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杨树 (8人评价)


 主要人物表:
  
    白杨——男,大学毕业入伍,二十七岁,现任北疆某边防部队一连连长,农村单亲家庭独生子,戴眼镜颇有几分文气,坚毅感性。
    文静——女,大型私企职员,二十五岁,孝顺,略敏感。
    高正国——男,北疆某边防部队一连指导员,三十岁,随和爱兵,慢性子。
    陆帅——男,北疆某边防部队一连副指导员,二十八岁,大龄未婚军官,急性子,张扬。
    慧子——女,陆帅表妹,二十六岁,泼辣,部队医院实习护士。
    邱宁——女,文静同事,闺中密友。
    白母——女,白杨母,四十九岁,病退的农村教师,慈爱。
    翁翎翎——女,高正国妻,二十九岁,娇贵虚荣,省电视台编辑,父为省电视台副台长。
    文父,文母——恩爱,五十一二,文父为候总老同学,小势利,视女为宝,文母体多病,通情达理。
    万蔡福——男,北疆某边防部队一连一班班长,二十九岁,忠厚。
    万妻——女,万蔡福妻。
    王智——男,白杨大学同学,上下铺四载,无话不谈,亦曾患难与共,旅游公司导游,与文家住对门。
    侯博予——男,五星酒店侯总之子,留美归国研究生,二十七岁,貌似花心却用情专一。
    张高——男,新兵,十八九,孤僻,叛逆。
  
  
  
  故事梗概:
  
    军人的爱情如果是一棵默默挺立在边关的杨树,那么,守望阴晴圆缺的变幻之月是他的恋爱,厮守烈烈如火的坚贞木棉是他的恋爱,对爱情他们有渴望有追求有苦恼也有无奈。“八零”后大学生入伍军官,在祖国的北疆,牵手人生伴侣,也用短暂的金色青春书写了和平年代军人崇高的人生观、奉献观、生命观……
  
  
                    第一场
  
    地点:北疆某边防部队连队大院
    时间:初秋某日傍晚(晚饭后)
    人物:白杨 陆帅 高正国 万蔡福
  
    (初秋的风将连队大院里的杨树吹得哗啦啦啦响,像细雨阵阵洒,像小河淌水,像战友间谈笑,又像恋人在耳鬓私语,惹人醉。
    (不远处篮球场上有十几个新老兵打篮球,训练场上有零星战士跑步。
    (白杨心事重重,靠上一棵杨树不语。
    (其他战友立于杨树下交谈。)
  
    高正国:年底有个大比武,上午通知刚刚下来,(向白)白杨,最近训练情况怎么样?
    白杨:(回过神)训练情况还行,就是个别战士有情绪。
    万蔡福:(现愁容)指导员,还是我们班的那个新兵,张高。
    陆帅:那个新兵脾气古怪得很,独来独往,不爱说话,上周日下午外出晚归,说了他几句,到现在还憋着股子劲儿,不理人。三公里在全连还是垫底,引体向上只能做四个,军姿、军礼都不标准,不过不是个事儿,咱们一连什么时候出过孬兵,这块钢早晚得从咱们一连炼出来。
    高正国:(向白)这样的新兵得多关注,可能是还不适应部队生活,我找个时间找他好好聊聊。
    白杨:(点头)嗯,这个新兵有点自我封闭,孤僻,精神萎靡,训练的时候常走神儿,也许是从心里还不能很好地融入到这个集体中来。
    陆帅:听同年新兵说他爱唱歌,还唱得不错,上学的时候一直是合唱队的领唱。
    高正国:有特长好啊,以后文艺活动就让他多参加,多锻炼锻炼,将来当咱们一连的文艺骨干。
    陆帅:(点头)对!
    万蔡福:(自责)指导员,连长,是我没做好新兵的思想工作。
    高正国:别着急,慢慢来嘛。小万,是不是下周你家属来部队探亲啊?
    (万点头。
    (白又靠在杨树上,若有所思。
    陆帅:听说老万快当爸爸了?(笑)哈哈,我先报个名啊,占个干爸名额先。
    高正国:哈哈,我也报个名。
    万蔡福:行,行。我说她身体不方便不要来了,她非不听,说一年才来一次。
    高正国:是啊,我们军嫂为我们守着家,不容易啊,她来了你们住我那里,家里什么都有,你煮点稀饭啊什么的,照顾起来也方便,你嫂子出差不在家,我下周正打算去战士宿舍住几天,正好跟他们谈谈心,反正家里空着也是空着。
    万蔡福:(被打动)谢谢指导员,不用了,她离预产期还早呢,太麻烦你跟嫂子了。
  高正国:麻烦啥?一点也不麻烦,就这样定了,再说客气话就太见外了啊,部队是个大家庭,咱们就是亲兄弟,一家人嘛,不说两家话。
    陆帅:(露出羡慕神色,叹气)唉!只羡鸳鸯不羡仙啊,不像咱这,形单影只的。
    高正国:想有个家了吧?副团不是把妹妹都介绍给你了嘛?人家还是公务员,各种条件也都好,好好考虑考虑,终身大事该提上日程了。
    陆帅:(略烦躁)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人家总说穷当兵的穷当兵的,钻戒轿车楼房,要什么没什么,身在军营,还不能随叫随到,这事还真不容易。
    高正国:人家嫌咱们边防军人条件不好?
    陆帅:(肩无奈一耸,洒脱状)唉,都不是个事儿,指导员不常说慢慢来嘛。
    高正国:(些微沉重)结婚呀,还是得找一个真心过日子的人,毕竟要在一起风风雨雨过一辈子,长着呢。(朝陆)别着急,等你嫂子出差回来啊,我让她在他们电视台多介绍几个给你认识,还有白杨。
    陆帅: 咱们连的“大学生”?(看白杨)不用了吧,这几天魂不守舍的,谈恋爱综合症,是不是白连长?
    (白杨依旧心事重重,显然没听到。
    陆帅:大学生?白连长?(仍没反应,朝白肩上用力一拍)白连长,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白杨:(一个激灵立起)啊?说到哪里了?
    (几个人都哄笑起来。)
    陆帅:说到咱们一连长美丽的爱情故事,怎么样?给咱们讲讲呗,指导员婚礼上,那嫂子可给大家讲了和指导员的爱情故事了,连长是现在讲还是婚礼上让新娘子讲啊?
    (高眼中孤自流露一层难言之隐。)
    白杨:(略腼腆的笑)那个……那个……
  篮球场上一个战士远远朝这边喊:高指导员,白连长,陆指导员,万班长,一块打球吧。
    陆帅:(朝操场)来了!(朝几个人搓着手)好几天没打球了,手都痒痒了,(对白杨)连长,走,一起玩会儿去?回来我们还要听你这个故事啊!
    (白杨欲走,手机忽然响起。
    白杨:(朝他们)你们先过去,我接个电话,马上就来。
    (高、陆、万往操场走,白杨现忧色……

第二场
  
    地点:连队大院
    时间:黄昏
    人物:白杨 王智
  
    (不远处篮球场战友们打球场面激烈,一片叫喊声、球与篮板撞击声。
    (白杨又靠上杨树,迫不及待掏出手机,没拿稳,差点将手机摔出去。
    白杨:王智,什么情况?是不是真的?
    (手机里传出声音)
    (王智:我说你整天待在部队里,脑子是不是木掉了,听谁说她要结婚了?
    白杨:(苦恼)上次在你家门口,她爸亲口说的。
    (王智:我们门对门,她要结婚我还能不知道?她爸那是专门说给你听的,不过你们的事,她爸反对。
    白杨:(稍沮丧)怪不得她这段时间都不理我了。
    (王智:这段时间她妈妈身体不好,不过她妈支持你们,她爸听她妈的,结婚的事你跟她提过吗?
    白杨:还没有,她妈怎么了?
    (王智:不清楚,好像挺严重的。你们吵架了?不会为了那个富二代吧?
    白杨:(懊悔)我那天看他从美国给文静寄回来一枚胸针,说了几句气话。
    (王智:东西文静早给人寄回去了,你什么时候这么神经质……(慌张)我们领导电话进来了,哥们,不多说了,我帮你约了她,好好道歉,这周六下午三点半,和平公园,我接待一批俄罗斯游客没时间陪你去了,啊,你别迟到。
    (白杨挂断电话,翻出手机相册里一张相片来看,一脸向往,仰头看满树杨叶,恰一阵风后哗啦啦啦的低唱,斑驳树影下双目一阵眩晕。)



编剧:杜鹏

手机号:13834957964

邮箱:739345799@qq.com

联系地址:山西省


评论


评分:

演讯网管理员:

评论:
10月27日 15:25