颜料绘制的画(第一幅,身上满是刺的雪貂遇到另一只雄性貂,第二幅,雄性貂帮雪貂拔掉了身上刺并包扎伤口,第三幅,两只雪貂恩爱相拥,第四幅,老年的两只貂相视笑着坐在秋千上,身边围着几只小貂)看完后柳染儿非常感动。这时,方飞醒来,柳染儿问他这是什么。方飞说这是之后将出现的故事,自己也变成色盲了,眼中能看到光彩的只有柳染儿一人。柳染儿笑着问画是什么颜色,方飞回答是粉色,温馨而又浪漫的颜色,这是只有用感情才能感受到的颜色,方飞希望将柳染儿未来的人生染成粉色。两人在第三幅雪貂图下,如出一辙的相拥在一起·····     


部分正文:



001 辰海大学男生寝室,白天,内

方飞在床上睡觉,床头放着的手机响了。方飞闭着双眼拿起了手机。

方飞:喂?谁啊!

手机另一边是方飞的室友——张千玉

张千玉:还没起来呢?方飞

方飞:千玉啊!没呢···(伸了个懒腰)嗷··昨天好像太晚睡了!

张千玉:快起来吧!我们几个都吃完饭,准备去上课了。

方飞下床,边穿裤子。边看门上挂着的课程表。

方飞:哦,今天是色彩心理学的课吧!

张千玉:是啊,你该不会想第一堂课就翘了吧。

方飞(笑着):还不至于,行啦!我穿衣服呢,马上过去。

张千玉:你吃什么?给你带过去啊!

方飞:一个肉夹馍,再加袋牛奶吧!

张千玉:OK,快点过来啊。B栋304!

方飞:好啦!挂啦!

方飞挂了手机,揉揉眼睛,刷牙洗漱。

 

002 辰海大学道路,白天,外

大学的道路上,不断有学生成群结队向教学楼走。方飞背着包,飞快的往前跑。

方飞(喊着):等我一下!

前方的三人停下了脚步,方飞的同寝室友们——张千玉、凌枫和安仔

张千玉(拿出食品递给方飞):拿着!

方飞(接过袋子):谢了,钱吃完给你啊!千玉。

方飞拿出肉夹馍吃了起来。

张千玉:不急。

四人继续前行

凌枫: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方飞(喘着气):怎么会呢!第一天就迟到,对老师来说印象太差了。

安仔(笑着):是啊!是啊!要翘也要等和老师混熟了。

张千玉:都怪安仔你!非要拉着方飞陪你打游戏。

安仔:可我起的很早啊!

凌枫:你是为了看“极简女”在不在吧!

安仔可爱的笑了笑。

方飞(吃着东西,疑问):什么纪检女?我们辰海大学还有纪检委员啊?

其他三个人听了都笑了。

张千玉(笑着):不是纪检,凌枫说的是“极简女”。极致简单,极简主义的女生。

安仔:继承包豪斯精神,体现现代主义的学姐。你来之前,我们三个还在聊她呢。

方飞(疑惑):耶?我没记错的话,下堂课是色彩心理的课吧。

安仔:没错啊。

方飞:色彩心理学只有我们服装设计有,并且就大二这一年有这课。学姐?来这儿干嘛?

张千玉:准确的事儿,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同系学长提过,才感兴趣的。

方飞:哦··极简女···

安仔:每年都会来服装系的大二课堂,上色彩心理学。历史系三年级学姐。

方飞:历史系?人文学院那个?

凌枫:奇怪吧。

方飞:嗯,走吧!快去看看在不在。

四人加快了脚步。

 

003 教学楼教室,白天,内

方飞等四人进了教室四处观望,教室里基本上大多学生都已经落座了。

张千玉(看到柳染儿):还真的在啊!

方飞:在哪呢?

其他三人,顺着张千玉眼神的方向。看向坐在最后一排紧靠玻璃的柳染儿。柳染儿穿着黑白纯色的衣服,静静一个人坐在角落看着书。

四人找座位落座,一边偷看着柳染儿聊天。

方飞(疑问):哦,还真不是我们系的。但··哪里极简了?

张千玉:永远都是黑白色的衣服,黑长直的发型,皮肤又那么白。感觉没其他颜色。所以我们系学长给她起的外号——极简女。

方飞(偷看了一眼柳染儿):好像有点儿道理。感觉冷冰冰的感觉。

张千玉:也有其他系叫她“熊猫女”。甚至是“灵堂女”的。

方飞(有点生气):这就有点儿过分了吧,她也不生气?

张千玉:不知道··学长都没见过她开口说话,完全不和其他人交流。

凌枫:冷到骨子里的学姐。

方飞看着柳染儿。

方飞(对着安仔):安仔,你怎么不说话?平时就你话最多。

安仔(有点生气):极简···原来不是比基尼啊!

三人吓了一跳,无奈的看着安仔。

凌枫:继承包豪斯精神··

张千玉:体现现代主义···

方飞:在你眼里就是比基尼啊!

安仔:当然,如果不是穿着比基尼上课,就不极简。

三人同时大声——可能么?!

三人感觉声音有点大,捂着嘴低头。

这时色彩心理课的老师周岭带着教科书进了教室,走到讲台上。

周岭(笑着):都来了吧!

学生们(笑着):都来了!不用点名了。

周岭(微笑):第一趟课,谅你们也不敢。那我还用自我介绍么?

学生甲(开玩笑):不认识你,周老师!自我介绍下吧。

周岭:教你们大一的色彩课,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呵呵··好吧!我叫周岭,山岭的。以后教你们色彩心理学,将给你们带来痛苦的男人!可以了吧。

 “老师好”“周老师好”“老师,好帅。”

周岭:行啦!闲聊到此为止,开始上课···我先给大家介绍下色彩心理学的吧!

说着周岭,翻开教课书。

周岭:色彩心理学是一门研究色彩对人性心理产生何种影响的学科。是设计方面非常重要的学科,大家应该也有切身体会,对于颜色观感所产生的种种心理变化····

周岭在课堂上说着的同时,方飞望向柳染儿。柳染儿正在非常认真的听周岭讲课。

 

004 辰海大学全景,白天,外

安静的校园,街上没有几个人。

 

005教学楼教室,白天,内

下课铃响了··

周岭:好,那下课。

周岭离开教室,学生们也陆续起身离开。

方飞:下一堂是什么课?

张千玉:英语。

方飞(开玩笑):我想翘课。

安仔(兴奋):一起啊!

凌枫(打了安仔一下):走啦!上课啦!

安仔:哦。

几人打打闹闹离开教室。

 

006教学楼走廊,白天,内

方飞四人正在走廊走着,后面一只手拽住方飞的一点儿衣角。方飞停下,其他三人继续前行。

安仔(回头):怎么了?方飞。

三人停下脚步,方飞回头看到柳染儿。

方飞(奇怪):有事么?

方飞心想:极简女!

柳染儿(冷冷的看着方飞):你是···方飞?

方飞(笑着):嗯,是啊!

两人空气凝固一般,方飞笑着看着柳染儿,柳染儿冷冷看着方飞。

僵持了十几秒,柳染儿什么都没说,从方飞身边走开了。方飞一个人傻笑待在原地。

其他三人看着柳染儿离开后,来到方飞身边。

安仔(疑问):怎么?你们原来认识啊!方飞。

方飞(苦笑):你看像么?

张千玉:学姐好像···有什么事要说的感觉。

凌枫:告白吧!

其他人愣了一下,看着凌枫。

方飞(看着凌枫):这玩笑可不好笑,凌枫!

安仔(思考着):也许不是玩笑话。

方飞(皱着眉):啊?

张千玉:女孩,那种态度基本上就是要告白了。

方飞:那是你面前的女孩子,我可没有过。刚刚你都没看到刚刚“极简女”的眼神,冷得都快把我冻住了。

张千玉:也可能是害羞吧。女孩子是有这种类型的···

方飞(挖苦):不愧是有吸粉体质的张千玉大人,阅女无数的你,说出来就是让人火大。

张千玉(无奈):真是··

安仔:如果“极简女”真喜欢你,方飞,你会怎么办?

方飞:没想过,我又不认识她。

凌枫:其实挺漂亮。

方飞:啊?她只是证明了“一白遮百丑”是错的,嘴唇都发白,我看着有点儿瘆的慌。

张千玉:你这话就不过分啦!

方飞(无奈):好!好!是我说错了···

四人离开了走廊。

方飞(心想):喜欢我?极简女?真的假的!

 

007辰海大学男生寝室,深夜,内

寝室已经熄灯了,所有人躺在床上。唯有方飞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完全没睡。

方飞(心想):怎么可能?我又不认识她,怎么会喜欢我啊。一见钟情?这事儿我20年人生从没经历过啊!

方飞睡不着,在床上坐了起来。

方飞(挠着头,说出声了):怎么会呢?这不可能啊!

其他三人发火——吵死了!

凌枫(生气):睡觉!

方飞(不好意思):哦!抱歉!

方飞躺下了,但在床上睡不着的翻来覆去。

 

008 辰海大学篮球场,白天,外

方飞和室友同学们在球场打篮球。好多女学生为张千玉加油。方飞看到路过球场的柳染儿。

凌枫:方飞,接着!

方飞:啊?

凌枫将球传给方飞,方飞没看到,正中面部倒地,所有人围了过来。

安仔:你怎么事吧!

方飞:没事儿!

方飞站起来,鼻子留血了,鼻血沾到了衣服上。

方飞:啊,流血了。

凌枫(递给方飞纸):给!抱歉啊。

方飞(接过纸,擦血):是我不小心···

张千玉:时间差不多,你们先去上色彩心理课吧。我陪凌枫回寝室换衣服。

其他人收拾东西上课,张千玉和方飞往寝室走。

 

009 辰海大学男生寝室,白天,内

方飞在换衣服,张千玉反坐在凳子上。

张千玉(笑着):是因为看到“极简女”吧。

方飞(惊讶):你··在说什么?

张千玉:看你最近心神不宁的,刚刚不就是看到“极简女”,才发呆受伤的吧。

方飞(苦笑):嗯···怎么会呢··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

张千玉:她叫柳染儿。

方飞(盯着张千玉):你怎么知道的。

张千玉:我们学生会有人文学院的学姐,我让她帮忙打听的。

方飞:你打听“极简女”干嘛?

张千玉:因为你啊!你不是上次说过话后,一直想着人家么。

方飞(不屑):开什么玩笑。怎么会呢!

张千玉:哦!那她的情报··我就不说了。

方飞立刻拉来凳子,坐在张千玉身边。

方飞(客气,满脸笑意):我的好兄弟!千玉的努力不能白费啊!说吧!千玉大人。

张千玉(鄙视):好恶心····

方飞:说吧!说吧!

张千玉:其实也没打听出什么,就是人文学院历史系大三的柳染儿,柳树的柳,染色的染。基本没朋友,很少和人交流。

方飞:完啦?

张千玉:嗯!

方飞(失望):太少了吧!

张千玉:不过有件很奇怪的事!柳染儿大一开始就翘课,旁听我们色彩心理课。现在已经是第三年了,明明人文学院离这儿不近。

方飞:为什么?

张千玉:我怎么知道!有本事一会儿上课,你去问柳染儿啊。

方飞:我哪问的出口啊!

张千玉(起身):行啦,换好衣服我们走吧!看看那个柳染儿去吧。

张千玉拿着包准备出门,方飞在想东西一动不动。

张千玉(疑问):怎么了?方飞!还不走?

方飞(苦恼):如果···一会儿上课··柳染儿跟我告白,我该怎么办?

张千玉(秒回):做梦呐!

 




编剧:李政洋

手机号:15701362060

邮箱:460095202@qq.com

联系地址:江苏—南京


评论


评分:

李政洋:

评论:
12月30日 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